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锦荣 绯闻里的我不是真的我

时间:2015-11-26   栏目:人物故事   来源:网络

锦荣

  专访锦荣前,跟多数人一样,记者对他的认知也只是停留在“天后的男人”“混血男模”这些字眼上,网上几乎搜不到这位“艺人”的正经访问,不是“恋情告急”,就是“被蔡依林父母嫌弃”,还有好事者给这对小情侣算了笔账,称两人“年收入相差311倍”,所以“结婚恐成难题”……OMG,记者想,这将是一次多么令人嫌弃的采访,问不到八卦秘辛,被读者嫌弃;一旦张嘴问,就被艺人、经纪人以及各种苦口婆心、围追堵截的主办方工作人员嫌弃。到了摄影棚,锦荣正坐在化妆镜前吹头发,穿着件三叶草的小骷髅头毛衣,一脸“酷毙”的样子。从《对不起,我爱你》开始问起吧,他这次在电影里饰演的是同名韩剧中苏志燮扮演的“大叔”角色。 

  “这部电影讲的是一个很悲情的爱情故事,男女主人公好像从一开始就看不到美好未来以及balabala……所以请你先简单谈谈这个角色喽。” 
  “呃……”只见锦荣一脸茫然,转头看经纪人……好吧,原来说了一大堆,他几乎都没听懂……经纪人于是将上述问题放慢20倍语速,将“悲情”换成“很可怜很可怜”,将“未来”变成“future”,锦荣才明白怎么回答,不得不说,他的中文也很令人嫌弃。 
  “第一次看到武克这个角色,觉得他很可‘恋’(怜),他是‘精神第一’(情商低)的人,然后时间很‘干’(赶)……” 
  是的,我们的采访就是在这样磕磕绊绊的语境下完成的,不过现场闹的各种笑话也让锦荣放松下来,讲了一个跟八卦新闻里完全不一样的他。 
  锦荣在新西兰的一个小村子里长大,父亲是新西兰人,母亲是新加坡人,除了拥有一张东方人的脸,他就是一个“外国人”。崇尚简单的生活方式,认为金钱、名气、物质远远比不上开心和健康。在他们村儿,最多的娱乐就是网球、篮球、健身等各类运动;因为远离城市,他几乎15年没看过电影;直到十七八岁,衣服还都是妈妈在一手置办,父母的理念是:“我只给你需要的,而不是你要的”。但有吃有穿,身体健康,生活开心,这些对一个人来说还不够吗? 
  蓝色涂鸦牛仔上衣 Versace 
  印花衬衫 Marc Jacobs 
  对话锦荣 
  “如果没有明天,会带爱人到一个很空旷的地方,看星星、吃到饱。” 
  “我的家乡是一个小小的地方,没有明星,没有艺人,没有fashion,没有人在意谁漂亮、谁长得帅,所以这些对我来说都不太重要。” 
  记者:真实的你跟绯闻里的你有哪些不一样? 
  锦荣:我在新西兰长大,家乡是一个小小的地方,没有明星,没有艺人,没有fashion,没有人在意谁漂亮、谁长得帅,所以这些对我来说都不太重要。我自己就是一个蛮简单的人,有食物,有健身房,有家人,有朋友,就够了,我的第一个目标一直是要开心、要健康,我不太管我在做什么、身份是什么。我爸爸也一直这样教我,可能你有钱,但是不开心、身体很差,那有什么用呢?其实几年前我很穷,我22岁毕业后离开我的国家去澳洲做健身教练,口袋里只有130澳元,去那边没有工作,没有朋友,一切都是从零开始,但是我开心,因为我在做想做的事,我很健康,有很多的经验。 
  记者:现在这个社会环境,好像大家都不太相信,没有钱、没有物质、没有娱乐谁还会开心呢?你确定只有130澳元的时候很开心? 
  锦荣:我跟你讲一个故事,一直到我十七八岁,我的衣服还是妈妈买,他们从小没给过我任何的钱,像那种一礼拜给小孩多少生活费的情况,我从来没有,要什么东西都是他们买给我。比如我看到一双鞋,想要,我妈妈会说“你鞋子怎么了?还OK吗?”“OK。”“那你不用买鞋子。”过几天,看到鞋子上有个洞,哇好开心,“我要新鞋子!”“好,给你买这双。”“但我想要那双,那双好看。”“你不需要那双,你有这双就够了。”父母会对我说,Vivian,我给你需要的东西,而不是你要的东西,你会有东西吃,有衣服穿,然后很健康、很开心,这不是很好了吗?因为你生活需要的就是这些而已。 
  记者:你不会反抗他们吗?不会有叛逆期? 
  锦荣:我住的地方只有4000人,我们大部分时间会在家,我们不是城市不能去逛街,也没有餐厅、KTV,我几乎15年都没有去电影院看过电影。如果不在家,就在健身房,我还会和父母一起去,可以比赛……(“总之你就是一个乡下小孩就对了。”经纪人在旁边笑倒。不过锦荣还在认真地解释他原本生活的样子。)我每一次回家都很喜欢做的事是跟我爸丢球或者打网球、乒乓球,我们家有脚踏车、滑板、船,还可以打篮球、打网球,能在家做的事真的很多……(“丢球?啊!你不知道,就是弹力球,你丢我捡那种,像跟狗玩的游戏,他们居然玩得那么有意思。”经纪人继续插话。锦荣表示不理解地继续认真解释……)那个不奇怪啊,我们可以一直玩,一直玩,选一个球就丢,然后我的狗也会“汪汪汪汪汪汪”(学狗叫)去捡,有时候我会丢给我妈妈,我妈妈就大叫“不要丢给我!不要丢给我!”她很怕弹到她。 
