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填补寂寞的健慰器啊,何以让我身败名裂?

时间:2015-12-11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我无论如何都难以相信,一个小小的仿真健慰器会让一对恩爱夫妻分道扬镳。我怎么也想不明白,作为新婚离别、天各一方的青年男女,使用健慰器解决夫妻分居时的自身需要有什么过错,为什么它居然能毁了我的前途和家庭! 
   
  新婚离别后的寂寞 
   
  如果丈夫不出国工作,也许后面的事情就不会发生,那么,我的生活应该是十分美满和谐、令人羡慕的。丈夫和我从同一所大学毕业,他取得研究生学位,我取得学士学位。他比我大三岁,年轻英俊,温文尔雅,一副学者派头。我们相识于校学生会组织的一次舞会,第一次见面,一种无形的力量把我们拉到一起,激情很快碰撞出爱情的火花。经过一年多的交往,我们确立了恋爱关系。毕业时,我们老家重庆市一家大型集团企业到学校招聘人才,丈夫成了他们的首选对象。丈夫提出了一个附加条件:让公司同时招聘我。半年后,丈夫成了技术部门的骨干之一,一年后被任命为部门经理,我也成了质管部门的业务尖子。从此,我们成了公司里最引人注目的一对。2001年10月,我们携手踏进了婚姻的殿堂。 
  在朦胧的灯光下,丈夫顺利地进入我的处女之身。因为事先我们都预习了"功课",掌握了相关知识,双方配合得非常默契,使我初尝了男女性爱的美妙滋味。和谐美满的性生活使我神采奕奕,精力充沛,工作起来很有干劲儿,颇受领导好评;回到家里,我为丈夫烧饭洗衣沏茶,闲暇之时,我就小鸟依人般地偎在丈夫身边看电视或上街逛商场、逛公园。我们的幸福生活令周围的人,尤其是那些未婚男女羡慕不已。他们都把我们当成楷模。 
  结婚5个月后,丈夫被公司派往日本做技术总监,公司与日本一家机电企业合作办了一家海外公司并派出技术、财务等方面的高级管理人才前去参与管理。派出的人一年才能回国探亲一次。从此,我孤单一人,开始承受独居生活的煎熬。丈夫出国最初的那段日子,我失魂落魄。家里空荡荡的,没有一点生机。下班回家后我一个人闷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鼻子酸酸的,只想放声大哭,无尽的落寞和惆怅令我难以平静。最令我难以忍受的是,我正处于生理需求的旺盛时期,每当夜幕降临、独守空房时,心理和生理的强烈需求令我更加烦躁不安。我总是情不自禁地回味与丈夫销魂蚀骨的床笫之欢,那种刻骨铭心的温馨和谐的生活,更让人感到身心难耐的饥渴。 
  在这种煎熬中,我度日如年。惟一让我欣慰的是,丈夫每周两次都会按约定给我打电话。我只能在电话中诉说自己的思念之情和缠绵不断的情话,使落寞和空虚的心灵得到一丝慰藉。但一放下电话,我就变得更加孤独,形影相吊。在自怜自伤中,我打开电视机,茫然地转换频道。突然,电视剧里的男欢女爱镜头进入眼帘,悬在空中握着遥控器的手不自觉地停了下来。我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个画面,可惜它很快就过去了。于是,我几乎神经质地不停转换频道,渴望找到这种画面,但令人失望的是,一连换了两个多小时的频道,都没看到这样的画面。 
  一个月后,我到市中心逛商场,路过性用品店时,看到里面的玻璃柜台上整齐摆放着一排大小规格不一的仿真男性生殖器。我当时看了,脸上不觉一热,就犹豫着走了进去,假装买其他用品。等店里的几个顾客都走了,我才鼓起勇气,装出大方的样子向女售货员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男性仿真生殖器。当天晚上,我就按照说明试用了一次,它真的让我达到满足的境界。在与丈夫分居的日子里,我就靠这个仿真健慰器度过一个又一个难熬之夜。 
   
