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13年之痛,奶奶为何把5根仇恨的钢针扎入我的身体

时间:2015-12-09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2002年3月,山东省潍坊市爆 出一件令人震惊的新闻:15岁少女王翠体内竟藏有5枚缝衣钢针,其中脑颅内2枚,肝脏2枚,肺脏1枚,长度5至7厘米不等。医生介绍,这5枚缝衣针在王翠体内潜藏了至少13年。是谁如此心狠手辣,竟向一个无辜女孩下如此残忍的毒手?结果令人难以置信:凶手竟是王翠的亲奶奶。 
  2002年8月16日,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被告人李瑞欣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笔者专程采访了王翠一家,搞清了“扎针事件”的前后经过,发现这个案件有许多令世人警醒的地方。 
   
  花季女孩害怕上体育课 
   
  王翠出生在山东潍坊市临朐县城一个工人家庭,继父王新平是县农业银行的职员,母亲刘幸荣在家操持家务,这是一个和睦幸福的普通家庭。15岁的王翠在县城龙泉中学读初中二年级,她和别的花季女孩一样,俊秀的小脸蛋充满青春的稚气,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笑起来甜甜的,十分惹人怜爱。王翠在班里学习成绩中等偏上,她性格文静,喜欢绘画唱歌,老师和同学都喜欢她。十几岁的男孩女孩天真活泼,一般都喜欢蹦蹦跳跳的,然而,王翠从小就害怕运动,特别对一周两节的体育课怀有深深的恐惧。她不敢做剧烈活动,害怕跑步、跳远,更害怕跳高……每次体育课她都是硬着头皮去应付,因为上一节体育课她几天都感到不舒服。学校的操场不算大,她跑一圈就肚子疼得受不了,于是只好眼巴巴看着别的同学欢快地跑呀跳呀。 
  王翠的母亲是一个朴实善良的家庭妇女,女儿每次回家说腹部疼得厉害,她就给女儿轻轻地揉一揉,煮点红糖水给她喝下,以为是女儿肚子爱着凉。王翠从小就经常肚子疼,常常没命地哭,有时整夜不睡。母亲曾带她到卫生所检查,鉴于她年龄尚小,医生也看不出什么毛病,说可能是过敏造成的,所以一家人也没当回事。随着年龄的增大,王翠整天感到头疼、胸闷、鼻塞,浑身不舒服,父母带她到医院做过检查,医生诊断为肝大、鼻炎。王翠父母以为不是大毛病,厉害时就让她吃几片鼻炎康和止痛药。 
  然而,2002年春节刚过,王翠感到自己的病痛明显加重。正月十六那天新学期开始,学校在操场上举行升国旗仪式,王翠在同学们中间站了一会儿就撑不住了。当时,校长正在讲话,她突然觉得校长的身影模糊了,校长的话也听不清了,接着胸闷得厉害,呼吸越来越困难……大约持续了5分钟,王翠软绵绵地晕倒在地上。老师和同学们急忙把她扶进教室,大家以为她是低血糖发作,休息一会儿就没事了。王翠趴在课桌上约半个小时才缓过劲来。放学回家,王翠告诉父母自己上午在学校晕倒的事,她对母亲说:“妈,过春节以后,我感到身体越来越不舒服。” 
  因为王翠从小就这儿疼那儿疼的,父母觉得女儿的毛病有点蹊跷,王新平对妻子说:“十几岁的孩子哪有整天这儿疼那儿疼的?咱王翠恐怕身体有问题,快到医院给她彻底检查一下。”3月26日下午,王翠父母带着王翠来到临朐县医院,CT片出来以后,连医生都震惊了:这小女孩的脑颅内竟然藏有两根缝衣针!一根6厘米,另一根达7厘米。当这位从医数十年的老医生把这个他从未遇到过的情况告诉王翠父母时,仿佛晴天打了个惊雷,夫妻俩惊得目瞪口呆。王翠母亲顿觉天旋地转,晕倒在地上。 
   
