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突遭强暴的日子里,用什么洗刷我身心的屈辱

时间:2015-12-11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那个黑夜的可怕经历彻底吞噬了我平静而美好的生活。惟有把色狼绳之以法,才能抚慰我那夜夜挣扎在噩梦深渊的心。 
  2002年深秋那个漆黑的夜,对28岁的我而言,无疑是如坠梦魇。那天晚上,在保险公司市场部做主管的我,加班到晚上十点多,乘地铁回家时,行至地铁出口附近一片黑暗的地带,厄运从天而降:从渺无人迹的灌丛里,突然蹿出一个歹徒强暴了我。从此,那个黑夜的可怕经历彻底吞噬了我平静祥和的美好生活。惟有把作恶之人绳之以法,才能抚慰我那夜夜挣扎在噩梦深渊的心!我焦灼地期盼着这一天的到来…… 
   
  遭遇不测 
   
  那夜,歹徒趁着夜色逃走,衣衫不整的我踉跄着奔向附近的公用电话亭报警。 
  那段时间,我正忙于市场部推广一种新开发的保险服务项目,身为市场部主管的我分外忙碌,厄运突降后的第二天,我还要参加一场以我为首的商务谈判,刚刚经历了暴力事件的我,坐在谈判桌前,神色恍惚,目光呆滞,与从前的我判若两人。谈判激烈时,身心受创的我,情绪极不稳定,我突然把文件夹重重地往地上一扔,然后大发雷霆,拂袖而去。身边的同事十分惊诧。我回到办公室,趴在桌上放声大哭。 
  第二天,我接到了警方的电话,刑警自我介绍叫赵明志,是刑侦二处负责这个案件的警察,他希望与我见面,让我提供更多线索。当时电话是公司的分机,我不愿让自己的隐私被公司里其他人听到,慌忙丢下一句:“待会儿我与你联络。”就挂了电话。 
  放下电话,我陷入矛盾,我实在鼓不起勇气再次面对陌生人叙述难以启齿的一幕,那真是痛苦的煎熬。但是我也清楚地知道,我的证词对警方尽快破案、抓捕罪犯至关重要,而这也正是我迫切盼望的结果。经过思想斗争,我决定与警方配合。 
  赵明志和女警察小罗在刑侦二处一间办公室里接待了我。赵明志是一个外表沉静的男人,但他的这份沉静在我看来近乎“冷酷”。他不仅不动声色地听着我声泪俱下地讲述被蹂躏的过程,而且总是打断我,在一些细节上 追根问底;而那些细节恰恰让我实难详述,并深感羞辱。我觉得谈话过程简直是被赤裸裸地示众,难堪和愤怒在我心里慢慢升腾,当赵明志让我回忆一下那家伙有什么生理特征时,我再也按捺不住,站起来对赵明志大加斥责:“我受够了,你们为什么这么残酷,没完没了地对这些肮脏的细节感兴趣,我看你们和那家伙一样变态。”激动中,我拿起包,转身就想离去。 
  “请等一下!”我的身后传来赵明志镇定自若的声音,“作为警察,我们绝不会不顾受害人的感受,在你的痛苦里取乐。请你一定记住,你所陈述的每一个细微之处,都可能成为破案的突破口。”他的话立刻让焦躁中的我平静下来,我想起搏斗中,我在那个恶魔的右手背部狠狠地咬了一口。 
  那天离开后,我对警方的破案寄予极大的希望,隔三差五打电话给赵明志,密切关注案件的进展情况,每次赵明志都是那句话:“我能理解你的心情,我们一定会尽全力侦破此案。”我感觉自己面对着一台冰冷的机器。 
  这期间,原本性情开朗的我变得越来越狂躁易怒,沮丧消沉,对业务也提不起精神。这种痛苦根本无法向人倾诉,连对我的男友肖鸣都保守了这个秘密,我怎能对他说得出口,怎能让这件事成为横在我们爱情之间的污水沟?我和肖鸣是大学同学,我们读完硕士学位,留在远离家乡的上海发展,肖鸣是一家投资咨询公司的业务部经理,平时忙得像上足发条的机器人。我们相恋多年,一直感情非常稳定;但是突遭可怕的厄运,我发现自己再也不能坦然地面对肖鸣,总感到自己很脏,用尽了清水也洗不净抹在身上和心里的污泥,就连肖鸣碰我一下,都会让我浑身战栗。 
  10月18日是我的生日,肖鸣特意买来葡萄酒和生日蛋糕为我庆贺,烛光中,肖鸣掏出一个小小的戒指盒,向我郑重其事地求婚:“佳真,我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向你求婚了,今晚别再借口忙事业推托了,好吗?”甘醇的美酒和肖鸣的爱语让我陶醉。当肖鸣从后面搂紧我的时候,我闭上了双眼。就在这一瞬间,眼前赫然闪现了那个恶魔的嘴脸,我拼命挣扎,绝望地呼号,我在肖鸣的怀里不停地颤抖,惊声尖叫,肖鸣使劲摇动着我,呼唤着我:“佳真,佳真,你怎么了?”我睁开眼,看到肖鸣惊恐万分地望着我,我扑倒在床上,失声痛哭。对肖鸣的追问,我只是哭着说:“对不起,我不能嫁给你……” 
   
