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如果有来生

所属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编辑:网上天地网

  那时候,她在一班,他在五班。她在楼上,他在楼下。 
  她叫徐樱,在这所市里最好的高中里,成绩是全校第二名。他叫齐哲,爸爸是政界要员,家境优越。齐哲球打得好,在学校里颇有些名气。 
  晚自习后,徐樱和齐哲会一起回家。大约十多分钟的路吧,他们走到一个巷口。那儿的房子又旧又小,脚下是裂了缝的石板路。他们一直走到巷子的尽头,来到一个生了锈的铁门前,互道再见。然后齐哲转身走出巷子,往回走一百多米,走进一个有保安的小院儿里。 
  徐樱是那种典型的好学生,爱学习、不贪玩、不乱交朋友。有一个哥哥在外地上大学,父母都是工人,守着每个月几百元的工资,省吃俭用地供兄妹俩上学。 
  徐樱家住的有些偏,学校里只有她和齐哲两人住在那条路上。徐樱的哥哥曾和齐哲在一起打过球,上大学前拜托他每天晚自习后和徐樱一起回家,因为父母都上夜班,不能去接徐樱。于是两人每晚放学后一前一后地走出学校。徐樱在前,齐哲在后。 
  周末不用上晚自习。有时下午放了学,徐樱会晚一些回家,一个人趴在教室后面的窗前。在那里,她可以清楚地看到整个操场。操场的中央,是一个篮球场,齐哲所有的课余时间除了和人赛车就是泡在那里。徐樱从没有想过像其他人那样围到操场边去。她喜欢这样远远地看齐哲打球。场外每一次叫好都会让她在心底隐隐地升起一种自豪感。徐樱觉得有些好笑,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呢? 
  临近高考,徐樱的压力越来越大。父母厂里的效益不好,只能发最基本的生活费。即使她考上大学,还有一笔庞大的学费和生活费要面对。 
  高考前最后一个晚自习,徐樱最后一次和齐哲走上回家的路。一路上,她有些不舍,这是他们最后一次一起回家了,以后也许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她对齐哲始终是存着一份感激的。到了徐樱家门口,齐哲没有像往常一样马上离去,莫名地说:“考上大学就轻松了。” 
  徐樱有些难受,她知道哥哥在外面很苦,她脱口说出了一直藏在心里的话:“考上也不能放松啊,我还要努力学习,我要考研、考博士。”黑暗中,她看不清齐哲的表情,但是齐哲的眼睛亮晶晶的,有一种她看不懂的东西。徐樱的心突然很快地跳了起来,她又一次有了一种想要逃避的冲动。 
  18岁的那个晚上,齐哲最后对她说的话是:“今天是我的生日,我希望你能实现自己的愿望。” 
  后来,徐樱如愿考上了那所全国最高学府。在学校黑板上录取者的名单中她看到齐哲的名字,那是一所很有名的军校,和她所在的学校相距一千多里。之后两人就再也没见过面。每年元旦,齐哲会给徐樱寄来一张明信片。4年,一共寄了4张。上面没有多余的话,每张都是很潦草地写着寥寥三四个字的祝语。徐樱有些失望,毕竟曾经每天晚上一起回家,难道他们之间真的无话可说,而只有这么三四个字的客套话吗? 
  大学的最后一个夏天,当徐樱提着行李走出寝室楼,齐哲就站在她的面前。没有任何的惊讶,徐樱很奇怪为什么自己的心情那么平静,没有一点点相隔4年后重逢的惊喜,好像他昨晚才刚刚送她回家。 
  “我要去英国读书了。”徐樱说完后就看到齐哲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刚才眼中的光彩一下子消失了。徐樱记得,这种光彩在齐哲最后一次送她回家时曾在他的眼中出现过。她想起了那晚齐哲为她许下的生日愿望和那一瞬间怦然心动的感觉。 
  齐哲推着一辆自行车,身上的T恤衫已被汗湿透了。徐樱笑着问:“你不会是骑车来的吧?”要出国了,她心情格外的好,阳光下,笑容十分灿烂。 
  齐哲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徐樱感到气氛有些异样,齐哲似乎有话要对自己说。可齐哲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对徐樱一笑。一个人的时候,徐樱会想起那一笑,那是一种很疲惫,很无奈的笑,有一些惆怅。 
  机场,齐哲恳切地说:“如果苦,就回来吧。” 
  徐樱摇摇头:“我会走下去的,我要比别人做得更好。” 
  徐樱上飞机前回头看了一眼外面的天空,天边是一片玫瑰色的晕红,齐哲站在斜阳中。这是她最后一次看到齐哲。他挥着一直拿在手中的长匣子向徐樱大喊:“我希望你过得好。” 
  夏日的夕阳有些炫目,匣子上的玻璃盖子强烈地反着光,徐樱依稀看到匣中是一枝红玫瑰。 
