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如果有来生我可以嫁给你吗

时间:2016-02-22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认识林宇很多年了,他曾是我邻居家的哥哥。 
  第一次见林宇是在我家楼下的院子里。我和几个小朋友玩游戏,不小心玻璃割破了手,血一下就流了出来,弄到了我的衣服上。家里没有人,我吓得只是哭,不知道该怎么办。刚好背着书包路过的林宇走过来:“小妹妹,别哭了,哭了就不漂亮了。到我家我给你包一下。”我哭着跟林宇去了他家。林宇用消毒水给我冲了冲伤口,又给伤口洒上消炎粉用纱布包起来。那一刻,这个比我大一些的男孩让我心生无限的崇拜。我问他:“你叫什么名字?”他很认真地说:“我叫林宇,比你大几岁,你就叫我林宇哥哥吧!”我开心地笑了。 
  爸爸妈妈很早以前就离了婚,我和姐姐跟着爸爸一起生活。因为爸爸常年出差,我和姐姐相依为命。我被人欺侮和害怕的时候,总希望有一个很勇敢很厉害的哥哥,林宇就是在那个时候走入我的生命里的。 
  我们上学的路旁都是菜地,一到下雨天路上总有很多蚯蚓,每到这种天气我都怕得要命。认识林宇之后他总是牵着我的手:“妹妹,只要有我在你就不用害怕,闭上眼睛我拉你走过去。”林宇就这样一直陪着我走到他小学毕业,我对他的依赖胜过我的爸爸。“林宇哥哥,我们永远都在一起好不好?”林宇说:“妹妹,你是女孩,长大以后要嫁人的,我们不可能永远在一起!”我怯怯地说:“那我嫁给你可不可以?”林宇很郑重地点头:“可以。”那一年我才8岁。 
  我们手牵手走过了一年又一年,终于,林宇要到南方的一所医科大学去读书了。送别的时候我哭了又哭,他轻轻地吻了一下我的额头,摸了摸我的短发:“妹妹,你不要哭了,等你头发长长了,我就回来娶你!”我傻傻地点头。林宇离别时的泪眼是我永远都不会忘记的永恒。 
  我初中毕业以后考上了本地的一所中等卫生学校。16岁的我已经是大女孩了,我毫不掩饰对林宇的思念,每一封信里我都会反复地告诉他“我很想很想你……”林宇经常写信也寄回他的照片。转眼又过了两年,我快到实习的时候,林宇说他要回来了。我兴奋得一夜没有合眼,晚上8点的火车我6点多就到车站去等。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林宇始终没有出现在我的面前。从此,我再也没有收到林宇的信,似乎在一夜之间,林宇从我的生命中消失了。后来才听到林宇的母亲余阿姨说:“林宇已经大学毕业留在了南方,娶了一个南方的女孩为妻……”我无言以对。不久,林宇家就搬走了。 
  忘记一个人的滋味就像喝了一杯冰冷的水。林宇就是在我咬着牙的日子里渐渐地成为不敢触及的伤痛。 
  5年以后,我有了自己的男朋友,他很爱我也对我很好,我们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但我仍然不能忘记林宇。 
  转眼间又到了春节,刚吃过年夜饭,男朋友的母亲打电话叫我去她家玩。我出门的时候是凌晨一点,他们那条巷子很黑,出租车司机不愿意开进去,我只好自己下车往里走,快到一个家属区的门口时,我只觉得头被什么重物打了一下,意识就不很清楚了。迷糊中我觉得有人抢我的包,但没抢走。我不知道自己怎样走进那个院子,又怎样敲开一家人的门,只是那人开门时,我已经吐得一塌糊涂,后来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被送进医院的。醒来时看到林宇坐在我的身边,用手轻轻地摸着我脸上的伤。“林宇哥哥。”我轻声地叫他。他仿佛没有听到一样。我想转一下头,谁知又吐得不成样子。他很小心地扶起我换掉床单,却没有和我说一句话。 
  我一天天地好起来,余阿姨经常陪我聊天。有一天她问我:“叶子,你该结婚了吧?”我点头:“快了,时间就定在今年的3月,结婚证都领了。”她的眼睛红了:“你结婚了,林宇这孩子的心事就了了,他真是太可怜了。他那年暑假说是要回来,车票都买好了,谁知得了一场大病,发烧烧到40度,医院抢救了好几天才保住了性命。从此以后,他就再也不能说话也不能听到声音了。他不想耽误你,故意让我告诉你他留在南方已经结婚了。大年三十晚上如果不是你意外地敲开了我家的门,你可能永远都不会再见到他……”我终于明白为什么那天我叫他,他好像什么也没有听到。那一瞬间,我泪如雨下:“余阿姨,你让他来好不好?”余阿姨摇头。林宇就在这个时候推门而入,余阿姨给他做了几个手势就出去了。 
  林宇拿出纸和笔坐在我的床边,他在纸上写着:“妹妹,你终于好了,吓死我了。”我在纸上写:“林宇哥哥,你曾经真的爱过我吗?”他使劲地点头用笔写“很爱很爱你。”我又写:“那我可以嫁给你吗?”他摇头大大地写了个“不”字,又在后面加了几个感叹号,从他的眼里我看到那份无言的痛楚。他又写道:“如果有来生,我一定一定会娶你,一定一定不会错过你,但这一生不可以!”他静静地看着我,热热的泪滴到我手上。林宇,如果我是你生命中最初的蔷薇花,那么就让我立刻折断焚为灰烬,陪伴你的这一生吧。 
  可是这一生我们都持的是有去无回的单程车票,我不能伤害无辜的男友,也不能再回到从前,尽管林宇是我此生最爱的人。 
  热闹的人群里,我被簇拥着由伴娘扶着小心地走下最后一个台阶。我看到林宇远远地站在对面楼的拐弯处,刹那间天地万物仿佛什么都不存在了。我用手语问林宇:“如果有来生,我可不可以嫁给你?”他用手语回答:“可以。”没有人知道我们的对话,但我知道这一生里,我和林宇都属于无怨无悔的那一个,为了林宇,我会好好地活着。车缓缓地开动,透过玻璃,我看到林宇在淡淡的阳光里静静地向我微笑着……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