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精美礼盒,原是父母孽情引爆的爱情炸弹

时间:2016-01-31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入夜惊雷,精美礼盒竟是爱情炸弹 
   
  2004年l月12日,正是农历腊月初一。在温润的宜昌北苑开发区,人们正沉浸在春节将至的欢乐气氛之中。 
  傍晚6时许,位于北苑开发区中段的红叶休闲城来了一位中年男子。进门后,他四周扫视了一遍,似乎没有发现他要找的人,便问店里的小姐,小红在不在。得知小红刚好外出之后,这名男子便从身后拿出一个异常精美的礼盒,说是一个叫张大军的人托他转交给小红的。这名男子叮嘱店里的小姐一定要亲自交给小红本人,然后就转身走了。 
  店里的小姐都知道送来精美礼盒的那个张大军是谁——小红的男朋友!虽然时间已进入了年岁尾,可在这群小姐妹当中,小红是惟一一个收到礼物的人。更让她们觉得好奇的是,这个礼盒被鲜红的塑料纸层层叠叠地包裹着,上面还有一个用彩色丝绸带扎的心形花瓣,让整个礼品盒显得格外鲜艳动人。当时接过礼盒的小玉还说:“这里面挺沉的,不知是啥好东西!”在屋内的女孩们不约而同地围了上来,要先打开看一看。 
  正在她们争执着准备打开的当口,小红回来了。于是,大家一起围向小红,七嘴八舌地要一睹为快。征得小红同意后,大家一起撕开了盒子表面的红色塑料纸,一个红色的塑料盒便露了出来。谁知,就在大家不知如何开启这个塑料盒子时,也不知是谁碰到了什么,只听到这个精美的礼品盒突然发出了“砰砰”几声巨响。这突如其来的响声一下子划破了腊月的祥和宁静,同时在场的9名女子也随之倒在血泊之中…… 
  正在不远处的街办治保主任突然听到几声类似爆竹的巨响之后,当即向休闲城跑去,第一个赶到事发现场。还没有走近,就听到有人在大声喊着“救命!”休闲城门窗上的玻璃正在刷刷掉落。室内烟雾弥漫,屋顶的天花板也在成块成块地脱落。一个服务员跑出门外,其余几个人蹲在地上,有的人在喊眼睛看不到,部分服务员的头发已被烧焦,有的人已是面目全非、血肉模糊。治保主任随即召集周围居民开展施救工作,并向公安机关报案。 
  经过医院救治和法医鉴定,当时在场的9名女子全部受伤,其中两人身受重伤、双目失明。 
  这起恶性爆炸案发生后,公安机关也随即开展了紧张的侦破工作,并很快将目标锁定在电路知识方面有一定专长、有重大作案嫌疑的张大军身上。l月12日晚13时,公安机关将其抓获。一番审讯后,张大军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 
  可他为什么要不计后果,给自己的女友送上这一枚“爱情炸弹”呢?经过公安机关的再三审讯,张大军终于讲述了一个曲折而又让人唏嘘的故事…… 
   
