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变脸后的她代替我完满青春的爱情

时间:2016-01-06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一、苏曼丽的校园生活 
   
  苏曼丽是美丽的,让人惶恐的美丽。 
  苏曼丽亦是寂寞的。这样的女子得到了上天的恩宠,却在人间高处不胜寒。 
  苏曼丽习惯傍晚时分站在女生宿舍的天台上发呆。不知何时起对面男生宿舍的天台上,同样的时分多出一个人影来。男孩干净清爽,每当她侧目望过去,他便赶紧把凝视着她的目光挪向别处。偶尔男孩会和另一名同伴起倚在天台的护栏边聊天,两个男生谈笑自若。可那刻意的自在并不能掩饰男孩对她羁留的情意。 
  林渺是在大三时转系到了苏曼丽的班上。对于一个成绩绝佳,相貌颇有创意的班长,同学们很是疏离。两个女生,因为同样被排挤的境遇,反而惺惺相惜,成了好友。林渺面对苏曼丽两指并立,对天发誓:我和苏曼丽从此坦诚相待,不留秘密。可是苏曼丽依然小心眼地给自己保留了一点点隐私,关于天台男生的事,她素来绝口不提。 
  毕业那年运动会上,林渺硬是推荐苏曼丽做司仪。那天,她为许多项目的颁奖仪式手捧鲜花。当主持人宣布3000米长跑冠军是费南清时,走进苏曼丽眼底清洁的男生,竟然是天台上的那个他。 
  费南清低着脑袋接过苏曼丽手捧的鲜花,四只手无意地触碰在一起。年轻人的肌肤饱满温润,苏曼丽的心那一刻覆水难收。青春包裹着爱的渴望,亦释放出爱的生涩。正是因为难以直言爱情,便更加弥足珍贵。 
  毕业后的去留,枝节错综,那以后,苏曼丽为着自己的前程奔波,再没上过天台。至于费南清便只是她心里隐匿的花蕊,不得盛放。 
  相聚总是匆匆,林渺凭着优异的成绩留校读研,而苏曼丽去了北方的城市。站台上,林渺哭着追逐列车:苏曼丽,你走得再远,我们俩这辈子还是扯不断。苏曼丽听了躲在车窗后偷偷落泪。 
   
  二、林渺要结婚 
   
  五年的时间,足以打着成熟的幌子掠走一个女孩的骄矜。苏曼丽的妆容在清冷的镜面里渐次妩媚。这些年,不乏男人撩开她轻薄的衣衫,投奔她的身体。苏曼丽清楚以色事人,色衰而爱弛的道理,她在男人的世界里为自己开启了一道窗,同时也关上了一扇门。他们是她职场的台阶,她亦步亦趋、小心翼翼,得到男人的庇护,苏曼丽逐渐夯实了自己在这个行当的地位。只是她关上了爱情的门,她不再妄自天真地相信男女间纯稚的恋情。 
  苏曼丽坐在电脑前看着林渺的照片,女孩留校任教后清澈得宛若莲子,纯净无瑕,与当年的自己何其相似。原来美丽可以如此简单,只需要一场足够惨烈的手术。 
  林渺的信中洋溢着幸福的甜香:曼丽,我要结婚了,和魏东亭,他是我现在的同事,婚礼当天我要你成为我美丽的伴娘,伴郎是东亭的大学同学费南清。 
  费南清?就是那个相望数十日,结局依然如故的费南清?苏曼丽的脸上掠过孩童般羞涩的绯红,这些年的风尘积攒了对世事的疑惑,一瞬间便被蒙昧的惊喜冲刷殆尽。 
  苏曼丽问林渺要了费南清的电话号码,林渺在电话那头感激涕零:曼丽,你真够朋友,你是在为了我的婚礼提前着手准备吗?苏曼丽立马回答yes,心里却想着这丫头这么多年来怎么还如此自作多情呀。费南清是伴郎,简单的解释就是他未婚,苏曼丽怎会错过这展开强攻的大好时机? 
   
  三、费南清的电话 
   
  费南清坐在starbucks的木椅里,因为和女友吵架分手而错过了一个客户,正独自看着窗外发呆。电话响了,他接起电话,女人的声线有点像前女友,却掺杂着陌生的语调:你好,费南清、我是苏曼丽,林渺婚礼的伴娘。费南清突兀地想起自己早已应承下来做魏东亭的伴郎,只是而今他的脑子被感情和工作一起搅成一团乱麻,竟一时没反应过来。苏曼丽的声音迫切地继续着:费南清,我们见过。大学宿舍的天台上。那时起我便等待有一天我们可以如此靠近。 
  费南清的脑子里隐隐约约出现了一个依稀的轮廓。曾几何时,大学宿舍的天台上有这么一个女生,她的长发像流苏一般在风里飞舞。可是那是青春里很模糊的一段记忆。只是,他没有想到,还有这样的女子,苦苦守候过自己。被爱情割裂过的费南清,此时想要的是一剂治愈创伤的良药。这个带着前女友声音的女子让他备感温暖,同样寂寥的人,是否可以长相慰藉? 
  男人的声音在苏曼丽的耳里,柔韧坚定:我记得你,五年前,在对面的天台…… 
  那晚他们互道晚安,在各自的城市里安睡。两周的交集,很快过去。费南清终于明白,有些人原本以为放在心里搁浅不去,可是遇到对的人,一切便就此沉淀。他的心变得甜蜜热烈,不知不觉地竟生出对苏曼丽的隽永缠绵。 
   
