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情不厌诈,“二奶”识破续情骗局反戈一击

所属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编辑:网上天地网

  2004年10月,哈尔滨市某公司老板赵振江通过精明的律师和关键的证人——“二奶”张薇,打赢了和自己另外一个情人孙月的“财产争夺案”,当他正与朋友们推杯换盏庆功时,意外地接到了法院的传票,原来竭力帮助他打赢官司的“二奶”张薇,在“以证做证”后,一纸诉状将他重新告上了法庭。 
  智商、情商过人的商界骄子是怎样妻妾成群的?他又是怎样苦心设计摆脱“三奶”官司纠缠的?最后又如何被“二奶”告上法庭的?笔者深入采访了此案,了解到了其中鲜为人知的种种内幕。 
   
   业大情多,百万富商甘当现代版的“陈世美” 
   
  47岁的赵振江,出生于黑龙江省一个偏僻的农村,高中毕业后,做过中学的代课老师,任过乡镇的文书,写得一手漂亮的好字,闲暇之余撰写的各类文章经常发表在地市级广播、报刊上,是当地十里八乡有名的小秀才。妻子李桂萍的父亲是当地乡里的负责人之一,李桂萍人长得也清秀俊俏,是当地有名的“一枝花”。李桂萍在众多的追求者中,能选择嫁给赵振江,他的才气是重要原因之一。 
  在和妻子安稳地过了几年的乡村生活后,经常读书看报信息灵通的赵振江被“个体户”这个新兴的行业吸引住了。他开始积极主动地行动起来,从贩卖汽车零配件干起,几年下来,竟成了全乡第一个富起来的“万元户”。在完成了“第一桶金”的原始积累后,八十年代初期,满脑子生意经的他又开始将目光瞄准城里市场,开始向建材、服装、餐饮业发展,并且很快初具规模,固定资产超过百万元,手下员工200余人,成了名副其实的农民企业家。这时的赵振江还不到40岁,浑身充满了激情、充满了干劲。 
  无论是创业之初的艰难时刻,还是行业转型时的紧要关头,赵振江都得到了妻子李桂萍精神上和物质上的帮助,岳父李南起还无数次将自己的积蓄拿出来帮助赵振江渡过难关,让赵振江的事业先后三次“起死回生”。岳父成了他除了翁婿亲情以外的救命恩人。 
  1995年春天,赵振江将寸土寸金的哈尔滨市南岗区作为自己进军省城的首选之地,在这里购买了价值70多万元的办公楼,作为公司总部统领自己的4个分公司。在购买办公楼谈判的过程中,他和聪颖、靓丽的售楼小姐张薇相识。张薇不俗的谈吐、敏捷的思路,都让赵振江有相见恨晚的感觉,于是,赵振江不仅顺利地买下了价格不菲的办公楼,还以月薪2000元的高薪聘请23岁的张薇作为办公室主任。就在全公司员工将赵总“不拘一格求人才”的举措作为热门话题谈论时,早有预谋的赵振江开始了对张薇的感情上的猛攻…… 
  作为商界宠儿的赵振江,不仅是谈判桌上的高手,更是生活上善解人意的“艺术家”,他凭借自己雄辩的口才和成熟稳重的个性,很快征服了张薇。张薇逐步走进了赵振江精心设下的圈套,心甘情愿地成了他的情人。 
   
  色欲无边包妾成瘾有“二”不惧“三” 
   
