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爱情碎片扎手也扎心

时间:2016-01-25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一 
   
   月光似水般从窗外泻进来,流得满屋满地板到处都是。起身在月光里行走,我就想到他,那个眼睛如星子般的王子,从一开始就那么精心地依从我、呵护我,非常执着。想这些时,感觉就美不胜收,无法言语。 
  可是,我只是一个沉睡中的睡美人。我醒了,是从混乱的梦中醒来的。 
  那一夜,我索性穿起睡袍,毫无顾忌地趿拉着精致的绣花鞋走到布满灰尘的阳台上抽烟,彼时的天空,是纯粹的黑,宛如孟宇离开时的情景。 
  孟宇离开后,我再没有甜美笑容了,我一下觉得幸福原本不是可以这样简单的。我开始喜欢一切的黑:黑衣黑裤黑裙及黑夜,心疼着喜欢,有残忍的美感。剑说我变得有些像古怪的女巫,我却笑他太三八,我说剑,你一个大男人,成天注意女人穿什么颜色的衣服,无聊。 
  无聊就无聊!剑耸耸肩。我瞪大两只眼,看剑一脸的无所谓,看剑猛吸一口烟,然后吐一圈圈袅袅的青烟,然后转身离开。 
  又剩下我一人,每天都穿得像要参加葬礼。 
  几个相熟的客户目光诧异,看着我像看一个外星人。那个捣蛋的同事竟说:你呀你,让人越来越读不懂!娅雯,你是不是家里发生了什么变故。 
  你可不可以穿得稍微亮色点?终于,一向不太挑剔我的叔叔也发话了。 
  公司有规定不能穿一个颜色的衣服上班吗?我微皱着眉头:这些男人真麻烦。 
  不过,下班的时候我没有回家,径直去了闹市区。 
  新上市的春装,花红柳绿,穿在身上,有些像借来的衣服。想了想,还是买了两套,我不想过分惹叔叔生气,更不想他向我父亲说起我的现状。 
  买完衣服之后,想到家里一个人都没有,心情无端变得很坏。 
  打手机叫剑陪我吃饭,我说我请客,老地方。 
  剑看到我身旁的购物袋说,总算决定重出江湖了?胡说什么呢?我只是不想再听叔叔唠叨。 
  那天晚上我喝了好多啤酒,脸红红的,走起路来有点飘。走在长长的马路上,我低着头一声不吭。剑正想开口说话,我突然反过头来,趴在剑的肩头哭了。 
  你何苦折磨自己?想让孟宇心疼吗?剑的声音有些遥远。 
  我只是想不通而已,和别人无关。 
   
   二 
   
  那些极力想忘记的画面却纷沓而至—— 
  我没有想到,我中学时相知的唐,会成为画面中一处跳跃的色块。这以前,唐是很安静的那种女孩,一身朴素的白裙子,在周围环境里显得格外温柔纤丽,宛如百合静静开放。 
  那天,唐又来我这里,我在洗头。手机响了,是孟宇打来的。唐的笑声有些夸张。唐说娅雯正在洗头,我是她的好朋友,我叫唐婉,唐诗的唐,婉约的婉…… 
  等我披着湿发走出卫生间,唐婉的脸上净是兴奋。她拉住我的手说,你猜猜,孟宇说了什么?孟宇约我们6点在楼下等他。 
  我和唐15岁就是朋友。所以,我接受了她说的“我们”。 
  回想起来,那天晚上孟宇笑得比平时多,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两个年轻女孩陪着吃饭的缘故。我无言以对,小心地吮着吸管,看着这杯“红尘有爱”在一点点地减少。而唐婉,我认识了10年的唐婉,婉约得简直就是一首宋词。 
  下一次与唐见面,唐说:不介意我加入你们吧。我瞪大了眼睛,心里有怪怪的味道。那一刻,我才第一次清楚地感觉到了唐的存在,致命的。我的心微微抽痛起来,我觉得唐像个试图偷走别人幸福的盗贼,而见得阳光的我却感到临战前内心的慌乱。 
  之后的事情有些无聊,还有些恶心,唐婉开始背着我和孟宇约会,直到剑发现他们在酒吧里接吻。 
  当剑把这件事告诉我之后,我骂他一定看错了人,剑说唐婉这样的女子,和孟宇这样的男子,那么容易看错吗? 
  我断定他说的是事实,但我依然骂了他一顿。 
  我这才明白,那些一直不愿想的人和事,到头来还是会碰个猝不及防,就像唐。在她面前,我坚持的“爱是一个人的事,与他人何干”,顷刻间支离破碎,若是想伸手去拾起碎片,那么连着手指和心都会被一同戳破。 
  然后,唐婉的闪烁和孟宇的沉默,让我不得不承认:自己已经充当了一则蹩脚笑话的主角! 
  我哀伤无助,身心失去了正常,仿佛被飞来的陨石砸中脑袋,第一次来了感觉。很疼、很酸。 
  唐缓缓说,娅雯你就成全我们吧。你知道,我要定他了。 
  我绝望而愤怒,为什么偏偏是你,为什么偏偏是他? 
  唐抽了口烟:娅雯,我和你不同,我没有你那么好的家世,也没有你那么好的学业和职业,所以,我没有太多机会认识像孟宇这样的男人,我不能放过他,我已经26了。 
  我乱哭:你要有钱的男朋友,我介绍我表哥给你好不好?他人又帅,又有钱。 
  唐笑容苍凉,声音有刻骨的谦卑,他不要我,你知道,他嫌我小家子气。而孟宇不同,他出身比我好不了多少,完全靠自己打拼才有了今天,他不会嫌我身上有弄堂儿女的烟火气。 
  孟宇走之前对我说:娅雯,我很抱歉。 
  我用花瓶扔他:谁要你道歉,下贱东西! 
  孟宇的脸色变得很苍白,他吸了口气,想说什么却最终拉着唐的手转身而去。 
  我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眼前的世界迅速褪色成无边无际的黑暗。 
  你这样自虐,没有人会心疼的。剑愤怒的声音突然变得很大。 
  我从回忆中转过神来,剑生气的样子依然充满稚气。 
  我微笑,慢慢地,我说他那样帅气逼人,唐和他一起真是般配。就像你和你的女朋友,也很般配,像春天里的两棵小白杨。 
   
