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釜山之恋,海市蜃楼般的爱情怎堪回首

所属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编辑:网上天地网

  一位对未来充满美好憧憬,对爱情充满纯真的女孩,在远赴韩国釜山打工淘金时,经历了永生难忘、发人警醒的人生与爱情的历练过程。年仅24岁的文静就那样文静地坐在记者面前,如泣如诉地讲述着她和两个男孩之间剪不断、理还乱的爱情故事…… 
   
   轻轻一撞,与男友的3年苦恋竟如此不堪一击 
   
  在2000年那个草长莺飞的季节里,中专毕业的延吉女孩儿文静与同窗学友兼恋人张光,经过历时半年的“好事多磨”,终于踏上了到韩国釜山打工淘金的漫漫路程。 
  初来乍到,文静与张光在移民釜山多年的一位学姐的极力举荐下,曾多次到多家大公司的白领岗位上竞聘,虽然语言上并无障碍,但依旧每每名落孙山。从国内带来的费用已经花得差不多了,穷困潦倒的文静与张光不得不退而求其次。为了填饱肚子,他们来到一家中式餐馆打杂。这里不仅活多劳累,而且薪水低得可怜,每个月挣到的韩元还合不上1000元人民币。更惨的是,每天晚上都要工作到午夜10点以后,这对于“瞌睡虫”文静来说,无疑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那天晚上,由于中式餐馆宾客特别多,一直忙活到午夜凌晨,文静和张光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向出租屋走去。他们太困太乏了,相依相挽地蹒跚在街道上。当他们刚刚拐进离出租屋不远的一条巷子时,一辆轿车突然从里面窜了出来。 
  肇事司机是一位戴着金丝眼镜文质彬彬的韩国男青年,面对这种场面,他一边连声说着对不起,一边搓着手呆立在那里。 
  文静被送进了医院,伤得并不重,只是腿部撕开了一道口子,缝了5针。医疗费是肇事司机付的。但从手术处置室归来,张光无意间发现,肇事司机已经不见了,张光悔得捶胸顿足,只怪自己太粗心大意,原来,这种逃避责任的人不仅国内有,而且在釜山也大有人在。文静劝他说,反正伤得不重,过几天就可以出院了。再说,人家预交的医疗费已经足够了。正当文静与张光争论时,病房的门突然被轻轻地推开,那位肇事司机头上冒着津津热汗走进来,他把一份热气腾腾的夜餐送到了文静床前。此时,还没有吃饭的文静才感到肚子真的有点饿了。 
  在文静受伤住院的那些日子里,张光的脸上非但没有一点伤感的表情,反倒时常有一丝得意在不经意间掠过,“我受伤,他快乐?”文静莫名其妙。 
  3天,整整72个小时过去了,以往每日早午晚必出现3次的肇事司机崔金植却一直没有出现。文静的感觉怪怪的。 
  直到第4天早晨,文静才收到了金植发来的一封短信,上面只留了一句话:背井离乡不容易,在釜山,在韩国,有事请找我。同时还留下了一个手机号码。张光告诉文静金植不会再来了,他已经与金植私下做了和解,金植已经支付了5万元人民币的赔偿金。“你、你怎么能这样做?快把钱给人家还回去!”文静对张光命令道。“还回去?咱们眼下正缺钱,咱们出来打工不就是为了钱吗?”张光说得斩钉截铁,“到手的钱,怎么可以送回去!不去,就是不去!”盛怒之下的文静为张光指明了两条路:第一,赶快把钱给人家退回去,我们靠打工赚钱养活自己;第二,如若不肯退还,你就抱着你讹来的5万元现金走人!大男子主义浓重的张光也毫不示弱:“任何事情有付出就该有回报。你既然被撞受了伤,金植就得给咱补偿。你为什么处处为他这个小白脸着想,他几天不来你就心不在焉,人家给了补偿金你还要奉还,难道你想嫁给他不成?”“我们相处3年,今天才看出你竟是这样的势利小人!”文静抱着被子嘤嘤地哭了起来。张光冲出了病房,此后他的身影再也没有在病房里出现过。但张光每天都要给文静打两次电话,试探文静能不能给他一个“鱼和熊掌兼得”的“特赦”。当然,这是根本不可能的。 
  入夜,文静辗转无眠想得很多也很远,她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在金钱的诱惑面前,自己与男友的3年恋情竟会如此不堪一击。一个女孩儿的纯真初恋竟敌不过区区5万元的人民币。 
   
