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刘智玉:赢得尊重要靠自己努力

时间:2015-09-29   栏目:人物故事   来源:网络



  提起刘智玉,在纺织纱线检测领域无人不知,1998年她还在东华大学读研时就曾获得过“钱之光”奖学金。2004年,刘智玉加入乌斯特中国公司,如今她已成长为乌斯特技术有限公司的核心骨干,为中国纺织检测技术的普及和提高,及人才建设做出了突出贡献,得到了业界的高度认可。
  歪打正着,喜爱上纺织
  学纺织开始并不是刘智玉的初衷,但慢慢的时间长了,学的课程也多了,她发现纺织专业越来越有意思,越学越有兴趣,成绩也在学校名列前茅。
  我是1991年上大学的,学校当时叫山东纺织工学院,也就是现在的青岛大学。学纺织并不是我的初衷,因为家庭有了很多变故,造成当年高考失利,被调剂到山东纺织工学院纺织工程专业。当我拿到入学通知书的时候,心里很不情愿,我对父亲说“我不要去纺棉花”,高中的班主任也劝我复读,但家里的变故让我不可能再复读了,就这样由于高考失利而学上了纺织。大概经过半年的学习,我才逐渐适应了大学生活。
  慢慢的时间长了,学的课程也多了,我发现纺织专业越来越有意思。我这个人不像别人干什么都有很明确的目标,我是属于什么东西接触的时间长了就有感情,纺织专业越学越有兴趣,我的成绩也在学校名列前茅。
  1995年大学毕业的时候,由于英语没过关,考研失利。我面临两个选择,一是留校当辅导员;二是回到家乡纺织工业学校当老师。我最终还是选择了回家当老师,因为我不甘心,还想边工作边考研。
  由于我在大学期间就入了党,还是学生干部,教书期间,领导安排我负责部分学生工作,那时对我的挑战是很大的,比我想象的要忙碌得多。要上课,要负责学生工作,还负责校报,业余时间还要准备考研究生,但这样紧张的工作学习,对我的磨练和锻炼也是最大的。让我特别感动的是一年工作结束的时候,学校给了我两项荣誉,一是优秀教员;二是我们棉纺教研组让我作为示范教师在下一年给大家上公开课,这两个荣誉是学校对我这一年教学和行政工作很大的肯定,对我是个激励。当时我甚至想如果考不上研究生,我就好好地教书育人,多为纺织行业做贡献。功夫不负有心人,实际上,经过一年的努力复习,我如愿考上了中国纺织大学的研究生,也就是现在的东华大学。
  读研的那几年,正赶上国家提倡把高科技技术应用到纺织领域,我的专业是纺织材料,专门做纺织品检测仪器的研究。数字图像处理技术是新兴技术,我除了正常上课之外,还要自己利用业余时间去旁听计算机自动化专业课程,学习计算机编程。但是我自己做的课题是通过计算机数字图像处理方法来测羊毛卷曲度。我和同学一起编软件,组装硬件。在写论文之前,需要做大量试验,我经常一天带几个面包到实验室,一天都扎在试验中。
  除了学习、做课题,我还参加了纺大的学生会工作,我那时担任研究生部学生会负责人,还是我们班的班长,从早到晚日程排得很紧。当时也是觉得很辛苦,但是回过头来想想也得到了很好的锻炼,是值得的。
  1998年我有幸获得了“钱之光”奖学金,得到一枚刻有钱之光头像的铜质奖章,在我眼里这枚奖章无比珍贵,我一直保存至今,这也是我学生时代感到最自豪的一件事。
  被迫转行,积累职场财富
  刘智玉刚毕业的时候,正赶上纺织业的低谷,很多同学都转去计算机行业,唯有她还一直在纺织行业寻找工作,但当时在纺织行业里找对口工作着实困难,无奈之下,她“被转行”进入软件行业。
  转眼到了1999年该毕业了,那个时候正是纺织业的低谷,经过三年砸锭,上海的纺织业一片萧条。按照我的学习成绩,学校选中我可以直接读博,我考虑再三,没有接受这个名额,因为我觉得自己还没有理清思路,拿那个学位到底是为什么,想要研究什么?我想还是一边工作,一边锻炼自己,再寻求未来的发展机会。
  但那个时候,纺织口都在裁人,市面上几乎没有纺织单位招聘。即使有个别招聘的,不少同学都会投去简历,先不说同学之间的竞争,关键是招聘的岗位也与我们的专业不匹配。
  我们那一届有几个同学是学计算机图像处理的,他们基本都转去计算机行业了,只有我还一直在纺织行业寻找,同学都感到很奇怪,干吗非要抱着纺织不放?我考虑,学了七八年的纺织,我的专业一直学得还是蛮好的,突然把这个专业扔了,舍不得。而且我觉得计算机就是个工具,我一样可以把它用到纺织中,我的天性就是这样,什么东西做长了就有了感情。虽然这么想,但当时在纺织行业里找一个对口工作还是太难了,我是班里一直拖到最后才落实工作的,无奈“被转行”进入了软件行业。
