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茉莉香片里的爱

时间:2016-02-03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怦然心动 
   
  张义刚见湄湄的时候,便在心里小小地惊呼了一声:天啊,还有这样不俗的女孩,竟不同于自己“女朋友”的任何一类,真是难得。 
  湄湄那天穿一件普通的蓝底白花棉布裙子,跟在人事小姐的身后,眼睛里含着一丝不安和羞怯,在经过张义桌旁的时候,张义饶有兴趣地抬起头,看清了清晨光影中这个小巧玲珑的身影,光洁的脸庞,秀气的五官,素面朝天淡雅天成,眼中带着不谙世事的纯净,他的目光又落在湄湄柔顺地垂在腰际的一头长发上,那是略带栗色的,就在那一刹那,张义觉得湄湄像极了一朵小小的花儿,至于是什么花,他也说不来。 
  湄湄那年20岁,来自江南某一个偏远小镇,家境清贫,但湄湄快乐且平和,带着未经风雨的简单。 
  湄湄被安排到办公室做文员,只是打打字泡泡咖啡的那种,这是湄湄的第一份工作,湄湄做事勤快且细致,第二天便将策划部这些工作狂零乱的办公桌整理得井井有条。每当伏案工作的时候,湄湄偶尔抬起头,那时坐在对面玩电脑的张义也会很不经意地抬起头,四目相对,湄湄总是对他甜甜地露齿一笑,什么叫齿如编贝,就是湄湄笑起来的时候!张义也傻乎乎地笑着,心里快乐得想要飞。 
  张义是策划部的得力主将,出道4年。留着动感的寸头,戴着黑框眼镜,不是很帅,但品牌的休闲衣服套在他高大的身上很有型。目前仍是黄金单身汉的张义很得意,多情而不滥情,对于情场他自认为达到了最高境界。 
  但自看到湄湄的第一眼起,张义的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的很特别的感觉。看多了身边如云的时尚美女,湄湄仿佛是一株清水里的莲,让人爱怜。 
   
  一杯茶的爱情 
   
  张义决定正式追求湄湄缘于一杯茶。 
  那天晚上张义的一个死党过生日,几个精力过剩的大男孩在酒吧中狂欢到凌晨3点,喝得大醉而归。张义第二天上班时酒仍未完全醒来,两只眼睛肿得像发面馒头。 
  早上9点,应该是湄湄给张义端一杯咖啡的时候,这一次,湄湄端上来的不是咖啡,而是一杯酽酽的花茶,透明的玻璃杯中,嫩绿的茶叶,还有淡黄的花朵,上上下下地在水中舒展着,香气四溢。湄湄笑着递给张义:“先喝杯茶吧,可以清心醒酒,这是我自己做的。”张义接过来,不过是小小的一杯茶,很自然的一个细节,却让他莫名其妙地感动。 
  自此,公司每个人都知道张义在追求湄湄,湄湄爱吃的那种糕点,张义可以穿越整个城区也要给她买回来;下班的时候,张义会抱着双肩站在一旁耐心等候,殷勤地替她拎东西;节日或周末的时候,一份神秘而恰到好处的礼物总会让湄湄惊喜。见者都说:看来浪子张义这次是动真格的了。 
  湄湄想自己的初恋来得太突然而又太甜蜜了,就像无数个女孩子想象的那样令人心醉,湄湄无法抗拒他神采飞扬的笑容,她轻而易举地游进了他的掌心。 
  湄湄和张义很快就热恋了。 
  恋爱中的湄湄快乐得像一只小鸟。每逢周末,朴素依旧的湄湄会和张义牵着手走过市中心一个大大的广场,再拐个弯,到一家茶楼喝茶。这儿幽静且简单,和湄湄的淡蓝色的布裙很相配。由于湄湄,从不喝茶的张义也端起了茶杯,香雾氤氲间,两人静静地含笑对望着,只觉得阳光暖和得从未有过。 
  单纯得像个孩子的湄湄让阅尽千花的张义着迷。一天,他爱怜地捏着湄湄的鼻尖道:“湄湄,知道吗,你也像一杯茶,古典而透彻,温和而隽永,喝一下余香满口。”湄湄脸上涌起红晕,笑道:“我记得你以前是喝咖啡的,如果老是喝茶,不会感到太单调吗?”张义握着湄湄的手,急忙表白道:“不会,永远不会。”停了停又说,“不过,以后你得为我泡一世的茶。”湄湄脸上的红晕更浓。情人间的这些私语,像嘴里溶化的太妃糖,丝丝扣扣直甜到心里去。 
  他们的爱情进展得很顺利,像入夏的温度计。两年后,湄湄搬到了张义租住的两室一厅,他们给这套房取名为:恋恋居。等正式买房后,她就准备做他的新娘了。 
  恋恋居的窗帘和床单都是湄湄自己做的,选了可爱的天蓝色格子棉布。客厅里摆着一个古朴的陶罐,总是灿烂地插满了一大把野花,热闹而温馨地开着,对于都是飘泊在外的湄湄和张义来说,恋恋居总会给他们家的感觉。 
  因为有了湄湄相伴,张义很少再流连于夜色里的各种热闹场所。下班后,两人或者携手去广场散步,或回到恋恋居中,张义打开手提电脑,湄湄在他旁边给他织毛衣,或给他煲汤,心安理得地做着他十足的小女人。 
  如果不是张义的提升,湄湄想恋恋居的平静不会这么快被打破。张义的应酬多了,客户的,上司交派下来的,更有一帮朋友嚷着要他请客的。开始,他会带着湄湄同去,但湄湄不太应付得来这种喧闹场面,也不会喝酒跳舞,反而无趣,去了几次便不想去了,张义也不勉强。 
  虽如此,他们的感情还是很好——直到他偶然遇上另外一个风格迥异的女子。 
   
