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上一篇:柔软天鹅颈

秋天的童话

时间:2015-12-16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凉秋将至,浮躁了一夏的心终于可以沉下来。在这个以收获为主题的季节里,我们不妨给自己放一个短假,去寻找那些最心爱的东西。比如一个儿时旧梦,再比如一段甜蜜爱情,抑或仅仅是一道色彩斑斓的风景。当你保持“在路上”的姿态去追寻这些美好事物时,会蓦然发现阔别已久的诗意又回归了。 
  公主圆梦:菲森新大鹅堡 
  提到德国,我们首先想到的是严肃的教条主义,然后就是足球、汽车和啤酒三个让许多男人神魂颠倒的元素。实际上,这里也是很童话、梦幻的游览胜地,比如位于慕尼黑菲森的新天鹅堡。它是德国境内上镜率最高的建筑物,也是让全体德国人引以为傲的一个旅游景点。 
  第一眼见到新天鹅堡时,你会觉得“怎么这么眼熟呢?”那是因为它陪伴我们每个人走过了童年——这座城堡正是迪士尼城堡的原型。包括全球很多迪士尼乐园里的睡美人城堡,几乎都是仿自这座19世纪晚期的城堡设计的。当然,这里面没有米奇和他的小伙伴们,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在这儿寻找到儿时的梦想。内部的装饰大多数和天鹅有关,日用品、壁画、帷帐、盥洗室的水龙头,都装饰着天鹅形状。如果非要说这里是天鹅堡,那也只能算是“天鹅堡2.0”。在新天鹅堡不远处的高天鹅堡(又名旧天鹅堡),旁边有一个充满田园风光的阿尔卑斯湖,那里常年有天鹅光顾,这也是“天鹅堡”这一名字的由来。所以尽管人们提到天鹅堡时会下意识想到较新的一座,但德国本地人也许不这么认为。 
  童话国王的财富 
  德国人自己统计的境内城堡数量有14000个,全世界没有哪一个国家的人像德国人这般钟爱城堡建筑。而其中最负盛名的,就是位于阿尔卑斯山麓的新天鹅堡。它的父亲是巴伐利亚的一个国王——路德维希二世,这个君主被后人称为“童话国王”,而他的自身定位有些类似于南唐后主李煜。治国没有天才,却有着极高的艺术天赋。从小就喜欢舞台剧和歌剧的他,曾是普鲁士铁血宰相俾斯麦的忘年交,年轻时可谓风光无限。可在经历了一段功败垂成的感情之后,心灰意冷的他选择了沉湎在自己幻想的舞台剧中。最终他从瓦格纳的剧本中获取了灵感,决定将两座旧城堡改造成一栋白色的梦幻城堡,让骑士和公主的故事在现实中上演。 
  也许是因为招致非议和仇恨,他在41岁时离奇身亡,留下了这栋接近完工的城堡。时光荏苒,曾经被德国人视为“愚蠢的杰作”的新天鹅堡,现在已经成了菲森最著名的地标,它每年可以为小镇上带来数百万游客。这座城堡共有360个房间,其中仅有14个依照国王的想法完成了设计,其他的346个则因为他的猝死,保持着未完工的状态。它给小镇创造了财富和知名度,同时也帮那个悲情色彩的国王将未做完的梦继续延伸下去,而且永远不会醒来。 
  永恒的美 
  它被叫做新天鹅堡,是因为就在不远处还有一座旧天鹅堡,两座城堡隔山相望,步行即可抵达。站在山下眺望城堡是一幅风景,伏在城堡的窗边围栏上鸟瞰农庄田舍,又是另一幅风景。这座藏在了群山中的城堡,正像是被我们深埋在心底的童年梦想,和它碰面的过程总是充满了宁静和感动。你可以选择步行、马车和旅游巴士三种方式登上城堡,但更多的年轻人会选择徒步前往,走走停停也仅需20分钟左右。最重要的是,它对我们以及老年人的意义完全不同。年长者喜欢它精美的巴洛克风格设计,以及浓重的历史感,而我们则把它视为一个梦想归宿。一步一步走向自己的梦想,这个过程本身也是一种难以言明的享受。 
  尽管严格意义上来说新天鹅堡是个半成品,但城堡内部装饰的每个细节都展现出了细腻精致的梦幻色彩。虽然它建成至今已有一百多年历史了,可在我们看来它依旧美得不可方物,可见审美观是易变的,但美是永恒的。路德维希二世在世时没有在城堡内放置任何自己的画像,他希望自己能像看一场舞台剧一样,欣赏这座童话城堡。而1988年,“粉丝”们为他铸造了一尊塑像放在了这里,让每一个游客可以瞻仰—下城堡建造者的尊容。能在新天鹅堡里站到地老天荒,相信也是他生前最大的梦想了吧。 
  布拉格邂逅爱情 
  不同的人认识布拉格的方式都各不相同。可能是因为Jolin的那首《布拉格广场》,也可能是因为菲利普·考夫曼的电影《布拉格之恋》,抑或是因为它是全世界第一个成功申遗的城市。但如果仅仅是远远望着,它的美你永远只能欣赏到十分之一。它是小国捷克的首都和最大城市,同时也是欧洲大陆的一个重要交通枢纽。柏林和维也纳正中间,像贵妇一样优雅,这就是布拉格。 
  古老的城 
  早在新石器时代,布拉格就已经有人居住了,而它浓重的历史文化积淀也是由此而来。早在一千多年前,这里就是捷克王国的政治中心,从第一座真正意义上的布拉格王城出现至今,已经过去了七百多年。在这段漫长的岁月里,布拉格也在一点一点地改变着自己的模样。斑驳的城墙、石砖砌成的街道、带有宗教壁画的居民建筑,无一不在向世人讲述着这座城光辉且悠久的历史。正因为这座城市横跨了数个王朝,所以建筑风格也繁复多样,逛上半天恍然以为自己来到了建筑博物馆。 
  在老城区的每一条大街小巷,几乎满眼都是古老建筑,最早可以追溯到14世纪前后。譬如1344年建造的圣维特教堂、精美的查理大石桥,还有金碧辉煌的布拉格宫殿和中欧最高学府查理大学。罗马式的、哥特式的、巴洛克式的、新古典主义的……各种风格的建筑群有机地交织在一起,穿行于这里,你只要能潜下心来,就会忘了要举起手中的相机。 
  爱情的风水宝地 
  布拉格还是“古典音乐之都”,大作曲家莫扎特、斯美塔那、德沃夏克,都是布拉格音乐史上的瑰宝,音乐在城市的大街小巷传递着独属于布拉格的乐观情绪。当我们在街上偶遇拉小提琴的音乐家,旁边广场上还有白色鸽子群起飞,那画面美到让你想拉来最爱的人拍婚纱照。而在世界眼中,布拉格一直是一个爱情圣地,《布拉格之恋》、《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都在这里取景;Jolin的歌《布拉格广场》也是唱的这里,细细数来,爱情故事不胜枚举。 
  坎布里亚的纯美色彩 
  对于徒步爱好者来说,移步换景的英国西北部的Cumbria地区是个非常棒的去处。不光是因为这儿有着全世界最舒服的长距离徒步路线,更在于它一年四季都有着如画的风景。特别是早在1951年就被划归成了国家公园的英格兰湖区(Lake District),更是成了周边国家徒步旅行者必往的朝圣之地。在这片2300平方公里的地区,生活着大概4万名常住居民。他们牧羊、捕鱼,给旅行者提供食宿,过着最安逸平淡的生活。虽然每年都有大概140万人次的游客前往这片大湖区,但这并不会破坏这里的宁静气氛。这实在是一个奇怪的现象,游人如织不应该是熙熙攘攘的画面吗?那是因为这儿一直保留着最为原始的自然风貌,人类在这儿欣赏时自然就会懂得了“多看少说”的哲理。

