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爱情惨败在复仇成功时

时间:2016-01-21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昙花一现,迟来的爱情过早夭折 
   
  从小,我就有一个令人羡慕的家庭,父亲是某局局长,母亲是一所学校的教导主任,都是职高权重的人物,家境殷实,家人也和睦相爱。我大学一毕业就被父亲安排到局里做会计。虽然如此,但我始终高兴不起来。 
  因为我没有爱情。不是我拒绝,而是爱情根本就不曾来过。原因我清楚,因为我长得实在不漂亮。单眼皮、盘子脸、肥厚的唇,还有粗黑的皮肤,几乎让我无颜见人,甚至连镜子也害怕照。大学4年,没有一个男生追过我,我如一株被遗弃在荒原里的无名小草,寂寞生长。一晃工作两年了,我依然孑然一人、孤影做伴。这期间,在亲朋好友的安排下,我像一件劣质的产品被推荐给不同的人,可是,每每只是一面之交便没了下文。我急,父母更急。 
  那日同学聚会,我发现所有的同学都是携伴而来,一股深深的失落感和悲哀感油然而生。我喝了许多酒,然后一个人醉醺醺地回到了家。我吐得一塌糊涂,脑子却异常清醒,我苦笑:“原来,女人可以没有显赫的家庭,但一定要有引人注目的美貌,可我……唉!” 
  就在我对爱情灰心失望的时候,爱情姗姗来迟了。 
  那天发薪水,员工一个一个签字领钱。发完最后一份薪水,我正欲锁门下班时,一个陌生的男子进来了。他伸出手,友好地说:“我叫秦震,刚分来工作的,有我的薪水吗?” 
  噢,原来他是新来的同事。按照规定,新来员工工作不足两周是没有薪水可发的,而他才工作5天。他是绝对没有薪水的。 
  可我却找身为局长的父亲说情,为他开了一个月的满薪。我承认,我这样做,是在彼此握手的那一刻暗自喜欢上了他,因为他大而调皮的眼睛,宽而饱满的额头,不凡的轩昂气宇以及柔软温暖的手掌。 
  从我手中接过薪水的同时,他盛情地笑着说:“谢谢南小姐鼎力帮助,让我有薪可领,我请南小姐吃顿饭吧,不知可否赏脸?” 
  生平第一次被异性彬彬有礼的称为小姐,第一次被异性邀请,我全然没了女孩子的矜持和顾忌,忙不迭地点头应允。 
  就餐时,我依然恍若梦里,不小心让滚烫的汤洒在了手上。秦震一下子从对面伸过手,抓住我的手送到唇边,轻轻吹了起来。我目瞪口呆,不知所措。我想不起来我当时激动得哭了没有,但记得我的小手从此就未被他的大手放开过。而就餐后,我又被他拉着去看了一场电影。电影的名字我早已记不得了,但记得他附在我耳边轻声问:“做我的女友,好吗?”我没有回答,将头倚在了他的肩膀上。 
  我们开始了恋爱。我自卑而又担心地问:“你这么出类拔萃,干嘛喜欢我这个丑小鸭?该不是戏弄我吧?”秦震揉乱我的头发,一本正经地回答:“你美丽的心灵早就打动了我的心,我爱你都爱不够,怎么会戏弄你呢?你若不信,那我们早点结婚吧!” 
  我害怕失去他,害怕失去爱情,很快就答应了他的求婚。父母也害怕我嫁不出去,赶紧给我们订婚。订婚的当天,父亲因为饮酒和激动过度,乐极生悲,突然脑溢血不幸逝世。 
  父亲下葬的时候,所有的同事都来了,惟独秦震没有来。料理完后事回到单位上班,我生气地质问他。没想到他竟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冷漠地说:“你父亲死了又不是我父亲死了,我凭什么要去呢?”我惊愕地说:“我们可是订了婚的准夫妻啊,我父亲难道不是你父亲吗?”“笑话,我什么时候跟你订过婚了?你别自作多情了,赶紧照照镜子吧!” 
  我掩面而逃。姗姗来迟的爱情就这样如昙花一样开败了。 
   
