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虚荣心作祟,小食店老板娘扮富充阔自酿苦果

时间:2016-02-19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余萍与赵丽露曾是少女时代一对形影相随、无话不谈的小姐妹,之后却境遇迥异:赵丽露远嫁日本,生活富足;而余萍却过着为生计奔忙的庸常日子。多年后的一天,赵丽露突然返回上海探望余萍,虚荣心做祟,不愿在昔日好友面前暴露捉襟见肘的生活的余萍,竟然扮富充阔,最终却破绽百出…… 
   
  备感失落,曾是同一起跑线上的小姐妹人生境遇迥然不同 
   
  烂漫多梦的少女时光,余萍和赵丽露这对美少女,时常凑在一起唧唧喳喳地畅想未来。处在人生同一起跑线上的两个女孩子,对未来的描绘都是大同小异:无非是遇上一位白马王子式的英俊恋人,从此过上富足浪漫的日子。 
  然而现实的脚步却总是平实匆忙。1979年,高中毕业后,赵丽露进入橡胶厂做了一名工人,而余萍在家待业半年后,顶替早退的母亲在毛巾四厂工作。刚踏入社会之初,两个小姐妹工作之余时常相约在一起逛街闲聊。两年后上海有一家涉外宾馆要招一批服务员,赵丽露跃跃欲试,并鼓动余萍一同前往。但余萍的父母却坚决不同意,因为那个时代大家对从事服务行业的女孩子多有偏见。而一心想改变工作环境的赵丽露却全然不在意这些,毫不犹豫地辞职参加面试,相貌姣好的她顺利地被那家宾馆录用。余萍看到好友穿着漂亮挺括的制服穿梭在优雅舒适的环境里,心生羡慕,而自己却实在拿不出赵丽露那样抽刀断路的勇气,心底里还是觉得国有企业虽然钱少活累,但比较保险踏实一些。 
  1985年发生了一件让余萍更加惊愕不已的事:赵丽露将远嫁日本。新郎宅木是曾下榻赵丽露工作的那家宾馆的一位日本年轻富商。宅木第一次住进那家宾馆时,正逢赵丽露当班,宅木因水土不服,夜里腹泻不止,赵丽露跑来跑去地为他找医生,忙前忙后地服侍他,安顿好后,还特意拿出自己的小暖水袋,叮嘱他放在腹部会很舒服。赵丽露的体贴深深打动了宅木,他对这个妩媚的妙龄女孩暗生情愫。令赵丽露大感意外的是,宅木离开3个月后再次来到上海,专程前来向她求婚。他在上海停留3天,等待她的答复。这样一个家境殷实的痴情异国男子,无异于金龟婿的降落,面对婚姻的抉择,赵丽露再次表现出果敢个性。她欣喜地答应了宅木的求婚。1985年底,东渡日本之前,赵丽露与宅木在上海和平饭店举行了一个隆重的婚礼,最好的朋友余萍当然在被邀之列,看到豪华婚宴上赵丽露手挽新郎时的灿烂笑容,余萍感到好友正实现着少女时畅想的美丽梦想,心里真是百感交集。 
  不久,赵丽露随她的日本丈夫离开上海定居日本,闺中好姐妹的离开让余萍一段时间非常失落。1987年初的一天早晨,冲动之下,她给车间主任打了个电话,以感冒为由,为自己请了3天假。3天时间里,余萍马不停蹄地奔走在几家大宾馆之间,希望像好友赵丽露当年那样主动改变现状。然而今非昔比,余萍发现豪华宾馆已是许多女孩子的职业热选,更加年轻靓丽的女孩子趋之若鹜,让余萍相形见绌。3天后,余萍乖乖地回毛巾厂上班,在按部就班的平淡生活里,余萍躁动的心也渐渐平复。 
   
