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当渴望成为习惯

时间:2015-12-24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1 10年前,我的丈夫还是个普通的打工者,后来白手起家成为成功的生意人,我也由职场归隐变为全职太太,过起了锦衣玉食的生活。丈夫能干,儿子聪慧,我应该是个幸福的女人。 
  但不知道为什么,在日子扑扇着翅膀黑一阵白一阵中,我渐渐感到这幸福的背后是那么的空虚和单调,像缺少些什么。 
  生意做大了,丈夫的应酬多,出差多,一月难得有几晚呆在家里,在家里也很是疲倦,看得出来,他想陪陪我们母子俩,但总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我知道在现在这个社会,做个男人很不容易,尤其是想在事业上有所成就的男人!何况,现在是物质社会,没有钱万万不行。尽管我不是个拜金女人,但我并不反感金钱和物质。 
  只是,我却感觉夜更加漫长。好几回,夜深了,窗外一片漆黑,我躺在困顿地睡去的丈夫身边,听着他那抑扬顿挫的呼噜,辗转反侧,在黑暗中睁大了眼睛发呆。那些生理的需求和精神的孤单,风潮暗涌,使我渴望一场眩目的激情能包围我,让我像寒冬里的夜鸟一样能感受到伴侣的温暖。 
   
  然而,我最终看到丈夫毫无催化的情景,只好努力地把身体蹿起来的一股股火苗,一点点地浇灭。 
  2 生活就这么继续空落下去。直到一天晚上,我随同丈夫参加一个酒会,与会者都是一些商界同仁。丈夫去洗手间时,一个和丈夫年纪相当的男人像虫子一样黏了上来,他穿蓝色POLO条纹T恤,咖啡色卡其布休闲装,气质独特。 
  他的目光直直地盯着我的胸,就像动物的舌头,一下一下地舔着,色迷迷地说:“你很丰美,别致迷人……”我的脸骤然变得很红,仿佛一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感到无比羞赧。这晚,我穿着一件低胸晚礼服,样式简约,从张开的领口往下看去,可以看到纵深地带那片绰约的旖旎。 
  然而奇怪的是,尽管我有隐约的慌乱,内心却被这些久违的词怦然撞击出火花,它们撩起了心底潜伏的一些物质。这种物质逐渐增多,聚拢,并占据了我的大脑,让我的心突突地跳得越来越快,涌出一种莫名的兴奋。 
  在这种灼热气流的冲击下,我把自己的一只手,微微颤抖地朝他那儿挪了挪,希望他能心领神会,亲昵地握住我的手。不想,丈夫却已经回来了。我怅然若失,似乎像一对偷情的人儿突然被搅了。 
  回到家里,夜色已十分深沉。上床后,丈夫很快沉入梦乡。我感到疲倦,从头到脚的疲倦,奇怪的是却又没有多少睡意。我不禁想起那个男人,渐渐地,周身的血液流淌得越来越畅快,眩晕、兴奋、颤栗、紧张,心如鹿撞,还有其他无法言喻的东西。 
  此后,有好长一段时间,仿佛身体里一个沉睡的魔鬼被唤醒了,竟然不可救药地涌现出那种被骚扰的渴望。因此,我也时时生出许多不安——这分明是精神的出轨啊。而我一直自认为是一个标准的淑女,循规蹈矩,恪守妇道。 
  那晚,丈夫像往常一样打电话告诉我,他有应酬不回家吃饭。洗过澡,我眼睛瞅着电视,脑海中却又生出那个男人骚扰我的镜头,感觉体内躁动不安,就像有魔鬼窜来窜去。我知道另一个自我在呼唤。 
  我强迫自己拒绝,可这次,越压迫越感到难受。我先交待保姆有事要出去,然后给丈夫打电话,谎称同学从外地回来,大家聚会,可能会晚些回来。晚上9点后,我来到了一家酒吧。这是我结婚后第一次来酒吧。 
  我点了一杯红酒,浅啜慢饮。在暧昧的声色场合,一个神情忧郁,穿着张扬的独身女子,自然会成为男人的猎物。不一会儿。我引起了一个中年男人的兴趣。他模样不错,当他靠近我的时候,我一下子就感觉到了他目光里的热辣。 
  “你的皮肤真细腻,整个人好像一颗刚褪皮的鲜嫩荔枝。”说着他的手落在了我裸露的胳膊上,并缓缓地上下游曳,我的心咚咚地跳。这是我第一次和丈夫之外的另一个男人有如此亲密的肢体接触。如果是从前,恐怕我会大声尖叫,然后给他一个耳光。现在,我成了一个被欲望左右的女人。 