  美丽的诱饵 
   
  第二天,肖鸣出差去了北京,我如释重负。 
  10月25日,警方传来了令我一振的消息,在我出事的地段附近,再次发生了一起强奸案,落网犯罪嫌疑人的体貌特征与我叙述的十分接近,而且此人右手背部也有一处明显的伤口,赵明志通知我去辨认疑犯。我扔下客户,立刻赶了过去。 
  赵明志和小罗陪着我,在一间有玻璃隔离墙的房间里,对隔离墙另一面的犯罪嫌疑人进行辨认。小房间里的那个犯罪嫌疑人面目猥琐,我极力压制着厌恶的情绪,仔细打量后,断定这人绝非那个色魔,满怀希望的我感到一阵难以名状的失落。见我紧蹙眉头,赵明志和小罗走近我问:“是他吗?”我无力地摇了摇头。 
  他俩陪我步出房间时,正好警察押着那犯罪嫌疑人出来,那人趁察官不注意,对着我伸出右手中指作了一个下流的动作,脸上还泛着淫秽的笑。羞辱混合着愤怒,我站在那里顿感呼吸紧促,头像要炸开,赵明志和小罗察觉到我的异样,关切地问我是否不舒服,我心里的无名火抑制不住地向上涌,我对着赵明志和小罗大叫:“以后请你们把事情查实了再找我,我不想再跑到这里受这些王八蛋的侮辱!”说完,我哭着跑了。 
  我简直要崩溃了,我奔向路边一个幽静的小公园,对着静默的湖心大声狂喊,发泄着心中的痛苦…… 
  那天晚上,我失魂落魄地回到家,把一整瓶白兰地酒一口气灌下,然后就倒在床上进入迷醉状态。那个可怕的夜晚后,我的意识第一次在酒精的麻醉中暂离了缠绕着我的梦魇。不知睡了多久,当我醒来时,出差回来的肖鸣站在我的床前。见我醒来,肖鸣坐在床边一脸肃然地说:“佳真,你向来是个非常要强的女孩子,最近你的状况太不寻常了,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你一定要告诉我。”肖鸣紧紧抓着我的双肩,我心里的苦水像要决堤而出,我泣不成声,偎在肖鸣的怀里哭诉了自己的遭遇,我感到肖鸣微微一震,抚摩着我的手变得僵硬起来。 
  肖鸣马上还要赶回公司开会,走之前叮嘱我好好休息,说晚上回来好好谈谈。他走后,我艰难地爬了起来,头痛欲裂,看了看日历表才知道我已昏睡了两天。我打电话回公司,经理几乎是咆哮着质问我为何扔下手头的事杳无音讯,还告诉我新项目已交给别人负责了,如果我还想干下去,就做深刻的检讨。我的火腾地冲上来,一向温文尔雅的我对着电话骂了一句:“去你的吧!” 
  挂了电话,我瞥见镜子里的自己,蓬头垢面,满面盛怒。天哪!往日的神情荡然无存。理智告诉我,如此沉沦下去,我的生活就毁了。我要让那个摧残我的人受到惩罚!我要找到他! 
  这个愿望变得异乎寻常地强烈。我打定主意,晚上去地铁站。就在这时,赵明志打我的手机,电话里他一字一顿地说:“请你一定相信,我们会尽最大努力捉到那个混蛋。” 
  我冷冷地说:“我没有耐心等下去,我要自己采取措施。” 
  “什么?你要采取什么措施?”他急切地问。我把以身作饵,在事发地段诱使罪犯显身的想法和盘托出。他打断我:“不行,这样做对你太危险,你千万不要贸然行事。”我不耐烦地说了句:“我决定了。”就啪地合上手机。 
  抓获色魔的愿望太强烈了,我已不惜孤注一掷。我决定为自己的行动 “装扮”一番,平素的我穿着低调端庄,平生第一次我为自己买了一件低胸束身的性感衣裙,我想把自己变成冶艳的“诱饵”。 
   