   硬撑面子,向远在一方的好友虚构着自己水中月般的富足生活 
   
  赵丽露离开上海之初,余萍时常收到好友远自日本的来信,信中流露出对日本绚丽多彩生活的欣喜。赵丽露富裕舒适的生活让余萍羡慕不已,相形之下,余萍更觉自己的状况黯淡乏味。既然没有机遇改变工作环境,余萍决心精心选择自己的婚姻,毕竟嫁一个出色的丈夫也是女人的一种幸福。有了这样的心思,已至婚龄的余萍在未来丈夫的人选上精挑细选,容貌清丽的她身边不乏追求者,但余萍一个也看不上。挑挑拣拣一直拖到了29岁,曾对她有意的男子一个个另觅他枝,而她也开始被人讥笑为高不成低不就的老姑娘,加上父母的不断催促,余萍一下慌了,迫切地想在30岁之前把自己嫁掉。就在此时,有人给她介绍了电子元件厂的职工张伟,虽然张伟个头矮小,相貌平常,但余萍的父母却对他很中意,称赞他老实厚道做丈夫很可靠,他们一个劲儿地劝女儿:“别再挑了,拖下去成了嫁不出去的老姑娘,岂不让熟人邻里说闲话?” 
  虽觉张伟与理想丈夫的标准差之甚远,但急于摘掉“老姑娘”帽子的余萍与张伟相识3个月就仓促成婚了。一年后儿子出生,日子平静如水地流过。而余萍和赵丽露这对小姐妹天各一方,日子久了,渐渐联络疏淡。偶尔也会接到赵丽露一封信,读着好友的字字句句,余萍突然审视起自己的生活:平庸、淡而无味,与好友的生活真是差距越来越大,那种自卑和失落在心里久久不去。这种心境在给赵丽露的回信里一点也没表露出来,反而笔下的自己是一副完满如意状,有一次甚至在信中说自己嫁了一个非常英俊浪漫的丈夫,这是她与赵丽露少女时代对恋人的纯美幻想,想到赵丽露读着自己虚构的美景,余萍心里竟不可思议地掠过一种快慰。 
  1996年,余萍所在的毛巾厂因不景气而大量减员,余萍成为首批下岗人员。两年后,张伟的单位濒临破产,每月领取200元钱赋闲在家,两个人在经济上一下变得拮据起来。心灵手巧的张伟干脆在街头支个摊儿修助动车,补给家用。张伟为人诚恳,服务周到,一时收入不错,但挣得都是辛苦钱。 
  2001年,夫妻俩拿出省吃俭用攒的钱盘下一间便宜的门面,开起了一家专卖卤货的小食杂店,虽是方寸的小空间,夫妻俩却投入了极大的热情和期望,一贯做事专注的张伟特意拜师,学习卤制技术和开店之道,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因而小店开张不久,生意很红火。 
  食杂店不远处拐角有一家叫SJ的咖啡店,幽雅的格调对余萍有着极大的吸引力,每次走过,余萍都会不由地驻足向里面张望,偶尔余萍会在落地窗前的桌边坐下,闻着咖啡飘香,一下就迷醉了,心里冒出一种强烈的愿望,如若自己能开一家环境优美的咖啡店多好!时间长了,余萍就和咖啡店的店长阿明稔熟起来。 
  春节前,余萍收到赵丽露的一封信,生活在不同环境里的两姐妹,这么多年已很少书信往来,所以赵丽露的来信让余萍很激动,一下把她拉回到过去的纯真时光。而赵丽露也在信中诉说着对她对家乡的思念,信中提到她丈夫宅木经营的大商厦已有多家连锁,所以商务繁忙,很少有时间陪她,有时也备感寂寞惆怅……读着赵丽露的信,余萍的情绪一下跌入低谷,人家赵丽露过着养尊处优、不知如何打发时光的日子,自己却在这么个巴掌大满是油腥气的小食杂店里挣扎着生计,真是天壤之别!在奇特心理的驱使下,余萍竟煞有介事地写道,自己经营着一家如何气派漂亮的咖啡店,因生意好近期正在张罗着开连锁店……信发出后,余萍在心里说:这个愿望早晚有一天我会实现的! 
   
   扮富充阔,勉为其难挥散辛苦钱只为在好友面前不跌份 
   
  让余萍始料未及的是,阔别家乡多年的赵丽露会突然决定回上海探望她。2004年春,余萍再次收到赵丽露的信,告知余萍她已预订了9月某日到上海的航班,信中流露出想见老朋友的期待和兴奋。而接到这封信的余萍却闷闷不乐,赵丽露归来,虚构的一切立马就会穿帮,岂不遭好友耻笑?余萍为此事寝食难安,张伟劝她干脆如实相告也乐得个轻松,余萍急了:“你这不是让我丢丑嘛,我的脸还往哪搁?” 