  赵振江的绯闻开始传到妻子李桂萍的耳朵里。朴实憨厚的李桂萍,从一开始的充耳不闻,到后来的跟踪验证,终于相信了赵振江在爱情上对自己的背叛。 
  面对妻子的质问,心存狡诈的赵振江表面上信誓旦旦,内心里却另有自己的对策。1996年夏天,他以公司下属分公司开办之初需要人手为由,将张薇下派到哈尔滨所属的呼兰县(现为呼兰区)分公司,名义上是断绝两人的关系,实际上10公里的距离,更方便了两人的幽会。凭借女性特有的直觉,李桂萍很快识破了骗局。 
  李桂萍是个性格倔强的人,在感情上绝对不会姑息迁就。于是,她将一纸“分居不离婚”的协议书放在了赵振江面前。几经思考后,赵振江带着沉重的心情在协议书上签上了字。从此以后,赵振江和妻子继续保持名存实亡的婚姻关系,还给了妻子一大笔“生活费”,以弥补自己的过失。就在他满脸愁容回到公司时,性感时尚的张薇手持鲜花出现在他面前,告诉他:“过去的就让它过去,我们重新开始。”赵振江说:“此次离婚,对公司的资金积累也有一定的影响,我还得进行再次创业。”而张薇却坚定地说:“只要我们感情好,比什么都重要。就让我们重头再来。” 
  张薇感情上的支持及事业上的帮助,无疑让刚刚失去部分财产及家庭的赵振江感到了慰藉。基本恢复自由的赵振江,从这天以后,大大方方地和张薇住在了一起,双出双入,给人一种新婚燕尔的感觉。 
  张薇坚定的态度,让赵振江吃了个宽心丸。张薇果真是个说到做到的人,除了和赵振江耳鬓厮磨、卿卿我我外,她将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帮助赵振江打理公司的业务上,甘心当赵振江的情人,从来不提结婚要名分的事。公司各项工作她都身先士卒,公司员工们被她的勤奋和敬业感动了。开始逐渐地对她这个没有名分的“老板娘”尊敬起来。 
  在张薇的辛勤努力下,赵振江的事业更是如虎添翼,经营的公司在哈尔滨私营企业里也占有了举足轻重的地位。2002年春天,就在赵振江许下愿要带张薇到法国巴黎旅游时,张薇听到了她曾经帮助过的一个员工传来关于赵振江新的绯闻。 
  原来,随着公司规模的扩大,每年都要招聘几批人员,充实到各个岗位上,在前不久新来的人员中,一名毕业于哈尔滨理工大学叫做孙月的女孩子,在赵振江4月30日过生日时,利用自己熟练的电脑技术,将赵振江的头像和可爱的米老鼠电脑合成了一幅卡通画,作为礼物送给了赵。巧妙的构思、风趣的创意,让整天沉迷于商海的赵振江着实高兴了一阵子,不由得对孙月开始刮目相看。 
  和张薇相比,孙月性格更加开朗,泼辣前卫,自称是年轻人当中的“新新人类”,敢想敢做。一天下午,她借故搭乘老总赵振江的“奔驰”去道里区中央商城购物,半路上死活缠着赵振江带她去松花江畔兜风。在松花江畔,旖旎的风景、静谧的江水,为两个人的单独相处营造了浪漫温馨的氛围。孙月主动地投身于赵振江的怀中,甘心做了他“二奶”之外的“三奶”...... 
   
  情不厌诈“二奶”识破“续情”骗局 
   
  2003年5月,死心塌地和赵振江作了8年情人的“二奶”张薇,带着无比的怨恨,经过几个昼夜的深思熟虑后,毅然决定离开移情别恋的赵振江。得知女儿的想法后,她远在大兴安岭甘岭地区加格达奇的父母连夜赶往哈尔滨,决定向赵振江讨要公道。5月11日,父母瞒着张薇找来了一位哈尔滨知名的律师,迅速拟好诉状摆到张薇面前,让她定夺。 
  思想上毫无准备的张薇看到眼前发生的一切,嚎啕大哭,痛苦地说:“赵振江现在的财富里,虽然有我8年付出的心血,可是你们的女儿也不能赚当‘二奶’的钱啊!有了钱,没有了感情也是徒劳。” 
  张薇的话说得父母也很无奈,但是看着女儿痛苦的表情和坚决的态度,不得不放弃了用法律的手段惩罚赵振江的念头。 
  这年秋天,张薇为了彻底离开哈尔滨这个伤心之地,她远赴广东东莞从事电子产品经销。临上飞机时,她在电话里对赵振江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恨你,你会得到报应的!” 
  张薇的决定,无疑让担心财产会有所损失的赵振江心头的一块石头落了地,但是对于步张薇后尘的孙月来说,是一种强烈的震撼,孙月还以为要和张薇有一场夺“夫”之争呢,没想到张薇这么决然地退出,这是孙月没有想到的,心里倒有了几分的失落。 
  半年之后,同样整日帮助赵振江打点生意的孙月,意外地发现自己有了身孕,便迫不及待地将消息告诉了“老公”赵振江,出人意料的是赵振江不仅没有丝毫的喜悦,却告诉她:“先去医院处理掉,孩子的事以后再说!” 

