【范本大全】

    枕听韶年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10/16

           

           王太生

           它显然是默不作声的,于寂静处,衬托出木门的“吱呀”和门环的“叮当”声。

           门枕,有给门当枕头的意味。一座老宅,门前有石,过往的人,步行或者骑马看到它。

           给门当枕头,老宅在多少个阳光午后,静谧着。门,虚掩,有一只小花猫从门缝处挤过,“吱溜”一声,滑入内。手摸在石头上,安妥沁凉。

           初夏午后,布谷啼鸣,庭院小睡。

           就这么一块石头,从它与门相依的那天起,就见证主人一家,一年四季寒暑易替的迎来送往。

           春天,小孩子蹲在门前放鞭炮,两只小手捂着耳朵,门枕雕成的石鼓上,落一层嫣红的纸屑。夏天,主人站在门口迎候一个贵客,拱手作揖,一团和气。秋天一轮明月照在石上,老宅子楚楚有意境。冬天,大雪纷飞。唯石与瑞兽,与天地一道,沉睡。

           一座宅子,青砖、青瓦、重檐、台阶、窗棂,就像一个人的五官被关注,门枕却是一件很容易被忽略的房屋构件。

           门枕是用来做什么的?它不是摆设,也不是显摆和炫富,虽然有显和炫的成分,它还是为稳固门框,固定一座厚厚大门,门枕与门,唇齿相依。如果一副门都没有了,门枕自然会遗落露天旷野。

           一对门枕,老城人的家门口司空见惯,让房子变得雅致。就像一幅画,在旁边矜一方印。有客来访,轻叩门环,或者用手摩挲那块材质细腻的门枕。这块石头,是块青石,它本在深山,被工匠雕刻打磨,成为一户人家有头有脸的门枕石。

           门枕,在北方叫门墩儿,有一首儿歌这样唱:“小小子儿,坐门墩儿,哭着嚷着要媳妇儿。”門枕之侧,是世俗的民间生活。民间这个词很具体,就是进门、出门,拉亲做媒,婚丧嫁娶……每一天的生活都实实在在地发生,它们与居家过日子有关。

           徽州的祠堂有门枕石,那种抱鼓形状的石头。我在古村,见到一户人家,老宅已经衰落,破败不堪,有时日无人居住,门前的一对石鼓,旁边长着杂草与闲花,仍旧诉说着往昔的繁荣与热闹。

           门枕,见证纷至沓来,也见证门庭冷落,见过大红大紫,也见过贫民本真。所以,才读懂什么叫做门当户对。一整块的门枕石被叫作“门当”,门框上突出的门簪则叫“户对”,它们一对在下,一对在上,便是“门当户对”来了。

           中国古代著名的老院子,大门旁边都有一对门枕石。它们或平滑光润,或粗粝棱角,有石材的质感,石刻的写意,分别于大门的两侧。

           《浮生六记》里的沧浪亭,这样风雅的江南园林,门枕石一定是要有的,它可能是两只喜庆的小狮子、松鹤之类。《红楼梦》里的怡红院和潇湘馆,石枕也一定有。抱鼓的门枕矗立门口,院子里有着风雅的往事。

           门枕,是一道物语,与故园、老宅、守望有关。

           我要是早生一二百年,小富即安,买三室一厨的青瓦小屋,当然有天井,宅前门枕雕鲤鱼和蝙蝠,路过的人看图案,就已经知道我虽努力但混得并不怎么样。有客来访,从门枕石旁跨步入门进宅。

           有门枕的房子,是有故事的老宅。它是一座宅子的表情,不管是春夏秋冬,雨雪霜晴,不喜也不悲。

           风雪夜归人,走在回家的路上,老远望到的是那对枕石,如一个静默的老者,候在门边。

           两扇大门轻轻虚掩上了,唯门枕和一条老狗,趴在外面。

           [怦然心动]

           门枕是始终静默的守护者,矗立在一座座宅院的门口,它从不说话,心里却盛满了丰盈的光阴和故事。那一年飘落在门枕肩上的红色的鞭炮纸屑,那一年飘进门枕耳畔的小娃娃的哭嚷,那些年,门枕守住的一户户繁华与风雅,那些年,门枕呵护的一岁又一岁的旧梦与往事……门口的石枕,在光阴中尽情地沉默着,其内心亦被岁月无限地丰富着。门枕是家的陪伴,也是漂泊的心灵的归宿。有门枕依傍的家宅,不会失去家族深厚的根基,而有门枕呵护的故乡,也不会失去人心质朴的温暖。“枕听韶年”,我们在门枕的记忆深处倾听岁月的跫音,亦在岁月的回响里,悄然安顿驿动的心灵。

           【文题延伸】往事如歌;温暖的记忆;老物件里的温情……(小引)

           



      打赏
      百度分享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