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雌雄莫辩 天生妖孽

    作者:admin来源:未知时间:2019/07/23


      Andrej Pejic是2010年出道的模特新人,他凭借金色的长发、清秀的外表、雌雄莫辩的妖冶气质迅速窜红!Andrej Pejic成为时尚界最引人关注的新生代“妖男”。 

       
      Andrej Pejic仅仅是个19岁的塞尔维亚男孩。但已成为时尚界在中性服装的新趋势引导者。 
       
      一名叫Damon Baker的19岁英国摄影师,去年夏天走进了位于Covent Garden的卡拉OK酒吧。在俱乐部后门处,他看到一个高颧骨,披着铂金色的长发,广蓝色眼睛的女人。她,正如他所说,“你一生中所见到最漂亮的女孩。”于是他们开始调情。当他们的谈话只进行几分钟Baker便意识到:“她”是一个男人。 
      而他不是别人。他就是Andrej Pejic,席卷时装界的19岁男模。他拥有Cindy Crawford的脸蛋,和Kate Moss的身材——并集成了两者的优点。他首次亮相是在Jean Paul Gaultier的巴黎展会,此后在法国、意大利和土耳其三场连续的时尚盛会中相继亮相。他又被宣布成为2011年度Marc Jacobs的春季服饰代言人,还与他自己的女性身份——超级名模Karolina Kurkova同时出现在Gaultier的广告中。 
      Pejic已成为部分时尚“女性们”的新模仿对象,他凭借过去几个季度的表现名声鹊起,在最近颇为流行的一批变性模特中成为了新宠。之前最有名的变性者Lea T,他是Givenchy(纪梵希)Riccardo Tisci的助手,他被后者指定为自己秋/冬季品牌战略的形象代言。时尚界已经接受由性别扭曲者作为模特儿形象——然而Pejic所要表现远远不止如此,他不甘于只是过期的流行款式或是一场争议的推广活动的代言人而已。而已成为一个新的变性人时尚引导者,在那环境下即使是传统的男女们,对变性者的厌恶态度也逐渐在转变。那提供了一种信息,即:整个行业正在慢慢适应这现象,并且也已经得到了不少消费者的共鸣。 
      Pejic和家人逃离波斯尼亚塞尔维亚时,他才2个月大。他记得小时候北约轰炸南斯拉夫时听到的轰鸣声。8岁的时候,他随家人又搬家去了澳大利亚,他们定居在Broadmeadows,在墨尔本郊区度过了糟透了的童年。Pejic说,他知道自己在“离开母体并在镜子前”的那一刻起,自己就看起来像个女孩儿。”移民到澳大利亚对他来说是段艰难的经历,因为他不得不学习英语以及跟那些不喜欢自己的同学们待在一起。但是Pejic坚持他那与众不同的变性人身体,Pejic从来没有遭到同龄人的欺负,同学们反而觉得Pejic是个值得“好奇和关注”的对象。“很多男生认为我是一个女孩儿,”Pejic提及他的高中三年时说。“虽然我真的不能说那是一件坏事。于是我总是旁顾左右而言他……很多的免费饮料啊!” 
       
