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小资女人和绅士男人的三个夜晚

时间:2015-12-25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第一夜,为这颗性感的痣 
   
  那是10月的一个周末,伊丹去参加一位同事的生日派对,邂逅了这位来自美国西部、名叫诺曼·戴尔的英俊男人。看似无意、实是有意,同事安排他们坐在一起。 
  不知怎么,伊丹有些紧张,也许是被他那运动员一样健美的身材,和像加州阳光般迷人的笑脸吸引住了,很怕声音泄露自己内心的秘密,所以故作沉默,几乎没怎么说话。同事觉察出来了,趁伊丹去洗手间时,把她拉到一边,告诉她这位诺曼先生是一位前途可观的建筑设计师,才35岁个人资产就已超过百万,更重要的是,他现在还是一名钻石王老五。 
  “机会难得,你可要抓住哟!”未了,同事开玩笑道。 
  许是受了同事的鼓舞,许是酒精的作用,回到坐席,伊丹主动和诺曼攀谈起来。她那一口流利的英语和受过训练的甜美声音,很快就赢得了诺曼的好感。交谈中,他们发现彼此有许多共同点。比如都喜欢迈克学摇滚乐队,而且不约而同最喜欢那首《那是你要走的理由》。 
  “那么电影呢,你喜欢现在的好莱坞大片吗?”诺曼一边给伊丹斟酒,一边问。 
  “不喜欢。”伊丹轻轻摇摇头:“我喜欢老片,像《女人香》,《美国往事》。” 
  “那么你一定喜欢罗伯特·德尼罗了,还有他脸上那颗痣。”诺曼不无幽默地说。 
  伊丹忍不住笑了,戏谑地道:“是的,我认为,那是他身上最性感的部分。” 
  诺曼也笑了,举起杯,和伊丹轻轻碰了一下,“来,让我们为这颗性感的痣。” 
  两个原本陌生的人,就从电影史上这颗最为著名的痣开始,突然问走近了。 
  分手时。诺曼给了伊丹一张手写的名片,上面有他住处的电话号码。同样,伊丹回敬了一张自己的。 
  第二天上班,几乎一整天,伊丹桌上的电话一响,她就紧张得心跳。 
   
  第二夜,轻轻吻着你的脸 
   
  但都是工作电话,不是她期望的。 
  下班的时间到了,电话终于安静下来。伊丹望着那部蓝色电话,失望、发呆,同事喊她快走,要发班车了。伊丹这才缓缓站起身,准备离去。 
  就在这时,电话震耳欲聋地响了起来。伊丹一下扑过去。抓起话筒,心咚咚跳个不停。 
  “嗨!”电话里传来诺曼的声音。 
  “嗨!”伊丹轻声道,悬了一天的心,总算落了下来。 
  20分钟后,伊丹坐在了马克西姆餐厅。这是一顿美妙的晚餐,伊丹几乎没吃什么,她已经被甜蜜和快乐填饱了。离开餐厅,诺曼带她去了自己在上海的家,一个上下两层、近200平方米的大房子,楼上是卧室和书房,楼下是客厅和厨房。客厅很大,诺曼拿起摇控器摁了一下,对面靠墙徐徐落下一个屏幕,活像一个小型影院。两个人坐在宽大松软的沙发上,欣赏罗伯特·德尼罗主演的《美国往事》。 
  看完已是午夜了,诺曼送伊丹回家。 
  午夜的上海,是一片灯的海洋。诺曼默默开着车,伊丹静静地坐在旁边,车上反复播放着迈克学乐队演唱的那首《那是你要走的理由》。 
  这一个晚上,他们几乎没怎么说话。但又好像什么都说了。 
  诺曼一直把伊丹送到家,告别时,他伸开双臂。抱住伊丹。弯下他的高大身躯,在她两边的脸颊轻轻各吻了一下。 
  这一吻,让伊丹彻底坠入情网。 
   
