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防卫过当”:“三栖名编”哪堪婚姻之重

时间:2016-01-22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今年54岁的徐方胜是南方某省艺术团团长,是位集编、导、演于一身的蜚声圈内外的著名编剧。他亦编亦导亦演了数十部影视剧并屡获殊荣。这位多才多艺的“三栖名编”因“后院起火”而导致婚姻两次破裂。前不久,法院终审判决解除了他和第二任“太太”的同居关系。 
   
   富姐穷追不舍:娇妻以红杏出墙相“制衡” 
   
  徐方胜是一个天生长满艺术细胞的人。他能写会唱,英俊潇洒。1971年,徐方胜从部队复员回地方工作,很快成了单位的文艺骨干。不久,他与出身高干家庭的林红相恋。林红不仅人长得漂亮,舞也跳得特别棒。1972年5月1日他们走上了婚姻的红地毯。尔后,两个女儿相继出世,小家庭欢声笑语,其乐融融。 
  1977年,徐方胜调进了省里一家艺术团体,两年后,妻子也调进省城。夫妻团聚后,两人各有自己的事业定位。徐方胜开始进军演艺界,很快便蹿红。 
  “演艺界是滋生绯闻的地方,当心被靓妹勾走了魂。”见丈夫经常到外地演出,身边美女如云,林红开始给丈夫打“预防针”。此后,徐方胜在台上台下格外谨慎,除了向夫人“早请示、晚汇报”之外,尽量不与女演员、女影迷们单独相处,以免被太太抓住把柄。然而,尽管徐方胜小心翼翼地避免误闯妻子划定的“警戒线”,但他的“绯闻”还是出现了。 
  原来,市里一位从事音像生意的女老板暗恋上徐方胜。为了引起这位著名编导的注意,这位叫丁莹莹的富姐伸出了橄榄枝,热情邀请他“合作”。开出的诱人条件是:只要徐投资,亏损由丁独立承担责任;若盈利,徐方胜可分享20%的分红。徐方胜对这种“只赚不赔”的投资很感兴趣,毅然入股。为了避免日后妻子疑神疑鬼,他对太太谎称说与男同事合办公司。 
  随着音像公司生意一天天火爆,丁莹莹对徐方胜的恋情也一天天升温。 
  她甚至坦诚地对他说:“你放心,我只是一心一意喜欢你,既不会破坏你的家庭,也不会对你有其他企图。”徐方胜回绝道:“这不可能!我有一个贤惠的妻子,有两个可爱的女儿,一旦我们越过了三八线,一切都有可能重新改写。” 
  然而,已经离异的丁莹莹沉迷于痴恋无法自拔。几年来,她不断地向徐方胜进攻。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徐方胜与独身富婆的来往被妻子知道后,林红对丈夫勃然大怒,无论他怎么解释,林红一口咬定老公与富婆“有一腿”。她逼问道:“你说你们之间没有故事,那么,这几年你入股赚的钱在哪儿?”徐方胜顿时哑口无言。 
  原来,为了控制住这位著名编导让他不脱离自己的“视线”,丁莹莹将企业盈利的钱一直不分红给徐方胜。如今被妻子苦苦逼问,为讨清白,徐方胜只好硬着头皮上门讨债,却遭到丁莹莹的拒绝。情急之下,徐方胜扣押了这位富婆的金银首饰“抵债”。此举引起轩然大波,徐方胜因此被人民法院罚款2000元。作为文化名人的徐方胜感到自己“颜面丢尽”,与富婆的“纠葛”弄得徐方胜“里外不是人”。但他想,只要能消除妻子的猜疑也值得。岂料,随后关于他与多位女性的“花边新闻”开始充斥于耳。通过追根求源,徐方胜发现这些“绯闻”的始作俑者无一例外都出自爱妻林红之口。 
  更令徐方胜不寒而栗的是,不知从何时起,妻子的脸上常常挂着一副难以捉摸的笑容。1995年7月,徐方胜从外地拍完一部电视剧回来后,他在家里总是接到一些莫明其妙的电话,对方听到他的声音就挂断,而林红一接就通。并且妻子当着他的面接电话时,总是慌慌张张、支支唔唔。随后,一些左邻右舍冷嘲热讽的话便传进徐方胜耳朵,说他的老婆与上司有染,徐方胜却不以为然。 
  1997年5月1日,徐方胜在外地拍摄一部电视连续剧,想起今天是他和夫人结婚25周年纪念日,赶紧给妻子打电话:“亲爱的,我们的婚姻已进入了银婚,我给你准备了银婚戒指。”电话那头,林红冷冷地回道:“编导先生,我想不必了,你还是将戒指戴在别的女人手上吧!”说罢咔嚓挂断电话。徐方胜感到情况不妙,联想到左邻右舍的传闻,便立即赶回家,旁敲侧击地向妻子“求证”。 
  林红没有直接否定自己与顶头上司的“绯闻”,她对丈夫说了一段耐人寻味的话:“我不像你们演艺圈的人那样虚伪,又做婊子又立牌坊。再说,绯闻也不是你们编导和演员的专利,中国有句俗话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你看着办吧!” 
  徐方胜的心一下子掉进了冰窟窿,半晌说不出一句话。他做梦也没想到:一向嫉恨、炮制和传播“绯闻”的爱妻,最终以红杏出墙的方式对他“制衡”。徐方胜作出了一个决断:将这段经营了25年的“才子佳人”婚姻打上一个句号,两个女儿判归母亲抚养。 
  走出法院那一刻,徐方胜泪眼朦胧。 
   
