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月入5000元:下岗女工当上新闻线人如此精彩

时间:2016-02-23   栏目:最新消息   来源:网络

  大多数的新闻线人可能只是巧合地遇见突发事件,不经意地打了个电话,成了线人,很少有人将其视为一种职业。可能有人会说:“这是当然的,这个能挣什么钱?还想养家糊口?天方夜谭!”但是,你还别说,就是有人将这种“天方夜谭”的事情变成了现实。潘梅,一个普通的36岁的成都下岗女工,就是创造这个奇迹的人。 
   
  生活艰难,成线人 
   
  潘梅一家是双职工,她和同在一个单位的丈夫每天忙完工厂的活就忙家里的事。在工厂的时候,潘梅的写作能力就得到了领导和工友们的称赞。一有空档,她就将一些身边的事情写下来,发表在厂报上面,久而久之,潘梅有了个绰号:“车间记事本”。潘梅对工友们给予的这个称呼特别喜欢和得意。 
  1996年秋季的一天,对于潘梅来讲是个特殊的日子。那天,她去幼儿园接孩子,经过水碾河的时候,看见一个小贩将吊床拴在两棵小树上叫卖。两棵小树都还没有自己的手腕粗,在吊床的重压下,已经不堪重负地弯下了腰。潘梅看了很是心疼,上去和小贩理论:“你能不能换个位置,这树这么小,哪儿承受得了你那吊床啊。”“大姐,你不买就不要在这儿捣乱。这树是你家的啊?关你什么事儿!多管闲事儿!”潘梅看沟通根本解决不了问题,尽管围了很多人在那儿看热闹,但是没有一个人插手,只得怏怏地回到家。一直为小树担忧的潘梅没有心情做饭,就随手拿起一张报纸翻看起来。突然,一则消息吸引了潘梅的目光:“本报诚邀有爱心、有责任心的市民将身边发生的小事用稿件或者电话方式告知我们。稿件或消息一经采用,我们将予以奖励。”“我试试看,说不定报社能解决这件事情。”潘梅拿出稿纸,一笔一划地写了起来:“在水碾河旁……”第3天,报纸就以较大篇幅发表了她的稿子。现在潘梅的家中还珍藏着这份报纸。 
  随后,报社的稿费也寄到了——20元人民币。钱虽然不多,但是却激起了潘梅的兴趣。从那以后,只要遇到一些问题她就打电话给报社或者写成稿子寄到报社。这些事情通过曝光,很快得到了处理,潘梅很高兴,附近的居民也很高兴。 
  1998年,厂子的效益是一年不如一年。不久,潘梅接到了在家待岗的通知。少了一个人的收入,一个家就好像少了一个支柱,经济一下子就陷入了窘迫状态。女儿上初中需要钱;婆婆的糖尿病是一天也离不开药,这又是笔大开销;一家人还要吃饭,总不能把肚子封起来。仅靠丈夫每个月400多元的工资,怎么看都是入不敷出。“自己一定要去找个工作。”于是,潘梅在夜市上摆了个地摊,每天风里来雨里去,一个月下来,仅仅维持个不赚不赔,人却瘦了一圈。 
  2000年6月的一天中午,潘梅进货回来,经过一个家属院,不经意地向楼上看了一眼,这一看,差点儿把她惊得从三轮车上摔下来——一个大概只有2岁的小男孩儿趴在自家的阳台边缘,好奇地往下面张望。老天,那可是五楼!摔下来就没命了!“快,找电话报警!”潘梅左顾右盼没有公用电话,她急得直跳脚。就在这时,孩子的妈妈回来了:“强强!”看到这个情景的年轻母亲吓得惊呼出来,众人的阻拦已经来不及了,孩子看到妈妈兴奋得就想要扑向她,就这样直直地掉了下来。潘梅紧张地闭上了眼睛,没有臆想中的重物掉地的声音,待睁开眼睛的时候,孩子正挂在四楼的雨棚上面。小家伙一点儿也不知道害怕,伸着两只小脚在那里荡啊荡的!下面的母亲吓得一个劲儿地哭。一会儿,110的警察来了,抱下了孩子。潘梅回到家里,觉得这件事情也算是条新闻吧,就打电话给报社。潘梅因为这篇名叫《2岁小儿真贪玩,四楼顶棚荡秋千》的新闻不仅获得了50元报料费,还幸运地获得了当月最佳新闻的100元奖金。凭空得了150元钱,这比自己忙里忙外10天挣得还要多。头脑灵活的潘梅觉得这没准儿是个养家的好办法。 
   
