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追父情人弟,孝女无奈出险招

时间:2016-01-24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尴尬面对面 
   
  我叫陈玉敏,出生在皖南山区的一座小县城,十多年的寒窗之苦将我送进大学的校门。我第一次目睹父亲的婚外情是在去年放暑假回家的时候。由于被学校评为“三好学生”,我心里挺得意,想给父母一个意外惊喜,下午一开完会就往家赶。我的家是坐落在城南的一座三层楼的别墅,周围绿树环绕,空气清新。能够享受这富足的生活,全凭父亲近10年的打拼。 
  父亲将家搬进了别墅,但母亲却不习惯这足不出户的生活,她让父亲投资在城里购买了两间门面房,经营起农机配件。对这事父亲一开始还挺支持,但随着业务的扩展,他觉得母亲丢下家里的事去挣那蝇头小利,有些得不偿失,就劝母亲把业务交给厂里其他职工,回来操持家务。母亲生意刚理出头绪,热情挺高,被他当头泼了盆凉水,自然不愿意,两人时常为这事争吵,心里疙疙瘩瘩的。 
  现在父母关系不知怎样。晚上8点多钟,我乘车赶到家。打开门,客厅里亮着灯,但没有人。上楼去看,卧室的门开着一道小缝,传来父亲的咳嗽声。 
  我上前轻轻推开门,粉红色的壁灯照射下,一对赤身裸体相拥的男女露出惊慌失措的神情,随即迅速分开,并用毛巾被遮盖。而那位男人就是我曾为之自豪的父亲!眼前的一切刺激着我的神经,我傻愣愣地站在门口,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哐当”一声带上门,跌跌撞撞地跑下楼去。 
   
   为母讨尊严 
   
  乘兴而来,败兴而归。我既为父亲放纵情欲、背弃家庭感到耻辱,又为那女子不顾廉耻、侵入我们这原本幸福的家庭感到愤恨。金钱的魔力果真是令人难以抗拒,我实在难以想象原本嫉恶如仇的父亲竟也开始游戏人生。这一切都是那“狐狸精”惹的祸,她缠住我父亲这快50岁的半大老头,无非是在用自己的青春做赌注,觊觎父亲创下的百万家财。我决不能让她的阴谋得逞! 
  思路一清晰,我便到城西的配件经营部去找母亲。经营部这时已打烊了,只是侧面的小门开着,露出冷清的节能灯光。忙碌一天的母亲到现在才端上碗,就着一小碟蒸咸肉和大半碗白菜蛋汤下饭。我望着她斑白的双鬓,想想父亲的花天酒地,心里为她感到愤愤不平。 
  母亲见我闷闷不乐的神情,猜中了八九分。经我再三追问,她才说出事情真相:“现在与你爸打得火热的女人名叫李春丽,是一位民办中学的聘用教师,一年前被车撞上,肇事者跑了,是你爸驾车将她送到医院,并支付了手术费用。谁想一来二去,两个人就混熟了,你爸不知哪根神经出了毛病,后来又把她招进厂里当秘书。快50岁的人了,整天和那小妖精眉来眼去的,一出去谈业务就带着她游山玩水。” 
  母亲说着说着,眼泪就涌了出来。我一边安慰母亲,一边在考虑如何才能为她讨个公道。我想起那位名叫李春丽的女秘书。对,解铃还需系铃人,她既然介入了我们原本和睦的家庭,就应该承担起道义上的责任。 
  第二天中午,我找到她在工厂附近租住的楼房。她一打开门,见是我,极不自然地愣了一会儿,随后理了一下额前飘散的乌发,将我让进屋。 
  我等她坐下,瞅了她一眼,然后便阐明自己的观点:“我父亲是快50岁的人了,你跟着他不会有什么前途的,还是趁现在年轻,早些离开的好。” 
  她回望了我一眼,叹口气道:“其实我离开不离开不在于自己,关键在你父亲。坦率地说,他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对他心存感激。我们一开始的交往是纯洁的,是你母亲的猜疑和争吵最后将你父亲推到我身边来的。” 
  真是混账逻辑,我压住心里的火才没有发作,只是说话的腔调有些变样,“但不论怎样,我父母现在的婚姻关系是受法律保护的,我劝你还是不要充当第三者这不光彩的角色为妙。” 
  “你认为没有爱情的婚姻还有维持下去的必要吗?即使不是因为我的介入,你的父母也很难继续生活在一起。你父亲是个很有责任感的男人,如果不是因为与你母亲之间存在难以弥合的情感裂痕,他是不会走到这一步的。” 
  我听她这么一说,一肚子怨气便涌上来,冲她说道:“是谁造成了他们之间的情感裂痕?始作俑者还不是你吗。我劝你还是找个年轻男人成家的好,省得总缠着人家有妇之夫。” 
  她一听这话,脸涨得通红,憋了好一会儿才冒出一句:“我要找什么人成家似乎轮不到你说三道四,我要告诉你的是:像你这样的人不配干涉你父亲的选择!”说完退到门边,做出送客的姿态。 
  遇到这样强词夺理的女人,我牙咬得“咯咯”响,恨不能扑上去,将她撕成碎片。 
   
