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教授夫君哟,爱妻隐情暴露时怎堪刀光剑影

时间:2016-01-31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这是一个发生在滚滚尘世中尴尬的真实故事。在西北某知名学府任教的青年教授于两年前无意间发现,与他同床共枕的美貌妻子竟然封存着一本婚前性爱日记。在这本厚厚的日记中,记录了妻子婚前与数位心仪男人细腻的情感经历及性爱描写。由此,这对年轻夫妻的生活轨迹彻底改变。觉得自己尊严被无情践踏的教授一时斯文扫地,失去理性的他随即展开了疯狂的报复行为……直到妻子被逼得精神分裂,病榻旁的丈夫方才理性审视自己昨天的过激行为—— 
   
   一 
   
  1999年4月,在一次由省内考古界知名专家学者组成的研讨会中,26岁的陈静邂逅了来自西北一所知名学府任教的青年学者陆国强。此次会议上,本就在圈内小有名气的才华横溢的陆国强以无以质疑的旁征博引论述了商周断代史的相关议题,得到了与会同仁的喝彩。 
  初次见面,身材高大而儒雅有度的陆国强便在某研究所就职的陈静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原以为缘分稍纵即逝,谁知晚宴时,陈静意外地发现,这个风度翩翩一如绅士的男子竟落座自己身边。陆国强的俊朗外表和博学多才,激起了陈静心底阵阵涟漪。晚宴结束时,相聊默契的俩人一时兴奋得难以割舍。“能留个联系方式吗?”眼见时间无几,平素不苟言笑的陈静不禁羞红着脸问。于是,在互留了对方电话后,两个人从此揭开了温馨的恋情序曲。 
  相恋期间,他那种男人特有的细腻体贴无时无刻不在打动着陈静的心。几乎没有犹豫,相识不过数月的一对恋人确定了他们的婚期。 
  1999年10月1日,恰逢国庆期间,心仪已久的两个年轻人举行了他们的结婚仪式。婚宴上可谓宾客满堂,双方的单位领导同事和许多省内考古界的知名人士都出席了婚礼,人们在赞叹这对郎才女貌的新婚佳人的同时,也衷心地表达了他们的祝福之情。 
  新婚初夜,无比羞涩的陈静内心忐忑不安,她心里清楚,自己已非处子之身,尽管她也曾隐约地对陆国强有所暗示,可新婚洞房之夜的喧嚣还是使她感到害怕。谁知一阵如火的激情过后,望着陈静身下洁白的床单,丈夫不但没有任何气愤的举动,反而怜爱地将满眼闪烁泪花的她温柔地拥在怀中,说:“你也不要自责,过去的让它过去吧,我爱的是你的现在。”一席话,感动得陈静泪流满面,丈夫如此心襟坦荡,又有什么理由不使她备感欣慰呢? 
   小两口的婚后生活温馨而甜蜜,为了支持丈夫的事业,家中的大小家务均由陈静一手操办,偶尔做丈夫的感觉过意不去要帮妻子打理,反而会在家中引发一阵不大不小的口角,索性到最后,丈夫陆国强也落个清净,专心研究自己的学术专业。由于妻子默默的奉献和鼓励,2000年6月陆国强出版30多万字的考古著作后,当即引起了考古各界的关注和反响。此后,他的两篇论文又陆续被世界著名学术刊物美国《科学》杂志刊发,更是影响空前。陆国强也由此一跃成为圈内颇有建树的知名人物。 
  同年,陆国强被评为他所在学府最年轻的一个教授。 
  事业上一帆风顺,婚姻更是完美无瑕。岁末,夫妻俩惟一的女儿出生了,小生命的降生,更是为这对美满夫妻的幸福生活增添了无穷的乐趣,家里处处弥漫着欢歌笑语。或许,没有此后所发生的事情,这对年轻夫妻会一直沐浴幸福人生,风雨与共。然而,丈夫陆国强一次意外的发现,却彻底将这个幸福的小家庭打入人生炼狱。 
   