  由内而外的纯净 
  所谓的湖区并不是一整个大湖泊,这里的小型湖泊星罗棋布,中间甚至还穿插着起伏不定的大小山峰。当你从地图上绘制出自己的徒步路线时,就已经等于把它草草游览了一遍。它是英格兰和威尔士15个国家公园中最大的一个,曾经被美国《国家地理杂志》评为“一生必去的50个地方之一”。穿行的过程中你不会遇见任何会让你分心的事情,没有叫卖的小贩,没有冒烟的机车,没有除大自然乐章以外的任何声音,你可以全身心扑到道路两旁魅力的风景中。 
  难以割舍的心灵归宿 
  “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地方能在如此狭窄的范围内,在光影的幻化之中,展示出如此壮观优美的景致。”著名的“湖畔诗人”威廉·华兹华斯这般评价Lake District,而他只是所有被这片湖区感动的文人中的一个。 
  如果你厌腻了在陆地上眺望,可以选择到温德米尔湖上划划船。这个湖泊是全英格兰最大的湖泊,长17公里,最宽处仅为2公里,这种狭长的造型注定了它是一个泛舟的好去处。湖上有多个小岛,而且只有一个岛上住有居民,这意味着你在这儿能进入一种完全禅定的无干扰状态。其他的泛舟客看上去和湖中的天鹅一样,只是湖区里的一个安静过客。 
  酒店就要住得自在:莫干山西坡山乡度假 
  听闻莫干山西坡山乡度假酒店还是多年前,那时的西坡还叫作“西坡29”。多年过去了,莫干山早已成为塌热门的度假地点,而西坡也从最早的由一栋老房改建的精品民宿变成如今拥有7幢别墅,27间客房的精品山乡酒店,不变的是这儿依然像当初—样充满了归属感和人情味。 
  记得去西坡时是夏天,抵达时已经是午后,旅途的疲惫在进入西坡的大院后一扫而光,所有人一并欢呼雀跃,只管把行李丢在一边,啃一口西瓜,涌出的全是夏天的味道。西坡的客厅是一个有温度的聚会空间,你可以在这里聚餐、会议、下午茶、派对,不自觉间便进入一放松的状态。管家早已准备好了欢迎水果和茶水,而阿姨则在在厨房里忙碌地准备我们的晚餐。有时阳光洒进大落地窗,可转眼便轰隆隆下起了雷雨,令人想起小时候只对吃喝玩乐负责的夏天。 
  西坡在本地特色和设计上有许多值得称赞的地方。在接待中心的酒单里我们找到了杨梅伏特加,还有老康家的花生米,含有感情的食物永远都是最美妙的。每一栋山乡别墅都依照莫干山原有的老建筑改造而成,你能在这里看到理想中度假生活该有的样子,也能在这里看到很久以前住在岁月里的故事。 
  西坡不是那种旅途中的酒店,只是睡一觉,醒来离开后便不会再记得。我们在那几天里,其实什么也没做,每天去山里走走,回来喝—杯啤酒,大家在一起聊聊天,躺在床上,耳边都是虫鸣和竹林里风吹过的声音。你总是忍不住想在这里多停留片刻,更不会忘记这里像家一般的自在。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