   父辈孽情在他心里埋下了仇恨的种子 
   
  张大军今年21岁。他原本有一个温暖而幸福的家。 
  父亲原来当过村干部,后来便在镇上做起了农资生意。母亲是村小学的一名代课教师。父亲自从到集镇上去做生意之后,便整天忙活着生意上的事情,平时很少回家。年幼的张大军便一直随母亲一起,过着单亲一样的生活。尽管如此,张大军却并没有觉得生活中缺少了什么。 
  那时候,母亲不管工作有多忙,对他都是十分疼爱,总是想方设法地给他做好吃的。大约从3岁时起,母亲就尽可能地抽出时间,引导他背唐诗、学写字。直到张大军上了小学,母亲仍然对他的学习一丝不苟,每晚都坚持对他进行辅导。就这样,张大军的学习成绩在班上总是名列前茅,他和母亲也随之建立了深厚感情。 
  不出几年功夫,父亲的生意就做得风生水起了,家里的状况也随之很快有了改善。聪明能干的父亲成了小镇上的暴发户,还当上了镇工商联的副主席。张大军为此也倍感自豪,同学们都羡慕他有一个教书育人的好妈妈,还有一个会做生意的富爸爸…… 
  就这样,时间在快乐中轻快地流逝着。转眼到了1995年,父亲已是一个小有名气的企业家了,店面的规模也变得越来越大,急需人来帮忙打理。 
  春节过后,父亲聘请了一个年轻女人来到了店里。然而,令张大军和他母亲做梦都没想到的是,正是那个女人,打乱了他们一家人原本幸福美满的生活,并且把他们的家庭推向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在父亲和那个女人朝夕相处的日子里,他们很快勾搭上了!父亲从此变得不再理家,对张大军也变得不管不问了。那时候,大军已经是一个稍懂情事的十几岁的孩子了。他经常看到母亲一个人在深夜悄悄流泪,白天又像往常一样忙里忙外。父亲偶尔回到家里,和母亲也不苟言笑,过去那种温暖甜蜜的家庭氛围,也在不知不觉间荡然无存了。从那以后,母亲似乎再也没有过上一天舒心的日子。 
  那是1996年9月的一天下午,张大军所在的学校放假了。母亲来到学校接了张大军,然后就像往常一样给父亲送菜去。 
  到达父亲的住处时已是傍晚。父亲的店面已经关门了,只是门虚掩着,然而,当他们推开门的一刹那,他和母亲同时惊呆了——父亲和那个女人正赤身裸体地躺在床上!一向温和的母亲当即和父亲大吵了一场,然后带着张大军一起借着月光回到了几十里之外的家中。 
  第二天,父亲回到了家里。张大军像往常一样,被母亲安排回房间睡觉了。可张大军刚睡下不久,便听到了父母的打骂声,接着,他听到了母亲嘤嘤的哭泣……第二天一大早,张大军被一阵喧闹和哭泣声惊醒了——原来,母亲一大早上吊自杀了……张大军一下子没了母亲,他除了极度的伤心之外,更多的是仇恨,他恨父亲不该背叛母亲,更恨那个让他失去母亲的女人…… 
  母亲去世以后,张大军只好随父亲来到了小镇上。不久,那个叫陈秋菊的女人也带着自己的女儿小红来到了父亲的店里。 
  与父亲生活在一起之后,张大军对父亲总是心存芥蒂。有时候,父亲因为生意上的应酬,请客吃饭时也带上张大军。可父亲从来就不会像母亲那样细心地照顾他,只顾着与别人谈论,仿佛他是别家的孩子。这让张大军和父亲之间的关系越来越远,他总是想念母亲在世的那些日子,心里也极不平静。他甚至认为,就是父亲和那个女人害死了他的母亲…… 
  母亲的去世,给了张大军不小的打击,他的学习也为此深受影响。他在学校里总是心神不宁,上课也总是无精打采,学习成绩随之直线下降…… 
  父亲见他学习逐渐下降,也时常数落他。每次考试过后,张大军都免不了父亲给他的一顿皮肉之苦。尽管父亲对他是恨铁不成钢,可他依然对学习心不在焉,整天琢磨着要如何拆散父亲和那个让他仇恨的女人,以此为母亲报仇。 
   
