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爱情左右边

时间:2016-01-28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1 
   
  财要来小城看我那段时间恰逢殷家浩出差日本。殷家浩是我同居差不多半年的男友,在小城国税局下属的网络公司任技术部经理,有出色的业绩和交际能力,所以公司将这次难得的外出培训机会给了他。第一次闹铃响了半个音符便被殷家浩按掉了,我侧转身继续睡,惺忪间能感觉到他轻轻起身穿衣,给我掖好被子,蹑手蹑脚地穿了拖鞋出卧室。第二次闹铃响时殷家浩趴在床头上,扳过我的头亲吻我的面颊和额头,在我耳边呵着暖气说,我的小楚楚,老公不在的日子要照顾好自己啊!我依旧没睁开眼,“嗯”了一下含糊地说老公那你走好! 
  直到铁门嘎吱着合上,我才睁开眼睛。财说过今天下午两点的飞机,现在是9点45分,我大致预算了一下打理自己的胃和样貌需要的时间。 
  财是我的网友,此前我从未想过要一本正经地和一个网友见面,但那段时间我失恋了,这个理由足以让我无聊地做任何事。财就是在那段空虚寂寞的日子认识的,在一个我经常去发表文字的社区,财用一个“爱猫的鱼鱼”的ID为我的文字捧场。他说你真是个难得的好女子,漂亮、有才华、有思想、有内涵、重感情、专一而热烈……他用很多个短句,似乎把全世界女子的好都兜到我身上来。我只承认自己长得不错,有一定理解能力,至于感情,我只是太专注地投入了。但骨子里的虚荣却是怎么也抵挡不了的诱惑根源,最终我还是晕乎乎地答应和财见面。 
  此前我们都见过了彼此的照片,我知道财长得很不赖。下午两点十五分,我去小城最高的旋转餐厅等候。财自有专车接机,用他的话说,如果不是太远,就可以亲自开着宝马来见我了。 
  我在旋转餐厅的露天吧台坐下,双目所及的只是整片湛蓝的天和一朵朵奇异的云。这让我很为殷家浩的理解感到好笑,殷家浩说结婚那天就包下整个旋转餐厅,晚上就把床铺在露天吧台,这样他便可以抱着裹了床单的我俯瞰小城了。殊不知,露天吧台就是整个地对着天了,四围高高的围墙上还有差不多一米高的栏杆呢。当然殷家浩说这些时我很清楚那只是逗我开心的,照殷家浩的秉性和价值观,他是无论如何不肯作如此奢侈的浪漫的。况且,他的积蓄和目前收入,也是我笃定其为一则神话的注释。 
  财如我预料中着了一身的黑。确定彼此后财把一直搁于身后的手拿到前边来,是只保温瓶。我夸张地尖叫,不会吧,财财,你还真千里迢迢地带过来啦!当然啦,我应允过的事怎么可能出错呢! 
  财面色绯红地打开保温瓶,小心翼翼地取出一支支不同口味的哈根达斯。这让我们全然没有了走下网络的尴尬和拘束,财一如在MSN电波中般调皮,他单膝跪地,拿了根香草圣代,一字一顿地背广告词,爱她,就请她吃哈根达斯。我早已笑得乐不可支。 
   