  这是一家日资软件公司,正处于快速发展时期,但是也很辛苦,我进去第一年做了一个大项目,忙到什么程度呢?我每个月加班都在100个小时左右,最忙碌的时候,周末也从来不休息。我父亲打电话托我在上海买东西,我说真的没空,父亲当时就笑了,说你这个丫头啊,你不帮我买,还骗我天天在上班。那段时间我觉得痛并快乐着,我想只要是我的工作,我必须完成好,不管多么累我都要完成,那一年下来我自己觉得收获非常大。
  这期间有件事特别值得我骄傲,我做程序设计的同时,还在做软件测试工作,每一个系统模块经过我的测试都会比别的测试员多开出一摞错误单子,大家都很惊讶,给我起了外号“四大名捕”。而且,我不只是检测问题,还帮助程序员分析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哪个地方逻辑不严密,如何去修改。一次,有个客户提了一个要求,客户经理在组织讨论的时候觉得无法实现,虽然我不分管这块工作,但我中午吃饭的时候就琢磨觉得应该可以实现,我把思路讲给他们,最后真的实现了。慢慢地,程序员和检测员形成了良好的合作关系,工作配合的越来越紧密。
  我们曾给日本一家知名公司做过一套系统,对方派人来检测,他们很紧张,觉得奇怪怎么没有发现任何问题,又派来最资深的人员采用地毯式地检测,依然没发现问题。从那以后,这家日本客户认可了我们公司作为直接供应商的地位,项目都拿给我们做,我们通过这个项目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
  我在这个公司做了4年,对个人的逻辑思维能力、系统分析能力、对企业管理信息化流程都有了很深的了解,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锻炼,也得到了公司上下的一致认可。有个日本同事做事很认真,但总感觉对中国人似乎有歧视心理,在一次讨论问题时,他对我的方案很认可并说:“我发现你像日本人一样思考问题。”这话让我觉得很不舒服,但他后来对我非常热情。后来通过沟通,我想明白了,是我的努力赢得了他的赞赏。尊重一定要靠自己去赢得,而不是靠别人施舍。这件事对我一生影响很大。
  回归纺织,如鱼得水拓展业务
  当初毕业时刘智玉想进入纺织行业,但没有找到机会,如今从IT业回到纺织业,待遇会降低很多,但她想,纺织是自己的专业,也喜欢纺织,又有较强的专业基础,就这样,她加入了乌斯特。
  在IT业干得很顺手,但我从没有了断纺织情结。2002年开始,中国纺织业又开始回暖,全球纺织业转向中国。2003年乌斯特在撤销中国技术服务部几年后,又考虑在中国重新布局,他们要在上海找一个有专业背景,又有资历和经验的人重组技术服务部。经过辗转打探,他们找到我。面对新的选择我也犹豫过,虽然当初毕业时我很想进入纺织行业,但没有找到机会。如今从IT行业回到纺织业,待遇一下子会降低很多,这也是现实问题。但我想,纺织是我的专业,我喜欢纺织,有较强的专业基础,再加上好的平台,未来会有更大的发展。就这样,2004年1月1日我正式加入乌斯特。
  重建乌斯特中国技术服务部谈何容易,当时没有人,也没有资料,完全是一穷二白。经过四个月的培训,我独立上岗,从最原始的书籍资料翻译整理入手,再逐渐收集客户名单,并进行追踪,同时进行人员的招聘、培训。技术服务工作很有压力,要解决客户提出的技术问题,得益于上学期间知识扎实地积累,我很快就胜任了工作。经过2年多的恢复,乌斯特中国技术服务部的架构完全搭建好了,本该可以松一口气了。那个时候正赶上中国纺织业迅猛发展,全世界纺织业的目光都聚焦在中国,乌斯特在中国的业务也是逐年上升,市场就像是一座金矿,如何适应中国的市场,开发好这座金矿成为公司关注的焦点。当时我的业务领导是乌斯特集团的副总裁,他对中国纺织业很有感情,他的理念是:虽然企业要赚钱,但要主观利己,客观利人。卖出的仪器要给客户提供价值,纺织业技术落后,仪器也就没有销售市场,因此乌斯特要帮助中国纺织行业提升,加强和院校、行业协会、企业的合作。
  我在校园招聘中发现,很多研究生的专业知识还不足,企业中也缺乏专业人才,而我们有很多专业知识可以和院校分享。我向公司提出要到大学里去开讲座,进行学术交流,并在行业协会的活动中进行技术宣讲。其实这些不是技术服务部的工作,但公司很支持。