   影迷献身偶像:著名编导焕发第二春 
   
  这次婚姻破裂,徐方胜的心里很难过。为了尽快从“绯闻”的阴影中走出来,他将全部精力投入影视事业中,以此忘却旧痛。由于徐方胜在编导和演技上不断创新,他的佳作迭出,名声鹊起,同时升任艺术团团长。 
  就在徐方胜静静地“自我疗伤”时,1997年底,随着一名叫岑吟月的女子闯进他的视线,第二次爱情又悄然降临。 
  岑吟月32岁,是一家咨询策划有限公司的白领丽人。这位身段优美、脸庞俊俏的女子竟收藏了他的几乎所有的影片、海报、张贴画、剧本等。 
  两人相识以后,岑吟月就经常打电话问候徐方胜或到家中帮他料理家务。 
  1998年8月25日,徐方胜正在拍片,那天由于剧组有事,他一直到晚上9点多才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家。当他推开家门的一瞬间,愣住了:房间四周被五颜六色的拉花装饰着,在淡紫色的灯光辉映下,摇曳生姿。一桌子的美味佳肴,中间一个硕大的蛋糕,上面燃烧着一圈闪闪的蜡烛。徐方胜正站在门口发愣,岑吟月穿着一袭洁白的长裙款款从房间里走出来:“生日快乐!”那一刻,徐方胜被深深感动了。由于拍片太忙,徐方胜连自己的生日都忘记了,见满屋子芳香四溢,徐方胜按捺不住自己的感动,轻轻地把岑吟月揽在怀里。 
  这次“忘年恋”让徐方胜顿感第二春来临。他每天激情澎湃,文思泉涌。在两人同居的前3年里,爱情的力量激发了徐方胜巨大的创作潜力,将他的事业推向了巅峰。他编导的一批优秀影视剧脱颖而出,受到观众的普遍好评。 
   