   2 
   
  小城老早就风行哈根达斯了,满大街都是诸如“冰淇淋中的劳斯莱斯”等宣传标语的热气球,殷家浩偏偏不买账,第一次经过那个排了长队的街时我便反驳殷家浩,我说我们不买账还是有那么多的人排着队买账,我们能不能也买一回账啊!殷家浩立刻鄙夷地看着我,点着我的鼻尖说小楚楚,你什么时候也变得如此俗不可耐了。有一回恰逢例假心情很低谷,当我再次对那些有男友排队买哈根达斯的女孩露出羡慕的表情时,殷家浩又拽了我的手打算快速地离开,我条件反射般用力甩开他,瞪圆了眼吼殷家浩,我说你个小气鬼,我就是这样一个俗不可耐的小女人,你这个大男人就不能纵容一下我这个俗气的小女人吗?殷家浩满脸惊愕,继而搂我入怀,小心翼翼地来吻我流泪的面颊,不停地说着对不起,对不起呵我的小楚楚,浩子这就给楚楚去排队买呵,不哭不哭呵! 
  可待摸了摸口袋后,却仍旧揽了我朝别处走去。之后有个月发工资,殷家浩因为业绩不错发了不少奖金,似乎特意在回家前绕到那条街去买了个单球圣代给我,但被我鄙夷地扔进了垃圾筒。那天殷家浩难得地没有肉麻兮兮地小楚楚前小楚楚后地咋呼。我也觉得自己做得过分了点,但是那段时间我实在不明白,我以为这个男子口口声声地说爱我,就会甘愿用任何形式让我开心的。所以好几个月我都在发工资那天赌气把工资花掉大半,晚上回家看着我大包小包的“奢侈品”,殷家浩不说责骂的话,却将手在围裙上来回地搓了又搓。 
  当有一天,殷家浩终于气急败坏地严厉要求我交出存折,说由他代为保管时,我还是好笑地不以为然,我作乖乖认错状把大包小包放到他看不到的角落,然后一脸谄媚地交上寥寥两位数的存折。当时我想这样也好,省得哪一天我生大病住院了连床位都没有。 
   
   3 
   
  财来小城只是处理些无关紧要的业务,完全可由电话或托人代办,所以处理好后还有两天的空闲,我陪他在小城的各处景点游览。财出手阔绰,不时主动为我买这买那,如置身梦幻,却总隐隐感觉殷家浩就在我身边瞪圆了眼盯着我。因此,我和财始终保持了适当的距离,连手都不曾牵碰。 
  财比殷家浩显然温柔许多,体贴而细致,几乎到了善解人意的程度。也是,以他出众的自身和经济基础,世间哪个女子不是任他悠悠地挑呵。 
  末了,他问我,楚楚,想不想嫁给我? 
  我的心咯噔地动了好大一下,财在大连沙滩海鸥蓝天下的别墅,煞是诱人。很快转念,耳畔便想起殷家浩毫不绅士的责备,小楚楚,你怎么可以这么俗气?于是我说,让我考虑。 
  可是面对财的那句“想不想”,我想起殷家浩的“肯不肯”。我努力分辨还是无法区别“想”和“肯”这两个字,哪个的感情成分更加强烈持久。 
  走进机场分隔带前他最后一次问我,楚楚,你到底想不想…… 
  我作了一个“嘘”的手势,轻轻地摇摇头。我说我知道,你是可以配上任何一个女子的,而我,只能和一个人过。 
   