      时尚界的模特Andrej Pejic 
       
      在许多方面,他的职业生涯一直只是被描述为:善于利用人们的好奇心。2009年,Pejic在墨尔本的Chadwick模特公司找了份工作,并在面试当天他就被公司签入。“当时我意识到我们拥有了一位潜力非凡的新人,”Chadwick的墨尔本负责人Matthew Anderson如实说。即使是在讲述Pejic往事的同时,Anderson正安排Pejic抵御全球经济危机带给公司的不利影响——是Pejic出现在适当的时间和适当的地点。他说,Pejic来到的经济公司时恰逢危机的中段,在这种时候时尚机构通常以“猛男”作为广告形象,以传达一种金融安全的信息。“而在经济繁荣时,客户会接受我们用一些更有趣的人,”Anderson说:“而现在我们已经拥有了这么一位实在是很有趣味的模特。因此,我们认为首先应等他高中毕业。” 
      他们在2010年中旬送Pejic去巴黎之前,一直等待着经济的复苏,同时也等待着Pejic的毕业。不久之后,Pejic就被客人预订在Jean Paul Gaultier的秋季展上走秀,在那里他穿着一条半透明深蓝色紧身短裤登场亮相。在那里他被法国时尚杂志编辑Carine Roitfeld女士一眼相中,立即订下来为自己的时尚杂志做推广。从那以后,Pejic的名字就反复出现在各报刊社论中,从时尚杂志Italian Vogue到变性人专刊Candy。为即将到来的季节各大花名册中都填上了他的名字,但根据在巴黎的New Madison经济公司的经济人Arnaud V所述,“也有些设计师有点儿担心自己的作品染上变性人的形象。一些人并不打算邀请他。” 
      Pejic设法让自己能定期去往澳大利亚探视自己父母,他的母亲是一位教师,而他父亲从事旅游业。“我很想把我的妈妈接来看我的秀,并陪伴她在欧洲旅行,因为她已为我付出了那么多,”Pejic还说,他希望有一天自己在大学学习法律,医学,或经济学,并“拍摄一部电影,然后退役。” 
      Pejic拒绝回答关于确定自己是否是LGBTQ(同性恋者)的问题,并且当被问及他有没有一个男友或是女友时,他的回答则是:“我有巴黎,我还有甜酒”Pejic偶尔会选择穿高跟鞋和化妆的方式打扮自己。“我喜爱打扮,但并不想走性感路线,穿着打扮真的是一门艺术,”Pejic说。他声称自己从来没有动过任何类型的整容手术,但也不排除有这种可能性。“我从来没有做过任何的手术,”他说。“虽然我并不反对任何整容手术,但是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做过。”当塞尔维亚新闻台采访Pejic的奶奶并问她是有这样一个孙子还是孙女时,她只是笑道:“我有两个!” 
      如果这是属于Pejic的时刻,那真是恰逢其时。时尚业走“中性路线”的趋势正越来越火热,变性人模特和中性宣传都已经在主流时尚中占有了一席之地。New York Times(纽约时报)刊登了“2010年是属于变性者的一年,并将以此留在我们记忆中。”对于Pejic而言,这表现为他稳定且持续不断的订单。重点是他能以女性或男性的双重身份在社论和广告中频繁出镜。但他在出版物中的呈现方式往往得像无形艺术。Marc Jacobs的广告系列中用男装突显Pejic,而Pejic一般出现在女性服饰的推广活动中——有时候,没有任何证据能表明他是个男人。通常他化装成一位完完全全的女性,并且往往用语句逃避记者的提问。那么这一切都意义何在呢? 
      “我们正试图以赤裸裸的方式秀出两性,一个男人可以看起来像一个女人,一个女人也能看上去像一个男人,”Turkish Vogue时尚杂志主编Seda Dominic如是说,近期他也选择了Pejic帮助做市场推广。“男女之间的界限变得越来越模糊。时尚就是这样子,能提供所有人以各自不同的选择。你是个男人还是个女人,这些都无关紧要。” 
       
      Andrej Pejic目前在纽约可以算是炙手可热的模特了,他走的都是大牌的秀,在业内的认可度非常高。虽然是个男模,但是他的独特外型让他无论男装还是女装的秀都能走。他的独特外表深受时尚界的喜爱,很多设计师都指名让他走秀。就是Andrej身上独特的中性气质,成就了他的超高可塑性,其背后产生的争议和话题性让不少品牌商看到了潜在商机,他们不惜高价请他做代言,女装代言。荷兰HEMA连锁店最近推出了一款Bra,为强调女人穿上它就会立刻享有完美胸型,商家找到Andrej做代言、拍广告,一个都不少。 
      这位纤瘦、金发的美男子已经掀起了时尚的热潮,Andrej Pejic的美跨越性别,据说他还即将代言维多利亚秘密。“我不会对担任女性内衣模特有什么特别的期待,但是如果它发生在我的身上,让我在这个产业中有一份职业,那为什么不呢?”Pejic说他永远知道自己看上去像个女孩,但是他从来没有因此而感到困扰。“我永远在我的头发和妆容上做实验,以后做得可能比我现在还要极致。”看来他已经随时准备,让众生为他的独特魅力所倾倒! 
      打赏
      百度分享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