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天涯海角,养女斥巨资为养母拍摄初恋故事

时间:2016-02-22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2005年1月1日,当满脸憔悴的海燕把母亲暂时接回家,让母亲欣赏这部耗资15万元拍摄完成的名为《母亲的初恋故事》的录像时,张风兰老人激动得泪如雨下…… 
  2005年1月1日,在长春市的一栋居民楼里,刚刚过完62岁生日的张风兰老人倚靠在沙发上,神情激动地看着一部特殊的录像,那录像里演的正是40年前她的初恋故事。看着往昔那一幕幕在眼前重现,老人激动得哭了…… 
   
  生活的天空有朵雨做的云 
   
  人的一生中总有几个刻骨铭心的日子,对于经历了孤苦贫寒的张风兰来说,1965年的国庆节,是她与知心爱人郑明牵手人生的开端。 
  1966年12月,随着大儿子海涛的“呱呱”落地,张风兰才真正懂得“母亲”一词的无穷含义。两年后,又有了二儿子海军。 
  三代同堂清贫欢乐的日子稍纵即逝,郑明的父母满怀着后继有人的欣慰相继离开了人世。 
  1972年秋日里的一天下午,张风兰正在家中给孩子缝补衣服,忽听得屋外吵吵嚷嚷地涌进一群人,走在前头的人急急地喊着:“张风兰,张风兰,郑明出事了……”张风兰连鞋都没顾得上穿,光着脚就跑了出去。 
  院门口的地上放着一副担架,郑明满脸血渍地躺在上面。张风兰直扑过去,拉住丈夫的手,悲痛欲绝地呼喊着:“他爹呀,睁睁眼吧,撇下我们可咋活呀……” 
  当张风兰从昏迷中苏醒过来时,小屋里已挤满了人。6岁的海涛和4岁的海军正拉着她的手哭。张风兰把两个孩子搂进怀里,放声大哭,“老天爷呀,我的命咋就这么苦呀……”听着这孤儿寡母的凄苦呼喊,满屋的人无不落泪。 
  郑明是从脚手架上掉下来摔死的。建筑队负责料理了郑明的后事,还给张风兰母子送来了一些生活用品,并给张风兰安排了到建筑队食堂做饭的工作。 
   
   大义的爱撑起流泪的天空 
   
  光阴似箭,一转眼,海涛和海军都上学了。张风兰肩头的担子也更重了。 
  端庄秀丽的张风兰含辛茹苦地抚养孩子的行为,深深地打动了一个人,他就是建筑队里原来和郑明一个组的马成彬。自从郑明出事后,马成彬曾暗暗地给张风兰母子不少的帮助,他曾几次向张风兰表示愿意和她共同承担抚养孩子的义务。年轻的张风兰对马成彬除了怀有深深的感激之情外,也倾慕他的憨厚和勤劳。正当两个人沉浸在爱的温馨中时,张风兰的一个善举行为,却让两颗刚刚靠近的心又拉开了距离。 
  一天晚上7点多钟,张风兰出去办事回来,看见在胡同口的墙边,放着一个布被包,里面还传出孩子的哭声。张风兰抱起一看,是个婴儿。“这么晚了,谁会把这么小的孩子放在这儿呢?”张风兰心里很是纳闷,她就抱着孩子站在那儿等人认领。可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孩子饿得“哇哇”直哭,就是没人来找。张风兰没有办法,只得将孩子抱回了家。打开包一看,原来是个女婴,包里还有封信,写着孩子出生的日期,并一再感激捡到孩子的好人能将她养大。 
  马成彬知道张风兰捡了一个弃婴后,他劝张风兰把孩子送人。可看着这可怜的孩子,张风兰有点儿于心不忍。 
  第二天下午,马成彬领着一个40岁左右的女人来领养女婴。女婴一直在哭,临出门的一刹那,张风兰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她觉得被抱走的弃婴是自己身上掉下的肉,她奔过去,将孩子夺回怀里,“不送人了,不送人了。”见她这样,马成彬生气地走了,并从此断绝了和张风兰的来往。张风兰给这个捡来的女孩取名海燕。 
  为了养育3个孩子,张风兰付出了巨大的艰辛。一天下午,张风兰正拎着篮子在市场买菜,一个邻居慌慌张张跑来拉住她,“张风兰,海燕被车撞了,送进了医院。”张风兰将篮子一丢,不顾一切地向医院跑去。海燕的伤势很重,急需输血。张风兰听完医生的介绍,忙伸出胳膊说:“我是0型血,用多少抽多少。” 
  那个晚上,张风兰一直坐在海燕的床边等着她醒来,一步也不肯离开。昏迷了一天一夜的海燕终于醒来了,张风兰眼里含着泪说:“我的好女儿,你可把妈吓坏了。” 
  看着满脸疲惫的母亲,懂事的海燕心疼得哭了。 
  海燕出院后的一年里,行走一直不便,每天上学、放学都要由张风兰背着接送。无论是骄阳似火的盛夏,还是风雪弥漫的寒冬,从家到学校的漫漫长路上,都有张风兰背着海燕艰难跋涉的身影。 
   