  第三夜,那是你要走的理由 
   
  两天后。 
  伊丹和诺曼又一次相聚,在他们第一次见面的餐厅。 
  用过餐后,侍者送上茶。诺曼默默喝着,半晌,抬起头,双目注视着伊丹,缓缓开口道: “我要和你认真地谈一件事,尽管从时间上看有些仓促,但我明天要回美国陪父母过圣诞节,我反复考虑,还是决定走之前和你谈清楚好。” 
  伊丹放在茶杯上的手,有些微微发抖。她本能地预感到,诺曼将要说的话,对她一生很重要。 
  “我想……”诺曼顿了一下,说道:“让你做我在上海的生活伴侣。” 
  伊丹心跳得厉害,看了一眼诺曼,又低下头,想:“这算是求婚吗?太快了吧。” 
  “我要解释一下。我说的生活伴侣,不是指婚姻。40岁之前,我不会考虑婚姻。因为我不能肯定自己是否能彻底安定下来,所以不能给你承诺,给自己束缚。当然,也不是指爱情。我承认我喜欢你,对你有好感,但仅此而已。我是有过经历的人,我很清楚,恋爱这种事很麻烦,很占用精力。我现在的年龄,正是收获季节,不想把时间和精力用在这上面,那对我的事业没有任何好处。我要直接步入生活。” 
  伊丹感到自己的心,在稳稳下沉,她并没有想到婚姻,那是未来的事,她还没来得及想。但现在诺曼提了出来,而且这么直言不讳,这么直截了当,她感到自己的自尊心被伤害了。她不想再听下去,那对她没好处。但不知道是出于爱,还是出于礼貌,她继续坐在那里,往下听。 
  “你知道——”诺曼继续说道:“我和公司签了5年合同,也就是说,这5年我要呆在上海。我工作很忙,所以白天过得很充实,但我不想晚上下班回到家,一个人对着空空的大房子,独自吃晚餐。我需要一个生活伴侣。除了不履行法律手续,不做终生承诺,其他和婚姻一样。也就是说,如果你同意,5年内,你是我事实上的妻子,我每月会给你家用,负担我们的所有开销。但你要答应我4个条件。第一,不许工作。第二,不许吸烟。第三,不许喝酒。第四,不许哭。如果你同意,等我从美国回来,我们一起去医院做身体健康检查,如果结果正常,你就可以搬到我那儿,和我一起生活。” 
  伊丹听着,低头凝视着手中的茶杯,一言不发。 
  气氛有些沉闷,诺曼清咳了一声,低声道:“你不用现在回答,你可以利用我回美国休假的这些天,好好考虑一下,等我回来再作答复。” 
  伊丹抬起头,两眼盯着诺曼,冷冷地笑了一下:“不,我现在就可以答复你。不过,既然是一份契约——我这么理解没错吧。” 
  诺曼被她盯得有些不自在,转过头看着别处:“没错。” 
  “那么在签约前,我想我也有权说说我的想法。”伊丹用平静的语调说,连她自己都奇怪这平静是从哪儿来的。 
  “首先,我要谢谢你这么开诚布公,按照我们中国的礼节,我应该以礼相待,也要开诚布公。我想知道,如果我同意这份契约,5年之内做你的法律之外的全职太太。那么我想知道,等5年之后契约期满,那时我已经30岁,除了照顾你,没有别的工作经验,我靠什么生活?” 
  “这个……我也考虑过。作为补偿,如果你想出国,我会为你担保并承担前期费用。如果不想出国,我会给你一笔钱,让你安排以后的生活。” 
  “谢谢你,想得真周到。”伊丹脸上露出一丝奇怪的笑。 
  “这么说,你——同意啦!”诺曼有些按捺不住内心的喜悦。 
  “不……”伊丹冷冷一笑,说道:“尽管这份契约很诱人,但我还是要拒绝。” 
  “为什么?我喜欢你,而你——你爱我,我已经感觉出来了,为什么要拒绝和我一起生活呢?”诺曼不解地问。 
  “你说得没错,我是爱你——”伊丹不无凄楚地一笑,“但我还没有爱到愿意为你放弃我的生活。我并不喜欢喝酒,也不喜欢吸烟,更不喜欢哭,也不是非要工作不可。如果你和我商量而不是作为条件提出,我会答应你的。但我不允许由你来给我规定一种生活方式,毕竟这是我的生活,要由我自己来决定。这就是我拒绝你的理由。再见了,诺曼先生,谢谢你的晚餐,如果你愿意。我希望这顿饭按照你们美国方式,AA制。” 
  “不,我不愿意。请你让我来付吧。” 
  这是他们之间最后的晚餐。 
  这段以浪漫开始、以现实终结的爱情,就这样结束了。 
  第二天,诺曼飞往美国度假,伊丹飞回滨城疗伤。 
  “你不要怨他,他这样做,是一种认真负责的态度,总比让你迷迷糊糊坠入情网,再和你分手好。那样对你伤害更深。现在趁一切没发生,把内心的想法和盘托出,你愿意也好,不愿意也罢,随你所愿,又不强求,虽然不够罗曼蒂克,但很绅士。不是吗!”我这样安慰伊丹。 
  “我并不恨他,相反,我倒感谢他。感谢他给我上了生动的一课。让我明白了什么是爱情。虽然爱情属精神范畴,但也和古老的生存法则一样,也是弱肉强食!” 
  伊丹如是说。像她这样的女子,不管是谈情还是说爱,都应该由她说了算,而不是像以前那样,让别人来挑她。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