   回眸一笑,釜山之恋悄然萌发在心照不宣的瞬间 
   
  毕竟是3年苦恋,毕竟相互间有着较深的感情,张光的黄鹤一去不复返,令伤透了心的文静心脏病突发,足足抢救了一天一夜。从抢救室出来后,她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马上出院,她付不起高昂的住院费用。“住院费,早已经有位戴金丝眼镜的先生为你办理好了……”护士小姐边说边把一张手指宽的字条递过来。是金植那熟悉的笔迹。拿着金植的字条,文静感到自己的心跳在加快,原来金植的那双眼睛一直在不远处关注着自己,一种内心隐私被窥视的羞涩溢满了文静青春的心头。 
  半个月后,文静的伤口已经痊愈,心脏病也已康复。出院那天,她刚刚迈出医院的大门,就看见在那辆现代轿车前站着一位男青年,他胸前捧着一束鲜嫩的康乃馨。怎么,怎么会是他?这个既可爱又可恨死缠烂打的韩国男孩儿。 
  车到出租屋,金植握着文静的手摇了摇,扔下的还是那句话:“在釜山、在韩国,有事情找我!”此时文静已经发现金丝眼镜后边深藏的那双明亮的眸子里,分明闪动着热恋中男孩儿特有的激动的光芒。 
  此后,文静开始冷淡金植,拒绝与他交往,相互间只是偶尔在电话中互致一下问候。文静照例在中式餐馆打杂,金植照旧车来车往做他的金领雇员。 
  2001年9月,一个落英遍地的秋日的黄昏,刚回到出租屋的文静突然接到了母亲从国内打来的长途电话。母亲告诉文静,父亲的膀胱癌已经发展到了晚期,急需住院手术,请文静尽快把5万元的费用寄回来。文静轻轻地放下电话,两行热泪扑簌而下,父亲的病不能再拖延,可自己在韩国人生地不熟,上哪儿去弄这么一大笔钱呢?打工将近一年省吃俭用也只攒下了一万多元钱。她忽然想到了那位多次向自己承诺“有事请找我”的韩国男孩金植。 
  接到电话不到10分钟,金植就驾车来到文静的出租屋,脸上渗着津津热汗。“这是5万元人民币,如果不够用,我再想办法,行吗?”金植说得很平静,仿佛不是他在帮别人的忙,而是在请求别人帮助自己。 
  坐飞机回国的那天,金植说他忙没时间为文静送行,文静心里突然感到有一种莫名的失落。可当飞机在北京机场徐徐降落,文静走出安检通道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却出现在自己面前:怎么会是他?难道他是孙行者会一个跟头10万8千里飞过来。金植大胆地走上前拥紧文静强行来了一个热烈的长吻。文静没有挣扎没有拒绝,她甚至还有些渴望。原来,金植已经乘坐头一天的航班飞到了中国。这一切他不想告诉文静,是想给文静一个意外的惊喜。这件事使文静意识到:金植是一个有心的男孩。 
  文静与金植,这对异国男女孕育已久的恋情终于拉开了大幕一角:公园、郊外留下了他们的亲密倩影;酒吧、咖啡厅留下了他们的欢声笑语……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的爱情也在成长。 
   