  记者:所以你的意思是“乡下小孩”从小生活环境就是那样,没得比? 
  锦荣:对,我上的高中是男校,没有人管你的学习成绩,重要的是你要有力量、运动做得很好。我曾经是我们那里最好的篮球队队长,去全国比赛。我每天的生活也都差不多,打球、训练、比赛,然后回家,我父母也不让我在外面待到很晚。 
  “我爸爸一直跟我说,如果别人可以做,你为什么不能做得一样好?” 
  记者:除了篮球队队长,据说你还是学校最好的直笛手、管弦乐团的首席小提琴手、钢琴自修到Grade A,得过网球巡回赛冠军、足球全国代表?你会针对某些特定项目,在几年之内把自己练到极限,等哪天觉得差不多了,就往下一个目标前进? 
  锦荣:我从小做什么,都想做得好,也不一定是最好,但自己有一个目标值。我没有想要成为No.1,因为一定会有人更好。在新西兰的时候,大部分都跟运动有关,像弹琴、弹吉他我都是自己学,毕业之后当健身教练、做模特,都想做好。我爸爸一直跟我说,如果别人可以做,你为什么不能做得一样好?我对所有新的东西都是这样子,我个性真的很像我爸爸,我们大学的专业也一样,他影响我很多。
  记者:但体育成绩有个可以量化的标准,演戏就不一样了,你演得好或差,很难有个统一的标准。 
  锦荣:最重要的是我觉得好,因为你不一定让每一个人都满意,他们也可以有自己的想法,(拿起手机比划)有人喜欢屏幕大的,有人不喜欢,所以没办法要求别人,但是我尽力做了我喜欢的事情,对自己没有亏欠。 
  记者:目前这些问题好像还在其次,大家倒是更关注你身上的各种标签和绯闻?你会困扰吗?怎么处理这些情绪? 
  锦荣:不用处理,我就是做自己,如果我担心或者有压力,但这些也不能改变什么,那就没必要担心了。你采访之前看了网络新闻,对我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所以我也不一定非要让你发现我是哪种人,你有你自己的想法,好,没关系,不用改变,但是我也有我的想法,而且我们也不一定非要是同一个想法。 
  记者:你觉得你和进演艺圈之前有变化吗? 
  锦荣:除了工作不一样,从健身教练变成模特,再从模特换成演员,其他都差不多。我之前自己做饭,现在还是自己做;之前最多的状态是骑脚踏车和走路,现在还是。原来我上学的地方离家很远,大概有十几公里,我每天都骑车往返。在台湾,我常常骑车去夜市吃东西,吃完再骑回家…… 
  “‘五个手指’不一定选一样,你可以有家,有健康,有工作,也可以开心。” 
  记者:对哦,你微博上还真是经常晒吃喝照,你真的很能吃啊,目测有一次桌上有9盘意面之类的食物,还有一次有十几盘牛肉,都是你消灭的? 
  锦荣:(笑)我是很能吃,不过吃完会锻炼,把它们消化掉。但是需要控制体重的时候,每天就只吃蛋白,一天大概吃30多个。 
  记者:30多个?表示佩服。而且我发现你真的很“无聊”,微博上除了“吃到饱”“睡到饱”“饿死了”,没事做的时候,你还发这样的微博,类似“今天我什么都没做,就这样” ? 
  锦荣:是啊,从小我父母就教育我,不要忘记你本来的样子,可能有人觉得你是演员了、是明星了,就会有改变了,但生活态度应该是一样的,大家都是人,没有不一样。其实你如果采访很多在国外生活的人,他们差不多都这样。 
  记者:我记得赵又廷就说过,在加拿大有句“名言”—— 一天只能做一件事。你今天想去超市买苹果,买就好了;或者你中午可能还要到哪里拿干洗的鞋、衣服,但路上碰到朋友,大家聊聊天,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锦荣:对啊,但是加拿大要比新西兰热闹多了,还有些娱乐,我们完全就是没有。不过我觉得自己现在很好,就像我父母,他们差不多60岁了,还在运动,还很结实,也没有变得不开心,所以“五个手指”不一定选一样,你可以有家,有健康,有工作,也可以开心。 
  记者:作为艺人,你真觉得“五个手指”都能兼顾?这让我想起《对不起,我爱你》的导演说这部戏要表现的是一种“我爱着你,却什么都给不了你”的感情,他说这种感情可以映射到现在很多年轻人的状态,各种束缚、压力都是造成上述情况的原因,导演希望年轻观众看了电影后能够沉下心来思考一个问题:“如果没有明天,我能为我最爱的人做点什么?”很想知道你的答案。 
  锦荣:(经纪人抢话: “他肯定是吃到饱!他也可以叫她的爱人吃到饱!”锦荣笑,转移话题。)对啊,武克很可怜,也不常看到他吃东西,如果有选择的话,他会选择吃东西。如果用武克的方式为最爱的人做点什么,我会带她到一个很空旷的地方,看星星、吃到饱……呵呵。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