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郁闷小男人爱硕士妻子爱出惊天血案

时间:2016-02-23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2004年6月16日,天津市第二中级法院依法以故意杀人罪判处王永涛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当听到自己被判处死刑时,站在被告席上的王永涛猛地回过身,望向旁听的人群,似乎想找寻什么人。当看到自己熟悉的身影不在其中后,王永涛瘫坐在被告席上,直到被法警带走嘴里还不停地念叨着:“璐璐,你还是不肯原谅我呀,你为什么不来见我最后一面呢。” 
   
  娶到才女妻,小工人欣喜若狂 
   
  1975年4月,王永涛出生在天津市河西区的一个普通家庭,他的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工人,而且身体都不好。1993年,18岁的王永涛从中专技校毕业后,便应聘到一家造纸厂做了技术工人。 
  1997年7月9日,在一次朋友聚会中,王永涛认识了比自己大5岁、在天津某中学当老师的黄璐。看着眼前这个文静又有文化的女孩,一向大大咧咧的王永涛心里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异样感觉。特别是黄璐随便说一句话都能引用诗词歌赋,把王永涛听得心驰神往。 
  很快,王永涛就发起了爱情的攻势。尽管不少人都笑王永涛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可是王永涛爱得真诚炙热,让黄璐感到这个人是真心实意在关爱自己。 
  1998年元旦,王永涛如愿以偿地和黄璐步入了婚姻的神圣殿堂。 
  婚后,王永涛对妻子是百依百顺,一个人将家务活都包了。王永涛还在黄璐的带动鼓励下,和黄璐一起开始自学,并与妻子约定:黄璐考上研究生的时候,自己也要拿到大专自修文凭。 
  2001年7月,黄璐经过3年多的复习准备,通过了南开大学硕士录取考试,可王永涛却没有通过大专的自学考试。 
  妻子拿到通知书的那天晚上,王永涛做了满满一桌菜,还特意点上蜡烛,开了瓶红酒,准备好好和妻子庆贺一下。可等到晚上8点多,妻子也没回来。他赶紧打妻子的手机,谁知妻子和同事们正在餐馆吃饭庆祝。在妻子挂手机的时候,王永涛听到妻子的同事开玩笑似地大声说了句:“哟,你那工人丈夫还管的挺紧的。”这句话深深刺伤了王永涛的自尊心,本来他就为自己没多少文化自卑,感到与妻子没什么共同爱好,现在听到妻子的同事这样说,更觉得自己是被她们排斥的局外人。那晚,王永涛什么也没吃,独自一人喝光了所有的红酒就上床睡了。 
  第二天,王永涛早早地醒过来,看着身边熟睡的妻子,一丝怜惜涌上心头。本想兴师问罪的他又暗暗打消了念头,赶紧起床为妻子做早饭去了。这件事后,虽然小家庭依然像以前那样甜蜜温馨,可在王永涛心里却总觉得与妻子之间有了一道看不见的隔阂。 
   
