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爱情冰淇淋

所属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编辑:网上天地网

   雨桐在大学读书的时候,也算是一个校花级的人物。她不但人长的漂亮,功课又好,当时追求她的男生很多,可是她都没有真正动过心。因为她的心里始终觉得安安是最好的。雨桐和安安是在大一时认识的,是安安先主动追求她的,她也很快地接受了。 
  那些时候,安安经常约雨桐到那条“情侣街”上去散步。在这条长长的商业街上,开着不少冷饮店。每走过一处,雨桐就会朝安安扮一个鬼脸,这是他俩之间的暗号。安安便笑着刮一下她的鼻梁,尔后转身到冷饮店去给她买冰淇淋。不管是奶油的,还是果味的,雨桐都来者不拒,而且馋瘾颇大,安安就给她起了一个“冰淇淋虫儿”的雅号。 
  有一次,安安紧紧地拥着雨桐,很认真地告诉了她一个心底的秘密:“以后,我的奋斗目标是经营一个大大的冷饮店,要制作出世上最最好吃的冰淇淋来让你品尝,一直到你这个‘虫儿’告饶为止。” 
  雨桐的眼睛湿润了,她紧紧抱住安安的腰,娇嗔道:“我跟你吃一辈子冰淇淋,也不会告饶。” 
  安安低头吻着她迷人的唇,像是发誓说:“雨桐,相信我,我会把咱俩的爱情经营得像冰淇淋一样的甜美!” 
  然而,就在大二的下半学期,安安在父母的安排下去了美国,在洛杉矶读商课。开始时,他俩书信往来很频繁,虽然安安的英语不是很好。他在信里告诉雨桐,他现在念书念得很吃力,真想放弃;而且他非常想念雨桐,很想再看一看她吃冰淇淋时的乖巧样子。 
  雨桐就去信鼓励他说:“安安,你还记得你的许诺吗?为了它,你一定要坚持下来!”她还特意到摄影店去拍了一组吃冰淇淋的照片,给安安寄去,以解他的相思之苦。 
  以后,安安的来信渐渐地变少了。终于有一天,安安把那个秘密告诉了雨桐,原来他的母亲已经替他物色了一个女孩,她是一位温柔漂亮的空姐。安安还告诉她,那个女孩的叔父现在就定居在美国;不论从眼前经济方面的支持,还是以后的事业上,她的叔父都会给他带来很大的帮助;他虽然深爱着雨桐,但他又不想失掉这个机会。 
  雨桐偷偷地哭过一夜之后,把安安写给她的信全都烧掉了。可是,她一时无法把他的影子从心头抹去。她更害怕品尝那些冰淇淋,因为那些融化在嘴里甜甜的、凉冰冰的液体,很容易勾起她内心的伤痛。 
  在4年之后,雨桐怎么也不会想到,竟然会在青岛老家遇到安安。那一天,她从报纸上看到相一电子有限公司高薪招聘业务员的广告之后,她也像其他应聘者一样前去应聘。然而,雨桐蓦然从该公司的几个主考官中,发现一个异常熟悉的身影——安安!其实,就在雨桐走进公司会议室的一刹那,安安就已经认出她来。四目相对,雨桐隐隐地感觉到他的眼神仍像以前那么炽热,里面还饱含着深深的愧疚。雨桐赶紧将目光移开,她故作平静地坐下来,而内心好像突然间刮过了一阵飓风。当然,雨桐没有费多大周折就被聘用了。第二天下午,安安主动找到雨桐,坦诚而风趣地说:“‘冰淇淋虫儿’,晚上我请你喝咖啡,肯赏个脸吗?”不知为什么,雨桐竟没有拒绝他。安安开着他的那辆红色“宝来”轿车,带雨桐去那家开业不久的“馨馨”咖啡屋。在途中经过一个冷饮店时,安安停下车来,给雨桐买了一盒包装艳丽的冰淇淋。然而,雨桐并没有打开,只是把它放在一旁,默默地注视着冰凉的奶液在盒子里悄悄地融化。 
  这是一幢装修古朴而典雅的咖啡屋,里面荡漾着悠扬的萨克斯乐曲。他俩相对坐下,安安的眼神有些异样,他一直用激情的目光注视着雨桐。而雨桐则故意躲避着他的眼光,因而她显得有一些局促。此后,安安告诉雨桐,他受不了妻子不规律的航班作息,因为交流甚少,他和妻子之间的隔阂已愈来愈大。听了,雨桐低头呷了一口咖啡,淡淡地问:“你约我来,就想告诉我这些吗?”安安突然沉默了。雨桐抬起头来,发现他那像昔日一样饱含深情的目光正落在她的脸上。突然,他一把握住雨桐放在桌子上的手,近乎狂热地说:“雨桐,让我俩重新开始吧!你知道吗?这些年我一直在疯狂地思念着你,并且一直珍藏着你寄给我的那一组相片。我后悔以前,不该做出放弃你的错误决定。再给我一个机会,让我陪你吃一辈子冰淇淋——” 
  雨桐没有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她直视着他的眼睛,坚决地抽回手来,漠然地说:“对不起,你误会了!我喜欢冰淇淋,但不是变质的。” 