   离别真爱,改头换面“杀”回来 
   
  后来我才知道,秦震并不爱我,从一开始他就是有所预谋的。他爱的是仕途,他希望通过跟我的结合换来身为局长父亲给予的高官厚禄,只是不曾料到,父亲的过早病逝辗碎了他的黄梁美梦。自然,竹篮打水一场空的他暴露了原来的贪婪、阴险以及狡诈。 
  更可气的是,狼子野心的秦震不仅不为此感到愧疚和悔悟,反而对受害者的我恶语相加,像长舌妇一样四处散播于我不利的无中生有的流言蜚语。 
  我气得泪水直流,心更痛如刀绞。第2天,我交上了辞职报告。有这样的人,我还呆得下去吗?离去的时候,我恨恨地剐了一眼躲在办公室角落里正幸灾乐祸的秦震,心里咬牙切齿地说:“我会回来的!我会找你报仇的!我会让你尝尝‘害人终害己’的滋味!” 
  最后,我买了一张去广州的车票。 
  尽管广州繁花满树、阳光灿烂,但并没有勾起我半点的欣赏欲望,心情依然无法从忧郁走向开朗。我惟一的信念便是:挣钱——挣多多的钱,然后报复——报复贪财的秦震。 
  “长相这么难看,还来应聘文秘,真是不可思议!”在最后一次应聘失败时还未跨出门的我听到了应聘官这样小声嘀咕。那一刻,我骤然明白:原来,这一切还是丑貌所致。 
  我在广州无所事事地呆了大半年,工作没找着,带出来的钱却花了大半。我越来越后悔辞职,同时也越来越憎恨秦震,如果不是他,我也不至于流浪异乡、衣食无着。“报复!我要变本加厉地报复!”仇恨的欲望在心底再一次强烈起来。 
  既然容貌让我无法昂首挺胸地生活,那么,我为什么不能改变它呢?况且现在整容技术是非常高超的啊。带着最后一点积蓄,我来到了海南。我打听到,这里有一家颇有名气的整形医院。 
  手术一共做了3次,前后历时5个月。隆鼻的时候,我几乎窒息;薄唇的时候,我3天没有进食一粒米一滴水;而做拉皮除皱手术时,我疼得冷汗直流……那段痛苦难熬的日日夜夜,我拒绝使用任何止痛剂,咒骂秦震成了我最好的止痛方法。 
  手术成功了,拆开紧缠头颅的层层纱布,我自己都认不出镜子里的那个美人儿是谁了。只是我的积蓄已经花光,挣钱成了我当前最大的需要。 
  凭着楚楚动人的美貌,我很快被一家外企聘为公关小姐。接下来,我又凭借自信和容貌征服了许多客户,让上司对我刮目相看。我很快升职并得到水涨船高的薪水。令我始料不及的是,一名客户向我发起了爱的进攻。他叫丁子俊,一个很帅气的男子。 
  我想,在我的复仇计划没有完成之前,我是不能够拥有爱情的,否则之前所有的付出便会前功尽弃也毫无意义。于是我婉言拒绝了他的爱意。可是,他毫不气馁,居然说在我没有结婚之前,他都会穷追不舍地追下去,直到我做了他的新娘为止。没想到,他真的是言出必行,天天给我送花、发手机短信,居然还会写动人心弦的情书。只要是心,哪怕是石头做的心也被他的柔情蜜意给慢慢消融了。我情难自禁地接受了他。 
  丁子俊向我求婚,我答应的当晚又后悔了。因为我想起了秦震——那个伤我至深的仇人。我不能因为爱情而忘了复仇! 
  跟丁子俊去南山喝完咖啡分手后,我拎着早已准备妥当的行李,直奔火车站。轰隆隆的车轮声将我的哽咽淹没,我喃喃道:“子俊,你要等着我,等我报完仇,我就回来,我们永远在一起,不再分离……” 
   
