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刘佩琦夫妇的“完全隐私”

时间:2015-12-10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著名影视演员刘佩琦的夫人孟天骄和笔者是同事,我们在《北影画报》社的同一间办公室里相处了三四年。点点滴滴的,总是能从她的嘴里听到一些她们家的家长里短、生活琐事。如今笔者愿意将那些素材”零存整取“,一并奉献给读者。 
  隐私1偷出户口本嫁给刘佩琦 
  刘佩琦1983年从解放军艺术学院毕业的时候,由于在学校里谈了一个女朋友,被“惩罚性”地分配到了遥远的新疆军区话剧团,一待就是三年。 1986年,刘佩琦被调回北京军区战友话剧团。1990年,时年32岁的刘佩琦接拍了一部电影,剧组驻地设在北京电影制片厂的招待所里。没事儿的时候,他就和组里的梁天等一帮人打牌消遣。刘佩琦慢慢发现,经常来玩儿的还有一位长得眉清目秀的姑娘。一打听,才知道这位“牌友”是北影厂总机的话务员.叫孟天骄。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这一大帮人除了打牌,还经常在一起吃饭、聊天。十几岁就当兵的刘佩琦,既有军人所特有的直率,也不乏演员的幽默,时不时会流露出一些小智慧。比如在玩牌的时候,他就能变幻出许多不同的花样,让人眼花缭乱。从刘佩琦那里,天骄还总是能听到各种各样好玩的事儿。有一回,刘佩琦对天骄讲 “我最看不惯打女人的男人了。在新疆的时候,我的一位好朋友就老打他媳妇。我们俩住隔壁,有一天他又在打他老婆。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就冲过去一下把门给撞开了。我对那个人说,你有本事到外边横去,打女人恶心不恶心啊。结果我的朋友从此再也不和我说话了。不但他不理我,连他老婆都不理我了。这叫什么事啊,”一番话逗得天骄哈哈大笑。 
  那时候,刘佩琦的样子挺土的,一头硬硬的板寸上戴了顶帽子,跟他演的《和你在一起》里的人物差不多。但是天骄注意到,佩琦在工作上有股狠劲。已经在舞台上折腾了七八年的刘佩琦,对每一个小角色都特别在意,平常聊天也会和天骄一起研究人物。他对她说 “我不知道将来能不能出名,但既然干上这一行了,就得一步一个脚印地琢磨……”他们之间的话题越来越多,接触的时间也越来越长。等剧组解散了,众人各奔东西的时候,只有 他俩仍然没有中断业余时间在一起吃饭、聊天和打牌的“习惯”。 
  天骄家住在北影厂院里已经很多年了,所以她和刘佩琦的关系,四五个月后终于让她妈妈知道了。老人家一听说,马上向女儿表示,坚决不接受这个女婿。天骄家就她这么一个闺女,从小娇生惯养。妈妈对天骄说 ”你瞧咱们厂的演员今天这个离婚明天那个离婚,多不稳定啊。还听说他们刘家有六个孩子,条件也不太好……”您瞧,老太太打听得还挺清楚。 
  天骄背地里仍和刘佩琦保持交往,妈妈知道后,在家里大发脾气,说不行咱俩就断绝母女关系。妈妈一方面每天给她做思想工作,一方面还去剧组里找了刘佩琦。后来剧组里的人告诉天骄 “你妈那天的态度特别激烈,一点儿没给刘佩琦面子,把组里的小姑娘们都吓得够戗。”那段时间,天骄的心理压力特大,连做梦也在给妈妈和佩琦劝架。终于有一天.刘佩琦到厂里来找到天骄对她说 “你妈老这样对我可不行,你说吧,你是要我还是要你妈。你要是跟我好就跟我走,要么咱俩就分开。”从小就孝顺的天骄一听这话马上说,“我当然要我妈了,咱俩分开吧。”刘佩琦一愣,然后说,那……咱就做好朋友吧。 
  第二天,刘佩琦就到外地去拍摄一部电视连续剧。每到一个景点,他都没有忘记以“好朋友”的身份给天骄打个电话,聊聊最近的情况,天骄在工作中、生活上有了什么事,也会在电话里和他念叨念叨。当时,剧组里有一个女孩子特别喜欢刘佩琦,看他老给天骄打电话特别生气。刘佩琦就说 “我们已经分手了,现在是好朋友。” 
