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以偷养爱,欲望沟壑中的爱情在叹息

时间:2016-01-22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郭义涛,26岁,北京人,自幼家境贫寒。半年前,他偶遇了一位笑靥如花的温柔白领,遂陷入一场“贵族之恋”。在无意中盗取恋人的手机并发了笔小财后,他终于找到一条“以偷养爱”的生活方式。从此,他白天混迹于北京各大写字楼狂盗物品,被喻为“京城第一盗”,晚上在“贵族之爱”的缱绻无眠中惶惑不安。当最后一次偷盗失手后,面临法律的制裁,他道出了绝望悲凉的心声…… 
  我家座落在北京一条杂乱简陋的胡同里,与北京国际饭店仅一墙之隔。由于家境窘迫,每每经过国际饭店时,我都被它的光鲜气派所震慑,梦想着贵族般奢华的生活。由于没有学历和背景,高中毕业后,我一直闲散打工,日子平淡而寒酸。 
  半年后,我应聘到北京某办公设备公司做推销员。那天,我走进国际饭店,与一家文化传播公司的经理秘书许慧洽谈业务。乍一见,我立刻被她清秀典雅、笑靥如花的气质打动了。许慧看过价目表后,说:“我们需要200个加厚皮质文件夹,但你们的报价太高了。”沉浸在许慧柔美的气息中,生意人特有的精明顿时化为乌有,我说:“降30个百分点行吗?”这意味着我拿不到一分钱提成。许慧同意成交。 
  走出国际饭店时,我没有买卖成交后的喜悦,心里充斥的全是许慧的一笑一颦。在我二十几年的人生旅途中,没有哪个女孩的笑容如此温柔灿烂,让我体验到久违的温暖。我爱上了许慧。 
  第二天下午,送货时,我顺便给许慧带去了两款精美的水晶台历。许慧热情相邀:“快下班了,我开车送你回家吧,表示一下谢意。”许慧的车子小巧而漂亮,空气中涌动着醉人的香气。看着长发飘逸的许慧驾车的潇洒姿态,我在忐忑不安中编造着父母在北京有产业、家境富裕的谎言。我告诉许慧,我的车刚送去大修。另外,我亲自推销商品,是想了解商情,等父亲注册新公司后便走马上任。我编得像模像样。许慧是苏州人,对我这个“京油子”的话深信不疑。 
  为了展示“家境小康”,我让许慧把车停在“世纪家园”别墅小区门口。她惊讶地说:“这儿的地价是4000元/平米呀。”我淡然一笑,故意留给她想象的空间。许慧开车走后,我一边追赶着公交车回家,一边为自己的寒酸和卑陋伤心不已。 
  我本想忘掉许慧,但爱情这东西具有非凡的魔力,人一旦浸在其中,便浑然忘我。我知道自己没有华屋靓车让许慧开心,只能花钱给她带去快乐。第二天,我花200元请许慧泡酒吧唱歌,第三天又花280元请她去北京饭店吃自助餐……许慧快活极了,我沉醉在她甜蜜怡人的气息中,神魂颠倒。虽然存折上的钱数锐减,我在打肿脸充胖子的生活中狼狈不堪,但在爱情的感召下,我已没有退路。 
  正当我为没有雄厚的财力支撑爱情而一筹莫展时,一件偶发事件,让我的生活出现了转机。 
  那天,我和许慧在酒吧聊天,借她的手机给朋友打了电话后,因为醉酒,便顺手把手机塞进自己的衣兜。第二天,许慧抱怨说手机丢了。我猛然想起此事,怕解释后越描越黑,便把手机私藏起来。 
  3天后,我把手机偷卖了。由于是摩托罗拉最新款,竟获利1300元。在拿到钱的一瞬间,我手指发颤,在突至的惊喜中有如电击——没想到钱来得如此容易!当晚,我请许慧去饭店吃饭。在狂吞300元后,我把剩下的1000元交给许慧。我虚伪而肉麻地说:“慧慧,赞助你一点钱,以后可要保管好手机啊。”许慧感动得一把搂住我。在她香酥的气息中,我魂飞魄散,但心沉得像铅块……许慧的痴语划破爱的夜空:“义涛,我爱你,你让我如此的快乐和有安全感,我想今晚去你家……”我明白许慧的暗示,我何尝不想与她共度良宵、身心合一啊。只是我那鸽子窝般潮湿阴暗的小平房,怎能盛下这份高贵的爱情啊。出于自卑,我拒绝了许慧跟我回家过夜的请求。 