   4 
   
  当财陪我横穿马路的时候,他无意之中站在我的右侧。我的心于是怔了一下,有些微的失落,瞥一眼走在我旁边的财,他处之泰然。这让我不自禁地生出一种莫名的情愫,那一刻我想如果殷家浩不要我了,有一天我必定会在这样的车流中慌乱掉。 
  与家浩一起走路,总是被他顺手一揽半夹进胳肢窝,我只需躲在一个结实的怀抱里,他始终稳稳地走在我的左侧。他一直斥责我走路不长眼睛,又是蹦来跳去又是发短信的就是不看路。跟他一起走,我很踏实,还要费力地用眼睛看路干吗呵,只要他在我身边,闭着眼我都不怕。 
  这一切,他从未刻意去表现,每次出门,不经意的,我们的相对位置却始终不曾变更。 
  突然很想回家。没命地跑回家,看着熟识的一切,胸臆间居然柔情万丈,看看这个,摸摸那个,心开始绵软而膨胀,这真是我的家啊。他系了围裙烧菜洗碗,他拿了地老虎修马桶,他戴着毛巾围成的帽子清洗油烟机……而我,只是不时捣捣乱,不时叉了腰大呼小叫,不时埋怨菜不够香,饭不够糯……有一次我看一本时尚杂志,一张漫画中淡蓝的墙壁让我很是喜欢,便随口说夏天了我们换个淡蓝色的墙壁好不好?之后的休息日殷家浩真的买来了油漆开始刷墙,我受不住那股刺鼻的味跑到阳台听歌看书,愣是让他一个人忙得天昏地暗。末了还指责他一身臭汗难闻极了。还有一次我忘了关水龙头,回来时家里好似发了洪水,很多东西都漂在水中央,后果也是他来料理的。我拿了换洗衣物睡到同事家去,3天后他打电话告诉我说楚楚一切都好了,被子什么的我都晾晒过了,回家来住吧!还有……所有真切的画面似电影镜头般一个个涌现出来,我的泪也开始流下来,流下来,终于泪流满面。 
  一直以为殷家浩的所做都是因为他是个男人,原来并不是这样简单。 
  第二天休息日,我推了所有的休闲娱乐,穿上殷家浩穿过的大号围裙,开始整理我们的窝。 
  再一天,殷家浩致电来问候,问我可爱的小楚楚,你过得是否还好。我说,嗯,还好,只是有点想你了。 
  他突然就没了声音。电话断掉了,我诧异,这家伙,手机也有没电的时候? 
  没多想什么我简单地打理了一下自己便出去购物,吃的穿的用的,还买了个插了娟花的大花筒。然后我发现已是身无分文了。惨,殷家浩还要3天才回来,怎么办呢!抱着点点希望,我开始翻他的抽屉,以前他的东西我是不屑一顾的。 
  零钱没找到一分,却翻出了我的存折,我盯着存折上的数字几乎窒息。半年不到的时间,储蓄的总额竟有一万多。我发誓我从没这么富有过。 
  存折里还夹了张卡纸,密密麻麻地写满数字。细细辨认半天,总算看明白。殷家浩有现金9万,公积金6万多,房子首付是20万,用公积金来贷款。殷家浩应该是在犹豫贷款5年来还清还是10年。若是5年付清,他每月剩下的便不到1千元钱,若10年,那就宽绰得多。 
  我立马跑到大街上找银行,兴奋地挨到服务窗口就狠狠地臭骂自己。 
  屏息凝气地将住房公积金查询折打印完毕后,我几欲大笑,天哪,账户显示有5万多的公积金。 
  终于捱到殷家浩要回来的周末,阳光很好,我早早的起了床,把所有的被子都拿到阳台上去晒着。然后放了轻柔舒缓的音乐,揣着这些天搜集来的房产信息,躺到阳台的躺椅上闭目养神。我想我真是个幸福的小女人。 
   
   5 
   
  殷家浩回来那天,我早早地去机场等他。他不敢置信地走向我,脚步轻快得夸张,远远地就来揽我的腰,问我怎么突然有心情来接他。我才想起从来他出远门,我都不曾来接过他。我说今天太阳好着呢。 
  进了屋,殷家浩再次瞪圆了眼,很久才把我紧紧地抱入怀中。我羞涩地别过头,他再次执着地找到我的唇,我居然感觉心跳得厉害,脸发烧地烫着。 
  他摸摸我的额头,低低地说楚楚,没事吧你,怎么脸红? 
  我不说话,也不敢看他。他扳正我的头,来咬我的耳垂,想我吗? 
  没想! 
  真的? 
  没想没想,就是没想! 
  呵,第一次看你低眉顺眼地笑,不像以前那样笑得很嚣张或是满不在乎的。 
  他突然用力,几乎要把我揉进他的怀里,唇贴着我的耳朵。楚楚,我们结婚吧,我在外面没有一天不想你,我知道或许你还没有爱上我,但是你会的。那天打电话你说有点想我的时候,我忍不住竟然哭了,怕你知道就把电话挂断。楚楚,我们会生活得很好,只要你肯嫁给我。 
  泪又流下来,我无声无息地哭了。有些话却还是说不出来。像我这样的女子,怕也只有殷家浩肯娶我了。 
  殷家浩感觉到我的泪,温柔地给我吻去。 
  我说殷家浩,我的公积金也有很多呢。 
  他说,啊? 
  我说殷家浩,我们俩的钱加起来可以买桂花园的房子了。 
  他说,啊? 
  我说殷家浩,我们两个人5年就可以把贷款还完。 
  他说,啊? 
  我说殷家浩,再过6个月,你就要当爸爸了。 
  这一次,他没有说“啊?”我亦没有机会再说别的话,在我们温情的小窝,他深情地吻住了我。天开始昏地开始暗,我开始眩晕。所有的一切,都在我们俩的世界之外,包括哈根达斯,这个曾经的愿望已经泡沫般消失于细微空气里,不露痕迹。如果说我以前的所为是荒诞不经,我愿意为了殷家浩和肚子里我们鲜活的小生命重新活过。
AD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