  等戏拍完了,刘佩琦又来找天骄说 ”我觉得心里特别怪,虽然分开了但是特别惦记着你。不知道你现在过得好不好,你和我分开以后再找别人,你妈会不会还不同意啊。我觉得你这人特没主见,将来如果再遇到这种情况,你不能一辈子屈服于父母,不结婚啊。”那天他们在北影旁边的双秀公园里,聊了好长时间。天骄心想,我们的年龄都不小了,既然已经感觉对方哪儿都挺好,如果要放弃就是一件挺傻的事儿,谁能保证以后一定能找个特别合适的呢。等他们从公园出来,天骄已经确定了自己的终身大事。 
  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天骄从家里“偷”出了户口本,背着妈妈,和刘佩琦一起走进了婚姻登记处,踏上了漫长的婚姻之旅。 
  隐私2婚姻里没有浪漫 
  刘佩琦和孟天骄没有举办婚礼,单位在近郊的八大处给了他们一套房,俩人就过起了日子。结婚前,有一回他们聊天时曾经憧憬过婚后生活。刘佩琦问天骄,你会做衣服吗,她说不会,刘佩琦又问,你会织毛衣吗,她说不会,佩琦再问,你会炒菜吗,她说不会……刘佩琦最后问,那你会什么呀,天骄说 “我什么都不会。” 
  结婚后的第一天中午,刘佩琦说”咱俩别弄太复杂的,煮面条吃吧。“天骄为难地看着他问,“怎么弄啊,”刘佩琦说 “你说什么都不会,我以为开玩笑呢。没想到你二十七八岁的人连面条都不会煮。我算娶着你了。”天骄说 “在家里都是我奶奶、我妈她们操持家务,不让我插手,我哪儿会啊。”那天中午,佩琦给天骄做了一顿丰盛的午餐,然后告诉她 ”以后咱们家就我做饭吧。” 
  两人生活了一段时间,刘佩琦始终没有去过天骄的娘家。他对天骄说”我从小在天津长大,父母和哥哥姐姐都对我很好。虽然我的事业一直不太顺利.但从来没有人在人格上侮辱过我。我从此以后再也不上你们家,再也不见你妈了。”天骄说 ”我们已经结婚了,我妈也是你妈啊。不上我们家那怎么行呢,你如果喜欢我就应该作出让步。” 
  这一边,天骄妈妈的心里也挺别扭的,她并不是对刘佩琦这个人有什么看法,只是觉得他的家庭条件不好。如今,既然女儿已经嫁给了人家,想想当初自己的态度那么恶劣.觉得挺后悔。刘佩琦毕竟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男人,一个周末,他买了些礼品和天骄一起走入了北影的宿舍区。随着女婿叫出的一声“妈”,三个人对这次见面的种种担心全释然了。 
  他们家所住的八大处和北影所在的北太平庄,有两三个小时的车程。很长一段时间,刘佩琦出去拍戏,孟天骄就得每天往返于单位与小家之间,和原来出家门进单位门相比,要辛苦很多,所以脸色看上去很不好。刘佩琦回来看到眼里,以为她在工作中受了什么委屈,就偷偷找到北影厂总机的曹班长问”曹大姐,我问你一件事儿,天骄怎么最近一直不太高兴呀9她是不是在工作中受了什么委屈,”人家说,没有呀。 
  天骄对笔者说,佩琦这人是这样的,自己的亲人受了委屈比他自己受委屈都难过。虽然当时我每天来回跑两个半钟头,非常痛苦,但我觉得刘佩琦人挺好的,不能老是对他说这没劲那没劲的。事情要是发生在现在,可能就完全不同了,因为夫妻关系得有一个慢慢磨合的过程,现在我们俩在一起的时间久了,已经能够无所不谈了。即使他从外地打来电话,如果我心情不好,也许就会朝他发一通火,一点儿也不用掩饰。夫妻之间应该无所顾忌,如果要有顾忌那就太没意思了。 
  天骄说 “刘佩琦一点儿也不浪漫,在记忆中,他只送过两次花,一次是生孩子的时候,一次是我妈过生日的时候。有一次跟人家聊天,他们说谈谈你们之间的爱情,我说爱情其实是年轻时的那种感觉,现在我们俩更多的是亲情。我觉得不用像有些人说的那样,刻意去营造浪漫、温馨的家庭气氛。干吗呀,我总觉得人没有傻子,你对他是真诚的,对方总能感觉到,你对他表面上好,但如果不是发自内心的,对方更会觉得你假。我觉得关键在于要有一颗真诚的心,这样许多事情都能包容。” 
  1997年,刘佩琦调到了中央实验话剧院,天骄也从总机班调到了北影画报社。他们的儿子越长越高,他们的事业也渐有起色。年逾不惑的刘佩琦,演戏依然很用功、很实在。他非常愿意别人 给他的戏提意见,也经常自己进行反思。刘佩琦一直没有停止过思考角色的日常生活化问题,一直到拍《秋菊打官司》才理出了头绪。接着电影《二嫫趴《离开雷锋的日子》及电视剧《无悔追踪》、《朗朗的星空》等作品,使他所潜心思考的问题有了切实可行的创作空间。终于有一天,当一家电视台堵着他家门口要进行采访时,刘佩琦轻轻地对妻子说了一句 “天骄,我火了。” 
