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黑夜里,是谁在窗台把结局打开

时间:2015-12-24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知道蓝小荷的存在后,我悄悄搜出她所有资料,照片上的女孩果然美得出尘,特别是那双大大的眼,妩媚中带着妖娆,还有一点诡秘,怪不得男人们都如蜂蝶般对她趋之若骛。 
  我打电话给蓝小荷所在单位的老板金羽菲,我说我想应聘平面设计。没等我把意思完全表述清楚,话筒里就传来嘎嘎的笑声。金羽菲说,萧爽,你没开玩笑吧?凭你的名气怎会屈尊来我这里。我说。你就说答应不答应吧。金羽菲是我多年的朋友,这点小事她当然会答应。 
  想认识一个人就是如此的简单,蓝小荷的办公桌和我对桌,每天,只要我稍微起身,蓝小荷的美丽就尽收我的眼底,她身上温柔圆润的Poison香水味道也就霸气的冲击着我的感官。 
  宋子宣有独身一人去酒吧喝酒的习惯,在喧嚣的人群中独坐一隅,捧一杯威士忌,孤独便开始在他浑身蔓延。我知道他一个人悄悄来这里的原因,他只不过是旧地重游,念想昔日的眷恋,一个叫齐染的女孩。 
  齐染是宋子宣的初恋女友,一个有着跟蓝小荷一样诡秘双眼的女子,她和宋子宣在大学里信誓旦旦年后,就毫无预兆的傍一外国佬飘洋过海,剩下宋子宣把心伤透。而这个叫夜太黑的酒吧就是他和齐染约会的最后一个地点。 
   
  我约蓝小荷去酒吧,夜太黑酒吧。然后蓝小荷看到了她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幕。 
  酒吧昏黄的灯光,充满挑逗的赤色。宋子宣修长的臂弯中躺着一长发女子,他们热烈的唇旁若无人地纠缠在一起。 
  蓝小荷脸上的红润在瞬间消失,苍白疯长如杂草。我扶住她颤抖的身子,我说,乖,我们回去吧,男人就这样,喜新厌旧,任你是世间最好的女子,他也只爱你三分钟。 
  我把醉成一团泥的蓝小荷扶进她的房间,橘黄色的房间溢满暧昧色彩,想着宋子宣是不是也曾经和她在这床上风生水起地数度缠绵,我心里的妒火就疯狂燃烧。 
  我把蓝小荷的衣服撕扯得满地都是,指尖颤栗着滑过她裸露的肌肤,随着我双唇的逼近,她本来僵直的身体变得柔软,当她嘤咛着嗓音叫:子宣,子宣。我的胸口顿时闷闷的,似乎有什么东西被压碎。带着浓重的血腥在喉管上下翻腾。 
  我一直在想,自己也许是属于黑夜的幽灵。因为,阳光与明亮的光线让我觉得自己如一块冰,害怕会被慢慢溶化掉。我总是那么执拗地把自己锁在自己的世界里,希望能躲避所有的纷乱与喧嚣。 
  柯峰就总说我如果再这么封闭下去,有可能会把自己遗失,甚至毁灭掉。一个普通的网友,居然说出这么危言耸听的话,现代的人真是喜欢大惊小怪。 
  在网上各个聊天室溜达一圈后,已是凌晨一点多,打开QQ。柯峰的头像依然色彩艳丽。他说你似乎有一个礼拜变得比较乖,不再熬夜那么晚。我发给他一个笑脸的标志。 
  柯峰是我在网络上认识后保持聊天时间超过一个月,还依然没被我拖进黑名单的人。因为他有一股莫名的邪气吸引着我,即使他说,萧爽,我觉得你有比较严重的情感障碍和自虐倾向,我也只是笑笑。我说,别招惹我,我的确有病。 
  我离开蓝小荷,我知道她一点也不会记挂我。她的自杀未遂也不是因为我,她为的是宋子宣。因为宋子宣要和她分手,至于分手原因,我想凭宋子宣那么聪明的人,他一定可以想出很多不至于伤害蓝小荷太深的理由。看看,一个人要是不爱另一个人,翻脸多快。昨天,他们在车里的缠绵声还那般清晰地撕扯我的耳膜,今天他们就要各奔东西了。 
  宋子宣打电话给我,他说他今天单位要加班不能参加我的生日聚会了。我说,好,你忙吧。然后我对着话筒微笑,眼泪却流了出来。我知道,宋子宣说加班只是一个谎言,他其实是要去医院照顾为他死去活来的蓝小荷。 
  男人真是世间最多情的动物,对一个他不再喜欢的女子依然表现得深情款款。这也许就是齐染说宋子宣具有的那种绅士风度。 
  宋子宣坐在床边用小勺一点点的给蓝小荷喂碗里的羹,躺在医院病床上的蓝小荷脸色苍白憔悴,但依然是无与伦比的美。 
  舌尖慢慢浸过血的腥气时,我觉察出被自己咬破的唇有点疼。转身,有泪水洒落在充满来苏水的空气中。 
  回家,一个人在阳台上呆站着,整个夜空显得如此寂寥。有风把我的睡衣吹得鼓起来,像只张开翅膀的乌。我想,从这高高的楼层飞下去的感觉会是怎样呢?点燃第七只摩尔香烟时,天空开始下雨,有一种叫做绝望的感觉突然间袭击了我。 
  打开电脑,上Q,只有柯峰在线,寂寞便再次开始在指尖蔓延。也许,一个人寂寞久了,就会开始幻想拥抱。 
  柯峰的头像闪动了一下,他说,你又去哪里游荡了? 