  六位专家冒险取钢针 
   
  是谁害了王翠?手段竟然如此狠毒?刘幸荣抱着女儿号啕大哭,她为女儿十几年来无辜遭受的折磨和委屈痛心疾首,对平时疏忽女儿的病痛而悔恨万分。刘幸荣发誓一定要找出向女儿下毒手的人。 
  3月27日,刘幸荣向当地派出所报案,民警感到案情严重,立即向临朐县公安局做了汇报。刘幸荣向警方回忆,自己除了和前夫的母亲因家务事结怨较深外,从来没和别人吵过架红过脸,也想不起什么地方得罪过人。警方经过细致的调查和询问,根据汇总的情况分析,认为王翠的奶奶有重大作案嫌疑,于是马上派刑警赶往沂水,把居住在沂水的王翠奶奶拘回临朐。 
  3月30日下午5点40左右,从临朐中医院又传来惊人消息:除了脑颅内两枚钢针外,王翠的腹腔内还有3枚钢针:肝脏2枚,肺脏1枚。人们震惊了、愤怒了。 
  王翠的不幸遭遇牵动了百万潍坊市民的心,许多人到医院探视或打电话询问病情,要求警方严惩凶手,对王翠表示了极大的同情。潍坊医学院附属医院在研究了王翠的病情后决定冒险为她取针,医生们立即筹备手术方案。从CT片中可以确定脑颅内2枚缝衣针插入的深度和方向,但肝脏内2枚钢针和肺脏内1枚钢针的插入方向却无法断定,医生判断,腹腔内3枚钢针可能是随着女孩的正常运动在体内游走,最终扎在了不同的器官上。这在临床上是未曾遇到过的难题。从CT片上看到,王翠体内的钢针非常清晰,其中脑颅内一枚钢针的针孔都清清楚楚,还有一枚钢针以大约45度角的方向扎在肺脏上面,另两枚钢针以大约30度角的方向扎在肝脏上。 
  据专家介绍,腹腔内的钢针一旦划到了血管或神经,会给孩子带来生命危险,而脑颅里的钢针如果再偏上0.5厘米,扎到了内脑,将导致小王翠终身瘫痪。王翠的脑颅内有一枚钢针穿过矢状窦,手术过程中容易造成颅内静脉大出血,而取出她肺脏的钢针可能导致气胸、肺囊肿、腹膜炎等并发症。同时,王翠入院时体质相当虚弱,这对她是一个生死考验,也更增加了实施开颅、开胸手术的难度。总之,从王翠体内取出钢针,难度大、风险高,手术相当棘手。 
  手术做还是不做?不做,随着王翠年龄的增大随时可能导致瘫痪甚至有生命危险;做,一旦手术出现意外,可能给这个花季女孩留下终身的痛苦。在家长的同意下,院方迅速抽出各科最有权威的专家组成手术小组,对王翠的病情进行反复研究,对可能发生的情况做了各种预测,最后一致认为,为了孩子将来的幸福,手术必须马上做。 
  4月3日上午9时,王翠在做完各项检查后被推入手术室。潍坊医学院附属医院的六位专家聚集在手术室,每人都默默地暗自鼓励自己:拿出最高的水平来拯救这位无辜少女的命运。手术从上午9时一直做到下午3时,专家高明的技术攻克了这一医学难题,潜藏在王翠体内脑、肝、肺上的5枚钢针被成功取出来了。 
  王翠手术的成功,意味着从此将改变这个可爱女孩曾经痛苦和可怕的命运。这让专家们感到欣慰,更让焦急地等候在手术室外的王翠父母欣喜若狂、感激万分。王翠的母亲听到女儿手术圆满成功的消息后,这位不善言谈的质朴妇女激动地朝刚走出手术室的专家和医护人员“扑通”跪下,声泪俱下:“恩人们,你们救了王翠,等于救了俺一家啊!” 
   
