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既本明珠何必蒙尘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10/16

           

           王锴雯

           在人生这个舞台上,如果你有实力、有境界、有追求,那么你就有资格“狂”,你的话语就会掷地有声,而你就是一颗备受瞩目的明珠。

           我所欣賞的狂,是实力积蓄后的自然迸发。

           一代诗人、画家唐寅,名满天下,行事够“狂”,《桃花庵歌》中,一句“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尽显狂之本色。不过,唐寅的狂并非狂妄,实为厚积薄发的自然流露。他能诗文、工书法,也长于散曲。此外,他的山水画自宋元以来便让大家“靡不研解”,这便是狂的资本。因有超然之志,自然不会也不愿泯于众人,掩盖锋芒对他来说是一种折磨,更是对才华的一种侮辱。可以说,“狂”字之下,奠基的是实力,唯有狂,方可彰显狂者的情怀。

           我所欣赏的狂,是超脱俗世的境界。

           北宋理学家横渠先生的四句话:“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这四句话表达出了横渠先生的四个愿景:为世界确立文化价值、为人民确保生活幸福、传承文明创造的成果、开辟永久和平。以弘扬正能力、确保百姓幸福、继承文明、维护和平为责任,实乃真狂。无数士子以此为终身之志,因为这样的狂已经达到了兼济天下的超凡境界。三国时期魏国人李康在《运命论》中云:“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世间俗人太多,个别人光华凸显,饱受诟病亦是平常之事。若是怕世人非议便自泯于众人,实为可耻,亦会被后人诟病。大丈夫岂可遂蕴智能,使兰艾不辨,终日碌碌,与燕雀相随乎?故有“行高于人,众必非之”,亦有“高山仰止,景行行止”。所以,换个角度看,当高雅之行可供他人行止时,再多的流言蜚语也掩不了明珠本色。

           我所欣赏的“狂”,是奋斗不止的勇者和谦逊者。

           大海之所以大,并不仅仅因为它的宽度、深度,更重要的是因为它的姿态足够低,低得能容纳百川。人也是一样,一个人即便有跃居他人的能力,也仍需要不断学习,谦逊向上。孩提时代便以一句“春来我不先开口,哪个虫儿敢作声”震惊乡里的毛泽东,一生酷爱读书,无论是在战争年代的马背上,还是在中南海,他始终孜孜不倦,一生坚持学习;钱钟书写文章肆意挥洒,风华尽彰,惊才绝艳,做人却淡泊名利,尽敛傲气。即便有狂的资本,也依然努力向上,这才是真名士风度。

           少年时代,当有敢与天公试比高的壮志,即使头破血流,也不负韶华好时光。况且从古至今“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是不变之理,时代唯有更新,方可前进。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璞玉浑金,怎能蒙尘!



      打赏
      百度分享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