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她的名字:美丽的仙女

所属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编辑:网上天地网

  “美丽的仙女”,是这位维吾尔姑娘名字的意思。她的名字叫沙依甫加马力。2000年8月11日北京中国科学院理论物理研究所,举行有日本学者参加的博士论文答辩会,这位看上去瘦弱、腼腆的维吾尔姑娘,用流利的英语向9位中外评委作论文报告,论文获得了一致通过。 
  论文的题目是德国著名理论物理学家奈姆(W.Nahm)教授给她出的。不仅一般人看不懂,就是有关研究所的专业学者也会看不懂,因为它涉及到高能物理中的共形不变量子场论、超弦理论、模群、晶体群等一系列深奥的高能物理学与高等数学概念,是当今世界研究粒子物理现象、引力和宇宙学的重要通道。国际很多知名学者对论文评价很高。国际著名粒子物理学家尼尔斯(H.P.Nilles)教授的评语说道:“沙依甫加马力在她的论文中证明她具有一个好的物理学家的所有品质,特别是她对其数学结构的深入透彻的理解,使她能得到新的、令人惊奇的、非常重要的结果。即使用国际上的高水平的标准来衡量,她也完全值得授予博士学位。”国际知名理论物理学家弗鲁姆(R.Flume)教授评价说:“她与K.文德兰合作的原文(是博士论文的一部分,发表在非常好的学术期刊上)将成为一篇标准的参考文献。”这个“标准的参考文献”意味着是载入理论物理学领域史册的必读文件,是非常高的评价。所有这些评语都很长,最长的一份译成汉语有1500字,都表明沙依甫加马力的论文解决了二维共形不变量子场论领域内许多年来未解决的一个重要问题,并为粒子物理学的深化铺下了一段道路。 
  沙依甫加马力来自新疆策勒县,1985年进入新疆大学物理系学习,民考民,这意味着她的实际成绩要比汉族考生相对低许多。1990年她以优秀成绩毕业,并考入新疆大学查朝征教授理论物理硕士研究生。她对笔者坦诚地说:“我在策勒县上中学全用维语听课。虽说大学一年级是专学汉语,但后来4年中许多课程都是用维语授课。现在读研究生全是汉族老师讲课,当时对我来说真是难呀!” 
  众所皆知,为了培养民族干部,长期以来新疆对民族教育一直实行优惠政策,民族学生入大学考试成绩比汉族学生要低得多,现在摆在沙依甫加马力面前的是新的科学征程。为此,汉族导师查朝征教授在开学前接待她和另外一位维吾尔女研究生时说:“你们的基础差,可是在科学的前沿阵地上是没有弱者的地位的,你们要进入科学的前沿只有通过学习,要不断地学习!”沙依甫加马力是位意志坚强的维吾尔姑娘。她忠于职守。在回忆当时的学习情景时,她对笔者说道:“我当时没想别的,只想我已经考上了硕士研究生,就一定要拿到证书。我不能后退,也没有路可退!”她的确无路可退,要退就只能放弃研究生学业。查朝征教授很清楚,面前的两位维吾尔女大学生中学的数学基础差。要培养高级人才必须严格要求,绝对不能降低标准。如果降低标准,那就不叫什么高级人才了。高楼大厦需要坚实的地基,没有深厚的数学底蕴,要想攀登理论物理学的高峰那是不可能的。沙依甫加马力感到压力很大,要攀登就要付出,她把一切时间都用在学习上了。每当看到教科书上有不懂的汉字时,就闷头查字典,一直到把汉字含义搞通为止。她一门课一门课补习,一道题一道题做,遵照导师的教导,认真补完所缺的功课,为此,她的研究生生涯延长了一年。 
  自古以来,维吾尔族就是一个能歌善舞的民族。进入研究生阶段的沙依甫加马力正处在花季年华,她像其他维吾尔姑娘一样,也爱唱歌跳舞,也爱打扮梳妆,但她没有时间。她每天行进的路线是宿舍、教室、食堂组成的三角形。陪伴她度时的是深奥的教科书、离不开的汉语词典和解不完的难题。惟一的消闲就是每两周陪同男友看一次电影。啊,多么寂寞枯燥的研究生生活!4年中,她重新打造了大学汉族本科的全部数学基础,而且还学会了用汉语听课、交流、阅读和思考。当人们发现她在图书馆阅览室里研读《李代数》《微分几何》等高深的数学理论时,都向她投以惊讶而钦佩的目光,因为这些课程连数学系的本科生都难读通。 
   沙依甫加马力给导师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能刻苦钻研,能听指导,最重要的,是她能控制自己,专心研究学问,有很强的意志力,也有悟性,颇具潜力,但硕士只是培养高级人才的一个阶段,后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因为理论物理是一个高度抽象的数学王国,是研究高能物理的基础。通过联系,沙依甫加马力要到意大利国际理论物理中心高能物理组重读国外的硕士学位课程。这是一个专门接待和培训第三世界研究生的地方。进修只有一年的时间。这是一次独立工作和学习的磨练,因为身旁没有导师再给她指导了,有的是来自非洲和阿拉伯世界的同行。课程很紧张,也很难,绝不是国内的那种安排,每天都有大量的习题。沙依甫加马力独立应对,经过一年的学习,她修完了全部课程,比起许多没有过关的同行来,她却是全部及格,而且她独立工作的能力得到了很好的提高。此后她又进了新疆大学、中科院理论物理研究所和德国波恩大学联合组办的博士点学习。课程设计是:第一年在北京学习,第二年去德国,第三年又在北京。 