  四、初见魏东亭 
   
  这些天来,苏曼丽的脸上多了些许胭脂红,那是爱情的力量,天然而厚重。可上飞机前,林渺抱歉的语气在电话那端炸开了锅:曼丽,我下午有课,实在不能去接机了。不过我已经安排东亭和费南清去接你了。走到机场出口,苏曼丽一眼认出了费南清,他依旧鲜洁明亮,这几年的时光并没有在这个男人身上打磨下粗糙的印记。 
  费南清身边是一个略微圆润的男人,男人的脸上洋溢着幸福。苏曼丽一路小跑,她看见费南清的眼里渗出些许泪光,愈来愈浓烈。苏曼丽把手蛇一般柔软地伸向费南清,浅浅地笑:你好,费南清。男人握住她的手,仿若五年前的温度仍在:你好,我是魏东亭,他才是费南清。 
  苏曼丽的脑子里像飞进了无数蜜蜂,蛰得她木然。那一刻她觉得自己正在一点一点分裂,欣欣然地等待,却是为她人做嫁衣。这是何等苦涩的谬误,那一直深埋心底的花蕊,从未怒放,竟如此枯萎。这一切只缘于年少时的误会,她以为天台上的男生叫费南清,可惜,不是。 
   
  五、费南清出场 
   
  如果没有魏东亭的出现,费南清不会在苏曼丽的眼里这般相形见绌。费南清不明就里地伸出厚实的手掌:苏曼丽,这些日子我们一直都在通电话。苏曼丽锚愕,接着逃也似的奔出机场,这是怎样不堪的现实,她只想离开。 
  出租车司机使劲地摁喇叭。只见那女人不要命地冲出机场直奔马路中央。司机不得不用力地踩住刹车,可惜汽车已经无法控制地向前冲去,疯狂地对准那女人。 
  紧随其后,一个男人从女人身后冲出来,拨开人群,拼命地扑向女人,女人被重重地推出去,摔在对面人行道上。男人的身体狠狠地撞上引擎盖,落到地面,腿上渗出艳丽的红。 
  女人一声咋呼,从地面上爬起来,抱住男人的头:你为什么这么傻?男人艰难地笑,再次伸出厚实的手掌:苏曼丽,我叫费南清,我真的在天台上见过你。苏曼丽紧握住费南清的手,泪水滂沱。 
   
  六、新房里我是你的 
   
  魏东亭在医院里跑上跑下张罗入院手续,他的心被切割成一块一块的。 
  苏曼丽坐在一旁泣不成声,脸上精致的妆容,像一个色彩丰富的调色板。林渺心疼地搂着她。五年以后,见到自己的好友,竟是这般狼狈的模样。 
  林渺推搡着气喘吁吁的魏东亭,很有气势地吩咐道:东亭,你带曼丽回家休息,晚上做点饭菜送过来,我在这里照顾费南清。 
  魏东亭载着苏曼丽回到了新房。房间是粉色的,浪漫温馨。他在厨房里准备晚餐,一抬眼,苏曼丽倚在厨房门上,身子绵薄:你为什么不是费南清?魏东亭尴尬地看着这个女子,思绪万千。他离她很近,那温度,那气息如此熟悉:我当年替费南清领奖,只是想离你更近些。 
  这样的亲近,如此暧昧的气息,两个年轻人潮热地贴近。 
  魏东亭抱起苏曼丽温柔地放到婚床上。刺绣的大红床单,燃烧着烈焰的激情。他们互拥着彼此,身体紧紧缠绕。那是青春光滑如缎时质朴的企望,带着深深的眷恋零落在彼此的怀里。而今,他即将是好友的夫,苏曼丽只能唯一一次用她的身体让劫难变成噬骨的怀恋。差一步,就陷入爱情,一转身,便换成思念。苏曼丽决定离开。 
   
  七、结局依旧美好 
   
  魏东亭炖了骨头汤去医院,费南清义气地拍着他的肩:兄弟,医生说我只是皮肉伤,婚礼当天,我还能当伴郎。 
  那晚,魏东亭留在医院看护费南清。林渺和苏曼丽住在新房里。深夜,惊雷阵阵,林渺缩在床角呼着苏曼丽的名字。苏曼丽陪着她躺在婚床上,像极了当年宿舍里夜半无人私语时。 
  三天后,婚礼如期举行。林渺是最耀眼的新娘,漂亮,庄重。宾客们玩笑地说;林渺、苏曼丽,你俩是孪生姊妹吧。魏东亭在众人的吆喝戏弄下,当众吻了自己的新娘,幸福是一种感受,刹那或永久。林渺扔花球时,对着苏曼丽眨了眨眼睛。苏曼丽一手捧着花球,一手拉着费南清的手。生活从不停顿,随时都是新的起点。 
  那以后,林渺、魏东亭过着自己幸福安好的生活,他们听说费南清去了苏曼丽的城市,只是两家人始终再未见过面。 
   
  八、苏曼丽的日记 
   
  那晚,我陪林渺躺在婚床上。她激动地向我叙述即将为人妇的喜悦,她对魏东亭爱得极深。费南清也托她转告我他真的在天台见过我,他是当初偶尔陪着另一个男生在天台上聊天的那个同伴,只是我从未留意过他。林渺说一个可以为了你不顾安危的男人,难道还不值得托付? 
  第一次看见林渺整容后的照片,我觉得如此熟识。直到今天我才知道,其实那就是我自己。魏东亭说他一直未曾忘记我,想找个和我相似的女孩结婚,直到林渺愿意为了他整容。这一切对于林渺早已明晰,只是一边是友情一边是爱情,由不得她不去争取。而今,我的放手亦是一种成全。林渺说过我俩这辈子还是扯不断,是呀,她便是另一个我,代替我完满青春的爱情。 
  我终究还是要回到现实,我决定在婚礼上拉起费南清的手,让所有人都可以愉快心安。原来,我们都是聪明且珍重的人,自知要得起什么,爱不起什么。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