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爱情不是一场风花雪月

时间:2015-12-25   栏目:最新消息   来源:网络

  我一直以为时间能把心里的创伤磨平,把记忆里爱得要生要死的人淡忘。三年过去了,我去了很多地方,旅游度假,遭遇过N次相亲局面,邂逅过无数个男人。 
  夜深人静,梦中惊醒的时候,依旧搂着被子默默流泪,想念那个人,那个叫李小南的男人,为了赶着给我买生日礼物,他倒在车轮下的血泊里毫无知觉的表情,永远是一场噩梦吞噬着我已经28岁的心灵。 
  去瑶里前最后一次相亲,对方是位行政主管,30岁,相貌中庸,但家资雄厚,且态度诚恳。介绍人说,小麦,罗辰是位家世良好,受过高等教育的大好青年,他对你非常有好感,你可要抓住机会啊。 
  我无语,旁人是不会明白的,多好都没有用,多好都不及李小南。纵然再爱,也必然是一场浪漫传奇,不然如何抵得过? 
  第二天,外公打来电话,小麦,我要去海南考察三个月,你到瑶里来帮我打理青瓷制作坊的账目,顺便把我们的传家宝那只青花瓷瓶带来,年纪大了,想念你逝世的外婆,愈发思人睹物了。 
  向单位告了长假,我买好车票,在五月明媚的阳光里奔向瑶里。三十多年前,外公在那里发家长住,他在电话里描绘的明清古建筑村、徽派建筑群、古戏台是一个美丽的传说,由于不发达的交通,能去瑶里亲睹景德镇名瓷制作也成了我很久以前就开始的愿望。 
  在景德镇往东北,坐着简陋的中巴车一路颠簸了三个多小时,当我看到瑶河边那棵冠大荫浓的香樟树,树下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手里举着写着我的名字的大牌子的时候,我的胃再也忍受不住长途跋涉的艰辛,“哇”的一声,吐出了所有的东西,那些所有的东西全部都到了他的鞋子上。 
  男人立马愣住了,随即他笑了,顺势向前,像风一般裹住摇摇欲坠的我,林小麦,你怎么可以用这种方式回应我的欢迎呢? 
  男人的笑容很温柔,声音很绵长,有着南方人独有的婉转气息,那一刻,我呆住了,心底有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悸动:就是他了。这个叫宋家黎,被外公聘为业务经理的男人,他忽然让我有了种溪流大海,落叶归根的感觉。 
  十八岁的时候,整日憧憬着爱情的颜色,仿佛爱上一个人就要陪上自己的生命,失去李小南后此生不再会观望其他男人。可等我二十八岁的时候,等我在二十八岁遇到眼前这个叫宋家黎的男人时,我才知,生活给予女人的创伤只能是一种经历,它阻止不了对爱情风花雪月的幻想,也阻止不了对被爱幸福长久的渴望。 
  宋家黎的摩托车在云雾缭绕的乡村小路奔驰着,穿过山清水秀的梯田与村庄,数百幢明清徽派古建筑依山傍水、错落有致地分布在瑶河两岸,飞檐翘角,粉墙黛瓦,掩映在青山绿水中。甚至连居住的房子里都摆满了古色古香的藤椅木桌。 
  我把青花瓷瓶从箱子里小心翼翼拿出来,摆放在外公的书桌上,整个屋子马上蓬荜生辉,宋家黎的目光聚满惊艳,报纸上说,两大故宫,皆无重器,据说元朝不到百年的历史里,只有八件极品青花,七件已经流传到国外,难道仅剩的就是你这件? 
  我淡淡笑了,目光落到角落里被外公平日盛酒的青花扁壶上,那是一只扁长的酒壶,圆形的小口卷着唇,两侧有龙型的双系。我拿起放到鼻端轻轻嗅了一下,酒香清新四溢。 
  我对他说,我不懂瓷器,和其他的东西相比,这是不是珍品并不重要。但是对我外公来说就是传家宝,这是我出生大户人家的外婆的陪嫁。 
  宋家黎的手指头落到青花瓶口,小心翼翼地抚摩着,那里呈现出略微的黄色,那是岁月打磨的痕迹。他抬头,原来老板让我去接的珍贵物品并不仅仅是你,还有这件价值几千万的青花古瓷啊。 
  我再一次妩媚地轻笑,目光再一次掠过那件淡然无奇的青花扁壶,然后瞥到他的脸上,我发现宋家黎的眼睛里也透着灼热的光,从青花瓷瓶传过,再停留到我的脸上。 
  白如玉、薄如纸、声如磬、明如镜,瑶里的瓷业在中国瓷器史上颇负盛名,我在作坊里看工人制作出来的粉彩,熊熊窑火映红了窑工满是泥水的脸庞。宋家黎抱出一樽华美绝伦的青花瓷瓶,小麦,这只瓷瓶曾经被用于电影《青花日月樽》的拍摄。 
  胎质细密,工艺精湛,釉色莹润,声响清脆,我仿佛看到一种遥远的力量,来自民间的古窑,来自一双粗糙的手,禁不住再次为中华瓷都得天独厚的造物能力惊叹。 
  宋家黎却轻叹,这只瓷瓶花了我们整整三个月的时间,可它的价值却不及老板那件传家宝的万分之一。 
  我回过头想告诉他,这里是世界瓷都的源地,这里是原色的“CHINA”,这里生产的瓷器早已超越了它本身的价值,而那件传家宝对于我们家是有着举足轻重的意义,但实质上又怎么能及得上原色青瓷的万分之一呢? 
