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因为有爱,生命一再创造奇迹

所属栏目:演讲   来源:网络   编辑:范本大全网上天地

   他从三楼的阳台翻下朝恋人奔去 
   
  1989年,在湖北省总工会组织的全省职工演讲比赛上,李阳波认识了彭慧。 
  可是,李阳波和彭慧的爱情却遭到了李母的坚决反对。李阳波的父亲因病早逝,母亲深知照顾服侍病人的不易,母亲告诉他,彭慧这姑娘是她看着长大的,人虽美,可患有先天性胆总管狭窄,一岁半就开过刀,十几岁又开了两刀,和这样的女孩生活在一起,将来要受苦一辈子的。可刚刚掉进爱情漩涡里的李阳波哪里听得进去呢? 
  1991年8月的一天,彭慧因胆道败血病发作被送到宜昌市第一人民医院,当晚又被紧急送往武汉。 
  整整一个月,李阳波把彭慧照顾得无微不至,尽管她是病房里病情最严重的,却是病友们最羡慕的一个,因为她能找到“这么好的男人”。 
  一个月后,李阳波因为请假时间太长而不得不回宜昌,临行前他一再叮嘱彭慧:安心养病,他一定会再来的。彭慧紧紧拉着他的手一言不发。 
  1992年11月的一天,李阳波突然接到彭慧病危的消息,他立刻买了第二天一大早的车票。晚上他在收拾行李时,母亲对他说:“儿啊,你何必往火坑里跳啊?”李阳波倔强地说:“彭慧是个好姑娘,我现在若撒手,才真是把她朝火坑里推。”见历来孝顺的儿子顶撞自己,爱子如命的母亲第一次向儿子施以“暴力”——她用自行车链条锁将防盗门牢牢锁死,任凭李阳波如何喊叫也不开门。 
  情急之中,李阳波冒险推开三楼阳台的玻璃窗,从楼上翻了下去。在一楼的楼梯通道口,他发现有人在哭,仔细一看却是自己的母亲。母亲对他说:“我知道你还是要去,我也不再拦你,只想让你知道,将来你要吃一辈子苦受一辈子罪,不要怨任何人。”李阳波点点头,握着一张车票,什么东西也没带便朝车站狂奔而去。 
   
   这是我心甘情愿付出的代价 
   
  到了武汉协和医院,李阳波几乎认不出彭慧了,曾经身高1.64米体重108斤的她,如今体重只剩下58斤,像一个干瘦的老太婆一样缩在病床上。 
  李阳波走后,彭慧做了手术,手术是成功的,但病情却不容乐观。彭慧对李阳波说:“就算病能治好,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我也不想拖累你,这次要你过来,是想见你最后一面。”李阳波泪流满面,他说:“我爱的是你这个人,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彭慧不再言语。 
  李阳波出去打完开水回来,见彭慧的嘴鼓得老大,以为有东西噎在她嗓子里,便用手指使劲抠,谁知抠出的竟是一把药丸——几十粒的安定。李阳波痛不欲生,对彭慧说:“你要是走了,我还怎么活?”当着满病房的病友,李阳波突然跪下,大声喊道:“彭慧,我爱你,我要你做我的新娘,你要是不答应,我就长跪不起!”同病房的病友见状纷纷围拢过来劝彭慧,为结束这尴尬的场面,彭慧只得含泪点头。 
  1993年10月3日,李阳波与彭慧登记结婚。 
  没有隆重的婚礼,李阳波决定带彭慧到厦门旅行结婚,他对彭慧说:“你什么都好,就是心胸不开阔,有点悲观主义,所以我要带你去看大海。” 
  不久,李阳波察觉彭慧怀孕了,他大吃一惊,坚决要求彭慧去做“人流”,但好说歹说彭慧就是不干。无奈,李阳波只得带着彭慧去医院征求医生的意见。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医生严厉警告他们夫妻俩,绝不要冒这个险,一是妊娠到了一定程度对大人的生命有危险,再者即使保全大人,小孩也会因为营养不良或用药的副作用引起早产或先天性痴呆。 
  可是彭慧却横下一条心:就是要死,也要把孩子生下来。她对李阳波说:“我欠你太多,就是死,也是我心甘情愿付出的代价。”李阳波一时拿倔强的彭慧无可奈何。 
  1994年7月,彭慧临产了。一切都被医生不幸言中,考虑到彭慧腹部已开过三刀,原计划自然生产,但孩子却怎么也生不下来,半途中医生临时决定紧急剖腹产。从腹中拿出的孩子仅3.9斤,水肿,脐带绕颈,生殖器官发育不全,分不出男女。孩子胎盘前置,一直在育儿箱中保命,第7天才睁眼,直到第17天,孩子仍处于高度危险之中。正常的孩子7天之后脐带脱落,可他们的孩子此时脐带仍然缠在脖子上,并且感染化脓,医生一再提醒他们夫妇当机立断尽早处理。 
  彭慧不干,她拖着虚弱的身子把孩子从医院抱了回来,她要尽自己一切的努力把孩子从死亡线上拉回来。 
  彭慧是如何含辛茹苦地拯救这个弱小的生命的,其中的艰难可想而知。这个名叫李新月的孩子,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现在长得健康活泼,成长发育一切都好,小小年纪便在学校频频得奖。 
  李阳波也觉得,也许这是一个奇迹!是上苍对爱情的回报。 
   