   渐远渐去,没有基石的爱恋怎敢握紧你 
   
  文静与金植确定恋人关系后,文静就不止一次地请求金植带自己到他家里去,与未来的公爹公婆见见面。可每当提到这个话题,金植总会以种种借口岔开。热恋3个月后,文静不容分说地给金植指出了两条道路:第一,立马领我到家中去看父母;第二,马上分手没商量。这是因为在文静这个既传统又开放的女孩眼里,婚姻大事必须征得双方父母的点头应允,没有父母“准入”的恋情难以经风雨极易触礁搁浅。意识到问题严重性的金植没辙了。 
  在那座足有七八百平方米的超豪华别墅里,文静终于接受了金植父母的首次“检阅”。金植的父母都是韩国上流社会的知名人士,他们对文静的审视如同聘用一位普通员工那样,既漫不经心,又不屑一顾,但却彬彬有礼,绝不会让人难堪。文静也没有多去考虑,她以为知名人士故作一番高深玩把深沉,也许顺理成章并不为过吧? 
  然而,事情的发展并非如文静想象的那么简单。自从那次金家“检阅”后,金植对文静的态度已经明显降温。一天傍晚,文静到一家超级市场购物,无意中与正拥着一位金发碧眼的西欧女孩谈笑风生的金植撞了个满怀。方寸大乱的金植与西欧女孩耳语了几句什么,西欧女孩狠狠地瞪了文静一眼,鼻子里哼了一声扭头远去。在他们经常约会的那间咖啡厅里,金植不得不向文静摊牌:原来,那次“检阅”后,他的父母就为他们的恋情划上了“休止符”。金植反复对文静解释说:“真的,其实我是真心爱你的?可是,我是父母的儿子,我又不能不听从他们的安排,要知道,没有他们,我的金领位置、巨额的家资,我都会失去的……请原谅,对不起?”“见你的鬼吧?信誓旦旦的伪君子?”文静真想抽金植一个响亮的耳光,可她的手却连举起来的力气也没有。文静万万没有想到:那个口口声声高呼着“有事请找我”的韩国男孩在金钱面前竟与自己的前任男友一样溃不成军。“我父亲看病的5万元钱是我借你的,我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还你……”分手前,文静留给了金植一张5万元借款的欠条。 
  与金植的恋情宣告结束后,文静变得格外理智与清醒,她很快就把自己的心情调整到了最佳状态,在物欲横流的当今时代,为了拥有金钱而不惜放弃真爱的人,根本就不值得去爱。从此,文静从伤感的阴影中走出来,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工作上,很快跳槽到一家广告公司,成了一名白领策划主管。 
  2002年,那个七月流火的盛夏的傍晚,一位满身珠光宝气的贵夫人,叩开了文静居住的女子单身公寓的门。文静想了想,终于认出来了:她们曾有过一面之缘,来人是金植的母亲。金植的母亲未曾说话泪先流。原来,金植病了,病得很重,是肺癌晚期。医生说,他只有一两个月的时间了。听到这个不幸的消息后,那个花了金植不少钱,信誓旦旦“非金植不嫁”的西欧女孩,连个招呼都不打就飞回到自己的国家去了,从此再也没有了消息。为此,感情被欺骗的金植极度伤感,病情也开始极度恶化。他请求文静到医院去,陪他度过这段生命中的最后时光。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们毕竟曾经携手走过一段风风雨雨的人生路,如今他已处在生命的垂危之际,我应当陪金植走到生命的尽头。文静不计前嫌所做出的决定,使金植的母亲感到十分意外,甚至不可思议。 
  为了全心全意护理金植,文静辞去了广告公司收入不菲的工作。有了文静的陪伴,金植不仅心情变得爽朗起来,而且病情也大为好转。又一次检测过后,金植兴奋地把诊断书递给文静:“苍天有眼,赦我不灭。静静,你看看,看看哪?我得的不是肺癌,是肺结核,医院是误诊,已经答应给我经济补偿了?”文静接过诊断书,两行热泪扑簌而落,嘤嘤地哭出声来。金植想抓住文静的手,却被文静狠狠地甩开了。“静静,有了你我才化险为夷,有了第二次生命,这是天意神助……静静,今生今世我再也不离开你,我们结婚吧?我去说服我的父母……”听完金植的这番话,文静擦干泪水,仰天大笑:“金植你错了,你以为我是一件可以随便穿脱的衣服吗?你以为我帮你就是为了破镜重圆吗?金植,你错了。爱不可以物化,蒙上了物化尘埃的爱怎么可以重来?我之所以哭,一方面是为你起死回生感谢上苍,一方面是为医院的误诊感到悲怆……”傍晚,金植的母亲笑容可掬地来到文静的住处,她把一个小巧的鳄鱼皮包摆在了文静面前,说里面是20万元人民币,是文静护理金植的酬金。“不过,请你不要纠缠我们金植,他不会娶你为妻,我们也不会同意。”听罢此言,文静气得呼地一下站起身来,把鳄鱼皮包甩了过去:“夫人,你想错了?请走人吧?” 
  文静觉得自己该走了,应该回到那个生养自己的故乡热土上去,那里才会有属于自己的真爱。在釜山机场,金植的现代轿车依旧停在那里,金植依旧捧着一束鲜嫩的康乃馨驻守在那里。然而,物是人非,往事已如过眼云烟,此时此刻的文静一点感觉也没有,她只想尽快离开。金植飞快地跑过来:“静,我知道你是个仁义善良的好女孩,我知道我配不上你……我只想送你两件……礼物作为离别礼……”金植边说边递过来一个信封,里面装着文静写给他的5万元欠据。“还有,这束鲜花送给你,让它伴随你一路走好,一路平安……”文静只接过了康乃馨,快步向安检入口走去。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