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午后三点的阳光味道

时间:2016-02-15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1 
   
  小艾开着一个小小的金鱼店,在一个僻静的街角。小小的十平方米被小艾装点得情调兮兮,绿色的地板,绿色的墙壁垂着紫藤的花,黄色的布艺小沙发窝在墙角,加上几百尾漂亮的金鱼,清雅的感觉让人感到淡然,衬着小艾清秀的容颜,有天上人间的感觉。 
  小艾很美,是灵秀与温婉混和的那种,小艾也爱笑,笑起来让人心醉神迷。但小艾眉际间总有一种淡淡的忧郁,因为小艾什么也听不到,在3岁那年的一场医疗意外之后。 
  美丽而残疾的女孩子是让人同情的,来这里的人们多会不要找零就匆匆而走,小艾就会去追,有时会追上好远,把要找的钱还给他们后,站在阳光里笑。小艾开店不止是为钱,她的父母有足够的能力让她生活得很安逸,但小艾执意做了下去,小艾想自己能够自立,也能够更加自尊地生活下去。 
  小店的生意很清淡,所得的收益仅够交上房租,但小艾喜欢人来人往的感觉。来这里的大多是情侣,逛街累了,随意拐进这家小店,挑几只好看的金鱼做为他们爱情的见证。小艾极爱看他们纯真的笑脸,看他们相视一笑默契的眼神。 
  午后三点的阳光是温暖的,这时的店里极为安静,小艾会窝在小沙发上看一些时尚美文,那些刻骨铭心的爱恋让她迷醉,也让她向往。小艾是没有恋爱过的,爱情从来就没有光顾过她,尽管她很美,但她的聋哑让这些美变得毫无意义。 
  一篇生离死别的文章看得小艾泪眼盈盈,这时,店里有人进来。那是个男人,穿着笔挺的西装,有着温和的微笑。 
  这个英俊的男人对小艾说着什么,小艾浅浅地望着他,指着自己的耳朵摇摇头,递上白板。那人微微一怔,随即明白过来,在白板上写到:“我要买几尾金鱼,放在办公室里。” 
  放在办公室里的,要庄重内敛,小艾挑了几尾龙睛绒球和虎头,配上梨型的鱼缸。那人看着小艾很满意地点头,递钱的时候加上一张名片,正面只有3个字:匡云浓。 
  31岁的匡云浓是一个公务员,在市政府上班,有着正科的职务。他来这里是为了刚刚装修过的办公室,机关的一切都太古板,他需要一些鲜活的调剂,因此他想到了不远处的这家金鱼店,一来后也就爱上了这个小小的天地。 
  每日的午后,匡云浓总会来到这里。来了也不多说什么,帮小艾整理鱼缸,或是问一些有关金鱼的问题。两人通过写字交流,小艾的字不好,匡云浓就扶着小艾的手纠正。小艾的发丝会抚过他的面颊,痒痒的,伸手去抓时,小艾会调皮地躲避,两人就笑,很开心的那种。匡云浓喜欢听小艾的笑声,像云雀一样清脆,只是,小艾自己不知道。 
   
   2 
   
  每周小艾总要到郊区的花鸟市场进货,路很远,要倒几次汽车。匡云浓说要陪她,她总是不允,小艾不想做他肩上的沉沉的负担。等车时,小艾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很燥热的午后,小艾就愣在了毒毒的太阳下。匡云浓正和一个女孩并肩在走,梧桐树下斑驳的阳光映着他们很幸福的脸。 
  小艾急忙回头,谁说她听不见,她听见自己心碎的声音。车来了,小艾慌忙地上车,却被挤倒在地,手中巨大的胶袋破了,几百尾美丽的金鱼在高温的地下翻滚。小艾愣在那里不知所措。 
  一个身影弯了下来,是匡云浓。他扶起颤抖的小艾,嘴里喃喃些什么。小艾猛然推开他的手,她不需要他的同情,她摇着手,喉咙战栗着,发出很悲伤的声音。那女孩跟了过来,好奇地看着这一切,看小艾的眼光全是轻视。小艾受不了她蔑视的眼神,推开匡云浓向远处跑去。 
  回到小店,小艾窝在沙发里流泪,遥想这一个月的经历,恍如一场春梦。 
  到了傍晚匡云浓也没有来,小艾知道自己应该遗忘,可这段感情怎么也放不下。 
  第二天的午后,小艾守在空空的店里发呆。匡云浓出现了,背着一个硕大的塑料袋,几百尾金鱼在透明的袋子里没心没肺地游。小艾有泪落了下来,心里的幽怨全然不见,就算是场春梦吧,小艾呆在梦里不愿醒来。 
   
