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一场意外的爱情

时间:2016-01-26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一年前,志勇去了新西兰,两个月后便在Email里提出分手——新女友的父亲富甲一方……从那天开始,热心的女友们就生出了拯救和看护我的念头。我说我不会轻生的,人往高处走,志勇何错之有?虽然独自时免不了会流泪,也清楚记得机场送别时,志勇于我耳边喃喃的是:我爱你,等我回来娶你。 
  4月6日,女友小柔的生日。她搞了个party,让我去。我支唔着说sorry,有事不去啦。少跟我装蒜,你能有什么事?7点半,就这么定了。小柔那边像看透了我。也是,孤家寡人还有事,谁信?人很多,很热闹。小柔一身桃红衣衫,笑靥如花地绽放在她那38平米的客厅里。她是幸福的,最爱的他护花使者般殷勤左右。而我,越热闹我的寂寞也就越深。宁愿是因为爱情,被比下去,输也输得甘心。富甲一方?我怀疑自己的眼光。 
  小柔小鸟般飞过来,小盈,有中意的吗?我搭桥。我冲她微笑举杯,说有了会请你帮忙。其实,哪能那么容易就对一个人动情呢?如同一场舞会或一段旋律根本赶不走寂寞一样。 
  许诺进来时,舞会已进行大半。“护花使者”迎上去,两人互打一拳以示“致敬”,他是小柔男友的朋友。他没有去跳舞。看见沙发上的我,坐下来,怎么不去跳舞?我说:你不是也一样吗?待阳台的门被轻轻关上,已是另一个世界。夜色真美。我说。美中不足的是面对美丽夜景的两个人不是恋人!许诺一本正经。他身上有种逼人的军人气质,挺拔、英气,这种气质是我所喜欢的。你猜对了,我在部队呆了十几年,混到少校才完蛋,什么苦都吃过,黄莲也吃过,你吃过吗?我说没有。 
  我不喜欢贫嘴的男人,但对于许诺,我却不反感。 
  许诺总是很忙,他经营着一家不小的酒店,这当然不是他的正职。他电话里说我很想你。我说呸。很想见你,他后来者居上:你想多了。他在酒店的大堂等我,两杯茶或咖啡,就能打发掉一个下午。那时他会对每一个看到我们的人微笑,我的代名词是“朋友”,他说“朋友”时就冲我笑。但通常是我去了,他在办公室忙,我一个人坐在大堂的玻璃窗前看街景,直到茶喝完。 
  一晃半年,朋友们都问我和许诺怎样了。我一惊,原来在别人眼里我们已俨然是一对。许诺若无其事:不可以吗?我说不知道,我受过爱情的伤,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他点上一支烟,单你受过爱情的伤?爱过一次就不敢再爱了?越挫越勇方是英雄本色。 
  有一天我病了,躺在床上哼哼叽叽。到了晚上,终于撑不住发起烧来。仅半小时已窜到39度。我害怕了,担心这样下去,烧迷糊了,还没人知道。打电话给许诺,说你快来吧,晚了可就见不到了。在给许诺打开房门的一刹那,我眼前一黑,跌了下去。许诺把我接到了怀里,哎哟了一声,说我的祖宗,这么烫! 
  躺在医院里,眼睛半睁半闭。坐我对面的许诺并不看我,对着那根塑料管子一心一意。我伸出手,轻轻地叫了声许诺。他把我冰凉的手包在他温暖的大手里,说千万别谢我!我扑哧一声乐了,偏说,谢!谢!谢!非把你谢零散了才算完。半晌,我问他,为什么和前女友分手?认识了更有钱的,就把我甩了。我想笑,同病相怜。还想她吗?想也没用。是许诺一贯的讲话风格。还想打探什么?我又笑,张小娴说,只问你想让我知道的。 
  秋天的时候,许诺拉我的手参加一个朋友的婚礼。新郎新娘堪称一对壁人,且互为初恋情人。我禁不住感叹人家是一对金童玉女。许诺看看我,说自惭形秽了吧?不过不用担心,对你的过去我不感兴趣,我也有,咱俩半斤对八两,谁也甭想揪谁的小辫子。我使劲掐他的掌心,低低地狠狠地说你讨厌死了!我恨死你了!你傻一点好不好?浪漫一点行不行?新郎携了新娘来敬酒,什么时候喝你们的喜酒?许诺作咬牙切齿状:她若不掐着我,今晚就想和她入洞房!一桌子全笑翻了。我又狠狠地掐他的同时,努力作端庄状:许诺,你喝多了。 
  过了些日子,许诺又想起我那次发烧来,不如搬我那儿去,有个头疼脑热的,我也好照顾你。我拍他的脑袋:姓许的,想干坏事是不是?还打着照顾我的幌子!那换你照顾我好不好?他脸皮越发增厚,我煤气罐老忘了关,电闸老忘了拔,水龙头老忘了拧,有一回,淌了一天一夜,都成了水漫金山…… 
  我终于搬了过去。当然不是因为许诺那油腔滑调,而是房东又涨价了,460元已够我受的了,下个月可是600元了,你租不租啊,不租没关系有人后面可排着队呢!请我免费住的人也排着队呢!在给许诺的电话里我努力犒劳着自己的嘴,他说你嘟噜什么呢?我大声说:给我收拾一间房子! 