   你说你爱我,不许你放弃 
   
  也许是新月的出世给彭慧带来了好运。在孩子出生之初的那几年里,彭慧在孩子的嘻笑哭闹中度过了艰辛而又愉快的时光,不知不觉中,身体仿佛也有了些许起色。 
  然而,好景并不长。2000年8月,彭慧旧病复发,从宜昌的医院转到武汉协和医院又转到上海东方肝胆外科医院,初步检验发现脾脏巨大和胆囊肿大,在一月之内连开了两刀,可病情仍无法控制。最终经切片检查,确诊为胆道管癌,彭慧的生命已临近尾声。 
  李阳波在那年的中秋节拿到了病理报告,他独自一人回到居住的偏僻小店,咬着枕巾,蒙头哭了一夜。他知道,这个噩耗无论如何不能告诉彭慧,她经受不了这种打击。 
  李阳波在上海住了一个月,连吃带用还没花上300元。当他想到彭慧要看病历时,却顾不上节约,拿了150元买了一条烟请求医生给他开一个假病历,可医生拒绝了他,说那是违法的事,绝不能干。李阳波就赖着不走,向医生哭诉他的遭遇,医生被他打动了,还是为他制作了一份假病历。 
  2000年10月8日,李阳波揣着“门诊随访”的假病历和彭慧回到了宜昌,而医生对他的交待是:病人的日子只有5个月左右,到家后要想办法让她开心,想吃什么就吃什么。那份真病历被李阳波严严实实地藏了起来。 
  彭慧从上海回到宜昌,尽管病历上写着“已无大碍”,但她心里明白自己的病情:她拄着拐杖,吊着绷带,身上还挂着叮当作响的引流管和玻璃瓶,稍不注意,胆管的胆汁便会溅出。看着李阳波忙里忙外,她除了心疼流泪已无能为力。不知有多少次,她拔掉与生命同等重要的引流管,想尽早告别这人世,但每一次都鬼使神差地被李阳波发现。 
  稍稍能动一动的时候,彭慧也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2000年12月的一天,冬日的阳光格外温暖,彭慧将李阳波的一些衣服拿出来晾晒,在一件上衣的口袋里,居然摸出了自己的那张病历,上面写着:胆管癌,末期。这时候,彭慧才知道丈夫一直在欺骗自己。 
  彭慧以一个病人家属的身份打电话到上海东方肝胆医院询问胆管癌,不知内情的医生告诉她:胆管病人中有千分之八的人会患上这种癌症,存活率仅为万分之一。 
  听着医生宣读这份“死刑判决书”,彭慧顿时摔倒在地。女儿的哭声唤醒了她,她擦了擦眼泪,反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轻松,她觉得自己从此可以解脱了,惟一放心不下的是已上小学一年级的女儿!下午女儿早早放学回家,彭慧牵着女儿满屋子转悠,她轻声细语地告诉女儿:夏天的裙子挂在那里,冬天的棉袄放在这里,略通事理的女儿被妈妈的反常举止吓得哭了。 
  那天晚上11点多钟,也许是在精神上已彻底绝望,彭慧高烧不止,胆汁喷溅,气若游丝。弥留之际她紧紧抓住李阳波的手说:“我不行了,我对不起你,你要保重!” 
  李阳波贴近妻子的身体,已几乎听不到心跳和呼吸,他知道彭慧的生命已危在旦夕。他出奇地镇静,流着泪对着妻子的耳朵说:“你说你爱我的,说好了,不许你放弃的。” 