   二 
   
  2001年7月,酷暑难当的古城蝉声嘶鸣。黄昏时分,刚从外地考察归来的陆国强匆匆赶回家冲了个凉水澡,因妻子及女儿均不在家,一时无事可做的他在迫切等待妻女的同时,想着自己因专业需要经常出差,妻子任劳任怨地把持家务,心生歉意的他不由自主地收拾起了家务,一时间,做饭、拖地倒也忙得不亦乐乎。 
  就在帮妻子收拾整理资料时,妻子书桌下一个从未打开的抽屉引起了他的注意,见平时被锁得严丝无缝的这个抽屉被大意的妻子忘了上锁,带着某种玩笑的意味,陆国强好奇地打开了妻子的抽屉,也从此打开了他们婚姻的“潘多拉魔盒”。 
  抽屉里,除了一些女人喜欢的首饰之类的小玩意,陆国强惊奇地发现了许多妻子的私人书信和一个深蓝色封皮的日记本,在他的记忆中,一向忙于家务的妻子可是从来没有这样的习惯啊,没想到妻子还瞒着他记了这么一大本东西。思忖片刻,颇有修养的陆国强便转身看电视去了。等了很久,依然没见妻女回来,转出转进的他又一次想到了妻子那本厚厚的日记本,并最终翻开了那个本应属于妻子私人空间的情感世界。 
  不看则已,陆国强越看越震惊,他完全没有想到,这竟然是一本记录了妻子从大学期间到和他认识之前的所有情感轨迹的真实笔录,在这里面,有着妻子甚至从未向自己提及的隐秘情感,让他犹为嫉恨的是,在本就文科毕业的妻子哀婉多愁的笔下,细腻而详尽地记述了自己曾走过的每一段或温存缠绵,或浪漫凄婉的恋情,妻子的每一段心理历程,与每一个爱过的男人之间的悲欢离合,甚至是和每一个人的床上感受,那些有关性爱心理的种种描写,都如针锥刺痛着他原本平静的心。 
  不仅如此,在和妻子有过关系的几个男人中,陆国强最不愿看见的便是和他在学院关系甚好的一个同事的名字。一瞬间,陆国强彻底被这一无情的现实击垮了。 
  终于,妻子陈静抱着女儿回来了,见丈夫陆国强表情阴暗地坐在沙发上一声不吭,对她亲热的招呼也是不理不睬,陈静感到万分惊讶,因为昨天丈夫在电话里,还一再表示很想立即见到她们母女,现在回来了,理应高兴的丈夫却突然板起了面孔。 
  想着丈夫一路车旅劳累,安顿下近日生病而刚打过点滴的女儿后,陈静来到了生闷气的丈夫身边,“怎么了?”她关切地问道。“哼!”丈夫轻蔑地用余光扫过她的面孔,挪了挪身子再未开口。猛然,陈静看到了书桌下一张半合的抽屉,一种不祥的预感顿时直逼心头。 
  夫妻俩一夜未眠,谁也没有勇气打破这死一般的沉寂。 
  拂晓时分,久不做声的丈夫突然翻身过来,被这一举动感动的陈静尚未平息下来,她很快就发现,丈夫几乎是带着一种他从未有过的疯狂强行夫妻性事。须臾,丈夫熟悉的面孔开始使陈静感到恐惧,更令她惊讶的是,生平从来没有口吐脏话的丈夫在满足之后不仅没有以往的温存抚慰,而是冰冷地甩出一声“骚货”后沉沉睡去了。 
  丈夫恶毒的羞辱之词一时让陈静不知所措,恍若隔世。自己酿就的苦果尚须自己品尝,陈静痛苦地用被单蒙起了自己,任凭无声的泪水肆意流淌。 
  自从有了日记事件,一家人的和睦生活一去不返。面对丈夫的指责,自觉理亏的陈静总是低头不语。然而事与愿违,她越是忍让,陆国强就越是愤怒,尤其是想到妻子的老情人就是自己的同事,他们之间又曾有过这样一种晦涩的关系,就会变本加厉地将满腔嫉恨发泄到妻子身上。 
   