   初识情人弟 
   
  此道不通,只有另寻其他出路。在李春丽这儿碰壁后,我想再去找一下她父母,可听母亲说他们都已去世了。只听说她有个弟弟叫李春林,在县医院当会计,两人感情挺好的。我想通过他做些工作,也许可以让李春丽迷途知返。 
  李春林上班的地方在医院6楼,我找到他时,他正在填写会计记录,瞧一个陌生女子走过来,有些疑惑。 
  我忙自我介绍道:“我叫陈玉敏,是农机厂陈厂长的女儿,有件事想麻烦你。” 
  听我这么一说,他英俊的脸上露出紧张的神情,扫了一眼周围的人,然后说:“有些事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我11点半下班,到时你在楼底下等我好吗?” 
  他既然这么说,我也不好强求,到楼下等他。下班时他穿一件浅灰色T恤衫,显得很清爽,只是人看上去有些忧郁。我瞧是中午吃饭时间了,就邀他到路边的一家饭店,点了几个菜,一边吃一边谈心。 
  他听我说明来意后,告诉我,其实他也反对姐姐与我父亲交往,劝过几回,可姐姐就是听不进去,还说陈厂长是个很有魄力的男人,与妻子感情已经破裂,需要她给予生活上的关心和事业上的帮助。 
  我向他介绍了父母原本恩爱的一些情感经历,说明只是由于他姐姐的介入才出现矛盾,希望他再找机会劝劝其姐,并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码。 
  他经不住我的反复恳求,点头答应再去劝劝姐姐。吃完饭,我要结账,他说什么也不同意,硬是将我拦下,自己付账。 
  他这样做,让我即刻对他高看几眼。我想,要是李春丽像她弟弟这样善解人意该有多好。随后我便在家等他的消息。两天过后,他打来电话,说姐姐听了他的劝说后非常恼火,说如果再多管闲事就当没他这个弟弟,话语中流露出无奈的叹息。 
  听他这么一说,我神情十分沮丧,晚上回来,竟不知如何开口向母亲说明情况。夜里躺在临时搭起的钢丝床上,我翻来覆去睡不着觉,想着二十多年来母亲付出的辛劳和对我的关爱,心里十分愧疚。迷迷糊糊,我想出个馊主意,那就是我去追父亲情人的弟弟,让他们双双陷入尴尬的境地。只是这样做,我如何向大学里的男友胡瑞平交代呢?唉?顾不了许多了,闯过这一关再说吧。 
   