  “潍坊扎针事件”真相 
   
  就在王翠手术前夕,临朐公安局审讯室内,经过几个回合的较量,王翠奶奶交代了她那令人触目惊心的犯罪事实:在小王翠一岁多时,她向孙女头部和腹部扎进了5枚缝衣针。王翠奶奶的供述与医院检查结果完全吻合。天底下竟有如此狠心的奶奶!刘幸荣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一遍遍地自言自语:她为什么要向自己的亲生孙女下毒手? 
  王翠的奶奶叫李瑞欣,娘家是山东省沂水县。据王翠母亲介绍,李瑞欣早年在东北做事,还会说日本话。李瑞欣的一生比较坎坷曲折,她结过三次婚,最后改嫁到临朐。她和第三个丈夫生有两男两女,还从前夫那里带过来一个女儿。改嫁到临朐后,李瑞欣先后在招待所、砖瓦厂做过工,年老后落实政策领了一份退休金,生活上没有什么困难。 
  李瑞欣个子较矮,白白胖胖的,特别爱干净,经常戴一顶白色的卫生帽。三次改嫁,曲折的人生、不寻常的生活经历养成了李瑞欣孤僻的性格。在家里,她平时爱和家人吵架,别人拿她没办法。李瑞欣在村里住了20多年,平时不爱出门,很少与邻居有往来,村人都觉得她有点古怪。 
  我们也无法窥探她的内心世界。刘幸荣讲过两个例子,对分析这个七旬老妇的心理有一定帮助。一次,王翠的姐姐在外边玩耍被别的小孩打哭了,李瑞欣对儿媳说:“你把那个小孩叫来,你不要打伤他,使劲地拧他,一点伤也看不出来。”还有一次,李瑞欣外出坐车没买票,服务员走过来让她拿出车票,她马上坐在地上哭起来,边哭边说她的钱包被小偷掏走了,没钱买票。服务员听了她的话觉得不像说谎就不再向她索看票了。从这两件事可以略窥李瑞欣的为人。 
  王翠的生父叫王向明,在临朐县电器厂工作。王翠七岁的时候,父母离异,她随母亲离开了和奶奶同住的那个小院。那是沂蒙农村里典型的四合小院,东边一间当仓库,中间两间住着王翠的奶奶,王翠一家住在西边那间。王翠说她对奶奶的印象很模糊,自父母离异后两家很少来往。 
  李瑞欣是从封建时代走过来的女人,无论她走南闯北见过多大的世面,都难以泯灭老辈人传宗接代、重男轻女的心态。大儿媳生下两个女儿,李瑞欣很不高兴,便把延续香火的希望转移到二儿媳身上。 1988年11月3日,王翠出生后,李瑞欣见抱孙子的愿望实现不了,性格变得更加冷漠暴躁,天天对着刘幸荣指鸡骂狗,吓得王翠父母都躲着走不敢出声。 
  王翠是个女孩儿,在李瑞欣眼里标志着王家从此断了香火,所以她对这个孙女怀有特别的厌恶感,据刘幸荣说自王翠生下后婆婆就没正眼看一下孩子。小王翠“满月”后越长越惹人喜爱,不知为什么,李瑞欣更加憎恨这个孙女,她认为王翠是“克星”,自己没有个孙子,就是因为王翠“克”走了。 
  刘幸荣生下王翠,自然也成了李瑞欣的“眼中钉”,本来就不对脾气的婆媳俩从此矛盾激化了。1989年秋天,李瑞欣与刘幸荣因故发生激烈的争执,被刘幸荣的家人打掉了两颗门牙。急于报复儿媳的李瑞欣,几次寻机都没得逞,一时糊涂,便把矛头转向仅一岁多的孙女。 
  1989年底的一天,爷爷抱着王翠在院子里玩,李瑞欣走来说:“老头子,你歇歇,我抱会儿。”说着接过孩子抱走了。当时王翠的爷爷感到奇怪,老婆从来不抱孩子,今天是怎么了?李瑞欣抱着王翠走到村后,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拿出早已准备好的5枚缝衣钢针,向小王翠的头部和腹部狠狠地扎去。孩子响亮的哭声传得很远很远,但当时并没引起人们注意,因为小孩子哭闹是常有的事。李瑞欣给孙女“扎针”后发现针眼儿不住地流血,一时也惊慌失措,害怕被家人看见,便从地上捏了些土末儿撒在针眼上面止血。从此,可怜的小王翠便悬到了生与死的分界线上。 
   