   业余转正,收入丰 
   
  时间过的真快,转眼已过了2002年春节。世界在进步,城市在发展。成都作为西部的一个大都市,更是日新月异,处处都存在着无限商机。成都媒体的竞争也越演越烈,各大报社和电台的线索费也从原来的二三十元涨到了80到100元。潘梅虽然每天仍在夜市做生意,却密切注意着新闻界的行情,用她的话说,就是身在曹营心在汉!这时敏感的潘梅立即意识到时机已经成熟,是该做决定的时候了。潘梅是个认准路就走到底的人,虽然丈夫不太同意她丢下夜市生意去做新闻线人,但她暗地里算过一笔账:一条线索即使是最差的也是七八十元,一个月至少能找到十几条,一个月下来就能赚一千多元。比在夜市摆地摊强多了,而且做的是无本的买卖,不用担心亏本。心里有了底,说话就胆儿壮了。潘梅当着全家人的面,立下了“军令状”:要是3个月我挣不到3000元钱就再也不做这事儿了!全家人看她这么有信心,也不好再说什么,就放手让她去做。 
  潘梅要做的首先就是熟悉成都市的街道,哪怕是条小巷,也不能轻易放过。2002年4月,潘梅买来了成都市地图,分区分片地给自己布置任务,每月必须熟悉3个社区。不要小看这3个社区,要熟悉里面每一条街道,熟悉每个家属院是哪些单位的,熟悉每个社区居委会的成员,如果有什么突发事情就好联系解决,这些都是相当不易的。 
  经过两个月的努力,潘梅完成了熟悉地形——新闻线人的基本素质训练。接下来就是在大街小巷里找新闻了。没有当职业新闻线人的时候,潘梅想得很简单,反正天天都有事儿发生,一天下来,发现一两条新闻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是事实却与之相反。有时一天下来,有新闻价值的线索可能一条也没有。白天找不到,晚上就得“加班”。 
  潘梅平时邻里关系就很不错,后来当大家知道她在当新闻线人时,都很热心地帮忙。只要一有什么新鲜事儿,奇怪的人儿,他们就给潘梅打小灵通。3个月下来,潘梅获得了3200元收入,比预期的还多了200元,她正式成为了一名职业的新闻线人。 
   
   惩强扶弱,心头爽 
   
  潘梅当了新闻线人,全家人的话题有了共同的主题,女儿也成了潘梅的好帮手,每天跑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告诉妈妈今天学校里发生的新鲜事。有了家人的支持,潘梅做得更有劲头。大家都为着这件事情忙,茶余饭后的话题也多了,家庭关系也变得比以前更和睦了。 
  2004年2月,潘梅当新闻线人也快有两个年头了,此时的她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到处乱撞的“菜鸟”级的线人了,现在的她已经是经验丰富的“白领线人”。对于找新闻,潘梅有自己的一套方法:要有新闻判断力,什么能发,什么不能发要辨别清楚,说白了,新闻线人就是第一道“垃圾过滤程序”。 
  “其实很多奇人异事就在我们身边,关键是要用心去发现它。”潘梅颇为得意地谈起她的新闻意识。 
  2004年6月的一天,潘梅听见一群大爷在议论:“你说那老头是不是脑子有问题?1000元钱买个破自行车。”1000元钱买辆破自行车?潘梅一听这话就敏感起来,大家七嘴八舌地对她说开了。潘梅马上骑着车向大爷家赶。果然,不足100平米的屋里,除了自行车还是自行车,每一辆都是大爷的宝贝,大爷对它们的来历如数家珍。就这样潘梅多了150元钱的稿酬,而报纸上则有了一篇《1000元一辆自行车——成都藏家纪实》的文章。 
  潘梅不仅把“新闻线人”这个工作看成是“饭碗”,还把它当作一个助人为乐,惩奸除恶的职业。每当看到那些恶人被惩处,潘梅心里便有一种无法言语的痛快。 
  2005年1月潘梅带着女儿去上学,途中她看到一个男子站在路边拿着照片逢人便问。她仔细一打听才知道:男人的妻女被车撞了,肇事司机却将所有责任推到母女二人身上,拒绝承担任何责任。听了男子的哭诉后,潘梅非常气愤,这个时候,她想的更多的是怎样帮助这个男人而不是这个线索值多少钱。她马上打电话把男人的遭遇给某报社说了,报社也很重视,在头版报道了这件事情。报道引起了社会各界的重视,最后在舆论的监督下,事情得到了公正的解决。潘梅说,能够关心那些需要帮助的人,让她越来越喜欢自己的职业了。 
  潘梅在线人这个行业里逐渐成熟,现在她每月最高收入能达到5000元左右。“线人的工作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简单。”潘梅说这个行业里时时充满了危险,他们最缺乏的不是新闻线索,而是基本的人身保障。 
  潘梅的线索绝大部分是负面新闻,比如车祸、火灾、自杀等等。有时候遇到一些比较黑暗的选题,为了要使新闻单位相信自己,她还要自己先期作一些调查核实,努力找出一些证据。 
  2005年3月,听说某家夜总会有少女卖淫,潘梅便悄悄去了解情况。然而当她离开时,保安却拦住了她,“你是干什么的?”“当然是玩的。”潘梅穿着朴素,像一个农村妇女,保安上下打量着她,“那为什么还用笔在本子上记录?”保安要搜潘梅的包,硬说她偷了夜总会的东西。争执中潘梅被保安打了一巴掌。“你们说我偷东西,那我们到派出所去。”夜总会也怕事情闹大,最后还是把潘梅放了。几天后,潘梅拿着报社给的300元线索奖,无比感慨,她说她太缺乏在不利环境中保护自己的经验。 
  “很多人只看到新闻线人得到高收入,其实我们的工作很大程度上要靠运气。高收入并不是每个月都有的,入不敷出的时候也有。”潘梅说线人这个职业太危险,广东就出现过新闻线人被活活打死的事。这个行业有高收入,也有高风险。 
  潘梅很向往《新京报》创刊时许下的10000元的报料大奖,她的愿望就是能得到这样的机会,“不仅仅是为了钱,而是为了体现线人的价值。”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