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自拍丽人:20万元从前夫手中买回隐私

时间:2016-02-02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白领丽人,虚拟空间促成真实婚姻 
   
  1998年,22岁的司马若蕾毕业于广州外语学院。手握英语专业八级证书,天生丽质、身材姣好的她,对未来充满了信心。 
  毕业后仅仅一个月,司马若蕾就应聘到了广州一家颇有实力的外贸公司任翻译。这是一份繁杂而又辛苦的工作,或是在办公室里笔译各种英语资料,或是陪公司领导参加各种展览会、洽谈会、酒会,充当口语翻译。但每天,她总是精神饱满地投入到工作中去,因为这是她喜欢的工作,因为她对未来充满了憧憬。而4000元的月薪,也足以让刚出校门不久的同龄人艳羡不已。 
  2000年8月,司马若蕾来到了位于广州天河北路的圣玛朗公司广州代表处任首席代表。 
  这份工作比以前强多了:首席代表其实就是代表处的一把手,以外企驻广州一把手的身份与客户谈判,为她赢来了更多尊重的目光;收入更高了,工作也轻松多了,有了更多的空闲时间。 
  这时她只有24岁。从这时起,她开始用空闲时间上网聊天。 
  2001年春天,在一次生意酒会上,她认识了肖军,并对他一见钟情。肖军是某退休高干的小儿子,拥有一家小型房地产公司。出身名门,房地产公司老板,相貌英俊,这一切构成了司马若蕾对肖军倾心的原因。 
  而肖军,同样也对司马若蕾一见钟情。 
  两人开始了频繁的交流与沟通,而这些交流基本是通过QQ完成的。 
  都说网上无靓女,都说网上无帅哥,都说老板不上网,看来这些都是局部真理。司马若蕾与肖军,这对靓女帅哥,这对首席代表与老板,实实在在是通过QQ交流并增进感情的。 
  都说网络是虚幻的,不真实的,这也是局部真理。司马若蕾与肖军,正是在网络上确定了婚姻。当然,在那次酒会后,他们有过两次短暂的见面,但这么短的见面时间,不能构成他们结婚的理由。网络才是他们的订婚人。 
  2002年5月1日,司马若蕾与肖军举行了盛大的婚礼,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夫妻网上自拍,在影像天地里不能自拔 
   
  婚后的头三个月,两人如胶似漆,形影不离。肖军对司马若蕾呵护有加,让她感到了受宠爱的幸福。 
  三个月后,肖军对她说,好男儿志在四方,自己应承担起自己的社会责任,继续去做自己的生意,不能天天陪她了。对这一点,司马若蕾当然能理解,并且为自己丈夫的宽广胸怀而自豪。 
  但让她始料不及的是,肖军迅速恢复了婚前的生活状态,在广州的日子少,在外地的时间多。从如胶似漆的蜜月,一下子到大部分夜晚独守空房,司马若蕾颇不适应。 
  更让她感到不安的是,婚前虽然肖军也多在外地,但总有时间陪她在QQ上聊天。可现在,肖军却没心思聊了。有时她在QQ上追得紧了,肖军就不耐烦地说,都老夫老妻了,有什么好聊的! 
  偶尔回到家中,肖军也是满脸疲惫,让司马若蕾一点也感受不到小别胜新婚的激情。 
  一次肖军在上海时,司马若蕾在QQ上幽怨地对他说,自己是如何地想他,是如何地想要他。谁知,长期以来对她爱搭不理的肖军,这时来了兴趣,问她是哪里想他,是哪里想要他。她回答说,心里想他,身上每寸肌肤都想要他。肖军兴致更浓,说自己也想要她。然后,两人你来我往,话题渐渐深入。最后,肖军说,他自己受不了啦,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乐。而司马若蕾,也用自慰的方式释放了自己身体里的能量。这是她的第一次自慰。 
  司马若蕾似乎发现了一种能让自己与肖军继续保持心灵与肉体沟通的好方式,想肖军时就用这种方式与肖军在QQ上聊。 
  但仅仅五六次后,肖军就厌烦了这种方式,说这是网上过家家,没意思,打字又太累。 
  这时,音频聊天和视频聊天已经兴起。为了保持肖军网上沟通的兴趣,司马若蕾请人在家里的电脑上装上了摄像头和麦克风。 
  果然,在外地的肖军很喜欢这种视频沟通方式。特别是当他在屏幕上看到司马若蕾一件件地脱去衣服,在摄像头前抚摸身体的各个部位时,他更是兴奋地对她说起了情话。 
  慢慢地,她觉得肖军不在身边,自己照样可以体验到快乐。 
  在这种感觉之下,司马若蕾好像变得越来越自恋了。当夜晚肖军不在线,她又闲来无事时,就将数码相机设置成定时自拍的模式,每一分钟拍6张,拍下自己的裸体照片。拍完后,她就将这些照片发送到肖军的电子邮箱中。当肖军看到这些照片时,往往会主动与她联系。然后,两人在网络上,用视频聊天的方式,各自到达自己快乐的巅峰。 
  为了与肖军保持沟通,也为了让自己能体验到快乐,司马若蕾沉浸在视频聊天和数码相机自拍的影像天地中,不能自拔。 
   
