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变态丈夫,疯狂追讨妻子处女权

时间:2016-01-25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五常区发生了一起全国罕见的离奇案件,丈夫残忍地割断了当播音员的妻子的喉管。是什么原因促使丈夫如此残忍?记者经过深入调查,终于揭开了事情的真相。 
   
   新娘未见红,丈夫心理失衡 
   
  今年26岁的吕清涛出生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五常区的农民家庭。1997年,19岁的吕清涛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牡丹江农经学校。吕清涛是位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他学习认真,工作积极,第一个学期他就当上了班长和学校里的学生会主席,还光荣地入了党。当他得知同级不同班的文静秀气的女生张红的爸爸是一位镇长,家庭条件优越时,他便决定要把她追到手。这样,不仅是找个漂亮的女朋友,更重要的是今后他的工作生活就不用愁了,可谓一箭双雕。于是,吕清涛毅然放弃了他追求了半年之久的女友,掉头开始疯狂地追求张红。 
  吕清涛其貌不扬,张红长得目清眉秀、亭亭玉立。起初,张红对他的进攻并没有在意,但情窦初开单纯的她经不起吕清涛的软磨硬泡和甜言蜜语,不久就坠入了情网。 
  有了这层特殊的关系后,作为准岳父的张镇长,在准女婿的工作分配这样的大事上,自然不会袖手旁观。1999年夏天,吕清涛和张红双双毕业,吕清涛没有花一分钱,就如愿以偿地分配到了离市里仅10公里远的镇政府工作,成了一名令人羡慕的国家正式公务员。张红也分配到了杜家镇,当上了镇政府广播站的广播员。从此,这一对恋人形影不离,成了镇上一道亮丽的风景。吕清涛和张红都陶醉在爱情的喜悦之中。 
  2000年3月25日,22岁的吕清涛与20岁的张红喜结良缘。第二天一早,还在熟睡的张红被丈夫轻轻地推醒,他把妻子的身子挪开,极仔细地看着床单,然后又上上下下瞅瞅盖的被子,仿佛在寻找什么东西。张红见状,忙问:“你在找什么?”他笑笑:“没找什么,在玩呢。” 
  仿佛为了证明什么,吕清涛重新躺下,他双臂紧紧搂住妻子的身子,攒足全身的力量,重重地朝妻子压下去。当他匆匆完事之后,他再次把目光集中在了白色的床单上。两次都没能见到处女红,吕清涛瘫坐在了床上。被幸福包围着的张红,此时对丈夫的荒唐举动毫无察觉。 
  新婚未见红,吕清涛的大脑一片空白,他立刻从新婚的喜悦和幸福里逃脱出来,回到了残酷的现实中。他开始怀疑妻子不是处女。吕清涛是个思想观念十分保守的人,尽管他早在结婚之前已不是处男,但他决不允许他的妻子不是处女。这在吕清涛的脑海里和心灵深处投下了巨大的阴影,同时,又像一条沉重的枷锁沉甸甸地压在他的肩上。 
   