  赵丽露的归期一天天临近,余萍也日益焦灼,做生意时常走神。一天余萍愁闷不已地走进SJ咖啡店,想清静一会儿。她坐在幽静的咖啡店里想:唉!这家咖啡店是我的该多好!刚闪过此念,余萍立刻兴奋起来,赵丽露信上说在上海仅呆一个星期,不过短短的几天,我何不做做戏,暂借SJ之名,就说这家店是自己开的,对付过去。余萍立即把阿明叫到一边,恳求他帮忙。起初阿明为余萍的怪想法乐不可支,连连说:“余姐,你可真是太好面子了。”见余萍一脸的认真,阿明遂板起脸说,绝对不行,自己不过是老板雇来的店长,弄出个冒名老板娘,影响了生意,自己可负不起这个责。 

  余萍不肯罢休:“阿明你就帮帮忙,我不会让你白忙的。” 
  阿明听出余萍的弦外音:自己可以捞到好处费,立刻有了兴趣,与余萍讨价还价起来,最后谈定余萍每天付给阿明500元报酬,请他全力协助自己演好这出“戏”。 
  张伟虽然不赞成妻子的荒谬之举,更心疼付给阿明的冤枉钱,但能让妻子高兴他也没有反对,这么多年没有让妻子过上更舒适的生活,他心里一直很愧疚。 
  赵丽露到上海的前一天,余萍又开始犯了愁,余萍曾在给赵丽露的信里吹嘘自己嫁了一个高大英俊的丈夫,可眼前的张伟,瘦小平常,生活的艰辛让他过早头发花白,哪有一点“情调老公”的影子,这个谎怎么圆得过去?如果找一个相貌堂堂的替身多好!想到此,余萍的脑子里闪过阿明的样子,何不再请外表俊朗的阿明相助?索性让他帮忙帮到底。当余萍说明自己的意图时,阿明觉得真是荒唐不羁,但是平时喜欢搓麻将的阿明,近来在赌桌上连日输牌,听到余萍提出可每天再加500元“出场费”,才有些心动,他不无顾虑地问:“余姐,要我做你的丈夫,你老公会同意吗?” 
  余萍恼怒地说:“哎,谁让你做我丈夫了,只是在我同学面前摆摆样子,别领会歪了!” 
  回到家,余萍也觉得有些理亏,吞吞吐吐地告诉了丈夫自己的安排,张伟的脸霎时阴沉了下来,他停下手里的活儿,背对着余萍一言不发地吸着烟,没想到自己这个做丈夫的让妻子那么羞于示人,张伟觉得心寒,只是这么多年惯于顺从妻子,再大的委屈也总是隐忍不发。丈夫的沉默让余萍有些心慌,她赶紧表白:“只不过是找阿明去充充门面的,老公,你千万别想得太复杂了。” 
  赵丽露到达上海那天,余萍穿上那件最珍爱的呢短外套,刻意修饰一番,直奔机场。两个当年的小姐妹终于相见,亲亲热热地互相打量,看到珠光宝气的赵丽露一派雍容华贵,余萍暗自庆幸自己的一切安排,不至使自己太跌份。 
  赵丽露住进了星级宾馆,余萍全程陪伴好友,3天时间里,逛街购物,余萍勉为其难地买下了几件名牌服装、鞋子,在高档饭店两次宴请赵丽露。躲进卫生间余萍偷偷算了一下,自己居然水一样花掉了一万多元钱,真是心痛不已,想想赵丽露几天后即将返回日本,打肿脸充胖子的“磨难”很快就会过去,就咬牙把面子维持到底。 
  第四天,赵丽露执意要去看看余萍的咖啡店,并拜访余萍的丈夫。余萍慌不迭地躲到一边打电话通告阿明,阿明嘻嘻哈哈地打趣:“放心吧,余姐,我保证演好你的替身老公。” 
   