   离婚后遭受讹诈,用20万元结束自拍生涯 
   
  2003年秋天,肖军到澳门已经3个月了。其间,司马若蕾几次打电话给他,催他回来,肖军都找出各种理由赖着不回。司马若蕾当时想,他可能是被哪个女人缠住了。但让她想不到的是,更坏的结果出现了。 
  一天,她接到一个陌生男人的电话。那人问,肖军什么时候回来,欠他的钱准备什么时候还?司马若蕾一开始没在意,毕竟生意场上互有借款是很正常的事。但当第二个、第三个类似的讨债电话打进来,而肖军又赖在澳门坚决不回时,她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她立即给肖军打电话,问他是怎么回事。沉默了许久,肖军说:“蕾,我对不起你。实话对你说吧,我现在不能回来,一回来,我可能就走不掉了。以前,我靠爸爸的关系,搞小型房地产开发,是赚了些钱。但随着爸爸退休的时间越来越久,他以前的关系不好用了,这两年很难再赚钱了。而我又迷上了赌博,很多钱都扔在了澳门。本想翻本,重新开始生活,但却越陷越深,输掉的没赢回来,还欠了一屁股债。我是万万不能回去了,在澳门也不安全,我想去加拿大。但现在身上没钱了,蕾,你能借我20万吗,我一定还你……” 
  一日之中,惊天巨变。本来,司马若蕾知道肖军在外面肯定是对不起自己的,但她发现身边许多成功的男人都这样,她也就忍了。谁知道,肖军竟沦落到这种境地,还要向自己借钱,一走了之……也许本质上,肖军就是个花花公子,自己在结婚之前只是通过网络与他接触,也许自己并不真正地了解他。气愤之下,司马若蕾当即拒绝了肖军借钱的要求。 
  接下来,是肖军主动给司马若蕾打电话。他说:“蕾,咱们离婚吧。你不要生气,这是为你好。离了婚,你就清白了。如果不离,追债的人会把你逼死。但离婚前,你要帮我远走高飞到加拿大。你一定要借钱给我。借钱给我你也不亏,我那套房子就归你了,房子总能值七八十万吧。” 
  司马若蕾生气地挂断了电话。 
  不久,肖军又打来电话,先是哀求,然后是威胁。他说:“蕾,咱俩夫妻一场,那么恩爱,你总不能见死不救,把我往绝路上逼吧。如果你不仁,我就不义。我会把你以前与我视频聊天时你自拍的照片,发给你的朋友和同事,发到各大网站上,以后你也不要在这世界上混了。如果你不信,你明天到www.×××.com去看,上面会有你的照片。” 
  司马若蕾又生气地挂断了电话。在内心里她不愿相信肖军是如此卑劣,更不相信他会做出这么下流的事。但第二天,当她登陆那个网站时,她真的发现了肖军的帖子,题目为“我老婆的真实自拍,看了保证让你晚上睡不着”。当司马若蕾发现自己的裸体照片真的在网上出现时,差点晕了过去。 
  她给肖军打电话,骂他无耻。肖军说,赶紧把钱汇过来,要不然,更严重的问题在后面。你好好想想吧,最晚明天给我答复。 
  万般无奈之下,司马若蕾只好拟定了离婚协议,并传真给肖军。司马若蕾让他一定要回来,先领了离婚证,才能给他钱。在得到司马若蕾对他的安全的承诺后,肖军偷偷回到广州,与司马若蕾办了离婚手续,也拿到了20万元。 
  从此,肖军就在世界上销声匿迹,再也没有了消息,像从人间蒸发了一样。 
  由于司马若蕾的裸体照片只在那个小网站上贴了几天,没有造成什么大的影响。 
  但让司马若蕾感到痛恨不已的是,2004年3月她意外得知,肖军那套所谓的房子,早已被肖军抵押给了银行。鉴于肖军已经失踪,借银行的款不可能还上,那套房子早已不属于肖军。因此离婚协议上这套房子归司马若蕾的条款,不能成立。 
  2004年4月,司马若蕾搬离了住了两年的家,重又开始了租房住的生涯。 
  这次婚姻对司马若蕾打击极大,可谓人财两空。除了怪自己遇人不淑外,她只能从零开始。然而,对于虚拟的网络,她感到也一定要慎重自己的行为,不能只图一时之快。美好的生活要在阳光下才能是真正的幸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