   心理扭曲,把恩视为仇 
   
  自从新婚之夜,吕清涛在心灵深处就种下了对妻子及其家人仇恨的种子。他下决心要报复,要雪耻。吕清涛尽管才20多岁,但却是个聪明、会来事、有计谋、城府很深的人。他心里再恨谁,但表面上一点也看不出来,仍和往常一样尊敬老人,呵护妻子,里里外外左右逢源,把各种事情办得漂漂亮亮,赢得单位同事和张家人的交口称赞。但暗地里,他却神不知鬼不觉有计划地开始了他的报复行动。从此,每次与妻子同房,他都十分疯狂,这并不是他爱妻子,他是在用这种独特的方式来报复妻子对自己的不忠,发泄愤恨。尽管如此,吕清涛仍觉得自己吃了大亏,他决定要到外面去找女人,而且专选择妻子熟悉要好的女人,他的目的就是也让她尝尝这种痛苦的滋味! 
  小梅(化名)是张红的好朋友,她的丈夫与吕清涛也是好朋友,两家人经常在一起喝酒聚会。吕清涛把报复妻子的第一个目标锁定在了小梅的身上。自从有了这种报复心理之后,每当两家聚会时,吕清涛就会直勾勾地用眼睛紧盯着小梅的重点部位,弄得小梅脸红红的十分不好意思。等到只剩下他们俩人时,他就会上前调戏小梅,弄得小梅很尴尬。一次,吕清涛趁小梅的丈夫出差之机,晚上偷偷溜进她家里,欲非礼小梅。小梅全力抗争,抓破了吕清涛的脖子,大喊救命,他这才灰溜溜逃窜。 
  不久,小梅郑重其事地对张红说:“你要好好管管你家吕清涛了,他现在变了,变得不正经了。”起初,张红根本不信,小梅就把吕清涛多次调戏非礼她的事讲述了一遍,张红这才如梦方醒,为此,张红与吕清涛好好谈了一次。张红原以为吕清涛会悔改,谁知他不但不收敛,反而变本加厉起来。他经常以工作忙应酬多为由,半夜才回家,甚至夜不归宿,在外面包养起了“二奶”。 
  张家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张红结婚后,张家就把女婿吕清涛当成了亲儿子一样对待,缺钱给钱,要物给物,在政治上生活上给予了无微不至的关怀和照顾。为了让女婿将来有个好前途,岳父还拿钱让他报考了省委党校的大专班学习深造。在工作中,岳父更是言传身教,手把手地教方法传经验。这使他受益匪浅,他的才能很快在同龄人中脱颖而出。 
  他们小两口每次回家里吃饭,张红的父母都好酒好菜地款待吕清涛。张家人越对他热情越对他好,吕清涛不但不领情,反而觉得是张家人对不起他内疚的表现。 
  2002年9月,吕清涛对岳父说,在镇上工作接触人少,见世面少,想到市里和省城发展,当镇长的岳父很支持他。 
  吕清涛却显出很为难的样子:“现如今求人办事很难,要办成事少说也得几万。”为了女婿的前途,岳父一家不惜一切代价。于是,张家东凑西借弄来了三万五千元钱,送给女婿做活动经费。吕清涛也不客气,拿着岳父给的血汗钱,以找人调动工作为名,下饭店、洗桑拿、泡歌厅,到外面养女人,几天时间就花完了5千元。之后,他把剩下的3万元原封不动地以父亲吕万国的名字存入了银行里。他同时还以妻子张红的名义,办理了一张金额为几百元的银行卡。回到家后,吕清涛把银行卡郑重其事地交给妻子张红,骗她说:“你家里给的3万元钱都存在卡里了,你收好,用的时候再取。”张红毫不怀疑,就把卡放了起来。 
   
