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凯特·布兰切特女王归来

时间:2016-01-04   栏目:最新消息   来源:网络

 “她如此多变,却又让人能立刻认出她;”今年颁奖季上,凯特·布兰切特注定是最为耀眼的一个,从影多年,她游走在顽强和脆弱之间,惟妙惟肖演出从间谍、舞者、记者到偷情的美术老师等多种角色,反串鲍勃·迪伦,驾驭奇幻世界女王。作为好莱坞实力最强的女演员之_,家庭、年龄对布兰切特都不构成困扰,人生如此完美,在刚结束的第86届奥斯卡上,她凭借新作《蓝色茉莉》成功加冕,成为最佳女主角。 
  《蓝色茉莉》让她站在巅峰 
  凭借在伍迪·艾伦电影《蓝色茉莉》里面的精彩表演,凯特·布兰切特已经拿下了17个影后桂冠,包括重量级的第20届美国演员工会奖最佳女主角奖、第71届金球奖最佳女主角奖。这位两度凭借饰演伊丽莎白女王获得影后提名,却一直没能获奖的澳大利亚女演员,终于在今年的奥斯卡上成功加冕。 
  《蓝色茉莉》中,凯特扮演过气的纽约社交名媛贾斯敏,她的丈夫骗财骗色,让她变得感情脆弱。后来到旧金山重新开始,全然忘记了那些让她丧失过去地位的灾难,沉迷在格调、地位与奢侈品牌之中。从贾斯敏身上,能找到名作《欲望号街车》中女主角布兰奇·杜布瓦的影子。1951年,费雯丽饰演被解除家庭教师职务,来到新奥尔良投靠妹妹的布兰奇,获得奥斯卡奖。四年前舞台剧版《欲望号街车》中,凯特曾出演布兰奇,每场门票都被一抢而空。但凯特认为,《蓝色茉莉》更让她联想起莎士比亚的《理查二世》,“那种尊严扫地、妄想幻觉,以及你被赋予的角色与你渴望成为的那个人之间的冲突。” 
  凯特·布兰切特以其塑造的有趣、惊恐和心碎的堕落妇女形象贡献了职业生涯的最佳表演。《纽约观察家报》赞美《蓝色茉莉》:“丰满的人物角色,尖锐的对白,加上凯特·布兰切特惊人的核心表演,这一切都让本片成为2013年最好的一部电影以及最令人难忘的伍迪·艾伦作品之一。” 
  伍迪·艾伦的影片以繁复对话出名。凯特承认,“我满脑子都是台词,根本睡不着,但是我觉得这个角色的确打动了我。”为了演好片中落魄又自欺欺人的贵妇,凯特前往纽约体验生活、尝试喝许多酒、研究上流社会的丑闻。与“没有家人、朋友,也没有钱”的贾斯敏不同的是,凯特有家人和朋友的支持。她觉得自己的身份并不建立在电影作品上,“这并不是我的全部”。 
  虽然忙着拿奖,凯特2014年的工作计划也在紧锣密鼓展开。她在筹备导演处女作《晚餐》,讲述一问豪华餐厅里,两对夫妻共进晚餐时所发生的故事。两对夫妻都有一个15岁大的儿子,他们失手打死了街头流浪的妇人,罪行被视频拍下并惊动了警方,真相被一点点揭发出来。凯特的表演新作《卡罗尔》也备受期待。她将扮演一个被困在不幸婚姻中的富翁妻子,爱上了在百货商店工作的年轻女孩。 
  好莱坞女演员一旦过了40岁,很难得到好角色了。凯特却是个例外,岁月给予她的,是沉淀在眼里的优雅与智慧。即便老去,她也能在时间的洪流中开出一朵朵光彩照人的花。 
  从女王演到摇滚男星 
  凯特·布兰切特出生在澳大利亚,父亲是海军军官,退役后成为广告人,母亲是教师。读墨尔本卫理会女子学院时期,凯特已成为学校戏剧社团的负责人,学生时期喜欢打领带、穿西装,打扮得像个男生,甚至剃光头发。大学时期她就读于墨尔本大学,主修美术史和经济学,后因着迷于戏剧,转读澳洲国家戏剧艺术学院。 
  18岁时凯特曾当背包客前往英国旅游,但因签证过期只好离开英国,到了埃及开罗,在旅馆遇见一位恰好正在征临时演员的工作人员,由于旅费已透支,因缘际会凯特在电影《Kaboria》轧了一角,酬劳足够支付她一星期的住宿费用。这也是她第一次在大银幕演出。
  戏剧学院毕业后,经济拮据的凯特有段时间住在砖头斑驳露出的房间里,每天只舍得喝一杯咖啡,她给自己定了目标,如果五年之内没在戏剧圈闯出成绩便转行。结果她的第一部舞台剧《Top Girls》就大获好评。1998年,凯特以电影《伊丽莎白》获得第56届金球奖最佳女主角奖。当时从未演过传记电影且压力极大的她,为了饰演女王,请来老师教授古典英语、研读大量传记、前往博物馆观赏相关肖像和艺术作品,并漂白眼睫毛、眉毛。 
  从《伊丽莎白》开始,凯特的演艺事业一帆风顺。不管是剃了光头为爱逃亡的女逃犯,还是不畏险恶揭发真相促使政府立法的知名北爱尔兰记者,她都演得轻松自如。2004年,凯特在知名导演马丁·史柯西斯执导的《飞行者》中扮演知名女星凯瑟琳·赫本,惟妙惟肖的语气及姿态,赢得奥斯卡最佳女配角奖及各大影评人协会奖的肯定,当时已96岁高龄的赫本得知凯特要饰演自己时亦十分赞同。2008年年初,凯特分别以《伊丽莎白:黄金年代》和《摇滚启示录》提名第80届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奖、最佳女配角奖。奥斯卡奖史上只有五位演员在系列电影中以相同角色获得两度提名,凯特即是其中一人,也是唯一一位女演员。凯特在《摇滚启示录》中反串知名摇滚巨星鲍勃·迪伦,愤世嫉俗的男子演绎,也让她成为第64届威尼斯电影节影后。 
  凯特承认,“无论你如何变化,到最后你在整个电影工业中所呈现的形象依旧还是你进入时的样子,无法摆脱。《伊丽莎白》上映了,自那以后,我就被赋予了强势女性的标签,其实我觉得那并不是真正的我。我的选择并不限于角色,更取决于执导影片的导演是不是我想合作的。”凯特坚持严格地约束自我,“有些人会有些天分,但是90%要靠约束和训练。天分不会从头到尾帮助你。你在灵感发生之前做了些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不断锻炼演技、精心挑选合作者,只是凯特生活的一部分,她一直都小心地保持着与好莱坞的距离。为宣传《蓝色茉莉》做客大卫·拉特曼的《今夜秀》时,凯特笑说,连儿子都对她的事业走向表达了担忧。“他上网查了一下我主演的影片的票房,指出我没演过票房大片,不靠潜。我跟他说,我演过《指环王》。他回了我一句,“但你出场太少了。” 
  “我不属于好莱坞,”凯特说,“我最好的两个朋友,一个是社会工作者,一个是视觉艺术家。”年过四十,她也抗拒整容,“我不认为做了手术后人们变得更美了,他们只是看起来不同罢了。你躲不开人生的变化,如果你不惮于改变它,那么恐惧依然会从你的眼睛中流露出来。眼睛是心灵的窗户。”