  他的表白并没有打动雨桐的心,反而使得她对安安昔日的形象一闪而逝。不久,雨桐便向总经理递交了辞职书。尽管,安安再三恳请她能够原谅他在那个晚上的失态,恳请她能够留下来。但是,雨桐去意已决,只轻轻地说了一句:“那些事情已与我无关,就像那盒融化掉的冰淇淋一样,永远不再属于我。” 
  安安只有拼命拨打雨桐的手机,却等不到她的丝毫回应。又过了一些日子,安安收到雨桐发来的一则短信:“我承认自己以前还爱着你,但在那个晚上,我才知道自己错了!”与安安意外而短暂的相遇,使雨桐压抑多年的情感突然有了一种超然的解脱。半年之后,她认识了一个叫凌子的男孩。凌子是一个从山城独自闯荡到青岛来的流浪歌手,他的肩上总是背着一把陈旧的、而在他的眼里却被视为生命的吉他。凌子是那种比较沉默的男人,并不十分英俊,但是,他的眼睛深邃而自信,眉宇间透着一种刚毅的气质。严肃的男人一旦笑起来很有味道,当他向雨桐绽开那略带孩子气的笑容时,雨桐仿佛嗅到了曾经远离她的爱情芳香。 
  那时候,凌子还没有固定的收入。每天,他靠轮流到几家夜总会和酒店挣一点微薄的演唱费,来维持生活。有时候,他连每月450元的房租都付不起。 
  那是一个傍晚,凌子约雨桐到海边去。他俩依偎着坐在海滩上,凌子用那把陪他多年的老吉他,为雨桐弹奏了一曲《爱情永不老去》。而后,他拥着雨桐,很认真地说:“雨桐,我不具备现代爱情所有的房子、车子,你跟着我以后会吃苦的——”借着月光,雨桐隐隐感觉到凌子的眼睛里泛起一股忧郁。雨桐紧紧搂住他的腰说:“傻瓜,你认为我在乎这些吗?我只要你一颗爱情的真心。” 
  凌子出门时从不“打的”,但为了雨桐的方便,他总是不顾她的劝阻“奢侈”上一回。凌子一直把她送到楼下,她让雨桐稍等一会儿,然后转身跑开了。不一会儿,凌子气喘吁吁地跑回来了,他的手里攥着一束玫瑰花,还有几只冰淇淋。他对雨桐说:“你虽然没有告诉我,但我知道今天是你的生日—— happy birthday to you!”说着,凌子局促地笑了。 
  雨桐不知道凌子是怎么知道她的生日的,但在以后她才知道,就在那个夜晚,凌子为她买完生日礼物之后,他发觉自己口袋里只剩下了5角钱。他只有步行走回“家”,因为在夜间,凌子对道路又不是很熟,竟迷了路,他就在一家商店门口坐了一宿。 
  当雨桐听凌子轻松地讲起这个笑话时,她一下子扑倒在凌子的怀里哭了,抽泣着说:“凌子,我再也不让你为我买冰淇淋了——”凌子拍了拍她的肩膀凄然地笑了,像是自言自语道:“一个男人,怎么能连一只小小的冰淇淋都管不起爱人吃呢?” 
  后来有一天,凌子告诉雨桐,他准备离开青岛到南方去闯荡一番。听到这个消息,雨桐蓦然怔住了,脑子里一片模糊,她以前隐隐地预感到了凌子迟早会做这个决定。 
  雨桐说:“凌子,如果你是为自己的事业,那你就去好了;但如果是为了赚钱,我并不需要。”凌子沉默了一会儿,说:“两者兼而有之吧。” 
  凌子的决心正如他对爱情一样执着,雨桐知道自己无法阻拦住他。在一个初秋的清晨,凌子踏着露水去了那个遥远的南方都市。3个月之后,凌子从南方给雨桐汇来2000元钱。两年之后,凌子用汗水换回来了十几万元的存款。雨桐回忆起与凌子在一起的日子。再看着银行卡上那些还会继续递增的数字,她并没有太多的激动。因为她知道自己在以前,不是轻易地就能拥有比这更大的数字吗?想起凌子在南方正努力实现他临走时的许诺:“我要努力把我们的爱情经营得像冰淇淋一样甜美!”而此刻,雨桐却深深地知道自己需要的并不是这些…… 
  终于有一天,雨桐拨通了电话,朝那边吼道:“够了!凌子,够了!”泪水顿时疯狂地从雨桐的眼里涌出来,她哽咽着说:“凌子,你回来吧!我不要冰淇淋的爱情!” 
  凌子回来了,他曾丰润的面庞消瘦了一圈。在机场上,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雨桐毫无顾忌地扑到凌子的怀里,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滴落在凌子的怀里…… 
  不久,他俩结婚了。 
  在新婚之夜,雨桐紧紧依偎在凌子的怀里,天真地说:“凌子,叫我一声‘冰淇淋虫儿’好吗?” 
  凌子吻着她的面颊,轻轻地说:“你是我钟爱一辈子的‘冰淇淋虫儿’——” 
  雨桐笑了,面颊上挂着两行清凉的泪水,像冰淇淋的汁液一样甜美……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