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吵包的日记

    作者:佚名来源:未知时间:2019/10/16

           

           谭梦

           

           壹。



           又开学了。我这只“假释”了两个月的鸟儿又被关进了牢笼。自由真好,无怪乎烈士们都振臂高呼“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哩!可恨我现在有这个雄心没这个熊胆。一想起爸爸那芭蕉扇似的硕大的巴掌,我这“誓为自由故”的雄心壮志便被一扇子扇到西天去了。

           悲哉!吵包吾辈。

           爹哟!你管得了我的人,却收不住我的心。

           政治老师在讲台上发表其精彩的演说。说不说由你,听不听可随我了。

           只见老师的血盆大口一张一翕,好久也没有一点要闭嘴的意思。我突发奇想,若是往这敞开着的饥饿的“鳄鱼”嘴里塞进去一条蛇,会有什么情况发生?

           花容失色,暴跳如雷,还是哭爹喊娘?

           “嘻嘻!”想像着“鳄鱼”的各种窘态,我不禁笑出声来。

           “吵包,你笑什么?”“鳄鱼”停止演说,厉声喝道,“上课放严肃点。去,后面角落面壁去!”

           “e——”我冲“鳄鱼”扮个熊脸,找扫帚老兄、簸箕老弟聊天去了。

           唉!这才开学第一天哪!路曼曼其修远兮,吾将斗争到几时?

           贰。



           社会老师乱点鸳鸯谱,点中我回答问题。

           “人口密度最大的地区是哪里?”

           “教室!”

           同僚们哄堂大笑。

           于是,我便被怒发冲冠的老师驱逐出境,享有了进入闲人止步的“白宫”的特权。

           雄赳赳、气昂昂地入住“白宫”。嘿!这儿早有一体重达95公斤的重量级师兄捷足先登,抢了我第一的宝座。

           他那“老班”正对他录着口供。

           招供如下:

           时间:放午学后

           地点:街头一小饭店

           人物:my self 一铁哥们 干爹 一老板 (干爹的生意伙伴)

           事件:回家吃饭的路上,巧遇干爹。他招呼我吃饭,我就去了,还喝了点酒(你干爹就没拦着?这做长辈的,真是的,该撤他的职),不多,两人就喝了七瓶啤酒(老天,这还不多,难道要淹死在酒缸里才算多不成)。我三瓶,他四瓶。我那铁哥们不胜酒力,就醉倒了。真乃酒场“英雄”,俺吵包佩服,佩服!

           叁。

           午休课,我胸佩“值日证”,威风凛凛地“指点江山”。

           “A、B,闭上你们的鸟嘴!”

           “C,把乌龟头缩进你的壳里去,再探头探脑,悠着点儿!”

           “D、E,打什么长途呢?小心我堵上你的‘声源。”

           不知是托了“值日证”的福,还是我的口谕

           威力够大,那些高谈阔论者、东张西望者、电话联系者一个个都正襟危坐,乖乖地。教室里静得连屁都听不到一个。

           午休课后,“老班”还表扬我哩!

           盼望着下一次值日,好让我重温一遍今日的“光辉历史”。

           肆。

           课间,我抓紧宝贵的10分钟“放风”时间,玩得正欢。突然,一个狗胆包天,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老师有多不好惹的家伙,“呸”的一声,往楼下吐了口唾沫。

           这唾沫像是长了眼睛,砸哪儿不好,哪怕是砸出坑来也不怕。可它倒好,在空中翻腾了几下,做了几个姿势优美的翻身动作后,不偏不倚,刚好“啪”的一声砸在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师身上。这下可惨了。

           “哪来的鸟屎?” (噢,天!他还以为是鸟屎呢)他用手一摸,一看,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我默默祈祷:老师呀!您师德比天高,胸襟比海阔。您大人不计小人过,饶了他这一次吧。不是说“不知者无罪”吗?

           他若是知道这唾沫这么不长眼,会砸中您,就是借他一百个熊胆也不敢吐这一口呀!仁慈的老师,宽容的老师,发发慈悲,放他一马吧!

           “零”——上课铃响了。

           “呼——”我们都舒了一口气。 (上课铃呀,你應感到万分荣幸,这可是你惟一受欢迎的一次。)

           暴风雨该不会来了吧?

           幽默我喜欢



           我的理由:一幕幕有声有色的生活场景,让人品出了校园生活苦中带甜、甜中有涩的滋味。

           只是不明白,作者为什么自称吵包呢?凭这笑死你没商量的幽默劲儿,凭他开学第一天就入住“白宫”,怎么看也不是盏省油的灯嘛。或许这就是聪明人的自谦吧。



      打赏
      百度分享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