  但是我什么都没说,我只是对他说,我想去看看古镇风光。 
  宋家黎带我去游览周遍的景色,这躲在赣皖交界的翠山中,藏在景德镇甜美的怀抱里的瑶里,一地如歌的山水,一处梦里的故乡,古村老树,古窑古矿,鸡鸣狗吠,稻田菜畦,鱼群荡漾,红色遗韵,江南情怀…… 
  南山瀑布挂在光滑闪亮的绝壁上,宋家黎绘声绘色描述着它的绝美壮观,崎岖的山路上他牵着我的手,我却一不小心滑倒在他怀里,两个人心照不宣地牵着手;徽州古道,现今保存最完整的古道,光滑的石板路上流传着千年的传说,也承载了我和宋家黎的秘密。 
  他领着我在群山环绕下的梅岭喝茶,瑶里崖玉在水中舒展似绿仙子扭动的舞姿,浓郁的兰花芳香沁人心脾。依山傍水粉墙黛瓦,空气中弥漫着江南古镇特有的悠闲和宁静,恰似一幅意境恬淡的山水画。 
  忽然疑似走进了时光隧道里的世外桃源,那一刻我看着宋家黎,想到一句话,有一所房子,面朝瑶河,春暖花开。 
  很久都没有这样开心过,回去后一种幸福和甜美沁上心头,我傻傻笑着,像个白痴一样,不知谁说过,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不会高于三岁孩子。我在深夜赤脚敲开了宋家黎的宿舍门,他像鸟儿一样飞快开门,小麦,我知道你会来的,我正等着你。 
  那一夜,我留在他的房间里,拥抱,接吻,他的手落在我的腰上,柔软却有力,单薄的衣衫像枯叶般飘起,再落下。在一大片树叶跌落到我身上的时候,心里一阵凛冽的感觉,这就是爱情中最浪漫的传奇吗? 
  我说,家黎,我要永远和你在一起,生活在这个天河灵谷里,烧瓷采茶,摘野菜看老宅,过神仙才有的日子。 
  宋家黎的眉头微微皱了下,然后他笑,他的头侧过来,嘴唇轻轻覆盖下来说,小麦,你想怎么样都行。 
  我的嘴唇即刻被堵住了,舌齿在温暖的沼泽里相遇,发不出一点声音。 
  宋家黎忽然推开我说,小麦,我们到老板的书房去吧。 
  我点头叩首,沉浸在爱情中幸福的小女人,向来都是惟命是从的,哪会去想那么多原因。 
  书房里很快上演着幸福的延续,当他的手再次触摸上那只青花扁壶时,我的心沉了一下,但很快他只是倒出了壶里的酒,轻轻品了一小口赞道,酒也是无上佳肴。 
  在激情的边缘和美酒的沉香里,我很快醉倒了,脸上有最后爱情的憧憬,幸福的颜色。 
  清晨,阳光从风吹开的窗帘照进来的时候,我在头疼欲裂中醒来,身上被印满了斑驳的橘黄光线,宋家黎不见了,桌子上那件传家宝青花瓷瓶也不见了。 
  我傻傻愣在床上,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很久才想起打他的电话,机械的女音,您所拨打的用户不在服务区。 
  原来,我所沉浸的浪漫的传奇,不过是打着爱情幌子的阴谋,在金钱势利里,再美的风花雪月终是不及几千万的青花瓷瓶来得现实。 
  外公回来的前一天晚上,我接到宋家黎打来的电话,林小麦,你被你的外婆骗了,你的传家宝是件外国制作的赝品,一文不值。他的语气充满了可惜的成分。 
  我淡淡说,我知道,我们家的人都知道它不是真品,我也没说过它不是赝品,是你把它当真品了。 
  宋家黎沉默了一会,我想你了,小麦,我可以再回去找你吗? 
  我笑了,我想休息了,如果你想把那只青花卖个好价钱,可以拿给我外公,他会给你两千元。 
  我把电话挂了,再次瞥到角落里那个青花扁壶,眼泪就出来了,宋家黎不知道,真正值几千万的是这件,但它被外公拿来当寻常酒壶用。而那件赝品,是当初外公落魄时候唯一的定心丸,外婆总是说我们还有稀世的珍宝,天塌下来也不怕。等发家立业后才发现是件赝品,却早已在心里当成传家宝。 
  我回到家一年后,在街上无意遇见罗辰,他说,林小麦,知道你现在还单身,我想请你喝咖啡,好吗?我笑了。再次历经创伤对于一个由感性渐变知性的女人来说,慢慢会发现未必是一件坏事。 
  和罗辰结婚的时候,我挑出第二节里那段话,修改一下做个结尾吧——等我二十九岁的时候,等我在二十九岁再次遇到眼前这个叫罗辰的男人时,我才知,生活给予女人的创伤只能是一种经历,它阻止不了对被爱幸福长久的渴望,却能阻止对爱情风花雪月的幻想。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