  她还是喜欢吸尘器的家庭主妇 
  凯特和澳大利亚编剧兼导演安德鲁·阿普顿结婚已17年。他们的婚姻生活没有丑闻。迄今为止,关于凯特没有类似“一个明星是如何成长”的故事,她和丈夫也从未受到小报的关注。 
  当谈到和阿普顿的爱情时,凯特觉得这是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1996年,他们在拍摄《旧欢如梦》时认识彼此,但也并非一见钟情。“刚开始,我们都讨厌对方。”不过她很快发现了阿普顿的优点,“在遇到他之前,我从没想过能和别人讨论我的工作。他是很有建设性的批评家。他会独立思考。” 
  三个儿子陆续在2001年、2004年、2008年出生。和所有母亲一样,凯特的所有工作因为有了孩子的存在而要比平时困难3倍。她非常珍惜与孩子的相处时光,她会带他们去《霍比特人》片场,见识那部超酷的电影是怎么拍摄,“演戏是一份非常辛苦的工作,所以你不能经常哄你的孩子睡觉了,但我们似乎另外找到一种方式来处理。我们早些时候在悉尼做了场演出,小家伙实地参观了演出后台,人们在那里化装、换服装,所以他们觉得那里非常有趣和令人兴奋。” 
  对于现在的凯特而言,为家庭和孩子们牺牲事业是常有的事。拍电影时间被挤成了三个星期,因为她的工作重心在舞台上,至少每年有一部戏剧要上演,这意味着她有六周的时间不能陪着孩子们,“所以有时候我真的想,我不想再离开更长的时间去拍一部电影。” 
  从38岁到43岁,凯特大部分电影作品是配角,多重身份下的“女王”也在平衡着生活和事业,因为“你会深深明白,每个人只有一段人生”。凯特和阿普顿根据工作的进度轮流照顾家庭。阿普顿说,“如果凯特正在为一部戏彩排,我就会承担起更多的管理工作。如果我在写剧本,凯特就会背起这个重担。作为夫妻,我们已经习惯相互调整。她是个很有趣的人。她从不会让事情变得更复杂。”凯特赞美阿普顿:“是我所知道的最强大的男人。他和一个当时正处于事业混乱期的女人结婚,—直陪伴我。我真不敢相信我会如此幸运,能和这样的男人在一起。因为我的脸比他更容易被人们认出来。这在男权社会里是颠倒过来的,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的事业没我的那么重要。我很尊重他的工作,他也同样如此。” 
  经常出演强势女人,在家里,凯特却是典型的贤妻良母,“我喜欢用吸尘器,这是一个非常让人有满足感的噪音。吸尘对我来说意义很大,像这样的简单东西让我的生活更加务实。”凯特不介意成为家里的唯一女士,“我喜欢抚养男孩带来的精力充沛感,这挺有趣。”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