   疯狂索爱,那是可怕的爱情阴谋 
   
  张大军勉强读完初中之后,父亲便安排他和自己一起做生意。可张大军对父亲所做的生意一点儿也不感兴趣,时常和父亲发生冲撞。这样磕磕碰碰地过了大半年之后,张大军提出要出去自谋职业。他想自己单枪匹马地干一番事业,以告慰无辜受害的母亲。 
  此时,张大军父亲的生意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已是每况愈下,那个叫陈秋菊的女人也卷了一笔货款,带着女儿远走高飞了。父亲对张大军不放心,担心他年纪小、缺乏经验,便托熟人把他安排到了一家电器厂工作。 
  从小很少受过管束的张大军,在电器厂勉强干了半年,便找借口向父亲要了一笔钱,开始了自由闯荡。然而,几个月下来,张大军身上的钱花光了,不但一事无成,反而在社会上结识了一些不三不四的朋友,并和他们纠缠在一起,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无业游民。 
  张大军除了找父亲要钱之外,很少与父亲来往和交流,整天和他的那帮朋友们出入舞厅、发廊等各种娱乐场所。2002年10月的一天,张大军和他的一帮朋友们闲着没事,便相约一起到北苑开发区去玩。谁知,当他准备走进开发区一家超市时,却意外地碰见了当年和父亲纠缠在一起的陈秋菊的女儿——小红。几年不见,小红如今已经长成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看着她那入时的妆扮和优美的曲线,张大军不免有几分心动。小红也一眼认出了张大军,热情地和张大军打招呼。随后,张大军以大哥的身份请小红吃了饭。 
  晚上,张大军独自一人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怎么也睡不着。最后,他决定要设法将小红弄到手。随后,张大军展开了强劲的爱情攻势,他几乎一天一个电话打过去,每次都对她嘘寒问暖。他还隔三差五地买了衣物、首饰和可口的零食给她送去。自然地,张大军的行为和过分频繁的电话引起了小红的怀疑,她也从中感觉到了一些异样,觉得张大军并不是以一个大哥的身份在和她交往,于是,小红委婉地告诉张大军,说自己已经有了男朋友。可张大军却固执地表示自己是真心喜欢小红。无奈之下,小红只好坦率地告诉张大军,说自己和男朋友很相爱,和张大军只能是兄妹关系,劝他早日给自己找个“嫂子”,她也可以帮他介绍女朋友。可张大军不听,仍然坚决地表示:“我相信没有谁会像我这样一心一意地爱你,如果你不愿意,我会一直等下去,直到你改变主意,同意做我的女朋友!” 
  小红见直接拒绝不行,便采取回避的办法。她只要一接到张大军打来的电话,就谎称自己正忙,然后慌忙将电话挂掉。还给同事们说,如果张大军打电话,就说她不在。然而,张大军并没有因此就放弃了对小红的追求。他依然天天给小红打电话,小红不接,张大军便一遍又一遍地反复拨打,有时一天就要打上十多次。 
  张大军如此狂热的电话追求,加上小红那种惊慌的眼神,自然也引起了她男友的怀疑和不满。小红几番解释,男友才半信半疑地不再深究此事。随后,小红毅然辞职,在远离这家超市的一个休闲城另找了一份工作,以此向男友表示自己的态度,也便于避开张大军的纠缠。 
  让小红感到意外的是,痴心不改的张大军很快又找上门来了。面对他三天两头地来访和通情达理的表白,同事们也纷纷劝小红,说:“如今能遇上一个重情重义的男孩毕竟十分难得,你起码也得给他一个表现的机会!”张大军见小红依然不肯答应,便使劲地用头撞墙,直撞得头破血流。小红一下子被弄得惊惶失措,担心真的闹出了人命,只好答应和张大军交往。随后,小红与前男友分手了。 
  这样确立了恋爱关系之后,张大军心里似乎还不踏实,依旧整天缠着小红,似乎一天不见到小红,她就会飞了似的。与前男友刚分手的小红心里多少也有些失落,张大军便多次跑来软言温语地劝慰,小红的心情随之逐渐好转。几天后,小红患了感冒,母亲又刚好不在家。张大军知道后,很快赶了过来,为小红忙得团团转,又是买菜,又是做饭,还亲自动手给小红洗衣服……小红看在眼里,心里十分感动。谁知,当晚,张大军便提出要与小红同居。小红不是那种很随便的人,她不答应。可张大军却不肯轻易罢休,又软磨硬缠了两个多小时。小红被缠得心烦意乱,她甚至觉得张大军对自己极尽殷勤,原来不是真心实意地爱自己,只是为了尽快得到自己。小红于是干脆一口回绝张大军。谁知,张大军也早已没有软磨硬缠的耐心了,他一把摔了手里的东西,气愤地说:“当初你妈勾引我爸,害死了我妈,我得要你付出代价……”张大军说着,便向小红扑了上来,欲行强暴。小红一下子被吓得不知所措,情急之下,小红抓住手边的电话就要报警,这才吓退了张大军。当晚,张大军气愤地摔门而去…… 
   