  我发给他一串省略号,把双腿蜷在椅子上不作声。 
  柯峰又说,你一向都是张牙舞爪的,今天为什么不说了?又去跟踪宋子宣和蓝小荷了?你真的很喜欢把自己折磨得伤痕累累吗?…… 
  我依然不作声。抱抱你吧,宝贝。柯峰发给我一个拥抱的姿势。我的眼顿时湿润,这个网络上的男人总是很轻易就可掀起我灵魂里最黑暗的角落,我对柯峰说,我想见你,还想你借给我一个拥抱。 
  柯峰清瘦,虽不十分俊朗,但却是一个显得很干净的男孩。我和他分别躺在宾馆一间房的两张床上,我闭着眼睛和他说话,说齐染、宋子宣还有蓝小荷。 
  其实这些故事我已经在网上跟柯峰说过无数遍了,但柯峰还是很仔细地听着。 
  齐染和我还有宋子宣都是大学同学,毕业后我们一起在这个城市打拼,我们三个人租住在一起。齐染和宋子宣是恋人,而我只是宋子宣的妹妹。10岁时。我妈妈领着我嫁给了宋子宣的爸爸,妈妈让我叫一个躲在房间角落里同样也是10岁的小男孩哥哥,他就是宋子宣。 
  宋子宣一直把我当亲妹妹般疼爱呵护,但我却近乎疯狂地爱他,超越兄妹关系的那种爱。 
  齐染也爱宋子宣,但我知道她更爱金钱,所以,我偷偷把她介绍给有钱的外国佬认识。她果然在爱情与金钱中,选择后者。 
  可没想到齐染出国后,凭空又掉下一个蓝小荷,从偷偷看到她第一眼开始,我就明白,这个美到骨子里的女孩的魅力是没有任何男人可以抗拒的,宋子宣当然也不例外。所以,我就假装和她接近,并找酒吧女把宋子宣灌醉并装出亲昵的样子,我以为蓝小荷会对宋子宫死心,可她还是原谅了他。 
  然后我就只能把蓝小荷灌醉,在她的房间和她假装上演一场同性恋。并把画面制成光盘匿名寄给宋子宣,画面中的我当然只是一个背影,但我故意稍稍裸露出的胸部会让宋子宣知道,蓝小荷是双性恋。那么,宋子宣肯定会对蓝小荷提出分手。 
  每次拆散宋子宣的恋情时,我都会在暗夜的阳台发呆很久,总是感觉漆黑夜空里有双眼睛,像极一把锋利的刃,在我心里来回摩挲,疼痛如织。蒙在鼓里的宋子宣却依然把我当 
  成不谙世事的小妹妹,他总是一如既往地呵护我。每天早晨躺在被窝里,听他在客厅亲昵叫,小懒猫,吃饭了,我的心就会很疼很痛。 
  可这种疼痛随着白昼的来临而消失殆尽,只要看到宋子宣身边有女性出现,我依然忍不住想去拆散想去破坏。 
  我觉得自己一定是入了一场黑色梦魇,怎样都挣脱不开…… 
  在眼泪把枕头浸得冰凉的时候,我蹦到柯峰床上,把头紧紧搁在他的胸口,委屈万分地大哭起来。柯峰有些笨拙把吻印在我湿漉漉的面颊,他轻声说,宝贝,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半年前,我的高中同学找到我,说他妹妹因为从小父母感情不和,家里天天争吵摔东西的声音不绝,她受到刺激后变得喜欢黑夜,喜欢破坏性的美。直到她不断破坏哥哥的恋情时,哥哥才觉察出妹妹这样可能是一种精神障碍。 
  那个哥哥就是宋子宣,妹妹就是我,萧爽,而柯峰则是我哥哥的高中同学,某医院的心理医生。 
  当哥哥看到我录制的那盘我和蓝小荷所谓的同性恋光盘时,他从录像上认出了我,因为我后脖颈上那颗大大的朱砂痣泄露了我的身份。 
  哥哥考虑很久后打算一辈子不结婚陪着我。他没跟蓝小荷做任何解释,他只是说要和她分手。蓝小荷爱哥哥太深,便选择了自杀。哥哥没想到蓝小荷会选择如此极端的方式,他便找到柯峰。 
  哥哥本来想叫我直接去看心理医生,柯峰怕这样会对我的刺激更大。就加了我的QQ,他在网上天天等我,就是想以聊天的方式先给我做心理治疗……一切,都只是一个幸福的圈套。
  哥哥和蓝小荷的婚礼在国庆如期举行,穿上婚纱的蓝小荷牵着哥哥的手笑靥如花,她依旧美得眩目。 
  柯峰伏在我耳边低低地说,宝贝,你什么时候嫁我?迎着他情深款款的目光,泪就不禁一串串滑落。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