  隐私暴露后招来羞辱 
   
  但是我做梦也没想到,就是这个夜夜陪伴我的健慰器,却给我招来了无尽羞辱和痛苦,不仅使我声名狼藉,还毁了我的前途和家庭。 
  其实,从内心而言,我不愿为满足生理需求而背叛丈夫,红杏出墙。但作为一个生理正处在旺盛期的已婚少妇,生理的渴求是正常的。我选择自慰,既舒缓了自己的性需求,更不背叛丈夫和家庭,应该是无可厚非。 
  可是,当这种极私人的生活方式泄密后,我的整个生活被彻底改变了。 
  那是个星期天,我部门几个姐妹上我家玩,她们在嬉戏打闹中闯进了我的卧室,并在床上闹起来。忽然,一个同事的腰被一个硬东西顶了一下,她伸手一摸就摸到了我早上用了没来得及收拾的健慰器。她们触电般盯着那个东西目瞪口呆,然后,不声不响地走出了我的卧室。当时,我正在卫生间方便,还不知大祸临头。 
  从那以后,我去上班,一些同事就用异样的目光看我,特别是以前和我关系不太好的女同事更是用鄙夷的眼光看我,甚至还阴阳怪气地讥笑我。我简直莫名其妙。终于有一天,我才听到有人说我是个淫妇,丈夫才出国不到半年就用起工具来了。 
  我的隐私很快在公司传扬开了,几乎所有的人都用一种怪眼光看我,看得我无地自容,这种目光常常压得我抬不起头来。过去和我关系较好的同事如临大敌,更不敢和我接近,渐渐与我疏远了,即使是工作上的接触,她们也板着面孔,十分严肃地交代完后就匆匆离去。 
  更令我感到羞辱的是,公司里一些单身男士认定我是个风骚浪荡的女人,时常找机会向我说一些下流挑逗的话,甚至给我写纸条,放肆地约我到他们家里"痛快一番",有的还约我晚上到公园去偷情。一天晚上,质管处的一个刚离婚的年轻人敲开我的房门,不经我同意就进了我家,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就放肆地挑逗起来:"美美呀,说句心里话,你我都是一条藤上的苦瓜-苦到一起来了。你这么年轻,这么漂亮,正是激情燃烧的时候,丈夫却把你扔在家里独守空房,备受身心煎熬,这样下去,你会憋出病来。我们男人比你们女人好,实在憋不住了,花点钱到发廊、夜总会随便发泄一下就行了。可你们女人就不一样,心里这么想也不敢这么做。所以,看在我们是同事的份上,我今晚特意过来陪你,给你解解渴……"听着这些下流无耻的话,同事的面孔在我眼前变得越来越丑恶。我感到全身的血液直往头顶涌,怒斥道:"你给我住嘴,快滚,否则,我就打110报警。"在我的严厉呵斥下,他抽身而逃,临出门时还丢了一句:"假正经!" 
  同事走后,我大哭了一场。我再也不能忍受在这样的环境中工作和生活了。终于,我产生了调离公司的念头。没想到,当我向质管处处长提出口头申请时,处长沉默了一会儿说:"你干得好好的,公司领导对你也很欣赏,为何要走?不就是那几句风言风语吗?俗话说,身正不怕影子歪,人家愿怎么说就怎么说,管他干什么?别三心二意的,安心好好工作。"经过处长一番推心置腹的劝导,我打消了辞职的念头。然而,正当我想一心一意回到工作上,处长却给了我一个意外的打击。 
  2002年6月12日下午,办公室的人都走光了,我忙着整理一份明天必须上交的报告。此时,处长把我叫到他办公室,并随手关了房门,我没在意,因为室内开着空调。处长先跟我谈了一会儿工作上的事,然后,就把话题转到家庭上来了。他很关心我和丈夫的关系,担心我们这样长期分居下去会影响正常的夫妻感情,还提出帮我去公司领导面前为我美言几句,要么特殊照顾把我派到日本工作,与丈夫团聚,要么把我丈夫调回公司……我真的很感激处长,觉得他是天下最善解人意的好人。就在此时,他却色迷迷地盯住我说:"一个人的日子真难熬啊,何况,像你这样青春美貌的女子。你也不要太压抑自己,这样不好……"说着,他竟然抓住我的手。我心里打了个寒战,原来处长竟也在打我的主意。我想站起来逃离这个可怕的办公室,但处长不顾我的反抗,抱住我就往沙发上推。我一边叫着一边挣扎,无意中,咬伤了他的手,他才不得不松开我。气急败坏的处长扭曲着那张貌似正人君子的脸冲我吼道:"假正经什么,公司上下谁不知道你在用工具发泄?难道我堂堂七尺之躯还不如你买的那个玩具?" 
  我气得差点吐血,发疯般地冲出了他的办公室。 
   