  有人曾经问孟天骄,刘佩琦如今这么大名气.而你又总是素面朝天,他有一天会不会……天骄说 “我一直都跟我的朋友们说,即使刘佩琦不是一个著名演员,我找他都没有找错。因为他这人真是对谁都特别好。为什么他演的乔安山那么打动人呢,因为他就是那样的人。我从来就没有那种担心,怎么可能呢,我们俩之间更多的是像兄弟姐妹般的那种血缘的关系。” 
  另有好事者问刘佩琦,你见到漂亮女孩动不动心呀,刘佩琦说 “我当然动心了,如果一个男人见到漂亮女孩无动于衷,那他肯定是有问题。但我不会去做什么,因为那样太下作了。即使真的遇到了所谓的红颜知己,我也要问问自己当这个女孩碰到什么困难的时候,我能不能为她挺身而出,如果我不能,那就应该赶快忘了这种感觉。这是一种害人害己害家庭的东西,其实是对爱的一种亵渎。” 
  隐私3佩琦把天骄当闰女养 
  了解刘佩琦的人,都知道他是乐于助人的热心人。他对每个人都特别好,对家里的阿姨都心疼。刘佩琦从外面拍戏回来,衣服基本上都是洗好的,不会留一堆脏衣服让小保姆去洗。人家常说,男主外,女主内,可刘佩琦确实里里外外一把手。最近他们家买了一套新房,他一边在外面拍戏,一边还要操持房子装修的事儿。地面要铺什么地板、房顶要什么灯具,都要刘佩琦亲自过问。经常是拍戏间隙,装修队的电话就进来了.“大哥你什么时候回来啊,看看玄关怎么弄”。 
  有一天,刘佩琦和妻子聊天说“最近陈凯歌他们家也买了一套房。凯歌在外面拍戏,整个房子的装修都是陈红弄的,你说人家陈红多能干啊……”天骄马上说 “我是给你一个享受劳动成果的机会。我要也跟陈红似的,你想要这个颜色,我想要那个颜色,咱俩非得打起来不可。我什么都不管,装什么样算什么样,多好啊,”刘佩琦琢磨了一下说,也是啊。 
  对于妻子,刘佩琦是个极其细心的人。有一次在美国拍戏时,他和导演尹力一起去逛服装店。刘佩琦忽然从兜里掏出一个小本,尹力一看,是他记下的天骄的服装尺寸,什么衣长、袖长、胸围……都写得清清楚楚.让同行的美国人大吃一惊。还有一次.刘佩琦和著名女演员刘欣一起拍《离开雷锋的日子》,看到刘欣有不少精美的化妆品,就让刘欣把牌子写出来,注明在什么地方买的。等他拍完戏到了北京。马上到赛特购物中心“照方抓药”也给天骄买了一套。每次买了衣服或者化妆品回来,刘佩琦都会要求妻子穿戴上试一试,然后心满意足地夸奖一番。 
  天骄说“其实刘佩琦在生活中是个特别节省的人。他里边的衣服,破一窟窿他缝上再穿。前两天,他那条秋裤的边破了,就对小阿姨说,小梅你给我缝上吧。小梅为难地说上次已经缝过了,叔叔你要是觉得长,我干脆给你剪掉一块得了。也许你会觉得这人是不是太吝啬了,可是他对我对父母对孩子,都特别特别大方。我们俩刚结婚没多久的时候,家里还没什么钱。有一次他陪我去商场,我看上了一件4000多元的皮大衣,试了半天特别喜欢,但因为太贵我就没有买。当时我们谁也没有说什么,可是没过几天,他就给我买回来了。我当时特别激动,我觉得这不是钱的事儿。” 
  性格耿直的刘佩琦从小就爱憎分明,他不喜欢的事,怎么看都别扭,他喜欢的人,他可以照顾得无微不至。刘佩琦一家出去度假,在宾馆里,刘佩琦怕天骄不会放洗澡水,每次都给她先弄好了。孩子放假了,要去学校接。如果当时刘佩琦没在家,他就会打电话嘱咐天骄,你几点出门会有车位,走哪条路车会少些……真是细致到家了。 
  笔者曾经好奇地问天骄,像你和佩琦这样,夫妻间还会有什么隐私吗,天骄说,当然有了。刘佩琦这人嘴上特别有德,他朋友的事儿,别人都传得沸沸扬扬的了,他绝对不跟我说人家一个“不”字。刘佩琦曾经对我说.他曾经有过两个女朋友,如今都是很有名气的影视演员。当年,刘佩琦毕业后本应分到总政话剧团,但却因为第一个女朋友而被分到了新疆。当时是爱情的力量支撑着他,谁想到了新疆,人家却不和他好了。即使这样,他也从来不说人家哪儿不好,只是说:“那是人家的风格,我不过是不适应这种风格罢了。” (责任编辑/子鱼)
AD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