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给我一首歌的时间

时间:2015-12-28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2002年,北京。 
   
  2002年的初冬,我大一。在学校球场上,第一次遇到项涛。 
  打小起那些女孩子常玩的过家家、丢手绢一类的游戏我一概不会,倒是热爱上了踢足球,和一帮野小子整日呆在操场上练球。所以,一到大学,我就穿上球服去足球场。刚进去就看到一个足球正迎面朝我砸来;场上已经有人在惊呼了。 
  我不屑地笑,然后双臂微张,一个标准的胸部停球将来球稳稳地给卸了下来,再用双脚、大腿轮流替换地颠着足球。 
  球场上所有人都停下来瞪大眼睛盯着我。我心里美滋滋地想,嘿,都傻了吧,没见过踢球踢得这么好的女生吧?正得意呢,就看到一个瘦瘦高高的男的走过来,嘴角泛起灿烂的笑,说妹妹你球踢得不错啊,来加我们这拨一起玩吧。 
  邀请我的男子,就是项涛,那晚的球踢得酣畅淋漓,踢完后歇息时,才知道他不是学生,已经工作了。 
  不知怎地,我的心里莫名其妙的失落。互换电话后,便说再见,约好改天再一起踢球。 
  后来,熟识起来,在一起的机会也多了。项涛大我两岁,刚毕业在杂志社做实习编辑。他笑容和煦,平日总是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可球场上的他,充满了激情与力量;十足的动若脱兔,静如处子。 
  这样的项涛,怎能不让怀揣美好恋情之梦的我动心呢? 
  项涛生日,我用攒了两个月的零花钱给他送了一个“耐克”的足球,在底部用广告笔写了一个大大的“I LOVE YOU”,主动大胆地向他表白。 
  可是不知道项涛是不是被我吓坏了。此后他一直不再提此事,对我反应如常。后来,我大三实习,项涛工作调动。至此各奔东西,我对项涛的爱慕,无疾而终。 
   
  2006年,杭州。 
   
  2006年秋天,我毕业后在杭州一家外企工作。那一天,陪闺密去商厦书城。据说有新锐作家在签售。 
  打开精致的扉页,开头是用隶体书写的一句话:谨以此文献给我最爱的贝贝。 
  闺密用手掐掐我,开玩笑说:“你看,写给你的”。我“啊”了一声,只有很少人知道我的闺名是“贝贝”。捧着那本名为《依旧经年》的小说,我心里泛起异样感觉:不会这么巧吧。 
  有导购员过来指引我们拿书过去签名。从两个书架间穿过去,然后看到坐在写字台上低头疾书的男子,我的心脏几乎停止跳动。签名售书的新锐作家,竟然是项涛。 
  我跑过去双手撑在桌子上,贴近他耳朵喊,项涛。 
  他抬起头,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然后眼神里的色彩突然就明亮起来: 
  “贝贝,真是你?” 
  立即有读者在身后惊呼——项涛写在小说扉页的那句话太过扎眼。他转身给一旁的工作人员交代了几句,然后就拉起我的手逃离喧嚣的商厦。 
  在深秋时分的西湖畔,项涛拿走了我的初吻;不似电影里火热绵长,亦足以使我怦然心动。 
  我和项涛正式交往,开始了我们贫瘠而富足的生活。虽然媒体给项涛冠以新锐作家的名号,但事实上,项涛只是文化公司包装打造的几个新人写手之一,出一本书,真正拿到手的钱少得可怜;所幸我的薪水还算殷实,每月满打满算,刚够我们两人的花销。 
  男人都是好面子的动物,任谁也不希望自己靠女人养着,所以“贝贝,等我有钱了一定会买漂亮的大房子,开最豪华的车娶你过门。”此类的话就成了常挂在项涛嘴边的口头禅。 
   
