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幸福的缓慢转身

时间:2016-02-19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1) 
   
  生活里的繁花都被书收去了,绚烂地开在字里行间。清晨揉开惺忪的眼,看见的只有一片在眼里温吞吞的现实。我对着镜子刷牙,看着白色的泡沫从口里慢慢地涌出来,不知道到底是自己脱离了现实还是书背离了现实。 
  交完手机话费,未出大厅,就接到蕾蕾的电话。她用韵味十足的书面语,控诉男友的种种劣迹。我索性晒着暖暖的太阳坐在大厅,电话放在腿上随她去说。 
  一位英俊的男子,微笑着走过去,又返回来,迟疑了一下问,这手机卖吗?我摇头,遗憾地收回笑容。 
  在蕾蕾的抗议声中说再见。我想,自己的生活全都被这些没完没了的琐碎淹没了。 
  两分钟后,手机郑重的婚礼进行曲再次唱响。蕾蕾又一次要搬回我的小屋。她要毁了我。 
  我赶到楼下。蕾蕾从皮箱上站起来,甜蜜地向我笑。我接过她的苹果,不说话。背对着她,狠狠地咬这个讨厌的苹果。我看见有一群鸽子在天上飞,从这一天起,蕾蕾又扑楞着她的浪漫,天天在我眼前飞。 
   
  (2) 
   
  我适时出现在洗手间门口,请她放下我的护手霜。上床的前一刻,从她正在比划的胸前夺回我新买的睡裙。舒舒服服地躺下后,发现我的张爱玲在她的手里,在我愤怒的前一刻,她丢来她的《菊花香》。 
  我说她就像一只淘气的猫,她立刻表示次日将带回一只猫。 
  那是一只和她一样淘气的猫,常出其不意,冲出来咬住我的裤角,在我的腰还未弯下时,又逃离躲起来。蕾蕾和她满身错误的男友分手了,结束了两个月的同居生活。如我的预料,另有一个他使她下定了这个决心。 
  蕾蕾预备邀请他来访。周六一整天的洗衣,打扫卫生。我躺在床上看着她忙,不时提出一些端茶、拿毛巾之类的小要求。她满面春风,有求必应。 
  她的爱情总是这般轻易,于我则是个难题。使我想起疾病,有了第一次,便很容易有第二次,第三次,成为习惯性的。我的第一次在我的慎重之下一直无法开始,即使后来我放弃了慎重,依然无法开始。我在不知不觉中,落后于这个时代,成了过时的人,所以我索性听天由命。 
   
  (3) 
   
  周日,蕾蕾穿着天使一般的白裙,从外面领进了她的苏振。是干净而有素养的。片刻,我有些慌乱。我以为如蕾蕾般妖精的女孩,会领回一个无喱头。我穿着短裤,上面一件T恤,光脚拖鞋。我支唔着请他坐。蔷蕾换了个人似的轻声细语,袅袅婷婷。我只好坐在她的床上抱着她的卡通熊,傻呼呼地笑。苏振认定我的床是蕾蕾的,轻轻翻着我的书,说墙上的几幅风景素描非常好。蕾蕾并不解释,将错就错。我们搬出预先准备好的水果、饮料,热情地招待了他。我心里有说不出的别扭。我不知道,蕾蕾在哪里媚惑了他。 
  我常常想,我是否需要以一个无限寂寞的姿态,坐在咖啡馆或者是酒吧某个阴暗的角落,点起一支烟,等待某一个人的出现。但是我还是有一点清醒的,我若如此会成为一些有不良企图的人的猎物,即便不是猎物,我也没有那么强劲的心理,可以玩一场成人的游戏。风花雪月于我是可望不可及的。 
  晚上蕾蕾回来。一进门甩掉脚上的凉鞋,直扑到床上,一脸的满足。她问,怎么样,苏振不错吧!我醋意横生地说,一般。她翻身坐起,瞪着眼睛说,难怪你是个孤家寡人,这样的你都看不上眼。我一动不动地问,从哪里捡回来的。她得意地一笑,躺倒说,我们常乘同一部电梯上班,先交换名片,再通电话,然后他给我送花。我目瞪口呆,无话可说。原来男人是这样轻易就可以攫到手的。可你,那时正在与人同居,我说。蕾蕾扬扬眉毛说,那又怎样。 
  我忽然明白,我与她真正的区别在于,内心的束缚与顾虑。“那么网恋男友也是有的了。”我猜测。“有,还不只一个。”蕾蕾媚声四射。我如同一支沮丧的古董花瓶,萎靡无语。 
  该怎样解释蕾蕾,张爱玲说,男人都喜欢教坏了的女人,然后再将坏女人感化成好女人,蕾蕾是一个美丽的小妖,坏坏地不断俘获要感化她的好男人。那么,我这样循规蹈矩的所谓的好女人,是要找一个无喱头,或者黑社会分子去感化了。原来,支撑人的成就感,就连爱情也不放过,但我肯定我没有那种感化人的闲心。 
   
