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低碳纺织“编织”世界

时间:2015-11-28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现在的布匹,不仅仅是为了遮羞、避寒、装饰而编织,整个世界都是编织出来的,甚至人造器官、血管也可以通过编织的方式来制造。”在未来5~10年里,国内的形势会让企业不得不行动起来。”世界自然基金会(中国)能源与气候变化项目主任陈冬梅说:“低碳发展需要有长远眼光,企业现在不行动,将来也会被迫行动。”低碳经济正在被越来越多的国家视为未来经济增长点,而纺织行业也一直是绿色经济的拥趸者与实践者。 
   
  【印染着色有新方法】 
  为了让人们穿上色彩丰富的服装,纺织品必须经过印染工序。殊不知,其中约有15%的染料被直接释放到水中,把河流“酿”成了“可乐”。据浙江理工大学教授陈文兴介绍,染料成分复杂,浓度和色度较高,而且大多数难以生物降解,还包括多种具有生物毒性或能致癌、致畸和致突变的有机物。 
  为了减少印染带来的环境污染,科学家们尝试了各种方法。来自苏州大学现代丝绸国家工程实验室的张克勤教授,从绚丽的蝴蝶翅膀、孔雀羽毛那里找到了灵感――原来,蝴蝶翅膀和孔雀羽毛,具有光子晶体结构,能反射或折射阳光,从而产生各种颜色,因此显得七彩斑斓。其实,自然界有许多生物体中,都存在一维或二维的光子晶体结构。如果能开发出光子晶体纤维,巧妙地运用光学原理给纺织品增添色彩,或许就用不着化学的染色方法了。 
   
  【人造血管有新进展】 
  目前,由涤纶和膨化聚四氟乙烯材料制成的大口径人造血管(内径>6毫米),已在临床上取得良好效果。武汉纺织大学副校长徐卫林领导的团队与医院合作,以管状织物为血管支架,模拟与人体血管结构相似的三层结构,并制备出具有药物释放功能的复合型小口径人造血管。据悉,这一人造血管已在动物实验中表现出良好的长时间通畅率和生物相容性。 
  除了人造血管、人造皮肤外,未来的医用纺织品将变得更加智能。“智能创伤敷料可用于敷料移除前判断伤口的愈合情况,智能绷带可控制绷带的敷设,而且可记录治疗与长期临床试验期间的压力数值。”中国产业用纺织品行业协会理事长李陵申相信,信息科学将日益融入生物医用材料中,医用纺织品的智能化将会逐步实现。 
   
  从低碳理念出发,在具体生产中实践,这个转变过程需要冷静的思考和判断。可以看到,“功能”和“环保”在面料中的地位日趋明显,企业从流行趋势入手,在原料选配、印花工艺、后整理等生产流程中,为低碳找到“落脚点”,再加上成本上的精打细算,符合环保主流趋势的高性价比产品,让企业抢占了市场先机。纺织业如何“更低碳”?我们就低碳经济的诸多问题专访了陈冬梅主任。 
   
   记者:目前,不少企业都热衷于发展“低碳经济”,但往往停留在概念层面,比如纺织行业有的企业一直仅仅在做节能减排,企业究竟应该怎样去理解发展“低碳经济”? 
  陈冬梅:纺织行业现在作为国家低碳发展规划中的重要行业,节能减排应该算是主流了,但是现在企业做节能减排工作还存在一定的局限性,比如,有可能只是关注了能耗的情况,而在整体布局上不会特别细致彻底,很多时候尤其是行政命令成分很高的企业,自身的节能减排意识比较弱,工程完成后,通过外部专家做完节能报告就结束了,工程可能会形成非常短、平、快的减排效应,但这只能是一时的效果。 
  企业在节能减排项目工程完成后还需要一定的诊断,通过诊断得到具体的建议,比如说在采购原材料的时候需要注意哪些方面,导致生产的产品碳元素多还是少;在内部的生产工艺过程中,需要注意哪些关键的步骤或者部件;还需要有相应的系统收集到重要的数据信息,根据这些相关信息,管理层每年都能够推旧陈新,并且考虑是否可以往下走,走到它的供应链中。 
   