  每次讲座我都会讲近来又有哪些新的技术解决方案,采用什么思路,解决了什么问题,而不是简单地宣传公司。开始在东华大学、青岛大学,后来又扩展到天津工业大学、西安工程大学,今年又扩展到江南大学、南通大学等8所纺织院校。从讲解原料到纱线的检测技术、原理,解决的问题,很受同学们欢迎,我也很受鼓舞,越讲越有劲头,因为这为行业提供了有价值的东西。
  在工作中我还发现纺织行业从前到后是割裂的,懂纱的人不懂布,懂布的人又不懂服装,制衣和零售也是脱节的。这就造成了零售环节反馈回来的问题,追溯到纱线时被描述得完全走样。大家觉得问题总也解决不了,其实连问题的原委也没搞清楚。我就思考如何打通这个环节。中国与国外大牌相比,对前端的质量问题不够重视,现在中国加工能力很强,花色款式都可以设计,但纱布才是最基本的元素,大牌企业对纱布的质量非常重视,靠面料的质地体现价值。花色样式很容易复制,体现不出差异化。我把这些理念讲给中国企业,帮助中国企业从最基本的纱布质量上提高。
  深入思考,从技术转向战略
  刘智玉虽进入乌斯特10年时间,但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她干了20年的活,再过一个月即将临产的她,表示自己之后会有更多的时间进行思考,通过思考进而对各种问题产生新的解决方案。
  随着工作的深入,我也不断地思考公司需要什么,市场需要什么。公司发现技术部门不仅仅是简单的客户培训了,还包括探索公司未来的发展,开发什么仪器。是不是可以做咨询业务?做上下游服务业务?这些思路是与公司发展战略相结合的。公司决定在今年6月份成立发展部,主要负责质量体系认证、标准研究、高端客户培训、高端技术方案推广等与公司发展战略相关的项目,我也随之负责发展部的工作。
  质量体系认证是我们新开展的业务,我们去企业找问题,有的企业不理解,对找出的问题很有压力。实际上,我们不仅找出问题,还提出解决方案,全部检查通过了,我们就颁发证书,卖纱的时候挂我们的吊牌,这项服务对客户是免费的,但却给企业提供了增值服务,是一个双赢的项目。
  我每年都被公司派到瑞士参加乌斯特总部的战略年会,我会把在中国市场的经验与他们进行分享,也赢得了瑞士同行的信任和尊重。进乌斯特10年时间,毫不夸张地说我干了20年的活。再过一个月我就要临产了,我可以有更多的时间进行思考,通过思考我会对各种问题产生新的解决方案。
  中国纺织强大,才是我的心愿
  TAweekly:乌斯特中国区的业务很多都是你开拓出来的,干了那么多事,你的动力来自哪里?
  刘智玉:有人说我是工作狂,我也在反思,这里有我性格的因素,还有日本人的刺激让我尝到了赢得尊重的含义。我全年有一半时间在出差,白天在客户那里,晚上还要处理公司的事情。经常是连续出差,唯一的区别是一个星期干5天还是干7天。我也算过,每天实际工作时间不会少于12个小时,有的时候晚上只睡3个小时,确实付出很多。同事都在说,别人拿的钱多大家可能不服气,但我拿的多他们不介意,因为按小时工资比,我可能拿的并不多。我的努力让外国人改变了对中国人的看法,在乌斯特总部讨论方案时,我没发表意见,他们会感到不踏实。
  TAweekly:你享受现在的状态吗?
  刘智玉:用一句话说就是:痛并快乐着。从成就感上说,我很自豪,但对家庭来说我亏欠太多,没有家庭的支持我不会走到今天。有付出就会有收获,但也失去一些,比如没时间理财,没时间买房。
  TAweekly:你未来有什么样的打算?
  刘智玉: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中国企业需要什么,我能做什么?外国人给你技术,但不会给你一流的技术。虽然我们发展很快,但他们还是有很强的实力。我们的纱可以做到与国外一个水平,但并不代表技术水平是一个档次,他们工人的工资是我们的10倍,这么高的成本还能保持竞争,这背后的细节我们并没有掌握,那才是真正的高水平,而我们还是靠低工资,加班加点。我要把我领悟的东西告诉中国纺织业,只有中国纺织业真正强大了,才是我的心愿。
  TAweekly:多年的拼搏,你有什么体会?
  刘智玉:这些年我越来越体会到感恩的重要,我的成长背后有很多人支持我,有员工、老板和一个好的平台,让我感觉一切都那么美好。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