  脑瘫孩子出生后, 
  压抑的夫妻更不和谐 
   
  2001年9月13日,黄璐觉得自己这一段时间身体不舒服,便到医院检查,结果是怀孕了。王永涛听到消息后高兴得手舞足蹈,本来就担心妻子学历越来越高会“红杏出墙”,有了孩子就不怕了。他对黄璐伺候得更加周到了。 
  可黄璐想自己怎么能够挺着大肚子去上学,再说别的同学看到了指指点点的多难为情呀。2001年10月初,黄璐到医院去吃了打胎药,这药一共要分3次吃,回家后黄璐鼓起勇气对王永涛说出了自己的做法,没想到一向温顺的王永涛勃然大怒,坚决不同意并恶狠狠地说:“你就是生个死孩子也要把孩子给我生下来!”并且把黄璐吃剩的药物冲进了下水道。王永涛的父母也都跑来责怪黄璐擅自打胎。 
  第二天,二人到医院询问了医生,医生们坚决不同意他们保留这个孩子,可是倔强的王永涛拒绝了,非要医生采取保胎措施。 
  无奈之下,黄璐只好向学校提出申请休学一年,等生下孩子后继续上学。 
  2002年7月底,王永涛和黄璐爱的结晶呱呱落地了,看着襁褓中的小宝宝,他们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幸福和责任。但很快,王永涛和黄璐就发现自己的小孩与别的孩子不一样,找医生诊断的结果更让他们大吃一惊:小宝宝居然是脑瘫儿。 
  回到家后,黄璐抱着孩子坐在床上不停地哭泣,王永涛则坐在客厅里拼命地抽闷烟。黄璐一边哭一边不停地埋怨王永涛:“我说那时候不生不生,你偏偏要生,现在好了,生了个脑瘫儿。你说以后该怎么办,你说!” 
  终于被吵的心烦意乱的王永涛站起来,大吼了一声:“怎么办!你放心,你不养我养,养他一辈子!”说完,将烟头一扔,丢下号啕大哭的妻儿摔门而去。 
  直到第二天晚上,王永涛才满身酒气醉醺醺地回来,倒头就睡。黄璐看到这一切,本想息事宁人的她心顿时冷了,她觉得在这种时候,王永涛太不像一个男人了,也太不理解人了,她更感到自己当年冲动结婚是多么错误,自己一个文化人和王永涛这个粗人处得真是别扭而痛苦。 
  直到争吵一个月后,两人才开始相互讲话。尽管他们对对方都还是客客气气,但两人觉得彼此都变了,连夫妻生活都越来越少,后来干脆就没有了。 
  很快,受不了家里这种冷淡气氛的黄璐借口要办上学手续,整天在外奔波,并表示为了学习和与同学搞好关系要搬到学校宿舍去住,但自己会常回来看孩子的。 
  王永涛知道黄璐是在赌气,而他也实在厌倦了每次低声下气地求她,明知一个人整天又当爹又当妈的照顾小孩会忙的焦头烂额,可还是满口答应下来。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好容易哄着小家伙睡着了,王永涛看着空荡荡的家,觉得很孤独,不知道这样的苦日子何时才是尽头。最让他不明白的是,自己一片痴心对娇妻,为何这个家还是弄得风雨飘摇,都说他娶了高材生是福气,可是看看这狼狈的家,福气又在哪里啊? 
   
  上网交网友, 
  郁闷小男人围城出轨 
   
  2002年9月,王永涛所在的造纸厂倒闭了,王永涛也懒得出去工作,于是他成了下岗工人,加上脑瘫儿需要比一般小孩更多时间的照顾,王永涛就在家里当起了全职“奶爸”,这一家人的生活全靠黄璐父母接济。 
  2002年11月,思念孩子的黄璐将小宝宝抱到娘家去过周末,想到岳父岳母一家的脸色,王永涛随便找了个借口留在家中。当看到报纸上关于网上聊天的广告,王永涛心中不禁一动,想到自己的苦闷正想找人倾诉,便来到了附近的网吧,试着以“郁闷小男人”的名字申请了个QQ号,进入了聊天室。 
  由于是网上聊天,王永涛再也不用压抑自己而文绉绉地说话,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很快,他就与网友们熟悉起来,并为自己编造了在外资企业做管理工作的身份。几个小时不知不觉就过去了,在回家的路上,王永涛都还兴奋不已,他觉得网友们,特别是其中一个名叫“小蛮腰”的,简直太理解自己的苦衷了。 
  从那以后,只要一有时间,王永涛就要到网上聊天,去找寻安慰。2003年4月,王永涛干脆就在家中申请安装了宽带,好在照顾儿子的同时上网聊天。 
  但在这段分开的日子里,黄璐心里并不平静,也想了许多许多,她回忆起和王永涛新婚时两人的恩爱,回忆起结婚后老公对自己无微不至的关怀,还有她刚出生不久、可怜的儿子。可当初是自己要搬到学校来住的,自己再搬回去面子上又抹不开,就在黄璐还在犹豫的时候,王永涛和网友的感情却在飞速发展,并向网友“小蛮腰”提出见面,网友爽快地答应了并约好了和他见面的时间地点。 
  2003年6月8日一大早,王永涛就将小孩送到父母家,自己回到家中仔细地梳洗一番后,按时间来到了见面的约定地点“上岛咖啡屋”。刚落座不久,一个穿着前卫时髦、浑身透溢着性感的年轻姑娘就来到他面前,试探着向他打招呼:“你是‘郁闷小男人’?” 