  拳拳相报谢母恩 
   
  苍天不负苦心人,海燕的病好了。含辛茹苦的张风兰也终于将3个孩子拉扯大了。他们没有辜负母亲的希望,个个考上了自己理想中的大学,并都已参加了工作,成了家。 
  孝顺的3个孩子再也不让母亲从事任何劳动了,都争着让母亲和自己住。但张风兰说,在老屋住惯了,又有相识了20几年的老邻居们,换新环境会不适应。孩子们也没有办法,除了每月都寄来足够的生活费外,还给母亲请了一个小保姆。 
  2004年8月,张风兰感觉身体状况越来越差,她以为一定是怀海军时落下的月子病又犯了,就随便买了些药吃了。谁知,两个月后,药吃了不少,可一点也不见效果,而且饭量越来越少,胃总是时时的疼痛。海燕陪她到医院做了检查,医生确诊张风兰患的是胃癌。从医院回来,张风兰和海燕都十分伤心。海涛和海军听说母亲病了,忙赶回来,劝老人住院治疗。就这样,张风兰住进了医院,3个孩子轮流在病床前陪护,他们决定就是倾家荡产也要延续母亲的生命。 
  一天,张风兰躺在病床上,有气无力地对儿女们说,这些天来,她总梦见死去的老伴郑明,总是想起他们初恋时的故事,就像过电影一样,十分美好。“要是能拍成电影就好了,每天看看,免得哪天病糊涂了就想不起来这些事了……”老人说着,竟伤心地哭了。 
  张风兰是说者无心,可孝顺的海燕是听者有意。她觉得“把初恋故事拍成电影”——这是母亲在生命尽头最大的心愿,也是她回报母亲收养之恩的最好机会,于是她下决心,一定要帮母亲完成这个愿望。 
  说干就干,海燕开始收集整理母亲的初恋故事,并请人编写剧本。当然,海燕做这一切都很低调,不但张风兰不知道,就是两个哥哥海涛和海军也不知情。海燕之所以不想让大家知道,是怕这件事传到母亲耳中,那样母亲一定心疼花钱而阻挠此事;另一方面,海燕也想给母亲和大家一个惊喜。 
  剧本写好后,海燕又四处找和当年父亲、母亲长得很像的演员。好不容易找到了理想的演员,可人家又要很高的演出费,为了母亲,海燕答应了演员提出的条件。海燕的丈夫李想非常支持海燕做这件事,他四处找同学、朋友借钱,终于凑了十几万元拍摄费用。 
  海燕知道母亲的时间不多了,她想尽快把片子拍出来,于是她决定在南方和北方一起拍摄,为的是取不同季节的场面。一切准备就绪后,海燕向单位辞了职,开始拍摄。这期间,她向母亲和哥哥们谎称有事出差,不能经常来医院。大家也都很理解。 
  从2004年10月起,海燕带领大家南下、北上,甚至去了祖国南端的“天涯海角”选景拍摄。虽然故事本身很简单,但由于没有拍摄经验,拍摄过程异常辛苦,最后没办法,海燕又花高薪请了两名专业人士,这才使拍摄过程变得顺利。拍摄期间,海燕还要每周回到医院看母亲。看着母亲日益恶化的病情,海燕恨不得早一天把母亲的初恋故事拍完。虽然着急,但海燕坚持把片子拍得最好,让母亲满意。也正是为了拍好片子,海燕急得上了火,满嘴起泡,人瘦了20多斤,并得了很严重的胃病。有一次,海燕累得晕倒在拍摄现场。当大家得知海燕是在为养母拍这部片子时,都非常受感动。 
  2004年12月,海燕的片子终于拍摄完成,进入后期制作。2005年1月1日,当满脸憔悴的海燕把母亲暂时接回家,让母亲欣赏这部耗资15万元拍摄完成的名为《母亲的初恋故事》的录像时,张风兰老人激动得泪如雨下……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