   情人网上“筑巢”:虚拟性爱羞煞名编 
   
  1998年底,徐方胜在外地拍摄一个片子时,无意中发现,他的电话、手机、呼机被小情人监控了。徐方胜认识一个女演员叫阿岚,彼此很投机,偶尔也通个电话。岑吟月发现徐方胜手机上这个陌生号码后,便顺着电话打过去,电话中传出很好听的女性声音。岑吟月说:“我家先生徐方胜是一位能经受住绯闻考验的男人,建议你不要在他身上花太多心思。”女演员感到一头雾水。徐方胜知道后,忙对女演员陪笑说:“我太太是个很幽默的人,她是在和你开玩笑。” 
  2001年徐方胜受命负责一个大型活动的门票首发式和整台演出的策划。因为领导打电话让徐方胜带着几个演员在宾馆筹划。正当一班人边吃边商讨“首发式”时,岑吟月满面春光地“碰巧”敲错包厢的门,并且“将错就错”地给几个女演员敬酒,令徐方胜坐立不安,无所适从。 
  岑吟月的“幽默”后来还发展到“上层”。一天,这位著名编导太太“路过”徐方胜单位一把手的办公室,“顺便”进去与领导拉家常。岑吟月说:“我老公绝对是一位正人君子,我俩感情很好,彼此坦诚信任。但是,有时候英雄难过美人关,恳请领导爱护部下,常对老徐和他身边的女演员敲敲边鼓,像老徐这样的名人若出现晚节不保,无论对他本人还是对剧团,都是巨大的损失啊!”这位一把手听出了弦外之音,后来当真专门找徐方胜谈了一次话,让徐方胜深感震惊。 
  “吟月,我们谈谈好吗?”随着夫人“幽默”的“升级”,徐方胜感到一种无形的压力,憋得他喘不过气来。当时他只认为是娇妻使点小性子,是太爱他才如此在意他,所以他采取低调的方式同善解人意的太太试图沟通。岑吟月轻描淡写地解释说:“为了我俩婚姻长久幸福、稳定,作为妻子,我仅仅只是未雨绸缪,扎紧篱笆,防止狐狸精钻进咱家。” 
  考虑到太太年轻,也没有恶意,徐方胜也没有对岑吟月的所做所为太计较,最后只是委婉地奉劝夫人不要“紧张”,切勿“自乱阵脚”让人笑话。岂料,这次与妻子沟通不久,有关徐方胜的“绯闻”便无风三尺浪,惊涛拍岸般而来。 
  一天,徐方胜开车回到家门口,邻居一位老阿婆左手捏着一张纸,右手对他伸出大拇指,称赞他是个“新好男人”。徐方胜感到奇怪,走过去细细端详老太太手中的纸,顿时哭笑不得。那是一张漫画。画面上,一位打扮妖艳的年轻女人,扭动蛇腰向徐方胜作飞吻状。徐方胜用手掩面而逃,嘴里说:“美女蛇永远别想吞咱。” 
  徐方胜以为是朋友搞恶作剧,一笑了之。两天后,徐方胜的一位长期保持联系的大学女同学向他展示了另一幅“作品”:又是一幅漫画。画面上,一位穿着暴露、丰乳肥臀的女郎,一边宽衣解带,一边纵情高呼:“我甘愿为徐编导无条件献身!”徐方胜不屑一顾:“我讨厌你的狐臭!” 
  “谁在捣什么鬼?”徐方胜满腹狐疑地回到剧组,发现剧组同事们都用怪怪的眼光看他。一打听,才知道不少演员手中都持有有关他拒绝美色的“漫画”和“打油诗”。更令他惊鄂的是,徐方胜吃早餐的米粉店老板、农贸市场的卖菜大嫂等熟人,都有赞美他面对美女的媚态而岿然不动的漫画。“说!是不是你干的?”徐方胜怒气冲冲地奔回家,将漫画和打油诗往茶几上一摔,两眼逼视着岑吟月。岑吟月坦率地承认是自己的“杰作”。徐方胜气得脸色铁青,将一只茶杯狠狠地摔得粉碎,咆哮道:“你……你……为什么这样贬损我?你怎么跟我前妻是一路货色?”“住口!”岑吟月突然红颜大怒,“你前妻到处捏造和传播你的绯闻,而我则是四处为你洗脱绯闻。”“问题是,我根本没有绯闻,你洗脱什么?”徐方胜浑身发抖,直喘粗气。 
  这是徐方胜和第二任妻子的第一次战争。室内杯盘狼藉,销烟弥漫。徐方胜一怒之下离家出走,住进酒店与岑吟月分居。 
  气头过后,徐方胜前思后想,考虑到第二次婚姻来之不易,太太也是因为担心美女抢他老公才出此“玄招”,再加上岑吟月梨花带雨哭着向他道歉,并保证今后不再“洗脱绯闻”,半个月后,徐方胜又打道回府,与岑吟月重归于好。果然,此后妻子不再到处赠送“漫画”和制造“幽默”,甚至对他的电话和行踪也解除监控。徐方胜外出拍片时,岑吟月便上网冲浪。徐方胜舒了一口气,对娇妻学乖非常高兴。然而,当几个月后了解到太太在网上的所做所为后,徐方胜差一点跌破眼镜。 
  网站上,岑吟月的一组婚纱艺术照粘贴在页面显著的位置,格外抢眼,旁边还配有1500多字的“征婚启事”,并公布了自己的住宅电话。徐方胜点击“聊天记录”,发现娇妻昵称“菊开今夜”,通宵与多位帅哥谈情说爱。更令他惊鄂的是,精通外语的“菊开今夜”还同香港、美国、日本、澳大利亚等国家和地区的网友拜堂成家,生儿育女。徐方胜每点击一条“惨不忍睹”的留言,都心惊肉跳,头晕目眩。 
   