   三 
   
  2003年9月,陈静的单位派她到北京出差,同去的有一个领导,得知妻子和一个男性一起要出去十天半月,陆国强不禁浮想联翩。临行前,看着妻子忙里忙外地收拾行李,他不无吃醋地冷笑道:“什么狗屁领导,为什么一定要派你去,无非是孤男寡女想借此美差寻欢作乐!”一席话气得陈静欲哭无泪,随口向丈夫驳道:“这事是研究所决定的,你不要瞎猜。” 
  本想藉这难得的学术会议散心的陈静,此时早已是心乱如麻,她知道,如果这次自己出去了,那丈夫阴暗心理的账本上,又多了一次自己“出轨”的证据。而出发在即,陈静已来不及推脱此次出差任务,如坐针毡中,陈静踏上了去往北京的列车。 
  就这样,一想到容颜姣好的妻子和一个陌生男人形影不离地在一起,陆国强不禁醋意十足地打起了电话:“你现在在哪儿,玩得好吗?”听到丈夫的问候,久违了夫妻亲情的陈静激动不已,一时抑制不住的喜极而泣,在她的眼前,一个温情脉脉的丈夫复苏了。然而丈夫紧接着的一席话,又一次让她坠入了无底的深渊,“玩得开心点,可别忘了给我捎顶颜色纯正的‘绿帽子’!”……不等丈夫说完,正在开会的陈静惊恐地赶忙挂断了手机,她不敢想象此后的丈夫会说出怎样令人心碎的话语,也难以面对自己已经疲惫不堪的心灵。于是,在众人诧异的眼神中,陈静几乎是飞奔回了宾馆,掩面痛哭起来。 
  此后,无论是在开会还是在宾馆,陈静不管走到哪儿,丈夫追踪的骚扰电话就打到哪儿。每每陈静的电话铃声响起,她都会紧张万分地不寒而栗。 
  北京之行结束了,身心憔悴的陈静很快发现,丈夫变得越来越不可理喻。 
  一次次如同虐待的同房,一次次悄无声息的承受,最终,忍无可忍的陈静还是同丈夫爆发了他们的第一次正面冲突。 
  10月1日,是俩人的结婚纪念日,一大早便忙活个不停的陈静早早就准备好丰盛的饭菜,而在给丈夫洗衣服时,陈静却意外地从丈夫的口袋里发现了一张化验单。捏着这张医院出具的化验单,疑虑重重的陈静颤抖着看了下去,但沉重的打击却使她几乎不能自己,原来,这是一张在她出差期间丈夫瞒着自己和女儿做的DNA亲子鉴定,本以为丈夫只不过是说说泄愤而已,没想到他会做出这种令人心寒的事情,陈静感到自己的精神将要彻底崩溃了。 
  “陆国强,你不是人,你……我要跟你离婚!”陈静拿着化验单怒不可遏地对丈夫哭诉道,见妻子发现了自己的龌龊举动,陆国强得意洋洋地回答:“女儿是我的,你想离就离吧。” 
  节日合家欢聚,见陈静神色黯然地独自抱着孩子回家,娘家人似乎都察觉到什么,但无论家人怎样关切,生性好强的陈静就是不肯向家里诉说自己的遭遇。 
  在家里住了一段时间,禁不住不知实情的家人委婉规劝,在丈夫对她毫不理会的情况下,郁郁寡欢的陈静又回到了家里。 
  妻子不请自回,陆国强显得万分得意,为防止妻子再给自己戴“绿帽子”,他千方百计地设法掌握妻子的动向。 
  在查到同事有和妻子通话的记录后,自以为抓住证据的陆国强不依不饶地对妻子实行了报复,为了同样地刺激陈静,平时便有众多追求者的他就在妻子下班回家的时间,特意为妻子上演了一出“床上戏”,推开门的陈静看到这不堪入目的一幕,他才心满意足将那女人支走。 
  丈夫整日的猜忌和追踪,就在这样的家庭氛围中,神经原本衰弱的陈静一天天变得精神恍惚起来,丈夫的所作所为整天围绕在她的脑海,使她不能自已。 
   