  小月子中的孙月,既失去了往日柔情似水的妩媚,又不能帮助赵振江打理公司的事情,这让赵振江大为不满,连续多日夜不归宿,逐渐冷落了孙月。 

  就在孙月感到赵振江的柔情已不复存在时,她看到天津卫视播放的一则广州某大款二奶生子后,无法得到抚养费的新闻后,聪明伶俐的她顿时醒悟——原来赵振江是怕有人分他的家产,才不让她生下孩子的。那天晚上,她想起了当初张薇临走前给她说过的话,劝她迷途知返,别为了当“二奶”,献了青春误子孙。 
  当她把张薇的处境和自己做了认真地对照后,果断地决定不仅要离开赵振江,还要让这个居心险恶的家伙付出代价。2004年2月15日,孙月从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存有100余万元的存折,取出50万元,并告诉赵振江这是自己的青春损失费,还申明:自己只是拿走了同居期间自己劳动创造的那部分财产。 
  孙月“先斩后奏”的方式,逼迫着赵振江只能以法律的形式,来夺回自己被孙月拿走的资金。 
  可是法律注重证据,如何举证的问题,倒是真难坏了他。这时他想起了和自己一起创业8年的张薇。赵振江开始费尽心思地央求以前的情人张薇作证。以此来证明自己大部分财富都是和张薇同居生活时赚取的,孙月在此期间并没有付出精力、劳动。 
  当远在广东的张薇看到了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电话号码时,心里很是激动,她以为赵振江在经过一段离别后,终于回心转意了,如果此时赵振江回心转意,她一定会义无反顾地回去。可当赵振江在电话中把来意简单说明后,心灵上伤痕累累的张薇,不仅对他这种卑劣行径更加恨之入骨,还对自己曾经有过的幻想感到可笑。尽管她再也不愿见到欺骗了自己多年的赵振江,但还是强忍悲痛,耐心地听他介绍情况。 
  在通过10余次电话后,看到张薇在态度上开始缓和,赵振江开始不失时机地进行劝说:“小薇,当时是我一时糊涂,走了眼看上了姓孙的,现在回想起来还是你对我好!只要你能出庭作证,我马上回心转意,和你永结同心。”“你放心吧,只要你出庭作证,我不但要正式娶你,还要给你10万元做酬谢。”在赵振江的软磨硬泡下,张薇终于答应出庭做证。 
  7月10日,在哈尔滨市某区法院民事庭上,张薇将自己当年经手的各种账目,还有和赵振江同居时聘请的两位保姆的证言,以及两人一起召开公司中层会议、签署商业合同协议的照片,摆在了法官面前。这些都无疑成为她和赵振江一同创业获取财富的有力证据。而孙月因为和赵振江同居时间短暂,在社会上没有公开同居关系,更没有展示两人共同创业的证据,最终没有受到法庭的支持。 
   
  超级圈套,摘下面纱当原告 
   
  赵振江摆脱了孙月纠缠的同时,胜利地保全了自己的财产,欣喜之余开始宴请商业圈的好朋友饮酒庆祝。正当高兴之时,却意外地接到了法院的传票,举目望去,只见传票上被告栏上是自己的名字,而原告栏上却赫然写着“张薇”的名字。赵振江顿时感到一阵眩晕。赵振江拿着传票,自语道:我怎么就没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呢。清醒后的赵振江欲哭无泪,他知道张薇手里面有着大量他俩在一起时的创业证据,当时为了在孙月这场官司里能够胜诉,有些证据还是他帮助找的,此时的赵振江悔恨自己不该轻信张薇真的能不计前嫌来帮助自己,更恨自己的愚蠢行为。他开始发疯地打张薇的手机,要在电话里试图通过自己的表白让张薇回心转意,撤消诉讼,并表示愿意娶张薇为妻。可是,此时的张薇只对赵振江说了一句话:法庭上见。便将手机关掉。 
  张薇当初决定离开赵振海时,没有分得财产,一方面是因为自己对他还是有很深的感情,毕竟和他在一起共同度过了8年美好时光。另一方面也希望赵振江有一天能回心转意,可是半年来未曾有过一个电话,当打来电话时,却是要她出庭做证。这更让张薇看清了赵振江只是在利用自己,对自己根本没有感情可言。因此在张薇准备出庭做证的那一刻,已经下定决心用法律来保护自己的利益。 
  不行春风,哪得春雨。2004年10月9日,哈尔滨市某区法院审理了此案,一审依法判处赵振江赔偿张薇同居期间共有财产87万元。法院认为,新的《婚姻登记管理条例》颁布实施后,未依法办理结婚登记而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的,一律按照同居处理,不受法律的保护。而对于本案,因为张薇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财产系两人共同创业获得,属于两人共有财产,理应支持张薇的诉讼要求。 
  法院判决后,“三奶”孙月给“二奶”张薇打来祝贺电话,并且以两人的名义致信花心老板赵振江,告诫他在爱慕女性的时候,更要尊重女性的权利和感情,免得最终落个碰到南墙才回头的下场。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