   解除同居关系:逃出围城怎奈患上“恐妻症” 
   
  徐方胜压住火气,这次他没有和娇妻大吵大闹。他觉得,他和岑吟月的故事完了。在他看来,爱人精神出轨比肉体的背叛更无法宽容。他发现,第二任太太和前妻的所做所为如出一辙,所不同的仅仅只是表现形式。 
  2003年1月30日,徐方胜在递交给法院的《起诉书》中写道:“岑吟月的疑心太重,到处散布谣言,限制我的人身自由,并在网上谈情做爱,组建虚拟家庭。两人缺乏相互信任的基础,感情确已破裂,无法在一起共同生活……请求法院判决离婚。” 
  因徐、岑二人至今尚未登记领取《结婚证》,法院受理后按照“非法同居”案件处理。2003年4月27日开庭时,被告岑吟月要求将包括房屋在内的夫妻共同财产对半分割。由于不是合法婚姻,不存在“夫妻共同财产”。但徐方胜念及岑吟月跟他生活了5年,也付出了真情,答应自愿对她给予一定的补偿。法院经过审理当庭作出判决:一.解除徐方胜、岑吟月的非法同居关系;二.将双方同居期间购置的一台彩色电视机、一套音响、一套电脑组合以及沙发等家俱,判归岑吟月所有;三.由徐方胜补偿给岑吟月42000元。 
  岑吟月不服,向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2003年6月10日,中院驳回了她的上诉,维持原判,并裁定限令岑吟月两个月之内搬出徐方胜的家。 
  就这样,著名编导构筑的第二座“围城”再次土崩瓦解。 
  据悉,徐方胜日前正在外地紧张地拍摄影视剧。近日,这位两次逃出围城的“三栖名编”在接受记者独家采访时,坦然承认自己患上了“恐妻症”。他说:“我的两任太太对婚姻确实有点防卫过当,草木皆兵,结果造成物极必反。如果不是她们煞费苦心地‘防范’,故事的结局肯定不会是今天这个样子。” 
  编后语:“三栖名编”徐方胜因后院起火两次逃出围城患上“恐妻症”,令人一声叹息!但事物总是有两个方面。如果换一个角度来看,徐方胜的两任妻子从本意讲也有情可原,因为演艺界毕竟是“盛产”绯闻的沃土。两位女主人公为了“保卫”自己的婚姻而采取了一些防卫措施,目的是为了捍卫围城让它坚如磐石。问题恰恰出在“防卫过当”上,致使名人丈夫无法承受婚姻之“重”,最终导致围城两次土崩瓦解,这恐怕是两位女主人公没有想到的。 
  随着现代社会婚姻不稳定因素的增加,无论是名人还是普通百姓,都有一种“婚姻越来越脆弱”的感觉。采取适当的措施保卫婚姻是必要的,但一定要把握住一个“度”字。我国刑法上有一条叫做“正当防卫”,指的是“为了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遭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但如果“防卫过当”,则要负刑事责任。婚姻也是一样,倘若对爱人“防卫过当”,轻则损害婚姻的肌体,重则导致婚姻解体。 
  哲学家黑格尔说:“所有的事物都有一个‘度’,超过了这个‘度’就会导致事物毁灭。”本刊提醒“围城”中的男女,爱情需要点点滴滴的呵护。当你理直气壮地打一场婚姻“保卫战”时,务必把握住一个“度”字,切莫重演“防卫过当”的闹剧或悲剧。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