  夜里,躺在小平板床上,我在这份苦涩的恋情中辗转反侧。我爱许慧,也看得出许慧爱我。但我深知,许慧出身良好,在与我的相恋中,门当户对是引发她爱恋我的最基本条件。她对我的爱情,完全是建立在贵族的衣食奢华之上。一旦我暴露身份,她会坚决地鄙弃我。如果真是那样,我的人生将永无出路。 
  我不甘心永远埋没在社会最底层,决心去赚大钱,娶到自己心爱的女孩。可是如何搞到钱呢?去做生意,我没那本事;去骗,我没那口才;去抢,我没那胆量。由许慧丢失手机这件事,我突然想到了“偷”,而且是那种高档次的“顺手牵羊”。记得去许慧公司时,我发现职员们人人配有手机、商务通、掌上电脑。这些东西少则几百元,多则几千元。纵使外人随便进出办公室,他们也是信手乱放在桌上。我决定铤而走险。 
  那天下午5:15时左右,我特意买了大串荔枝去找许慧。这个钟点快下班了,员工最忙碌,来访客人也多。许慧和女孩们哄抢着荔枝,办公室哗然一片。我用眼睛扫射着桌面,迅速把一只摩托罗拉C300手机塞进衣兜。半分钟后,又把一只飞利浦电动剃须刀塞进裤袋…… 
  第二天,两样东西一倒手,净挣了540元,我欣喜若狂。当晚,我和许慧在酒吧醉酒欢歌,她竟然未提同事丢失手机之事,我如释重负。 
  第一次行窃顺利,我总结了成功的几大因素:一是我装扮得体;二是我对国际饭店了如指掌;三是对月进万金的白领来说,丢个手机只是两管口红的代价,他们不会贸然报警。设想一下,在金碧辉煌的饭店里,谁会怀疑穿着华伦天奴西服,腕配欧米茄18K金手表的男人是小偷呢?我坚定了今后要“混迹白领,以偷养爱”的决心。于是,我辞掉了推销员的工作,把全部积蓄都用来配置高档服装和通讯设备。 
  我给自己印了新名片,身份显赫。我每到一家写字楼,先四处探察地形,然后随意敲开一家公司。与对方谈话间,我伺机掠取,无论是手机还是电脑上网外用“猫”,无一放过。 
  许慧对我的神秘行踪很好奇。为了维护娇嫩的爱情,我只能对她保持沉默。两个月过去了,我把偷来的物品全部卖掉,竟获赃款36.7万元。 
  我的衣兜越来越胀,生平第一次体会到大款的光耀与富足。我陪许慧上街时,皮包里从来都装满3000元以上的钱,为她买衣饰毫不犹豫。许慧幸福地与我依偎而行,拎着各种名牌服饰。看着她陶醉的样子,我在“贵族之爱”的璨然中,自豪不已。 
  那天,在街边的长椅上,我与许慧亲吻着,彼此心中都涌动着强烈的欲望。许慧面露渴望,说:“义涛,你为什么还不让我见你父母呢?”我冷汗骤下,搪塞说:“我父亲刚生重病,你突然拜访,他太激动了对身体不利。”许慧已是无数次遭到拒绝了,她突然翻脸质问我:“你是不是有女朋友正在同居,为什么不敢让我到你家去?”我有口难辩,只得听她数落。 
  第二天,在影院小包间,许慧又故意用“我有女朋友同居”这事刺激我,我深感委屈,对她强词夺理:“你何必对我那么好奇?!女人啊,就是太敏感!”许慧是高傲而倔强的,她对我说:“我什么都可以忍受,就是无法忍受别人欺骗我。”许慧告诉我,她一直感觉我有事隐瞒她,在汽车、房子和工作这些事上我总是神秘兮兮,一定有隐情。我真佩服女人的感觉,只好说:“慧慧,我正忙着开拓事业,原谅我忽视了你。”许慧并不买账,愤然离去。 
  我掐指算算,与许慧交往4个月了,除了用金钱哄她开心外,我真的没给过她正式的承诺。看着她对我越来越怀疑冷漠,我焦急万分,巨大的紧迫感几乎让我窒息。我知道,如果在两个月内,我再凑不齐买房买车的钱,许慧终会识破谎言弃我而去。我开始了更疯狂的偷盗。 
