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下一章:澄迈,海南

风住尘香

所属栏目:初中作文   来源:网络   编辑:网上天地网

季千慧

我靠着稻草人

吹着风 唱着歌 睡着了

午后吉它在虫鸣中更清脆

阳光洒在路上就不怕心碎

窗外细雨未停,是谁撑起了青墨纸伞,踏入了雨幕之中,掀起了一方不平?侧耳倾听着越来越远的脚步声,我的思绪渐渐飘远:不知此时此刻,家乡的荷又会以怎样的姿态迎接这场春日细雨。

仍记家乡的一方净池中,那一株株淡雅如画的轻荷,最喜这小雨绵绵的天气。当家乡迎来春日的第一场细雨时,它们便和着柔风细雨,摆动着自己纤细的腰肢,以自己柔美的舞姿迎接这场春雨。那时的我撑着一把伞,站在那一条阡陌小道上,作为它们唯一的观众,欣赏着它们充满活力的舞蹈。

家乡的荷就像茂叔说的那样,是一方亭亭静植,只远远地望上一眼便让人神思清明,心生敬仰之感。那一瞬间,我仿佛看见了九天之上风姿绰约的仙女,让人心生向往,却不敢亵渎,只敢在远方静静地看着。

犹记易安居士曾泛舟于荷池之上,因醉而“勿入藕花深处”,而后又“惊起一滩鸥鹭”。那时的我懵懵懂懂,只觉泛舟当是件十分有趣的事。只可惜家乡的荷池并不大,若要泛舟着实有些勉强。但当时的我坚持要在这池上泛舟,只是这水池虽小,其中的荷却甚繁,小舟在其中动也不能,又何谈泛舟一事。

只是这样的一方小池,只是这样繁盛的清荷,可能你会觉得如此会十分密集,让人心生厌烦,哪里会让人觉得赏心悦目。但荷有它自己独有的魔力,让原本应当被荷挤得满满当当的小池,变得不那么丰腴。满池荷叶,美得让人移不开步子。

幼时的我最爱在荷池边玩,到了夏季,更是将整个书房都“搬”去了荷池边的一棵老树下。坐在老树阴影之下,吹着夏季潮湿而又有些燥熱的季风,将烦恼连同大人的警告一同抛至脑后,全心全意地扑在抱来的作业之上。当我写累了,就扔下作业,脱去鞋子,将自己的小脚丫泡在冰凉的池水之中。一边哼着歌儿,一边望着飞来飞去的彩蝶,偶尔拨弄近在咫尺的荷叶。眼前满满的都是翠如碧玉般的荷叶和粉嫩嫩的荷花,心中满满的都是满足。

休息完了,瞧着当日要完成的作业差不多了,我就抱着作业跑回家中,把作业放置妥帖了,便躺在我自己的小床之上,悠然进入梦乡。

梦里我坐在那光影迷离的阴影之下,身上也洒满了点点光影。荷花们向我低头问好,柔声问我是否愿意欣赏它们排练许久的舞蹈与编唱了多年的歌谣。我自然是答应了的,而且异常兴奋。

正当它们要向我展现它们优美的舞姿时,奶奶把我从睡梦中叫醒,唤我同她去田野里劳作,不要总待在家中午睡。

等我归家之时,已是傍晚时分。夕阳的余晖点点,洒在荷的身上,洒在我的身上。就在这时,一阵清风吹来,它们穿着余晖织成的舞衣,为我舞蹈,为我欢歌!

“啪嗒,啪嗒”——窗外的雨不知何时停了下来,雨幕渐渐收起,收起了我的一帘回忆。

(指导老师:李秀丽)

一篇文·一段感悟:

当初写这篇文章,是想到了即将拆迁的老家。或许“拆迁”二字对大人来说意味着补贴的房子、钱财,但是我在意的,却是那承载着我满满回忆的荷池,那占据了我大半童年时光的荷池。既然要拆迁,那荷池是定要毁去的,从此不复存在。我不甘心让荷池就这么在世间消失,于是写下了这篇关于荷的文章。

“晚日照空矶,采莲承晚晖。风起湖难渡,莲多采未稀。棹动芙蓉落,船移白鹭飞。荷丝傍绕腕,菱角远牵衣。”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