   就在第二年她要启程去德国完成论文的前夕,沙依甫加马力突然报告导师:她怀了孩子。这突如其来的消息震动了查朝征教授的心,他想了想,严肃地告诉沙依甫加马力说:“现在你面前只有两条路可以选择:要么你回家生孩子,从此半路夭折,用家庭的温暖换取学业;要么你下定决心不要孩子,去国外深造,为科学牺牲家庭的温暖。一个人想要做出非凡的贡献,往往要做出非凡的牺牲。”导师的话震动了沙依甫加马力的心。她面临着人生的重大抉择,激烈思想斗争的结果,是她说服了丈夫,做了人流,毅然去了德国波恩大学物理研究所,并在国际有名的理论物理学家纳姆(W.Nahm)教授的指导下完成了论文。直到2000年8月完成论文答辩她才回来。这3年中,她克服了许多普通人难以克服的困难,最难的是要克服传统的风俗。1994年沙依甫加马力结婚,但为了学习她做人流的事没敢告诉母亲。母亲希望有个小孙孙的唠叨一直萦绕在耳边,等到2001年生孩子沙依甫加马力已经33岁了。1998——2000年她在德国学习,说起来是在国际上著名的波恩大学完成博士论文,但由于工作紧迫,根本没有时间消闲,全部时间都用在学习上。波恩到底是什么样子她也无暇光顾。前后大约有10个月,帮她充饥的只是面包和苹果。由于长期营养不良,那满头秀发也掉了不少。1998年丈夫吐尔洪到波恩去看她,见到心爱的妻子换了一副模样,心疼的不得了,便天天学做维吾尔家乡的饭,中午给她送到办公室。 
  现在在她拿到博士学位证书以后,人们可以百倍赞扬她取得的成绩,实际上她走每一步都很困难。这完全是论文题目造成的。可以这么说:在物理学中,理论物理属于最难的课题;在理论物理学中,弦理论属于最难的课题,但它也是一个最热门的课题,20多年来世界各地有许多理论物理小组在研究它,但“由于问题出乎意料的复杂性,没有能解决”(纳姆教授的评语)。它属于高度抽象的数学物理领域中的开拓性的运算。前人没有能走通。当初北京的理论物理研究所接到这个论文题目时,许多同行专家都为沙依甫加马力能否完成这个课题摇头。但沙依甫加马力是位内心极其坚定的维吾尔女性,到了波恩大学以后就一头钻进了课题。一年过去了,论文没有完成,只好延长。第二年查朝征教授也来到波恩大学,见到的沙依甫加马力已经掉了许多头发。查朝征教授自己就是世界知名的理论物理学家,他从学生手里接过纳姆教授要求她阅读的辅助材料,大约一周以后,查教授还没有梳理完,一天,沙依甫加马力突然敲门闯了进来,喊道: 
  “老师,题目我解出来了!” 
  这是一个突如其来的喜讯。谁能预料这位来自中国的新疆、来自极其遥远而偏僻的昆仑山下的民考民的维吾尔姑娘,竟然完成了这个世界理论物理学中的尖端难题!连纳姆教授自己都深感意外,没料到会有这么大的突破。但这一切都是真的!这是一种创造性思维。是一个人对问题的数百个不眠之夜的思考的积累,是悟性的突破,是她非凡的意志力所追求的硕果!在全部检查完论文以后,4位德国教授给她写下了最公正的评语。 
  现在沙依甫加马力已在北京高能物理研究所工作,高能物理研究所的上下领导和同事给了她很大的帮助。博士后工作站是专门独立做研究工作的地方。她工作的不错。一年多就发表了两篇文章,一篇在国内核心刊物上,一篇在国外核心刊物上。这在理论物理这个领域就不简单了。刚去不久,她曾在高能所作了一次学术报告,反映颇佳。后来清华大学又专门请她去做了一次报告。在科学的讲坛上,没有实力是上不了那个台阶的,她的成就得到了北京同行们的认同。 
  她的博士论文完成的质量极高,这里没有一丝优惠和照顾,只有15年的心血和汗水所显示的她的人格的力量。理论物理是个极其抽象的领域!她的成功表明中国的改革开放正给古老的维吾尔民族,给新疆大地带来无限的生命力,也为新疆新一代民族青年树立了榜样,只要能像沙依甫加马力那样坚定不移地追求创新,超越自己,那蕴藏在维吾尔族同胞中的巨大的智力潜力,定会源源不断地释放出来。 
  “沙依甫加马力”是一个美丽的名字,维语的意思是“美丽的仙女”。我们的沙依甫加马力不仅人很美,而且还有着美丽的追求和美丽的人格,相信在这改革开放的新时代里,一定还会有更多的美丽仙女创造奇迹! 
  注:沙依甫加马力的博士论文英文题目为:《Toasards a Classification of U-nitary Conformal Field Theories with Cen-tral Charge c=2 and N=2 Superconformal Therries with c=3》。现在这篇论文的一些原理和结论,已被西方的一些著名科学家、包括诺贝尔奖金获得者在5篇新论文中应用。 
   
  ?后记?这篇文章是采访了沙依甫加马力博士和查朝征教授后写成的。查教授一共收了5位维吾尔研究生,其中2男3女,有2位是民考汉。和沙依甫加马力一起学习的阿依加马力,在德国已获量子力学博士学位,并在那儿的博士后工作站工作,其他3位都在准备出国去德国深造。在动笔时我心里充满了激情,想把那些能打动我的一切都写下来,但到最后我却处于进退两难的境地。因为我把文稿交给查教授审阅,他把所有记叙他的地方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后再三申明,要求我不要写他,因为还有其他老师都作了大量工作,特别是北京中科院理论物理研究所和高能所的学者和专家们。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