  彭慧也许在冥冥之中听懂了李阳波的话,那一夜她竟然没有撒手而去。 
  李阳波没有把彭慧送进医院,而是在第二天天未亮,就带着女儿一道去了江边的迎江寺,他虔诚地跪在那里,焚香跪拜。中午回来,女儿把爸爸起早烧香的事告诉了妈妈,彭慧哭着对丈夫说:“阳波啊,你是共青团干部,这事要是传出去会影响你的前途啊!” 
  李阳波坦然一笑:“昨晚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观音菩萨也在朝拜。我就问她,佛法无边的观音为何对自己朝拜?观音菩萨对我说,求神不如求己。”彭慧凄然一笑,“阳波,我知道你的用意,你是要我挺住,是吧?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我们就是一个完整的家,是不是?”看到醒悟过来的妻子,李阳波连连点头。 
  一晃又过了两年。这两年李阳波和彭慧很少再去医院,因为这个家已再无能力支撑医院的费用,再说彭慧的身体也承受不了长远路途的劳顿,李阳波就干脆在家中遵照医生的嘱咐为彭慧抓药。 
  随着李阳波一次次的动情诉说,领导们终被他们之间动人的爱情所感动,共青团宜昌市委、市妇联和彭慧原先所在单位组织了一次又一次的募捐。拮据的经济有了缓解,李阳波为妻子买来一本本医疗书籍,为她买来一袋袋灵芝,有时骑车连夜跑几十里赶到乡下为她讨一个偏方;他还忘不了为妻子买来各种好看的报纸杂志;为了帮助妻子尽快恢复身体,他还带着女儿练出了一手敲背按摩的绝活。 
  更让人称奇的是,李阳波还发明了一种“精神胜利法”——他教妻子练一种治疗癌细胞的功:假想自己身上有一股健康的细胞,将它们组织起来,向癌细胞发起猛烈攻击,一天一天地将它们赶尽杀绝。身体虚弱的彭慧练不下去,李阳波就陪着妻子练,有时练着练着,劳累的李阳波就呼呼地睡着了。 
  诚心也许真的能感动苍天。一段时间后,彭慧的气色有了好转,脸上有了红晕,一些见过病中的彭慧的人,都说她一定是服用了什么秘方。 
  2003年5月,已自我感觉良好的彭慧在李阳波的陪同下,再一次走进上海东方肝胆病医院,专家为彭慧做了全面检查。看着一张张检测报告,专家惊奇地发现:彭慧身上的癌细胞已全部消失,她已是一个完全正常的人! 
   
   我要你做我永远的新娘 
   
  2003年6月,湖北电视台的一个娱乐节目要观众推荐“最幸福的人”参加一次特别节目的彩排,一名电视观众向该台推荐了彭慧和李阳波。这位匿名者的一句话打动了编导:“只有摆脱极端痛苦的人,才能品尝最幸福的滋味!” 
  2003年7月6日,在该台演播大厅里,彭慧和李阳波讲述完他们的爱情故事后,主持人要他们各说一句话。毫无准备的彭慧和李阳波情不自禁地搂了搂对方,然后不约而同地说:“我要你做我永远的新娘(郎)!”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