  3 
   
  天气转凉了,第一片树叶落下来时,小艾开始织毛衣。用白色的线,光滑的竹针,小艾看过韩国的《鲜花物语》,那上面的女主人公就是给心爱的人织一件白色的毛衣,最后他们走到了一起。小艾憧憬地想,好看的嘴角弯了起来。 
  匡云浓走了进来,在板上写到:“明天是我祖母生日,你和我一起去吧。”小艾有点不相信,诧异地看着他。看着小艾的样子,他又写到:“明天好好打扮一下,好吗。”随即在小艾的脸上轻轻一吻。那是午后三点的时候,秋阳艳艳地照了下来,小艾感到了幸福的气息。 
  小艾和妈妈去商场里挑了白色的裙装、白色的帽子和白色的短靴。打扮起来的小艾很美丽,眼睛大大的,睫毛长长的,嘴唇红红的,长发软软地垂在帽子下,像极了人间的天使。妈妈很骄傲的看着大家,看我的女儿多美。 
  匡云浓来接小艾时,也震撼了一下。他兴奋地抓住小艾的手放到自己的胸前,时间久了,小艾已看懂他的口型,知道他是在夸自己美。匡云浓调皮地指指天,在小艾手中写到:“你是天上掉下的‘林妹妹’。”小艾羞红了脸,心里甜甜的,灰姑娘真能得到王子吗? 
  到了酒店门口,匡云浓挽着小艾,一步一步上高高的台阶。快到尽头的时候,小艾被一片火红拦住了,抬起头来,正是那天和匡云浓一起的女孩。 
  那女孩走了过来,热情地拉住了小艾的手说话,说了几句,又恍然大悟一样,开始比划,见小艾还是不懂,故意地叹气,去服务台要了张纸来写。原来她叫冯青,是匡云浓的同事,但和匡云浓家里的关系不一般。她写完这些字后看着小艾得意的笑,又写道:“云浓心太好,很同情弱者的,看到那些有残疾的,就走不动了,也不知被骗过多少回了。” 
  小艾感到自己的心就像上次被自己不小心摔破的鱼缸,散成了一地的碎片,自己的感情在别人眼里是可笑的被怜悯的!小艾像沉入了湖底,呼吸不了似的。 
  小艾的脸上全是耻辱,起身欲走时匡云浓回来了,拉起小艾去见家人。小艾看到每个人都是点头又摇头,合着口中轻轻的叹息,脸上写着同情。 
  回家的时候,下起了雨,匡云浓紧紧地拥着小艾。在他宽阔的怀中小艾细细地嗅他身上的味道,像要把这种味道记到心里似的,那是一种好闻的味道,感觉像午后三点的阳光。 
   
  4 
   
  冬天无息而至,第一场雪下了起来,雪片大大的,打在匡云浓脸上。他刚从省城的学习班回来,给小艾带回了一套纯毛的围巾和手套,因为小艾瘦小的手总是冰凉。 
  匡云浓带着笑,近一个月没见到小艾了,很想她,从没有这么牵挂过一个人的。给她短信不知为何总是不回,还是不会吗?匡云浓想起手把手教小艾发短信的时候了。小艾的手机是他给的,那上面有一个心形的灯。“只要这个心一直闪个不停,那就是我的短信来了。”匡云浓走时这么的叮嘱小艾。 
  来到小艾的店前,竟然发现这里换了容颜,店里摆满了花,俨然是一间花店。小艾又卖花了,这小丫头,匡云浓心里在笑。 
  小艾却不在店里,一个胖胖的姑娘接待了她。“你说小艾啊,她两个星期前把这个店转给我了,你是匡云浓吧,这是小艾留给你的。”说完胖姑娘递给他一个纸袋,那里面是一件白色的毛衣。“还有这个,我一直给你养着的。”匡云浓顺着她的手指看到茶几上鱼缸里的几尾金鱼,那是小艾极喜欢的几只非卖品。 
  匡云浓这才想起不知道小艾家的住址,小艾从未对他提起,在他想到去她家拜访的时候却去了省城。除了这间小小的金鱼店,匡云浓实在不知小艾会融进哪里。小艾的手机还通,只是一直无人接听。 
  匡云浓失魂落魄一般,感觉自己的心在一点点地被淘空。他呆呆地看着那几只金鱼,为什么会这样,小艾总说金鱼是他们爱情的开始,那么,她又把这开始还给他了吗? 
   
  5 
   
  春天来了,小艾还是没有消息。 
  匡云浓依然没有放弃寻找小艾。小艾的手机一直是开的,尽管总是无人接听。总该去给手机充钱的,匡云浓这样想。小艾家在城北一带,匡云浓无事的时候就往城北的移动营业厅跑。 
  一个周六的下午,匡云浓又在这附近转悠,眼睛盯着每一个身形像小艾的人。猛然间,他发现前面一个瘦弱的背影,有着白色的帽子,白色的长裙。 
  小艾!匡云浓的感觉从来不会错,他拨了小艾的手机,知道手机调的是振动,小艾能感觉得到。果然,前面那背影停下了,匡云浓奔了过去,正是小艾,手里捧着手机,那手机还兀自震个不停。 
  他紧紧地抓住小艾,仿佛一松手她又会消失不见。几个月不见,小艾更加地苍白消瘦,他心痛地为她拭去脸上的泪:“小艾,嫁给我。” 
  “我又聋又哑,是一个残疾人,你的家人不会接受我。”小艾拼命地摇头。 
  匡云浓低下头来,看着小艾的眼睛指指自己的耳朵和嘴,在小艾掌心里郑重写下:“从此以后,我就是你的耳朵和舌头,做我美丽的新娘好吗?” 
  匡云浓怀中的小艾泪飞如雨,她又闻到了那熟悉的味道,午后三点阳光的味道。 
  又是一个午后三点,阳光暖暖地照着,阳光下娇艳的小艾倚着匡云浓在拍婚纱照,很幸福地笑。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