   (4) 
   
  苏振似乎更喜欢精神恋爱,常发来一些意味深长的短信。蕾蕾躁动着想去蹦迪,去那里疯玩,干脆将苏振发给她的短信转发给我,让我想好词发给她,她再转发。 
  这是我惟一乐意替她做的事。我感受着这个男人的温情,是这般细致、委婉,像一片洁净的绿叶,欲呵护一支疯长的花朵。只是他不知道,这花疯起来是没有边的,是不易被感化的。我极其含蓄地回应着他,说些模棱两可的话,假做是蕾蕾。 
  他做建筑设计,晚上常加班。蕾蕾是一刻也不肯寂寞的女孩,又疯狂地投入网恋,并且去见面,我陪她去看过一个。她说此人不错,若我有兴趣,可以让给我,她能说出如此小儿科的笑话而不眨眼。我翻着白眼,跟在她的身后去看那个人。带着眼镜,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站在某手机广告牌下,我确信蕾蕾毁了这个人真挚的感情。我们去购物,两个小时后返回,他仍然站在那里,脸上已现出茫然和绝望。蕾蕾并非心存歹意。她的感情如同一辆刹不住的车,横冲直撞,因为无法停留而不断伤着对她动了心的人。她一直都是动了真心的,只是太短暂。或许这又是她的魅力,男人们都相信自己是那个最有能力截获她的人。 
  我觉得苏振太无辜,他只想干好工作,对蕾蕾好。 
  蕾蕾开始夜不归宿。我相信她不是与苏振在一起。他是一个更愿意触摸内心的人。蕾蕾的多变,对他来说是一个美丽的谜团。蕾蕾没有头脑,随意的话,他会认为那里面有深层的暗含。他又怎能不这样想,那来往的短信,是我与他的对话。 
  蕾蕾干脆将我与她的手机互换,安心让我替她敷衍苏振。我爱上了苏振。我轻轻地触动按键,发射。用蕾蕾的手机。许久都没有回音。在按发射的那一刻,一切都停顿了。 
  我错了,蕾蕾是从不说爱的人。 
  20分钟后,蕾蕾的手机响了,是苏振。我犹疑着接通。不语。他说,我在楼下,你来。便挂了。蕾蕾不在,刚发的短信里说,她正准备睡觉。我无能为力,一直到轻脆的敲门声响起。我企求这不是一场灾难。 
   
  (5) 
   
  两日后,蕾蕾去见苏振,我惧怕任何一种结果。既不能忍受他的离去,也不能再看见他们和好。倘若他将爱情转交于我,也觉难以接受。我竟然期望能够继续苟延残喘在他们的情感夹缝之间。我无法解释。蕾蕾很晚回来。神情呆滞,久坐不语。我极力克制自己。她终于开口说话。她说,苏振说以后不必再见了。我在苏振眼里大概只是个无情的“枪手”。结束了。 
  蕾蕾淋浴出来,将身体重重地倒在床上,大声说,我再也不必装淑女给他看了,解脱了。 
  而我要装做若无其事,从此忘了苏振又是何其难。他正是我想要的人。但不是有爱就会有一个拥抱,有时爱越深重,就越想逃离。 
  在那一夜,我对自己的情感彻底绝望。 
  蕾蕾的身边从来就不乏追求者。失落两日后,又开始欢快地忙碌。 
  我从未感受过这般的艰难。幸福曾那样接近过,他的号码刻在我的心底。我拿着手机几次试图拨打过去。这忍耐带来的煎熬,使我几欲崩溃。 
  我讨厌爱情,讨厌思念,它断送了我简单的快乐。这是一种病,我需要一个痊愈的过程,良药是遗忘。一日,蕾蕾没头没脑地忽然说,苏振与你倒是很合适的一对。我再次跌入艰难。 
  蕾蕾对我陷入的怠惰,颇感不解。她望着我失神的眼说,你真的需要开始恋爱。我说,这开始太巨大,我无能为力,不如直接去婚介所,找一个门当户对的人,嫁了。蕾蕾大笑不止,我说了这个年代最落后的笑话,却是我最真实的想法。我初次借蕾蕾说出了,我爱你。但,我爱的人离去了。 
   我确信,我陷入了一种障碍。我在无数次的夜里梦见苏振,梦见那一瞬,他的眼由浓浓爱意变成迷惑。那是幸福的一个缓慢的转身,我不是蕾蕾。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