   摆脱“耻辱”,精心设计杀妻 
   
  吕清涛在外面找女人,起初完全是为了报复妻子新婚之夜未见红,怀疑所谓的“不忠”。当他与小玉(化名)同居后,这才感到问题的严重性。小玉是个敢说敢为的新潮女孩,她不但要吕清涛的钱和人,还要与他结婚生子。这时候,他才感到这场游戏的危险性。 
  2002年10月的一天,小玉找到吕清涛,告诉他自己已怀上了他的孩子,要求他立刻与妻子离婚娶她做新娘。 
  吕清涛听到这个消息大脑一片空白。他忙握住小玉的双手,温情地说:“现在还不是生孩子的时候,咱们先上医院吧。”小玉把脸一沉:“姓吕的,你想玩完了就拉倒,没那么便宜。我今天明白告诉你,孩子我是生定了,还要跟你结婚。你敢耍花招,我就告你重婚罪,让你官当不成去做大牢!” 
  吕清涛一听就傻了。扪心自问,妻子一家对他可谓恩重如山,岳父是他的顶头上司,对他关怀备至。妻子贤惠漂亮对他恩爱有加,他没有一点理由和脸面提离婚,他也不敢提离婚,此时的吕清涛似热锅上的蚂蚁,欲罢不能,惶惶而不可终日。他心力交瘁,感到日子已到了尽头。 
  吕清涛是个既要前途又贪钱财的人。如何才能保全自己,既不能丢乌纱帽,又能得到一大笔财物,还能甩掉思想上的包袱?吕清涛经过权衡开始了预谋。 
  2002年11初的一天,吕清涛开始实施他的杀妻计划。这天晚上,他趁张红熟睡之机,将煤气罐搬进了卧室,打开了气阀。由于煤气罐里的气已所剩无几,放了一会儿就没有气了。这次他的阴谋没有得逞。一计不成再生一计。第二天,吕清涛特意到市场上买了一把锋利的弹簧刀。当天深夜,吕清涛揣上刀,推醒了张红。他捂着肚子装出很痛苦的样子说:“我肚子疼的历害,睡不着觉,你起来陪我下楼转转吧。” 
  张红不知是计,立即穿好衣服,搀扶着丈夫下了楼。吕清涛一会儿说肚子疼,一会儿又嚷嚷胃疼,拉着她在外边转悠几个小时就是不肯回家,而且专门往僻静处走。张红哪里知道,丈夫是伺机寻找杀她的机会。奇怪的是,那天晚上,不管他选择哪条路,走到哪里,都会碰到人。这使吕清涛十分的懊丧。无奈之下,吕清涛只好垂头丧气地回到家中。这期间,他几次欲对张红行凶,但由于种种原因都没有得逞。 
  2003年3月25日,是吕清涛张红结婚3周年纪念日。吕清涛把杀妻计划定在了这个特殊的日子里,可谓用心良苦。用他自己的话说,3月25日,不是他的结婚日,而是他的耻辱日。 
  3月25日下午还没下班,吕清涛就跟镇政府的6个同事一起去饭店喝酒。 
  17点30分左右,他们吃完晚饭后一起回到了镇政府。令同事们奇怪的是,平时吕清涛是极少与大家混在一起的,这会儿却有说有笑与大伙闲聊、看电视,而且一个办公室一个办公室地拜访。吕清涛与他们聊了一会儿,就回办公室写材料去了。 
  19时许,吕清涛走出自己的办公室,故意到各个屋里转悠了一圈,与同事打着招呼。有人让他打扑克,他说:“我困了,我睡觉去了。”随后,他打开了岳父的办公室,然后反锁上门,从窗户跳了出来,打车回到市里的家中。他悄悄从鞋盒里掏出弹簧刀,放进衣兜里,这才去招呼张红。他告诉妻子:“今天是咱们的结婚纪念日,我请你去看二人转吧。”丈夫平时很少带自己出去玩儿,张红就愉快地答应了。张红带了(接上页)两个椅垫和两个苹果就跟丈夫去了不远处的剧场。 
  看完戏回来已经是半夜11点多了。回家的路上,丈夫一直十分亲热地搂着张红,并用手反复抚摩她的脖子,让张红感到少有的温馨和甜蜜。他们的家就在新华小区的3楼。等两人走到一楼,吕清涛突然要求与妻子亲热。张红怕人碰见,忙说:“老公,咱们先回家吧。”他坚持着:“在家就没有这种感觉了。”张红刚要陶醉,突然感觉脖子麻了一下,她本能地呻吟了一声,想喊,可已经喊不出声了。她感到脖子像漏风了,有个大洞,血和气一起从体内往外冒。 
  张红回过头,瞪大眼睛呆呆地看着丈夫,嘴里却说不出话来。这时候,吕清涛又朝她的颈部和手部连刺了几刀,小声说道:“对不起了,媳妇。”张红这才意识到是丈夫在杀她。张红倒在血泊中一动不敢动地装死,此时,她的神志还很清楚,脖子的伤口处在不断地往外涌着血。 
  吕清涛回家处理了一下身上的血迹,又折回看看妻子是否已死。听到防盗门有动静,张红纹丝不动地趴在地上。出来的果然是吕清涛,他先蹲下来仔细地听了一会儿,然后站在几步远的地方静静地注视着倒在地上的妻子,几分钟后,见她没有任何动静,以为她已经死去,他才急忙下楼逃走。吕清涛在街上若无其事地打了辆车赶回镇上。进镇政府大门之前,狡猾的他先把外衣全部脱下悄悄放到窗台上,只穿着线衣线裤,这样做的目的是,一旦被人发现,他就谎称是上厕所,给人造成一种假象。 
  吕清涛的脚步声渐渐远去了。张红确认他确实走远了,她这才慢慢地从地上爬起来自救。她用尽全身力气从楼上滚下来。 
  由于失血太多,张红在医院抢救了6天6夜才脱离危险。经法医鉴定,被害人张红颈前区有两条长30cm的横形相连创口,深达气管,甲状软骨横断,气管2/3横断,右侧胸锁乳突肌横断,右手食指有两处2cm长创口,系六级伤残,张红因受到了致命重创,喉管被割断,她的声带已几乎不能发声。 
  案发的第二天,吕清涛因涉嫌犯故意杀人罪被刑事拘留,4月11日被逮捕。2003年12月30日,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吕清涛杀妻案作出一审判决:吕清涛因家庭琐事对其妻无端猜疑,持械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虽属犯罪未遂,但犯罪动机卑劣,手段残忍,情节恶劣,故依法判处死刑。 
AD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