  失去温度的恋情 
   
  那个像火一样热情,玫瑰一样娇艳的女孩,叫菲儿。如果不是她的出现,张义想自己是绝不会背叛湄湄的,但世界上有些事情是不容你假设的,当张义发现的时候,他已经陷了进去。 
  菲儿是张义在一次酒会上认识的,他们聊得很投机。当最后张义喝酒喝得实在支持不了的时候,是坐在他旁边的菲儿落落大方地站了起来,一杯一杯地替他挡着酒。 
  最难消受美人恩,以后两人来往便密切起来,对于菲儿的暗送秋波,张义尽量小心翼翼地回避着,他有湄湄。但是,菲儿的热情似火,娇媚大方,以及他自己不羁的本性,使他像喝酒一样渐渐醉了下去。开始和菲儿交往的时候,对湄湄的内疚感时刻在心中滋生,但试探过几次,湄湄似乎浑然不觉他的越轨,对他还是一如既往地体贴入微,张义胆子愈发大了起来,沉醉于菲儿激情的挑逗,并安慰着自己:你和菲儿只不过是逢场作戏而已,你爱的还是湄湄。 
  一个星期天的下午,湄湄哼着歌忙碌着,张义的工作那么忙,应酬那么多,挺不容易的,她准备今天煲他最爱喝的汤等他回来吃饭。在收拾张义衣物的时候,湄湄的心猛地抽紧了,痛得无法呼吸,只见他昨晚穿的一件米色衬衫的后肩,霍然印着一个鲜红的唇印,那是一枚性感的樱桃小嘴,这是一个怎样的女孩?湄湄的泪,簌簌地掉了下来,她的世界已为之昏暗了。恋爱时的那些山盟海誓,怎么会变得如此不堪一击呢?她想不透,捱到黄昏的时候,张义来电话了,说他有事不回来吃饭,叫她先吃。湄湄惨笑一声,她挚爱着的人居然会骗她。 
  湄湄想到了质问、吵架、还有分手,但她什么也没有做,两年的点点滴滴已深深地刻在她心里,她已离不开他了。湄湄收起泪,在张义面前竭力装着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每天回来的一杯茶,还有宵夜,依然给他准备得好好的,她想用她的善良和温情等着张义回头。在等待的过程中,张义身上隐隐的香水味,还有他越来越陌生的眼神像一把刀,将湄湄伤得体无完肤,湄湄像客厅里那束许久没有换过水的花,迅速地枯萎下去。 
  一天,她给他泡茉莉香片的时候,水居然没有开,泡了半天也没有动静,端着这杯冷冷的茶,湄湄突然醒悟:他们的爱情,不也像手中的这杯茶吗?她面对的是一个失去爱意的人,就像不开的水一样,没有温度是泡不酽爱情这杯茶的。 
  两行清泪悄然滑落。湄湄走了。 
  寂寞和悔恨像潮水一样将张义紧紧包围,没有了湄湄的馨香和浅笑,也没有人为他洗衫做饭收拾房间,“恋恋居”已变得不再温暖,回去只有冷冷的墙对着,他现在才发现晚归时等候的那盏灯对他有多重要。湄湄啊,他在心里叫着,懊恼地捶着自己的头。 
  他很清楚,和菲儿只不过是彼此寻求一种新奇感而已,燃得快熄得快,分手后很快就会步入各自的轨道。而湄湄,却是他本要相伴一生一世的人,他却那么不经意地失去了。 
  他伤她有多深,而他竟以为她不知道,真是可笑。生活本来就是平平淡淡的,于平淡中回味着清香,就像湄湄的人和她的那杯茶,他想他现在明白得还不算太晚,他决定要找她回来,请求她宽恕。他们还可以重新来过。 
  坐在去江南的列车上,窗外每一秒闪过的都是不同的陌生景色,像不可知的未来,张义心里忐忑着,没有太多的把握是否能找到湄湄。 
  其实,故事可以重新开演,而心呢?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