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木石绝唱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10/16

           

           张福艳

           

           

           

           树与石对望了几万年后,终于做出牵手的承诺。石说:“树属木,石属土,相克不相生,注定无法走到一起。”树却说:“给我一亿年,让我变成你。”于是,沧海桑田后的今天,我们看到了树状的石头、石头状的玉和玛瑙一样精致透明的心。

           这是我站在辽西化石林里突发的一个奇想。

           侏罗纪至白垩纪时期,雨水充沛的辽西大地上生长着高大的树木,这些树高达几十米,直径可达1~2米,树龄上千年。地壳变迁,火山爆发,天地轰塌的瞬间,所有的树木倒下。漫长的岁月里,它们有的演化成煤,有的液化为石油,只有极少的树固守着自己,以化石的形式保存下来,并在一亿年后重新站立。

           木石虽不同源,在非常态下,一种不可阻挡的热液充盈了树,年轮从此停止生长,树却得到永生。不同的地质条件决定了坚硬不一的质地,不断变化的气候环境造就了它细腻如诗的纹理。能忍耐着铺天盖地的热流的烘烤,它最后变成了玛瑙;能独守着方寸之中的重压,它最终透明成水晶。灾难是毁灭,也意味着新生,异常苛刻的条件让树留住原本并华丽转身。灾难远去,时光滤去悲剧的色彩,只留下了树与石、自然和人文交融的意韵之美。

           价值源于不雷同的艺术创造,天造地设的木化石,每一块都有属于自己的手笔。硅化木年轮清晰,纹理形成各种图景,甚至粗糙的树皮尚未剥落。它们曾经是有愿望的树,至今是爱了一亿多年的树。亿年之后,简单而执着的牵手之爱早已升腾为从容大爱,那化石中融入的色彩便是见证。它红,是天上的霞镀进去了;它墨,是夜的紫融进去了;它绿,是枝叶的情怀依旧;它紫,是瑞气东来,乾坤朗朗。红、绿、紫、黑、褐、淡灰等色泽无不凝聚着天地之秀,日月之华。有一万种爱,就有一万种色彩,而每种色彩都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五彩纷呈,溢彩流光。

           岁月打造出木化石完美的本质,也打磨出古朴的形态与一颗平常心,它的绮丽是含而不露的,也需打磨再现。化木成石,化石为玉,化石艺术品晶莹剔透,光怪陆离。它静止,却有流动的韵律美;它无声,却有炫目的震撼感。放在眼里掂量着,揣摩着艺术与情感的分量;放在心里掂量着,测不出意蕴与岁月的深度。

           在丘陵起伏的辽西小村,唯有石头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躬耕了几千年的祖祖辈辈们从来没想到过,他们用来砌院墙垒猪圈的石块原是木石之身。自然、古朴的木化石林不仅能回溯前世的记忆,互相包容、相互交汇的木化石,带着一种与生俱来的和谐,寓示着长久与安宁,也成为天圆地和、国泰民安的象征。

           用一种信物来诠释纯洁而真挚的情感,那些玉化的、晶化的,拥有姿态、质地、色彩之美的木化石当之无愧。它蕴含着纯粹之美、亘古执着于天地间的厮守。一曲《枉凝眉》如泣如诉,水月镜花终幻影,木石有缘却无分。可在辽西,木化为石,石化成玉,木石交汇的意韵让人惊呼:原来事情可以这样。两双羽翅,千古梁祝,没有比化蝶更执着的浪漫传说了。今生无望,来世再续,蝶是爱的化身,而树不选择轮回,它坚硬,挺拔,树皮完整,年轮清晰,一亿年后它石化了自己却依然保留了自己,保留了自己的形态、肌理,甚至自己微小的细胞内部构造。

           化石恒久远,沧桑一亿年,它见证日月,见证变迁,是天地间永恒的绝唱。endprint



      打赏
      百度分享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