  2007年,南京。 
   
  2007年初夏,项涛忽然决定要放弃文字而去经商。他有朋友在南京成立了自己的公司,邀请他一同创业。 
  见项涛已经做了决定,我亦辞职打算跟随跟他。他皱了皱眉头,思索半天,最后还是带我去了南京。 
  其实往往你感兴趣的事情,未必就是你最擅长的天赋。项涛他放弃了原本视为生命的写作,却在商海里大放异彩。不到一年时间,他就为公司赚到了高达5000万的第一桶金,而作为项目负责人的他,除了可观的薪酬外,额外的分红竟然是一幢大房子。项涛总算可以兑现自己的承诺了。 
  冬天时,我们的婚期终于搬上日程,如何操办婚礼,都请那些亲戚朋友,甚至该摆几桌酒席这些细微的问题都是我们晚上下班后讨论的焦点。琐碎而甜蜜。 
  对我而言,这是个弥漫幸福味道的季节,就连飞舞的雪花也仿佛承载着美好的祝福。哪怕它冰冷得像项涛眉间偶尔涌起的犹豫与困惑结成的雾凇霜花。 
  快到岁末时,项涛突然忙碌起来,每天加班加到很晚,有时候甚至彻夜不归。看着他消瘦而棱角分明的脸庞,因为过度劳累而陡增两个黑眼圈。我打趣地说,你看看,再这样下去,赛过熊猫你就是国宝了。 
  不想项涛竟然笑道,我现在都成长工了还国宝呢,每天照顾完这边又得照顾那边……他突然戛然而止,然后苦苦地笑。我愣住,项涛的言语里,有我读不懂的唏噓与深意。 
  因为担心他晚上加班太过操劳,于是我炖了鸡汤去给他送夜宵,却发现项涛最近一直加班的原因:原来,除我之外,他还另有一段不为人知的办公室恋情。 
  他与那个身材高挑、唇红齿白的女子从办公楼里相拥而出,然后他送她回家,在一幢漂亮的别墅前,我听到项涛竟然亲昵地叫那个女子“贝贝”…… 
  顿时所有的哀伤逆流,尽管08年春日的南京夜晚已经有了暖意,可是那一刻我的世界冰天雪地。 
  时光偶尔回头,追溯来路一片迷茫。我开始对所有的往事产生怀疑,项涛口中所呼唤的贝贝,到底是不是我。 
  那本扉页写着“谨以此文献给我最爱的贝贝”的小说解开了谜团,想来真是可笑,我一直以为是项涛写给我的小说,我竟然从来没有读过,如今再次翻开,才发现上帝跟我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原来项涛深爱的那个“贝贝”是他青梅竹马的初恋女友。 
   
  2008年,北京。 
   
  我最后去看了看项涛那幢还未装修的新房子,将钥匙放在桌上,然后给项涛发短信,我说我们分手吧,谢谢你这么长时间来一直照顾我,祝你和你真正的“贝贝”幸福。 
  项涛回了短信,告诉我他和那个女子的所有故事。 
  她叫亢心,是项涛从初三起就开始喜欢的女孩,也只有项涛可以亲昵地叫她“亢贝贝”。只是毕业后便分道扬镳。 
  后来项涛遇到我,我恰好叫贝贝,再后来在签售会又恰好与他相逢;然后我们就理所当然地“恰好”在了一起。 
  可是当亢心在父亲资助下自己成立了公司,然后重新来找项涛时,他为了她毫不犹豫地放弃了最深爱的写作。 
  是呀,韩寒就早写过,当你觉得某人无法淡去,你就想此人恰好是此人,就行了。 
  所以我对于项涛来说,应该只是一个恰好而已,他很快就能忘掉我吧,而不是像他说的那样,那晚送亢心回家是为了真正说分手,然后和我结婚吧。所以,我心平气和地删掉短信,扔掉SIM卡,登上去北京的飞机。 
  我在北京一家单位过起了朝九晚五的平淡生活,我想这是真正的宁静。奥运会结束后的残奥会,单位发了票规定必须得去看。我叫了路邵陪我去,他是我新交往的男子,不帅没钱却对我很好。 
  离我们不远处,也是一对相拥的情侣,只不过那男子竟然坐着轮椅,可是他总归是幸福的,因为即便残疾可还是收获了爱情,不是么? 
  只是我万万没想到,他竟然亲昵地在女子耳边喊“贝贝”,然后扬起侧脸,赫然就是项涛! 
  下一秒,我狼狈得像只受伤的鸟儿从“鸟巢”里仓皇逃出,然后才想起,真该死,我都没仔细询问项涛怎么会坐着轮椅。还有,我以为,项涛身边的女子会是亢心。可方才他呼唤的那个“贝贝”,却不是她。 
  只是,我在那一刻起,就已经下定决心要忘记项涛了。所以我当然不会去关注那件被南京媒体炒得沸沸扬扬的“××公司总经理坠楼”事件了。八卦的娱乐记者将那起本来很悲伤的意外事件给采写得极具戏剧性。 
  报道说××公司的董事长和已有朋友的公司总经理有了私情,总经理的女友得知后忿然离去。结果总经理在女友离开后,才发现自己最爱的还是她。于是他花重金购到一枚雕刻着女友闺名的钻戒,打算重新去找她。 
  然而那戒指上雕刻的女友名讳竟然与公司董事长的昵称一致,女董事长在发现钻戒后,误以为是总经理要送给她的,于是便向总经理索要。 
  他当然不能给她了。结果是,两人在抢夺这枚雕刻着汉字“贝贝”的结婚钻戒时,男子不慎从还未装修好的三楼落地窗里摔了下去……那家公司的董事长叫亢心,总经理叫项涛。 
  其实项涛,即使你是真的爱我,我也不一定能回到你身边,因为我真的不知道你生命里究竟有几个“贝贝”,似乎每个深爱你的女子,你都可以称呼她们“贝贝”。 
  我从02年起追随你的脚步,辗转三个城市,爱得那么辛苦,如今却又重新回到了北京,哪首歌怎么唱来着,《北京欢迎你》! 
  这首歌今年才出现,但我用了足足6年的时间来唱这首歌所要表达的涵义,却还是没能欢迎到你,相反却最终将你欢送到了他人的怀抱。那么现在请允许我忘记你,我们从此不见,不再想念。 
  我想,我忘记你的时间肯定也不长,不过就是一首歌的时间,只不过这首歌却要用我的余生来唱。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