   追父情人弟 
   
  我开始有意接近李春林,为了不使自己显得难堪,我打电话说自己头疼得厉害,想请他找个技术过硬的医生给看看病。他考虑了几分钟,然后答应了。 
  有了这次机会,我发现李春林并不讨厌我,心理上也就放开了许多,又以这样那样的理由约他出来几次。他人挺善良,每次都没抹我的面子。由于假期只有1个多月,我默默在心里定下了要在3个星期内与他明确恋爱关系,一个月内让我们的关系家喻户晓,临返校前让李春丽与父亲散伙的奋斗目标,并为之而绞尽脑汁。听说李春林准备进行会计电算化训练,我心里窃喜,便拎起自己的笔记本电脑上门,自告奋勇承担起辅导任务。 
  他租住的是医院附近的一间民房,面积不大,但布置的挺整洁,让人感觉很温馨。我为他辅导一般选在夜晚和他轮休的时间进行,小街上人来人往,难免会碰上几个熟人。他们见我同李春林一起出出进进的,往往露出惊讶的神情。我巴不得这样,只是担心李春林扛不住而退却。侧目望望,他只是有点不自然,没有想避开嫌疑的表示。我这才放心了,估计李春林心里也愿意与我亲近,我胆子就更大了,眼中情脉脉,话中爱深深,向他步步紧逼。可他始终有些犹豫,一次他紧揪着我,问道:“你老实说,经常找我,是不是有其他目的?” 
  他目光清澈,容不得我有半点的掩饰,我只得娇羞地说出自己的心思:“坦率地说,我一开始只是想让你劝劝你姐,但现在和你相处,感到你这个人挺值得信赖的,如果可能的话,我愿意继续交往下去。”他这才舒展开眉头,露出会意的微笑,将手轻轻搭在我的手上。我握紧他的手,实现了第一阶段目标。 
  我正准备展开第二阶段攻势,这时小县城已起风雨。“陈玉敏这姑娘竟勾搭上他老爸情人的弟弟,这会儿有好戏看了。” 
  李春丽大概听到了些风声,一天傍晚来找弟弟,见他穿着背心打开门,明白了八九分,紧绷着脸,眼角眉梢都是恨。她将弟弟叫到门外墙旮旯里,低声责问。李春林先是不吭声,被她姐一个劲儿地斥责。后来不知为何,两人争吵起来,李春丽甩手一巴掌打在弟弟脸上。我怕他们要闹出什么事,一直暗暗跟在后头,眼瞅着“恋人”因我受委屈,再也忍不住了,奔向前去,揪住李春丽:“凭什么打人!” 
  李春丽愣住了,只是憋足劲想甩开我的手。李春林劝我道:“玉敏,你回去吧,这是我们姐弟俩的事,你别再掺和了。” 
  我这才松开手。李春丽见事情闹大了,赶紧灰溜溜地离开。我将李春林迎进屋,一面安慰他,一面打了盆水给他洗脸。不一会儿,我手机响了,一听是父亲的声音:“听说你和春林好上了,这种事你也做得出来。你给我马上断了,否则我只当没你这个女儿!” 
  我自然也没好口气,回他道:“该断的是你不是我,你应该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羞耻,而不是来教训我。” 
  我同父亲的争吵声挺大,李春林也许听出了些眉目。他将我搂在怀里,一个劲儿地安慰我。我怕父亲跑过来闹,想离开。可李春林却不让我走,一直搂着我斜靠在床沿上,直到朝霞映红天际。 
   
   曲终人散尽 
   
  经历了这场风波后,李春林患上了神经衰弱,住进了医院。我整日守候在床前。他也只有握着我的手,才能睡得比较沉稳。从他那依恋的目光中,我感到心灵强烈地震颤,感觉到自己真不能游戏人生,愚弄这位心地善良的男孩的感情。我利用他睡觉的间隙,给原来的男友胡瑞平写了一封长信,叙述了一个多月来所经历的事情,阐明了与李春林的关系以及今后自己的打算。坦率地说,为人坦诚的李春林除文化程度低些外,没有其他可挑剔的,只是我跟他在一起时感觉不像一对恋人。唉,生活哪能处处随人意呢,与原来的男友在一起是够浪漫、刺激,但时不时地还会因意见相左引发激烈的争吵,互相几天不搭理。这段时间与李春林在一起,我感受更多的是他营造的温馨气氛。 
  李春丽得知弟弟住院后,来医院探望,没跟我说一句话,径直走到弟弟床前,丢下5000元钱和一封信,然后红着眼圈离开了。李春林醒来后打开一看,原来信中说她已从厂里辞职,决定离开我父亲,到南方发展,劝弟弟好自为之。 
  捧着姐姐的信,李春林的泪水扑簌簌滚落下来,情绪有些激动,竟怪我为什么当时不叫醒他。我只有一个劲儿地道歉、说明,才让他安静下来。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李春林恢复了健康,我将他接回住处。母亲来看他,出门后递给我一封信。我看是胡瑞平的笔迹,拆开后一瞧,内页上面既没称呼,也没落款,只有两行大字:现代大学生,上演小闹剧——荒唐之极! 
  我苦笑着摇摇头,将信揣进衣袋里,随后便询问起母亲和父亲的一些情况。母亲叹了口气说:“你爸已上法院起诉同我离婚,铁了心要拆散这个家,我想这疙疙瘩瘩的日子也没法过下去了,离就离吧,只要不再和那狐狸精搅在一起就成!” 
  这是什么逻辑?听了母亲的话,我的脑袋“轰”地一声炸开了,愕然而立……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