  狠心奶奶被判无期徒刑 
   
  王翠缠着洁白的绷带静静地躺在病房里,爸爸妈妈一刻不离地守在她的身旁,她终于熬过了那梦魇一般的日子。潍坊医学院附属医院的专家顺利地从她体内取出5枚钢针,所有关心她的人都松了一口气。医院神经外科专家介绍,脑颅、腹腔的手术都比较顺利,没有造成额外的创伤,因此她的恢复是比较快的,不大可能造成并发症。大夫的话让王翠父母悬着的心放下了。 
  刚查出结果的那段日子,王翠和母亲抱头痛哭,委屈、担心、焦虑,几乎把母女俩击垮了。在半个多月时间里,王翠的母亲几乎吃不好饭,睡不好觉,体重减了十几斤。手术后,医院的医护人员给王翠送来了花篮,许多市民给她送来各种好吃的东西,病友们也纷纷来安慰这个不幸的家庭,使他们感受到了人间的温暖和心灵上的慰藉。 
  提起“扎针事件”,王翠这个文静小姑娘的眼泪默默地溢出眼眶,此事显然伤透了她的心。她做梦也想不到,让她遭受了13年痛苦的竟然是自己的亲奶奶。王翠的心情十分复杂,怨恨、伤心、委屈、无奈,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刘幸荣气愤地说:“后娘虐待孩子的事听说过,可王翠是她的亲生孙女啊,做奶奶的向自己的亲骨肉下毒手的事天下也少有,虎毒还不食子哩!” 
  王翠身体恢复很快,手术后20多天就能出进病房了,医生说她的康复速度惊人。2002年4月26日,王翠在医院的同意下出院了。她和她的父母正在逐渐摆脱“扎针事件” 给他们带来的阴影。王翠家住着一套110平方米的新楼房,听刘幸荣介绍,这是她丈夫王新平单位让职工购买的,他每月要从工资里扣除 700多元房费。王新平已经按政策内退了,一个月仅有1000多元工资,扣除房费所剩无几。为给王翠治病他们欠下了近万元的债务,生活更加紧巴。但王翠的父母表示,能为女儿治好病,日子再苦再累也心甘情愿。 
  这是一个十分尴尬而又令人痛心的案件,如果不惩罚犯罪者,既不利于警示罪犯,也对不起无辜遭受伤害的孩子;可是真要严惩王翠的奶奶,没有了亲情还有血缘关系,她毕竟是孩子的亲奶奶呀,王翠的父母感到既痛心又无奈。 
  笔者在和王翠交谈中,发现她思维清晰,情绪平静,虽然身体看上去还有点虚弱,但精神很好,在谈到一些轻松话题时她不时露出甜甜的微笑。当我问起王翠对奶奶的看法,可能是亲情使然,这个善良的小姑娘只是平淡地说:“可能是她一时糊涂吧。”王翠对奶奶的怨恨已经在渐渐地淡化。 
  2002年7月25日,备受社会各界关注的“潍坊扎针事件”开庭审理。8月16日,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一审判决:被告李瑞欣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李瑞欣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翠各项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13436.49元。当李瑞欣接到这份迟到了13年的判决时,内心愧疚的她表示接受法律的判决。 
  人世间最纯真最美好的是亲情,最悲哀最痛心的是愚昧。亲情是最原始最朴素最纯真的美好真情,亲情是不容亵渎和玷污的,而愚昧只会使人间变得冷酷和无情。让我们吸取教训,学会宽容别人,像珍惜生命一样去珍惜我们的爱吧! 
AD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