  冷面警察成了我的保护神 
   
  第二天晚上,那件性感短裙紧紧包裹在我的身上,曲线毕露。唇上画 上了艳丽的口红。我猜测,出事那天,歹徒也许是尾随了我一段路程。我不能确定从哪里开始,只好沿着自己上下班的线路徜徉而过,引“目标”注意。夜晚,我如此装束走进地铁时,大家纷纷对我侧目而视。列车行进到第三站,上来几个流里流气的男青年,对着我吹口哨,眼睛肆无忌惮地在我身上扫来扫去。为不惹麻烦,车一靠站我就迈步走出车厢。地铁飞驰而去时,我隐约感到身后有个人影一直遥遥相跟。 
  夜半时分,地铁站里人影稀疏,我加快了脚步,那个人影也紧紧跟上,我猛然停下紧张地回头张望,却并没有人。我的心收紧了,手伸进小包死死抓住那把防身的小尖刀。也许就是那个恶棍!我心里一阵狂跳,跑了几步出了地铁站,我躲避在出站口的拐角,等那个黑影蹿出举刀便剌,那人利落地抓住了我的手腕,刀“当”地掉在地上,我惊异地发现那个黑影竟然是赵明志。他埋怨我:“希望你马上停止这种无谓的冒险。”原来赵明志整晚一直跟在我后面,颠来跑去地暗中保护我,我心里一热,在他的“押送”下乖乖回了家,看着我上了楼,他才离去。 
  我打开家门,肖鸣气呼呼地坐在客厅里,见我进来他“霍”地站起来: “这一晚,你到哪里去了?手机也不开,你知道我多担心。” 
  我不想让肖鸣知道我的“诱饵”计划。作为男友,他不会接受我的做法。我支吾:“我和女朋友在一起。” 
  “谁?”肖鸣上下打量着我,警觉起来,“你把自己弄成这副可怕的样子干什么去了?” 
  我对他连珠炮式的逼问不胜厌烦,走进卫生间一边卸妆一边说:“不要问了,我一切很好。” 
  肖鸣沉默了半晌,突然说:“佳真,一个女人失去贞洁是一件可怕的事,但更可怕的是你因此破罐破摔做出过激的事情。” 
  什么失贞?原来他的大度和关切背后居然藏着根深蒂固的愚蠢、狭隘之见,我大吼:“什么破罐破摔?你以为我打扮成这样是去当妓?滚!你滚出去!”我推搡着肖鸣,把他赶出门外,“砰”地关上门,任他在外面捶门,我只是放声痛哭。 
  不久,肖鸣公司派他到香港出差一个月。他走后,我坚持不理他,总感到他带着同情成分的关怀就像压在我心上的巨石,沉重得让我窒息。 
  每到夜晚,我加紧在同一条路线上“钓鱼”。虽然赵明志一直苦口婆心劝我放弃,我知道,他仍旧对我暗中相护。那段日子,我已无心经营保险业务,业绩很差,受到公司经理的警告,我不以为然,因为我的心思全部被夜晚的行动占据。只有恶魔落网之日,才是我重新扬起生活风帆之时,为此我不惜一切,坚忍不拔。 
  两个星期后的一个夜晚,近十一点了,我拖着一身的疲惫准备回家,走到我家附近一条马路的阴影处,突然被一个身材矮小敦实的男人从背后死死钳住,他不断击打我的头部,我大声呼救。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奔来,见有人过来,歹徒弃我而逃。赵明志追赶上去,一脚把他踹倒在地,三掌两拳制服了歹徒,而我多处受伤。赵明志打电话通知小罗赶来陪我去医院,他押着歹徒回刑侦处了。 