  我假装不知或无所谓,任他放肆,他得寸进尺,脸上堆满欲望地说:“隔壁有一间小宾馆,我们开个钟点房进去休息。好不好?”但我最后一丝理智还没有被摧毁。我借口上洗手间,心情复杂地逃离了酒吧。 
  从此,我便不再压抑自己的欲念,时不时地趁丈夫不在家的时候出入各种声色场所,目的只有一个,引诱男人来性骚扰我。尽管我觉得自己就像是在走钢丝,一不小心,就会掉下来摔得粉身碎骨。但我却疯狂地迷恋上了这种踩在钢丝上跳舞的感觉。 
  3 两个月后的一天晚上,丈夫在外未归,饭后,我看了一会儿电视,身体里的欲念又像条蛇一样“嗖嗖”地爬了出来。忍不住,我化了淡妆,再一次来到一个舞厅。 
  很快,我便被一位看上去要比自己年纪小的男士请入舞池。我们刚跳了两分钟,他的手就试探地在我腰际摸索。我闭上眼睛,沉醉在他的骚扰中。我的神情鼓励了他。他用一只手把我牢牢圈住,另一只手开始抚摸我的肩背、腰腹和臀部……但是,当他有进一步的要求时,我一如从前一样拒绝了。他听了我的话,停止了所有的动作,抱歉地对我说:“对不起,你让我情不自禁……那我们去喝酒吧?”我见时间尚早,就答应了他。 
  喝酒时,他的语言和动作更加火辣,令我无比亢奋,不能自制。飘飘然地喝了许多酒,竟醉了过去。第二天早晨,被刺眼的阳光照得醒过来,我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竟会赤裸地躺在一间宾馆的大床上,房间里没有人,窗帘没有拉上,我爬起来,依次看到了扔在沙发上的衣服、丢弃在地上脏兮兮的安全套……我惊慌失措,出问题了!虽然我渴望异性的骚扰,但骨子里并不愿意背叛丈夫!发生这样的事,让我很难受! 
  发了一阵呆后,我头重脚轻地回到家里。丈夫看到我,长吁了口气,如释重负地说:“昨晚你去哪里了?你关着手机,害怕你出事,我一夜未睡。”我的心坠了一下,支支吾吾地说:“昨天和朋友阿果疯太晚了,怕回家打扰你睡觉,就在她家住了。手机没电了,我又忘了打电话告诉你,对不起。”好在他没多问,我总算挺过了这关。 
  我有一种沉重的负罪感。觉得自己很对不起丈夫。他为了生意为了这个家在外面打拼,我却……一连三个夜晚,我都失眠了,负疚感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但我忽略了丈夫也认识阿果。第四天,丈夫一进门,就严肃地问我:“那天夜里你究竟去了哪里?”原来上午,他无意中遇到了阿果,结果,我的谎言被戳穿。 
  我愣住了,脸色一刹那变得苍白,声音低得连自己都听不见:“对不起,我撒了谎,我没有到阿果家去住。”面对深爱我的丈夫,我无法继续隐瞒,断断续续地述说了我那夜被陌生的他灌醉失身的经过。我泣不成声,跪在他脚下,请求他接受我的忏悔。丈夫表情很复杂,先是默默倾听,然后是愕然,继而脸色铁青,然而他没有爆发,只是颓丧地坐在沙发上。静默良久。他走出了家门。 
  那一夜,丈夫没有回来。我想到了死,但最终,我难舍丈夫和儿子。 
  丈夫回来的时候,已是第二天中午,一夜之间,他似乎老了好几岁,胡子拉碴,神情颓废。我仿如惊弓之鸟,哆嗦得不敢多看他一眼。我等待着风暴的来临。可我没想到的是,他这时异常冷静,把我的乱发理顺,心痛地捧着我憔悴的脸说:“小敏,我也有责任,没有照顾好你。去洗个澡,好好睡一觉,就当做了一场噩梦。”我目瞪口呆,随即,号啕大哭。 
  丈夫以如此的风度原谅了我,令我感动万分,又无地自容! 
  从那以后,丈夫暂时放松了工作,抽出大量时间陪伴我。我很感动,再也没有去过那种声色场地。 
  然而,潘多拉的盒子一旦被打开,魔鬼就仿佛盘踞在心里了。渴望性骚扰的欲念常在心底翻滚,我压迫得很辛苦。连我自己也很难相信,像我这样一个从小就接受传统文化、且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女性。一个有着幸福家庭和美满生活的妻子,为什么会这般走火入魔?如今,我根本不知道自己还能强行囚禁那个欲望多久。 
AD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