   不甘羞辱负气男孩点燃了复仇的火焰 
   
  小红算是错看了张大军,她再也不想见他了。然而,小红想躲是躲不掉的。张大军第二天就来到了小红所在的休闲屋,要小红和自己一起出去玩。小红不肯,说自己正在上班,实在走不开。谁料,张大军却不依不饶,要强行将小红拉扯出去。小红自知随便跟张大军出去是凶多吉少,便与他拉扯起来。最后,在同事们的劝说之下,张大军自知无理,才怏怏地退了出去。 
  经历了这件事之后,小红也随之陷入了矛盾和痛苦之中。她和同事们说明了事情的真相,希望得到同事们的理解和帮助。此后,张大军又来找过小红几次,都被小红的同事们将他劝回去了。2003年12月28日,张大军像往常一样再一次无功而返之后,他给小红打了一个电话,气势汹汹地说:“我不甘心你就这样甩掉了我,我也决不会就这样败下阵来……” 
  张大军这些过激的行为和威胁,让小红心里十分不安。每次下了班,小红总是急匆匆地乘了车,然后就直奔家门,生怕在路上被张大军截住了。 
  然而,小红一直担心的事终于还是降临了。那是2004年1月3日下午5点多钟,小红快下班了。这时,张大军却出人意料地再次出现在休闲城门口。小红自知躲避已经解决不了问题,便迎了出去,直截了当地对张大军说:“我们之间不合适,还是分手吧,你再不要找我了!”小红说完,便折身跑了回来。谁知,张大军也在后面跟了上来。小红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便向同事们使了个眼色,希望同事们帮忙劝劝张大军。 
  早就知道小红处境的姐妹们纷纷走了出来,就这样,在众人的劝说和挖苦之下,张大军被迫羞愤而去…… 
  此事过后,张大军再也没有前来找小红了。可小红心里一直忐忑不安,直到1月8日,张大军给小红打了一个电话,她心里的一块石头才算终于落了地。张大军在电话中对她说:“我也想通了,既然你不喜欢我,我也就算了,我保证再不找你了,咱们好说好散吧!”接完电话,小红心里轻松了许多,她于是把此事告诉了共事的姐妹们,感谢她们对自己的帮助。 
  谁知,张大军虽然嘴里这么说,心里却一直对小红不满。他回去后,在自家附近的商店买了一个花炮,取出火药和内芯,装上原已备好的电雷管,自制了一个爆炸装置。1月12日,他叫上朋友王某一起来到北苑开发区,嘱咐王某将“礼盒”送给休闲城的小红。于是,就出现了本文开头的一幕惨剧…… 
   2004年7月8日,犯罪嫌疑人张大军被法院一审判处死刑。然而,这起恶性爆炸案和隐藏其后的故事,所留给我们的遗憾和思索似乎还远远没有结束,它以惨痛的事实告诉人们:父母的婚外情,必将对子女的未来产生深远的影响,甚至让子女滋生罪恶的念头……同时,子女也可能为父母昔日的放纵付出生命的代价……所以,我们不得不再次强调一个沉重的主题:任何违背生活法则的行为,最终都将付出代价,甚至变成罪恶……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