  在医院里,医生为我包扎了伤口,并为我输液,就在这时,守在我身边的小罗向我聊起了赵明志的一些情况。赵明志是个十分敬业的警察,曾屡破奇案,但全情投入工作却时常疏于顾及家庭,妻子对他满腹怨言,夫妻感情越来越紧张。负责我的案件期间,妻子正在和他闹离婚。可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因担心我一个女子只身出没夜间有意外,他克服自己的困难悄悄跟随我,保护我,即使儿子生病时也没间断过…… 
  小罗的话让我大为震惊,没想到一向不动声色的赵明志原来是个冷面热肠的男人。那一刻,我才发觉自己有多么自私,只记挂着自己的痛苦,却不想每个人其实都有着难以言说的苦闷。 
  更令我失望的是,那天袭击我的歹徒并非我要找的色魔。 
  一天晚上,站在那条穿梭往返了无数次的地铁站,我突然对自己漫无边际的寻找有了一丝动摇。我拿出手机拨通了赵明志的电话:“我虽然看不到你,但我知道你就在我的身后,我只是想向你宣布,我决定放弃自己的愚蠢行动,我相信你一定能抓到那个家伙。”我看到赵明志从一个立柱后面闪了出来,远远地对我微笑着…… 
  那天晚上,我感到身心有了一种久违的轻松。回到家,换衣服时我甚至哼起了歌,就在这一刹那,我惊讶地发现窗帘下面露出半截男人的脚,我不由自主地“啊”了一声,就向卫生间狂奔,关上门插上门栓,这时外面的人开始用榔头狠命地砸门,我幸运地发现,我的手包进门时被我随手放在卫生间的台面上,我翻出包里的手机,想给赵明志打手机,可极度惊慌之时,我几次都拔错了号码,终于拨通时门已被凿开了一个洞。天哪!那张狰狞的脸,正是那个色魔! 
  我对着手机刚说了一声:“快,快,他……”门就被凿开了。真正面对危险,我竟出奇地冷静,我身体慢慢靠在台面上,背在身后的手掏出了书包里的小刀,与他静静对峙,那个恶魔靠近的一刹那,我狠狠地刺了他一刀,之后我与他扭打在一起。所幸,赵明志并未走远,及时赶来解救了我。 
  经审讯,袭击我的歹徒正是我“掘地三尺”要找的那个色魔,他住在我上班经过的那条线路上,我化装在这条路线上频繁“抛头露面”引起了他的注意,他跟踪我,掌握了我的住址。他潜入我家准备再次对我施暴。 
  给我巨大伤害和痛苦的罪犯终于锒铛入狱,欣慰之时,爱情却悄然飘离了我,肖鸣与香港总部的一个文秘小姐过往甚密。听到这个消息,我没有心痛的感觉,反而有了一种解脱。 
  阴霾从我心中掠过,我的心情重新飞扬起来,只是走在上下班的路上,有时会下意识地向后张望,想到身后不可能再有“保护神”形影相随,心头会有一丝失落。听小罗说,赵明志正在与妻子办理离婚手续,我等待着他们分手的那一天;这个像山一样拥有宽阔胸怀的男人,此生我不想错过。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