   丈夫离去后,方知平平淡淡的日子也是福 
   
  余萍带着赵丽露走进SJ咖啡店时,店员们齐刷刷地喊道:“余总好!”余萍知道这是阿明授意的,她故意派头十足地挥挥手说:“好了,好了,你们都干活去吧。” 
  赵丽露环视一圈,眼里流露出欢喜之色:“这个地方太可爱了,小萍,我很喜欢你的这家漂亮的咖啡店。” 
  余萍说:“丽露,别开玩笑了,你是大老板的太太,这家小咖啡店怎么能入你的眼呢。” 
  赵丽露语气诚恳地说:“每人都有别人无法体会的苦衷,我丈夫虽然有数家高档商铺,但那是他的事业,做妻子的不一定能享受到其中的乐趣,我倒是很羡慕你的生活,拥有一家这样可爱的咖啡店,尽心布置它、经营它,闲时坐下来与来客聊聊,小萍,这是一种享受呀!” 
  正说着,阿明从里面的办公室走出来,余萍忙起身介绍:“丽露,这是我老公。”阿明连忙热情地握着赵丽露的手:“幸会,幸会,一直听小萍说起你,小萍,这些天你就不要管店里的事了,你好好陪老朋友吧。”阿明的言行滴水不漏,余萍喜不自禁。当阿明起身张罗服务生为赵丽露磨纯正的巴西咖啡时,赵丽露趁机悄悄对余萍说:“小萍,你这个丈夫太帅太活络,你不要太放松他噢。” 
  就在此刻,张伟突然神色慌张地跑进来,原来儿子早晨上学时,突然被车撞了,虽然并无大碍,但受到惊吓的儿子,躺在医院里一个劲儿地喊着要妈妈。张伟遍寻妻子,终于在SJ见到妻子时,赶紧走过去,激动地抓着妻子的胳膊,余萍猝不及防,赵丽露更是惊愕不已:“他,他是谁?” 
  余萍随口说:“他,他是给我们送货的,老张。”随即使劲甩掉丈夫的手说,“放肆!你怎么敢乱动手脚。” 
  张伟这才想起与妻子的事先约定,可情急之下顾不得许多,他还是想告诉妻子突发之事。余萍误以为张伟是不甘心自己被冷落,跑过来拆穿自己的。怕一切当场暴露,余萍突然大喝一声:“住口,你给我滚出去。”看到妻子涨红的怒脸,张伟再也不敢开口,转身默默离去,走到门口,他听到赵丽露问妻子:“这人为什么胆子那么大,干嘛抓着你?”余萍搪塞说:“他这人脑子有些不正常。”张伟觉得心真是伤透了。 
  余萍知道儿子受伤还是第二天花光身上的钱回家取存折时,丈夫已把儿子带回了家,看到儿子腿上的伤口,她又心疼又愧疚,而张伟则从她进家门后始终一言不发。 
  正在余萍心情烦躁时,阿明又给她添乱,他拿着一个长长的账单,林林总总加起来有五六千元钱之多,什么现磨咖啡,什么进口原料,说都是她和赵丽露在SJ消费过的。这不是趁人之危吗?余萍和他吵了起来,阿明居然威胁她说,如果不愿出钱,他就去找赵丽露挑明,余萍只得忍痛付了钱了事,加上给阿明的报酬她损失了近万元。生活已是一团糟,余萍急切地盼着好友离开上海的时刻快点到来,意外的是,赵丽露竟决定,想在上海再多呆几日,所以已退掉了原订的返程机票,余萍顿时瘫软地跌坐在椅子上,一时真不知该如何收场。 
  此时,丈夫张伟也悄然离开了家,他在留下的字条上写道,他不怨妻子,只怨自己没本事让妻子过上更好的生活,让妻子在朋友面前抬不起头,为了妻子孩子他要出去挣钱,挣了钱再回家,让余萍别挂念他。原来张伟投奔在温洲开汽车修理厂的老同事去了。急火攻心,身体一向不好的余萍病倒了,赵丽露去医院探望她,余萍再也撑不下去了,她泪流满面地把一切如实相告。奇怪的是,说完后,余萍不但没有窘迫,反而浑身轻松。赵丽露喟叹不已,她责备余萍,太不珍惜这个体贴又能包容她一切的忠厚丈夫。她告诉余萍,自己的丈夫虽然很富有,但一年没有几天能陪伴在身边,不是商务缠身,就是沉醉在情色场。备感寂寞时她真羡慕那些过着平常日子的恩爱夫妻。 
  赵丽露走后,躺在病床上的余萍非常懊悔,眼前一幕幕都是丈夫对自己的疼爱关切,思念丈夫的那一刻才深刻地体会到,一直以来过得虽然不宽裕,丈夫也并不高大英俊,日子总是淡淡流过,可相互扶携、平平淡淡的生活也是一种幸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