   三 
   
  七月阳光普照,好多女子抓住季节做秀自己的靓,张张脸比九月的艳阳还明快,我却一人咒骂,该死的夏天快完蛋吧。 
  我强迫自己的心情好起来,添了半打五颜六色的纯绵衬衫,配了西裤穿。叔叔终于松了口气:娅雯,今年的新产品发布会还是你负责吧,和去年一样,我们找孟宇做广告。 
  没有问题,我会和他联系。我答应得爽快,叔叔说娅雯,你连说话的声调都变了。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我靠在椅子上想着用何种语气给孟宇打电话。 
  电话突然响了,孟宇问是子萱吗?听张总说你们今年的新产品推广由你负责,方便一起讨论细节吗? 
  我心中突然涌出熟悉的疼痛,拼了命忍住。我说没问题的,时间你定吧。 
  3年前,也是这个季节,孟宇给过我一个相同的电话。不过,那次他叫我张娅雯小姐。 
  那时候我刚大学毕业,到父亲和叔叔合开的公司上班。 
  办公室里的人都很喜欢我,我也喜欢他们。后来我才知道,他们喜欢我,至少有一大半是因为我是老板的女儿。 
  可是孟宇和他们不同。 
  一开始他就对我提的要求逐一进行了反驳,我气急败坏,却不得不承认他说得有道理。 
  后来我们常常打网球,因为我网球打得挺好。 
  我喜欢上了他,我承认,我们第一次接吻,是我主动的。可这有什么?他的样子也很开心。 
  和孟宇约了在他的办公室见面。他办公室的陈设比较沉着大气,不太适合人情绪泛滥。 
  可是,我感觉到了一种香草的味道。我屏息,馥郁的香气飘至鼻端,抬眼望,窗台的一角不经意地摆放着一只玻璃瓶,瓶里插有薰衣草和迷迭香。 
  先前孟宇送过我香草礼物,也是薰衣草、迷迭香,只不过用花束制成。打开白色藤枝编成的小匣子,优雅幽深的香气便悄然飘浮于空气中。我知道花语的含义,我那暗藏的心事,隐隐约约暗香浮动。此时,室内淡淡幽香,宛如孟宇给我的感受。他给我的那种心情,想起来就甜蜜。 
  我没有管住自己的舌头:你还买这种香草? 
  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随意一笑,笑容中散落些许落寞。不过,也许那只是我的猜测,他有唐,怎么会落寞。 
  我和孟宇面前摆着一本本印满文字的文件夹,终于讨论完所有的细节,虽然我其间跑了好几次神。孟宇说我进步很快,我笑着接受了他的赞许。心里却想:不恋爱的人,自然会有更多时间学习。 
  其后又见了几次孟宇,彼此的合作还算愉快。只是每次见面前我都要提醒自己,输了就输了,不要再失态。 
  唐却找到了我家里。 
  开门的时候我有些意外,倒不是因为她怀里抱着几个月的孩子,而是根本没有想到她会来。彼此客气地点头,唐换鞋的时候,我把孩子接来抱在手上。 
  孩子长得很漂亮,眉宇之间,像极了孟宇。我突然又出神:如果我也给孟宇生个孩子,不知道是不是也这么精神。 
  唐静静地开始流泪。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一直以来我觉得流眼泪的人应该是我。 
  唐告诉我,孟宇喜欢的人,一直是我,只是当时我太骄傲任性,她才有机会和孟宇一起偶尔吃饭和喝酒。唐说她是永远随叫随到,从不惹孟宇生气的。唐的面容依然清丽,美丽的外表加上一等的温柔,确实无法抵挡啊。 
  唐把孩子轻轻抱在怀里,继续说:最近孟宇总是很晚回来,回家后就呆在书房里。我发现他一直在看你们当时给对方发的那些电子邮件。别这样惊讶地看着我,他一直保留着你给他的一切。我知道,我赢在了我怀上了他的孩子。 
  孩子突然哭闹起来。唐迟疑着,说要给孩子喂奶了。唐给孩子喂奶的时候,我一直傻坐在旁边。我看着她,觉得她和那幅有名的油画上的圣母,实在有几分相似。又想起15岁的时候,我在学校里突然来了月事,肚子疼得厉害,唐陪我在校医室喝红糖水时那一脸小心翼翼和焦急。 
  突然,唐从16岁开始就常常说的一句话在我耳边响起:娅雯,以后我要嫁给有钱人,让我的孩子像你一样长大。 
  我的眼泪掉了下来,唐不过是个勇敢的女子啊,她只是坚持着要实现自己说过的话而已。 
  我知道唐要说什么,唐知道我要说什么。 
  于是,我和唐没有再说什么。 
  第二天,我对叔叔说:我想再去念两年的书,因为现在的工作环境不利于寻找合适的男朋友。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