  两室一厅。我住北头许诺住南头,中间是长长的客厅和走廊。户型真差,是不是?连卧室都不挨着。很好,谁也不打扰谁。我边说边往席梦思上一躺,闭了眼,手指房门方向:请出去顺便带上门,好吗?人无家可归或寄人篱下时,千万不要谈恋爱,爱的是他还是房子?有时还真难说清。 
  厨卫客厅共用,卧室是禁地。吃完饭,客厅里看完电视,背对背回各自房间。倒也相安无事。许诺说有点像异性合租。 
  许诺门口一站,小盈,同居好吗?我说我们不是正同居吗?他摇摇脑袋,欲摇掉那个不易得到战果的说法,改口:结婚?我摇摇头,说我还没确定爱上你。这好办,许诺转身,我会帮你确定。 
  春节前夕,许诺的酒店忙起来。他白天上班,下了班就去酒店。总是很晚才回来,有时干脆住在酒店里。我打电话给他,总听得熙熙攘攘的声音,我大声问你回来吃饭吗?若回来,我做两个人的饭。其实谁都听得出这是借口。他说你甭管我,自个儿吃吧,我在这儿解决。然后是那句没事吧没事就挂了,我低低地说没事。 
  噘了嘴在镜子中做鬼脸。你爱许诺吗?忽然惊跳起来,有一条皱纹趴在眼角一动不动!擦镜子,用力擦——一颗心唿地落下来:一截断发!27岁这个不尴不尬的年纪正款款而来。许诺,我是你的惟一吗? 
   星期天,许诺哪儿也没去,两个人都围了围裙打扫卫生。该洗的洗,该擦的擦。我先把许诺的被子晾到阳台上去,床单揭下来准备去洗。就是那个时候,一双水晶丝袜随着床单腾空又慢慢飘落下来,我就那么不置信地盯着,直到许诺站到我身后。愣神干嘛呢?他问,然后他也看见了,哦,我前女友的。说着若无其事地放在一个精致的小盒子里。我整个人僵在那里。这时许诺好像来了兴致,又从一个影集里抽出一张照片,看看我前女友漂不漂亮? 
  我一言不发,低了头,勉强收拾了一下,回到自己屋里,蒙头大睡。直到许诺叫门,说晚饭做好了。那一刻,我已决定和他了断。 
  桌子上是丰盛的晚餐,我落下泪来,最后的晚餐!我好不容易爱上他,他的心里却是别人! 
  许诺给我夹我最爱吃的竹笋牛肉。凝视我:好好的怎么哭了?今天是你的生日,你瞧酒店我都不去了,就为了亲自下厨给你过生日。 
  我再也忍不住,也不想忍,得就得,失就失,我有权利知道真相。你还爱她?她是梦。那我呢?你是现实。他边吃边答,像谈论当晚的新闻。 
  我说明天我就搬走。想好了?我点头。我不拦你,想来时通知我去接你。我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许诺,我们是什么关系?朋友啊,不是朋友难道还是恋人爱人或者仇人敌人……我放下碗回到自己的房间。不,房子是人家许诺的。第二天给主任说好了,先住几天办公室。志勇在E-mail里问我过得好吗?男人总是想表现得有情有义,其实虚伪透顶。倒是许诺真实不隐瞒,可惜他爱的不是我。 
  转动门锁时,门却开了,不是许诺,一个陌生的年轻女孩正上下打量我。找谁?她问。婉转如百灵。我一时语塞,半天才想起“许诺”这两个字。这是许诺的家,你是他什么人?女孩像是查问。是啊,我是许诺什么人?朋友?恋人?爱人?我看了女孩一眼,想起许诺从影集里抽照片的样子。屋里有人问:阿音,谁呀?许诺的声音。 
  我顾不得心脏狂跳,匆匆跑下楼。许诺住四楼,下到三楼的时候,我已泪流满面。许诺!许诺!大街上华灯渐渐亮起。手机响,许诺的。你不爱我,你从来都是骗我的!泪水又一次夺眶而出。盈盈姐姐,许诺哥哥问你行李还要不要拿?什么,盈盈姐姐许诺哥哥。是的,是的,我是许诺哥哥的亲表妹阿音…… 
  站在风口上流泪,很风景是吗?一沓纸巾递上来,我一把夺过,擦了一张又一张。确定爱上我了?来,拥抱一下。我狠狠地掐着他,又懊恼地哭起来,却被他一把拥在怀里。 
  半晌,他说:借我100元钱。我说什么?阿音那丫头要100元才肯帮忙。还有,生日礼物。许诺手里是那个精致的小盒子,里面安静地躺着两只幸福的水晶丝袜……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