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运动新社团主义

时间:2016-01-04   栏目:最新消息   来源:网络

  极限越野车队 
  他们来自五湖四海,因为都有一颗渴望冒险的心走到一起。他们操纵着自己的越野车,驰骋沙漠,纵横原野,挑战地理极限,一起欢歌,信马由缰。 
  田野说,人生无非就是玩儿和赚钱两件事。一边追求着玩越野的“极乐”状态,一边为事业忙碌,争分夺秒。田野喜欢玩儿,喜欢极限运动,喜欢冒险。他曾经一个人一辆车在冬天顺利进出可可西里,还曾多次穿越沙漠,参与极具挑战性的越野线路。但是,他更享受大家一起冒险的乐趣。田野曾担任全国FJ酷路泽年会的总策划,来自内蒙古、新疆、西藏、广东、上海等地的FJ车主不远万里相聚到沙漠里,可谓越野族的饕餮之旅。
  那次FJ沙漠之旅的另一位核心参与者就是姚伟,车友们都习惯叫他妖哥。他平时一副儒商派头,斯文、内敛、睿智的气场,玩越野的时候却有绝然不同的另一面:豁车一样勇猛刺激、激情四溢。他是久经沙场的商界老将,又是极限越野的疯狂顽童。他喜欢旅行,喜欢越野冒险,还喜欢写作。在沉静外表下,仍有一颗狂热的内心。 
  说到玩极限越野,他很谦虚地说自己算是一个“破格录取生”。因为年龄和身体状况的关系,刚一开始跟车队出去,并不是那么得心应手,也有过掉队、拖后腿的时候。“印象最深的就是一次跟着越野车队去葫芦岛次越野后,他得集体越野意识也越来越强烈。 
  他们这群喜欢玩越野的车友,工作不忙的时候基本上每月都组织活动,一般一年三四次大型活动或长途旅行,以新疆、西藏、内蒙古、四川、云南为主。 
  “每一次出行后,即使是陌生的朋友也会变得亲密无间,对活动的领队亦会更加信任。” 
  玩沙,有一位资深玩家跟我说要把车胎放一点气。可我不明白为什么,所以便没有听从这个建议,结果我一路走一路陷,整整一个上午,我的车就被陷了四五次,全部的时间都用来铲沙子拖车了,根本没有腾出空儿来体验什么别的,而且同行的人也因为我耽误了行程,浪费了时间,我当时很过意不去。后来我慢慢开始自己琢磨类似沙地上轮胎放气这种经验的原理,技术也逐步提高了,也不再有这种拖后腿的情况发生。他对自己喜欢的事一贯是很认真的,何况是和大家一起玩越野,这最久的一次旅行是去西藏三十多天。 
  每次活动也都有个别女汉子参与,“我们的长线活动也是尽可能携家属出行,除非条件过于艰苦。女性队员当然在对恶劣环境的承受能力上相对弱一些,但是当她们付出了艰辛,领略了旅途的壮美,还是觉得很值得的。” 
  除了一起越野一起远行,他们在生活中也隔三差五聚会,谁有困难大家鼎力相助。但是他们很少把这种纯粹的友谊混杂在工作和生意中,因为大家在一起的目的都很纯粹。 
  Q&A运动态良还动态度玩转人生 
  Q:你们行前通常会做怎样的准备?田野:那么多人一起玩越野,最难的就是把所有队员的时间统一起来,确定大致时间范围后就开始计划线路、联系补给、安排向导,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复杂的准备。不过一般会有明确的领队、固定的财务总监、后勤等分工,这些职责都是事先明确的,以避免后期出现问题。 
  Q:大家一起玩越野时氛围如何?田野:我们一起穿越沙漠的车友相对是比较固定和熟悉的,大家相处非常融洽,即使是新加入的队员也会迅速被我们团队的气氛所感染。 
  Q:玩极限越野是有风险的,能分享一下你们的故事吗?田野:印象最深刻的一次遇险经历是和另一位越野爱好者从沙漠出来后,相约一起去西藏。结果,在经过海拔4000多米的雪山时,那位朋友的车被深雪陷住了。我们两人只好在冰天雪地的山上露营过夜,吃完最后一袋烤鸡肉,一直熬到雪化了一些,才把车拖出来。等下了雪山,朋友的车才被救援队拖走。那是一次面临生死考验的过程。 
  Q:大家在经历了多次一起出行后,整个团队有了怎样的变化?田野:我们经常活动,每一次出行后,即使是陌生的朋友也会变得亲密无间,整个团队的纪律性、协作性都会有明显的提高,大家也对每次活动的领队和组织者更加信任。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