   四 
   
  2003年春节,新年的喜气尚未散尽,陆国强便委托给自己拜年的上海一位颇有名望的性学艺术品收藏家给自己仿制一条所谓的“贞洁内裤”,电话里聊天的收藏家不知他为何突然对此感起了兴趣,陆国强则以研究为名敷衍了去。 
  在旁边听着,预感到丈夫险恶动机的陈静坐立不安了,近年来,丈夫不但对性用品百般搜罗,如数地用在了她的身上,还多次在同房时有些变态地辱骂着要给她制造一条“贞洁内裤”,想着自己身为一个知识女性,如今却要无端地遭受丈夫如此的折磨,陈静的心理早已达到了承受的极限。 
  背着丈夫,她联系了他在上海的朋友,虽然在电话里她不好说些什么,但对方还是敏锐地察觉到了异常。此后,与陆国强关系甚笃的朋友开始躲了起来,有意无意地拒接他的电话,此事最终无果而终。 
  2004年6月,身体虚弱的陈静发起了高烧,一连几天,陈静都是在半昏迷中度过,在这段日子,丈夫陆国强不但没有及时地照料她,反而在自己看黄碟来兴趣时,照样要和虚汗淋漓的她过夫妻生活。苦不堪言的陈静身体严重透支,混沌中的陈静频频呓语,竟意外地呼唤着日记中旧情人的名字,而这一潜意识的错位呼叫更是换来了丈夫无以复加的身体惩罚。 
  谁又能经受这样的双重折磨,不久,陈静因病重并深度感染而住院了。 
  陈静住院的消息传到了娘家,父母和两个姐姐相继到医院前来探视,看到在家里自小没受过罪的陈静面色苍白、形容枯槁。两个姐姐更是心疼不已,忍不住伤心落泪,说:“你人都这样了,怎么也不见丈夫陪你。” 
  见陈静只顾掩面哭泣,家人再怎样追问,妹妹也不肯说出实情。刹那间,一家人似乎全明白了过来,难怪女婿就连过年也没有走过亲了,忧心忡忡的两个姐姐又怎能善罢甘休。 
  “你们来我家做什么,怎么不有事先问问你的好妹妹。”令陈静最为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面对来势汹汹的陈家人,抵挡不住的陆国强愤愤转身进屋,将陈静抽屉里的书信和日记拿出来撇在了桌上,“看看,这就是你们的好妹妹做的好事!” 
  接着,在亲人诧异的注视中,他自顾翻出了陈静日记中关于性爱描写的片段,大声朗读起来。 
  顿时,亲人们复杂的表情凝固了,没有人留意到陈静的变化,骤然,只见无地自容的陈静歇斯底里地冲上前撕扯着自己的日记和书信,一边还喃喃自语:“骚货,我是骚货!”……丈夫常年的羞辱与自我压抑使得陈静的精神彻底地崩溃了。 
  “你怎么了,怎么了?”见结婚多年的陈静遽然变成了这样,陆国强愣住了,他没有料想到,正是自己的精神冷战与猜忌,将妻子活活逼上了一条情感绝境。而今的妻子神经已然错乱了,望着妻子那空洞而悲凉的眼神,想起妻子曾经对他的温情,他不禁愧疚万分。 
  2004年7月,古城的天空阴雨霏霏。在陈静住院的病房里,教授丈夫陆国强紧紧搂着患有精神分裂症的妻子,一行悔恨的热泪滚滚而流。 
  “我悔啊,爱妻,是我将你逼上了绝路!”面对记者的采访,悔恨万分的陆国强表示,他一定要想方设法治好妻子的病,偿还自己良心上的感情债。如果真的无法医治,他也将照顾妻子的一生。 
AD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