   如愿已偿,仇人陷入美色陷阱 
   
  暂别爱情,已改头换面的“我”杀了回来。我首先去公墓拜祭了九泉之下的父亲,接着步入了昔日工作的单位。没想到物是人非,秦震早已不在这家单位工作了。可悲又可笑的是,居然没有一个人认出我曾经是他们共事多年的同事,更没人料到,曾经被迫背井离乡的丑小鸭如今脱颖而出,像白天鹅一样飞了回来。因此,我也很容易打听到,秦震半年前跟本市一家私企老总的千金结了婚,然后辞职在岳父的麾下任市场部经理。 
  宏远公司是一家以生产木地板为主导产品的公司,销售量和声誉稳居本省第一。要想接近秦震,我惟有扮作消费客户才行。可是,我该如何对他进行报复呢?是以美貌吸引他,然后让他爱上我,最后我再抛弃他;还是以美貌迷惑他,让他在我的温言软语里丧失经商的睿智,使他的公司由昌盛渐至衰败,从而失去岳父大人的信任和不劳而获的荣华富贵。 
  权衡再三,我选择了前一种方案。因为,让我饱尝摧残的只是秦震一个人,如果让他的公司破产,损失最大的不是他,而是他的岳父。 
  一番经心打扮后,我胸有成竹地步入了宏远公司。秦震除了眼中多了一些深邃和不易觉察的机智外,依旧是当年的风流倜傥气宇轩昂。他没有认出我来。他看到我的第一眼,眼神里就流露出了惊艳之色,接着客气地请我入坐。听说我来自香港,他更惊讶了,连连说:“难怪如此,内地女子可没有你这样出类拔萃的美貌和与众不同的气质……” 
  我和他相互恭维了一番,接着我便说明了来意。我告诉他我是一家房地产公司的置业经理,奉老总之命欲在贵公司购置大量木地板。秦震一听,双眼一亮,欣喜地说:“好哇好哇,我向你保证优质低价。”接着向我伸出了手,我也没有丝毫犹豫,将小手放进了他的大手。各自说完“合作愉快”,他仍然纵情握住我的手不放。 
  这时,一个女人走了进来。秦震闪电般松开了我的手,尴尬地说,那是他的妻子。问好的时候,我暗自打量起她来:五官平平、身材臃肿,虽衣着华贵、珠光宝气,但流露出的不是雍容高贵,而是无比的媚俗,一如当年丑陋的我。如此看来,秦震娶她也不是爱她,而是她背后的显赫家财和地位。我替这个女人感到悲哀,同时也更窃喜,自己的美貌一定能将秦震引入我已挖掘好的复仇陷阱。 
  几天后,他请我吃饭。那顿饭吃得有些“荡气回肠”:秦震向我抱怨,他的妻子不仅貌不出众,没文化,脾气也不好,表面上他身为经理风光无限,背地里却要忍辱负重,饱受恶妻的蛮横无理和颐指气使。我也伪装不幸,悲戚地说,我虽年芳28,可至今孑然一身、孤灯做伴,大千世界里找不到可以托付一生的人。秦震猛然抓住我的手,情不自禁地说:“南小姐,就让我做你的蓝颜知己吧!”我假装感动地回答:“好呀,那么也让我分担你的忧愁苦恼吧!” 
  我和秦震就这样心怀鬼胎地“相爱”了。那些日子,我故意在他工作的时候约他,甚至将电话打到他的家。为了赴约,他不得不编造各种谎言骗取妻子的信任。女人天性是敏感的,他的妻子很快就嗅出了端倪,严加控制了他的时间支配。但是,已被我弄得神魂颠倒的秦震却是欲罢不能,依旧隔三岔五地跟我幽会。只是每次见到他时,他的脸上总是布满了许多指甲的抓痕。 
  跟一个你并不爱的人经营爱情,并将爱情作为复仇的手段,这是一件多么无奈、无聊而又痛苦的事情啊。每次与秦震虚假的幽会,使我屡屡品尝良心受谴的滋味;幽会完,并没有因为他一步步按照预想的那样跌入自己布置的陷阱而感到兴奋和快慰,反而更加失落和悲哀,更不由自主地想起远在海南的丁子俊,不知道他可还好?可还爱我?想到夜深人静无法入眠时,我就大口大口喝酒,然后醉倒,只是借酒浇愁愁更愁,人也反而更清醒、更痛苦了。 
  丁子俊就在这时突然出现在我面前。不知道他是如何找到我的。他见到我的第一个动作便是牢牢抱紧我,然后说:“我要死死抱紧你,不要你逃走,我要抱紧你,让你成为我的新娘……” 
  丁子俊不断催促我跟他回海南。我不知道怎样回答他,于是慌乱地说:“等一等,再等一等吧。”他很奇怪:“等?等什么呢?” 
  我加快了复仇的步伐。我更加疯狂地向秦震倾注虚假的柔情蜜意,他也毫无防备地爱上了我。那些日子,我游走在丁子俊和秦震之间,提心吊胆、心机费尽。丁子俊频频催促我去海南,而秦震的婚又迟迟没有离下来,这期间,他妻子还数次找到我,警告我洁身自好,远离秦震。我本来是挺同情她的,可听了她那高傲而又蛮横的叫嚣,不由得又让我对她憎恶起来。我再次加快了对秦震的攻势,可是,等他妻子勉强同意离婚,贪婪的他又不同意了,因为他不愿意净身出门,他要分夺一半的财产。我在心里冷笑:“哼!等你离婚的那天,就是我抛弃你的那天,也是我跟丁子俊全新生活开始的一天。” 
  我没有想到,幸福在不远处向我招手的时候,我、秦震、丁子俊三人居然偶遇在一起了。那天,我被秦震拥在怀里嬉笑着走在步行街上。这时,我猛然看到,丁子俊站在街的对面,目瞪口呆地望着我,一件女式貂毛大衣从他的手中无声地滑落在地。两个小时后,我回到了住处,丁子俊已经走了,那件大衣伤心地躺在床上,一张字条被风吹落在地:“我终于知道你在等什么了,终于知道你为什么不肯做我的新娘了,我走了,但祝你永远幸福……” 
  丁子俊走了,我一边嚎啕大哭,一边咬牙切齿地说:“秦震,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我一定要你加倍赔偿!” 
  没隔几天,秦震喜滋滋地对我说,他就要拿到离婚证了,律师已帮他争取到了大笔财产。秦震洋洋得意地挽着我的手去酒吧庆贺。刚出门,他的妻子气势汹汹地迎了上来,拽着我高声叫骂。秦震一边回骂她,一边保护我离开。就在这时,那女人猛然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阔口瓶,迅速拧开盖子,向我的脸上泼来。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秦震一下扑了过来,将我遮到身下,然后惨叫一声倒在了地上。 
  一个星期后,秦震永远离开了人世,浓硫酸烧伤了他颈部的大血管。他的妻子被抓进了监狱。而我虽未被判刑,但灵魂上的煎熬更令人痛不欲生。这之后,我去海南找过丁子俊,他已经匆匆跟一个很贤惠也很善良的女孩结了婚。我自杀,但没有成功。活过来后,我骤然明白:用爱情当作复仇的工具,无论结局怎样,注定是一场失败,而且是两败俱伤。如果可以重来,我希望仇恨的种子永远不会在心底萌芽,自己能够及时去把握属于自己的真正的爱情和幸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