  在国外的日子里,徐樱和大多数留学生一样,半工半读。做为一个女孩子,她要面对很多事情。有一段时间,她以为自己要挺不住了,甚至想到了回国。而许多个深夜,她梦到自己的周围是一片黑暗,没有一个人在身边,但是心中却有一丝平静,这让她在白天的时间里对一切依然怀着希望,在异国的土地上逐渐学会生存和保护自己。 
  取得博士学位后,徐樱留校任教。渐渐地,她有了自己的房子,自己的车,也有了男朋友。生活在不断的努力中变得美好。她被很多人羡慕着、钦佩着。 
  偶尔地,她也会带着些许的成就感和自豪感回味在国外苦苦拼搏的那些岁月,她总感觉这些年来有样东西一直萦绕在她的灵魂深处,让她的心无比沉静,永远微笑着去面对生活。她深深地感到,那是留在岁月中的东西。她也曾试图去寻找,可她发现,她根本无处可寻,她的记忆在中国。 
  一次,一个高中的同学到她所在的城市旅游,顺便拜访了她。同学先是惊叹了一番她今日的辉煌,然后她们一起坐在她卧室的地毯上,翻看着当年她从中国带来的一些照片和明信片。 
  “齐哲?”同学从一堆明信片中拿出4张,不相信地看着她。徐樱有些得意。上高中时齐哲很有名,同学也许永远也不会想到,齐哲曾天天晚上送她回家。这是他们的秘密。 
  “你知道他怎么样了吗?”同学问。 
  “现在应该是个军官了吧,从他那所学校毕业的听说都是这样。”徐樱把4张明信片一字排开,研究着上面写成一团,像花儿一样的几个字。 
  “差一点,他毕业前退学了。” 
  徐樱心中一惊,她最后一次看到齐哲,好像就是那个时候。 
  同学说:“毕业前他们学校搞考前集训,他非要请假,学校不许,他就偷跑了。两天后才回来,怎么也不肯说那两天去了哪里。” 
  徐樱的心很快地跳了起来,她盯着面前的明信片,上面的字一点点地在眼中变得清晰。 
  同学没有注意到徐樱的反常,带着无限的惋惜,话语有些伤感:“他表现一直很优秀,学校本来给他安排了一个很好的单位。那次他私自离校,校长下令,如果不能说出去了哪里,就开除他,谁知他却自己退学了。” 
  徐樱看着窗外,玫瑰色的天空下,同学从中国带来的风铃在微风中慵懒地碰撞着,夕阳洒满了整个房间。4张明信片静静地躺在地毯上,徐樱有一种想哭的感觉。 
  徐樱知道。她知道了齐哲从18岁时就为她守候着的一个秘密。时隔数年,远隔万里,她终于发现了齐哲藏在明信片上的这个秘密。每一张上面的几个字都巧妙地连成了另几个字:我、喜、欢、你。 
  徐樱明白了,她出国前齐哲眼中那消失的光彩,那欲言又止的神情,那无奈的笑容。徐樱全都明白了。 
  齐哲在她大学学业结束时骑着自行车历经了一千多里的风尘去给她送一枝玫瑰花,那天,是他的生日。 
  “他现在好吗?”徐樱幽幽地问。 
  “快结婚了。”同学走时留给徐樱一个手机号码。 
  徐樱不知自己在地毯上坐了多长时间。那些遥远的记忆,那些尘封的心事在异国的夕阳中一点一滴地被唤醒:昏黄的路灯下,齐哲无声地走在她的身后;斜阳中齐哲跳起投篮偶一抬头;高考前狭长的小巷中齐哲为她许下了18岁的生日愿望;黑暗里那怦然心跳的感觉;出国前齐哲挥着红玫瑰向她道别…… 
  她想她再也不会碰到一个能如此对她的男孩儿了。把所有的话都压在心底,不给她压力,不束缚她飞翔的心,在她身后默默地为她许愿,为她祝福。 
  徐樱怀着一种近乎冲动的激情拨了那个号码。 
  一时,她竟无语了。任齐哲在电话的另一端焦急地询问,她不知该说什么好。她想,就这么听听他的声音吧,然后把他彻底地忘掉。可是在她即将挂断电话的那一刻,齐哲叫了出来:“徐樱。” 
  瞬间,她的泪无声地涌了出来。原来这些年,齐哲一直在心里为她留了一个位置。 
  时间似乎凝固了,一切都静止了,只有齐哲的呼吸声,一声声地击入她的心中。 
  为了理想,我们都曾经放弃太多。有些东西,我们以为会随着岁月的流逝而逐渐淡忘;有种情感,我们以为在现实的拼搏中会不再重要。可是那些我们共同走过的路,那些我们共同有过的欢笑和泪水,那些我们共同的奋斗,共同的期待,我们永远不会忘记。岁月早已把它烙在了我们的灵魂深处,渗入我们的皮肤,在梦醒的深夜,静静地在我们的每一根血管中流动。 
  电话中,他们沉默着,天各一方感受着彼此的呼吸。徐樱知道,这是她最后一次拥有齐哲的呼吸了。从此,这呼吸不再属于她。未来的日子里,所有的风雨,所有的路,她将独自面对。 
  为什么呢,在她终于找到她走遍天涯、用所有的青春岁月去寻找的那样东西时,她却要失去它。可她知足了,她会记得,在她最美好的青春岁月中,在她飘泊海外的日子里,有个人一直在想着她、念着她、关怀着她、支持着她。为此,她将永远对上苍心存感激。 
  徐樱想,就让这一切成为秘密吧,没有人会知道它。 
  于是,像当年在徐樱的家门前分别一样,他们互道再见。 
  “再见。” 
  再见吧,同一轮明月下,两人在天涯的两端许愿,把记忆都锁在岁月里,如果,如果真的有来生,再打开,将它延续。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