  带着伤痛走出围城 
   
  就在我走出处长办公室时,恰好被一个回来取东西的女同事看见了,见我神色异样,她就断定我与处长刚发生了那种关系。不久,我与处长的桃色绯闻在公司上下传开了。一个星期后,公司党委书记把我叫到办公室问起我与处长的事,我哭着把那天在处长办公室发生的事讲了一遍。党委书记把处长叫去批评了一顿,要求他注意领导干部的形象和影响。尽管处长挨了批评,但由于这是不宜公开的隐私问题,公司领导也不能出面为我洗刷清白,有关我的流言蜚语如同一股暗流在公司里蔓延。在沉重的精神压力下,我的工作受到严重影响:同事不愿配合,下工厂、车间检查质量工作时无人理睬,领导交办的任务难以完成,工作业绩逐渐下降。对我早已心怀不满的处长借此机会,对我的工作进行调整,把我从机关科室调到车间第一线去当质检员。 
  在生产一线的工人眼里,我是作为浪荡女人被公司处分下来的。堂堂一个本科生,又一直在企业的核心管理层工作,以前下到工厂、车间检查工作,那些厂长、车间主任见我如见皇帝派下来的钦差大臣,拼命巴结我,生怕稍有不周让我不高兴,大笔一挥,扣掉他们的质量考核分,不仅当月数目可观的奖金会泡汤,严重的还会降职。那些工人更不用说,见了我如同老鼠见了猫。可如今,我竟落得如此下场,不仅班组长可以对我指手画脚,连工人都不把我放在眼里。有一次,一批产品质量有问题,我凭着良心要求产品返工,不允许出厂,被几个工人和班组长骂得狗血喷头,一个工人指着我的脸就破口大骂:"你算什么东西,只会勾引男人,根本不配到这里来。看到你就恶心。"我蒙受如此羞辱,忍不住蒙着头哭着逃了出去。这批产品后来被经销商退回公司,不仅给公司带来经济损失,同时造成信誉损失。公司追查到我头上,要开除我,但碍于丈夫的面子,让我停职检查,并通知丈夫赶回公司。 
  我原以为受伤的心能得到丈夫的抚慰,谁知,丈夫回到公司,听到那些有关我的传闻,竟也用那种鄙夷的眼光冷冷看着我,顿时,我流血的心再次受到重创。 
  更让我难堪的是,当我和丈夫晚上过夫妻生活时,竟再也找不到以前那种销魂蚀骨的感受了,如同喝一杯没有滋味的白开水,丈夫也显然没有以前的激情了。我知道,丈夫还对人们的议论耿耿于怀,他本来就疑心较重,心眼儿又小,听到这么多人议论,他怎能不信?按他的逻辑推理,我既然忍耐不住用起了健慰器,就说明我是个欲望强烈又没有自控能力的女人,就完全能够越过道德底线与别的男人偷情。丈夫的这一逻辑令我伤透了心,连自己最心爱最信任的人都不相信我,天底下还有谁能相信我?再说,自从我使用健慰器后,对那种极强的刺激已有依赖性了,丈夫的性能力已达不到我的需求,这也是我无法找到以前性爱感受的原因之一。我虽然暗下决心想尽快从健慰器中脱离出来适应丈夫,但他已经不给我机会了。 
   2002年11月30日,丈夫在舆论的打击和压力下,提出离婚。那一刻,我的大脑里一片空白。 
  当我清醒过来后才明白,曾经幸福美满的婚姻就要结束了,在这座围城即将坍塌时,留给我的打击和创伤是如此沉重。人世间的悲欢离合、酸甜苦辣都浓缩到我身上了。细想起来,我的婚姻这么快就结束了,完全是因为一个小小的健慰器,因为我极其私人的生活方式泄密的结果。世上有健慰器肯定是有其合理性的,我使用健慰器也没错,可导致这一场悲剧的根本原因何在? 
  就在我讲完这段个人隐私,准备离开这个令我遍体鳞伤的城市时,我终于明白:是那些保守的观念毁了我的事业,毁了我的婚姻,毁了我一生的幸福。 
  明白了这一点,我会有勇气在今后的岁月中面对各种各样的打击,自信自强自尊将是我赖以生存下去的法宝。 
   
  编后语: 
   记得当年上海名伶阮玲玉自杀之前,留下了四个字:"人言可畏"。狭隘、封闭和愚昧的地方是滋生流言蜚语的温床,人性在阴暗潮湿的地方会扭曲到什么程度,摆在我们眼前的案例已经很透彻地说明了。 
   女人有没有享受性的权利?女人能不能追求自己的幸福?人的隐私该不该得到尊重和保护?这些不是问题的问题,不是矛盾的矛盾,依然在我们的生活中频繁出现,甚至扼杀我们的生活!杀人的不是那些舌头,而是操纵舌头搬弄是非的观念。就是这些陈腐观念,使女人无法主张自己的性权利,羞于追求自己的幸福,更无法让自己有一个私密空间。要想净化我们周围的生存环境,只有打开窗户,让阳光进来,让风进来。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