  记者:发展低碳经济对纺织企业在国际贸易市场上的发展将产生哪些影响? 
  陈冬梅:出口在纺织行业中的占比很高,欧美国家现在非常重视焦炭含量,纺织行业想要进入其市场,肯定不能回避,现在的碳税等政策广泛适用于出口产品,产品的碳基数需要相关数据,如果企业没有这样的数据,就不符合标准。 
  全球贸易中原来是以倾销和反倾销来作为贸易应战方式,现在碳标准可能冠冕堂皇地成为贸易自由流动的工具,要想保持行业增长以及在国际市场上的位置,纺织行业尤其要注意碳成分的含量,现在企业做了很多节能减排工作,但是,要对其进行一些转化,比如请清洁外部的专家把能源的消耗包括过程中的监控,按照碳足迹的标准和流程来做转换,举个简单的例子:在生产出来的T恤衫上面贴个标签,说明这件t恤衫生产过程中总共消耗了零点几吨的碳,如果能出现这样的数据就是对行业低碳发展作了很大的贡献。 
   
  记者:目前,企业发展低碳经济面临的最大困难和瓶颈在哪? 
  陈冬梅:最大的问题还是能力不足。能力不足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技术,主要是指一些软技术,现在,虽然企业的相关设备不能算是全球最新的,但是在很多领域已经算是比较好的了,而在软的方面,尤其是碳排放的评估、监测体系的建设,包括信息及时有效的披露以及怎么跟市场规则进行较好联系等方面的能力偏弱。 
  另一方面就在于领导人的决策和意识,在中国,很多企业都强调技术,就是指硬技术,这种思路就会容易造成企业忽略掉对软技术的获取,比如说:如果有咨询公司来找企业,表示可以提供软服务,可能百分之八十的企业都会对此怀疑,但是,如果有公司要卖给企业一个专利技术,可以直接提高10%的效率则态度就不同了。 
  而这种咨询服务的价值在欧美国家是非常认可的。这类意识的转变需要一个过程,现在在中国也不乏部分具备这种能力的咨询公司,能够帮企业做一些诊断,提高企业所需要的软能力。 
   
  记者:现在企业发展低碳经济最核心的任务是什么? 
  陈冬梅:我们在谈低碳经济的时候,“经济”是核心,低碳是一个修饰词,关键还是怎么样去借助低碳来提高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所以,不管是做碳的评估,还是生产供应链的管理,都是为了让企业生产出来的每一个产品的价值更高,价值就体现在同样一块钱的产品它所消耗的能源是最少的。 
   从实践上看,企业可做的事情更多,包括内部的基础设计和设备,如果内部管理操作没有到位很可能使得好技术没有发挥功效,还有在原材料的购买、后期产品销售等所有环节都要关注到能源消耗和碳排放的因素。企业千万不要把低碳发展变成额外的负担,一旦变成额外负担之后,就算暂时完成了任务,但在企业内部推广下去很难获得支持力。 
   
  记者:目前发展低碳经济的资金支持主要来自哪些方面?未来这方面的投资融资还将有怎样的拓展? 
  陈冬梅:现在,在节能减排方面,国家会有优惠政策,但是专门针对碳现在还没有特别清晰的信息显示有额外的补贴。现在,做得好的低碳企业也有可能通过市场机制的方式把产品卖给完不成节能减排任务的企业,这也是业内正在探讨的一种交换方式。 
  低碳发展未来获得多元投资也是具有相当的可能性的,全球气候变化谈判中有两大块重要议题,其中一块是转让问题,一块就是资金问题,相关机构一直在敦促发展国家拿出一定比例的GDP来支持发展中国家低碳发展能力的建设,做一些共同的研究开发和市场升级,如果这种意愿能够变得清晰并具备可操作性的话,对于中国大多数企业来说是个福音,但这种谈判产生的资金更加公开透明,也大多用于公共性低碳项目。 
  另外,现在已经有一些银行,比如世界银行、亚洲银行、还有政府之间援助合作的项目,其中潜含着获得资金支持的机会,但是这类机会的获得需要成本,企业要了解这些信息,需要跟踪才能取得。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