  那天,我去长城饭店,正碰上商场给一家外资公司送彩电,场面乱哄哄的。我扛起彩电便加入运送队伍。趁前后无人时,拐进地下室,从通风口跑了出去。两小时后,我折回长城饭店,又趁商务中心小姐接电话的空当,把一款超薄智能显示器装进袋子提走了。第二天一倒手,共获利12000元。我兴奋地仰天大笑,满脑子都是许慧清秀撩人的风姿。 
  当晚,我把许慧拽到民族饭店吃饭,硬是把8000元钱塞给她,许慧满脸狐疑。我动情地说:“慧慧,我爱你。虽然我不是大款,但我绝不会让你跟着我受委屈。”我告诉许慧,“世纪家园”的房子是父母出钱购置的。现在,我正靠自己的能力挣钱买房。我对许慧许愿,结婚时除了送她一套别墅外,两人还要到海外旅游。许慧被我的新婚计划感染得跃跃欲试,终于与我冰释前嫌。 
  由于前4个月偷盗无一失手,我越来越肆无忌惮。那天,在长富宫饭店某会客室,我发现一只智能电子锅。趁接待小姐出去倒水的间隙,我拎起锅就走。刚跑进电梯,便听见保安大喊抓人,我弃锅而逃。当晚,我约许慧在酒吧聊天。她迟到了,而我因白天的刺激,心神不定、特别烦躁。我气得一把捏碎酒杯,冲她狂喊着:“滚开!”许慧目瞪口呆。她无法理解那种扭曲人格下的心理狂躁:我每天都像走在刀尖上,神经已接近崩溃。但我欲罢不能,因为我太想和许慧结婚了,太想尽快挣到钱后,结束这种险恶的生活了。 
  这以后的几天,我接连失手,沮丧不已。那天,许慧告诉我,各大饭店写字楼都接到警方通告,说北京目前有一流窜偷盗高手连续作案,累计金额已达百万元,让各公司加强保安。许慧鄙夷地说:“这种偷鸡摸狗的人,最好让他下地狱。”听着心爱的女孩在咒骂自己,我有如万箭穿心。我争辩说:“如果他家很穷呢,或者他有个爱慕虚荣的妻子,他是迫不得已呢?”许慧毫不妥协:“一个男人没本事挣钱,就要甘心过苦日子。娶不到老婆也不能偷!”这句话像一把利剑刺得我胸痛,我抬手就给了许慧一个耳光,仓惶离开。 
  是许慧让我看到了生活的希望,但更是出于对她的爱,我才铤而走险,过着人鬼不分的生活。可她却无端休辱我,我痛苦极了,在爱情与罪恶、出路与恐惧中失魂落魄地挣扎着。这以后的几天,许慧拒绝和我联络。眼看财富在一点点累积着,成功就在眼前,我也顾不得她的感受了,加快着偷盗速度。 
  那天,我把几个月来的偷盗款项计算了一下,五个月共窃得102.38万元,除却各种吃喝玩乐的花销,还剩78万元。我本想就此打住,但一想到许慧即将披挂婚纱,成为我的新娘,我就激动得心潮涌动。我决定为了爱情,再最后冒险偷盗一次,凑足80万元这个吉利数字,收手与许慧结婚。 
  三天后,我走进国贸大厦,在鸿基房地产咨询公司前台,突然发现了一款iPod迷你CD机,就是许慧一直青睐的那种,小巧精致,贵族气十足。我怦然心动,见四周无人,拿起便走。可我万没想到,前台的桌子下面,有个小秘书正蹲在地上接电线,她的耳机竟然接在CD机上。在秘书的喊叫声中,几个保安把我按倒在地…… 
  那一刻,我万念俱灰,后悔自己没有见好就收。眼见爱情的曙光已经来临,可我却因再一次贪得无厌,最终与幸福无缘。其实每次偷盗时,都是命悬一线。可我太渴望走出那条阴暗的小胡同了,太渴望与心爱的女孩在“贵族之爱”中招展虚荣了。 
  我没有学过法律,不知道等待我的将是什么,是几年徒刑,是终身监禁,还是极刑……我在绝望中不敢再想许慧。因为是她带给我那种像罂粟花般的魅惑之爱,这种爱不但没有给我带来希望,反而让我跌入欲望的沟壑自毁一生。我现在在拘留所里度日如年,在“贵族之爱”的幻灭中,等待着法律的审判…… 
AD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