  大脑一片空白的王永涛赶紧站起来点点头:“你就是‘小蛮腰’啊?原来你这么漂亮这么年轻?”看着王永涛傻乎乎的样子,那女孩咯咯地笑起来:“对,我真名叫李烨,我可以坐下吗?”王永涛赶紧一边介绍自己一边让座。坐下好久,王永涛才恢复正常,两人一聊就是一上午,感到实在是相见恨晚。 

  从这以后,王永涛只要一接到李烨的电话,便会准时赴约。李烨在王永涛面前也极尽温柔。说实话,每次王永涛和李烨偷偷约会后,王永涛都会感到自己对不起老婆和儿子,可他总是对自己说只是感情上找寻一点安慰,只要不突破最后的防线,就没事。至于将来,他不愿去细想,毕竟,苦闷的生活中李烨是惟一的亮色。 
  2003年10月6日,黄璐抱着孩子回娘家了。王永涛约好与李烨晚上见面,就在那晚,放纵后的情感还是冲垮了理智和道德的最后防线。 
  2003年12月底,黄璐终于还是借口学校放寒假搬回了家中。王永涛感到妻子这次回来后跟以前相比发生了不小的改变,对自己和孩子的关心也多起来了,他也就渐渐地很少出去鬼混了。一家三口团聚在一起,又恢复了往日的温馨。 
   
  大学生做了刀下鬼, 
  求证爱情却伤及无辜 
   
  2004年3月7日晚上,王永涛正陪妻子儿子在家里看电视,手机突然响了。王永涛一看号码是李烨的,几乎惊出一身冷汗。原来是李烨主动约他出来见面。当着妻子的面,王永涛赶紧支吾了几句就挂了。那晚,王永涛看着身边熟睡的妻儿,心想:要赶紧了结这段情缘,不能让好不容易恢复温馨的家庭又毁于一旦。 
  2004年3月8日下午,王永涛先给妻子打电话谎称加班晚上不回家吃饭,然后去见李烨。在吃饭过程中,王永涛刚刚透露出分手的意思,李烨就勃然大怒:“你把我当什么人?叫我来就来,玩腻了就一甩?告诉你分手也可以,给我20万,我就算了。不然我就闹到你们公司、你家里。” 
  王永涛苦苦哀求说自己没有那么多钱,李烨哪里肯相信:“你在外企当主管,这点钱都没有?你还是回家看看自己的电子邮箱,我准备了一点好东西给你。”听到这话,王永涛吓得魂飞魄散:自己和妻子共用一个电子邮箱,而且妻子这段时间使用电脑上网比较多,如果让她看到……王永涛来不及多说赶紧丢下李烨打的赶回家中。 
  黄璐正陪儿子在玩,看到王永涛心急火燎的回来了,奇怪地问:“你不是加班吗?”“哦,加完了,加完了。”说着,王永涛赶紧来到书房锁上门,打开电脑上网一看:是自己和李烨在宾馆床上接吻的照片。他恍然大悟,李烨早就准备找自己敲一笔钱,难怪她总是要自己和她摆出亲热的样子用手机拍照,还说要留下这美好的记忆。他匆匆地对邮件点击了删除键,便下网关机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李烨每隔几天就要打电话催他给钱。2004年4月1日,王永涛瞒着妻子偷偷将结婚时岳父岳母给的2万元钱取了出来,来到了李烨所说的交钱的地点。一见面,李烨就迫不及待地问:钱呢?王永涛将钱递给了她,并说出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哀求李烨能放过他。 
  李烨没想到眼前这个自己花了那么多心思钓的“大鱼”竟然是个下岗工人,气急败坏的她当即就给了王永涛两耳光,走的时候还骂道:“滚!没钱还出来玩的窝囊废。”王永涛哪敢说什么,捂着脸赶紧走了。一路上,他越想越气,悔恨自己鬼迷心窍地上网寻求什么安慰,结果丢人不说还被诈走了家里所有的钱。正当他还在绞尽脑汁为取钱想理由的时候,他交网友的事还是败露了。 
  2004年4月8日,黄璐本来准备上网查学习资料,顺便看看有没有朋友发的新电子邮件,没想到在邮箱的“垃圾箱”目录下,看到了王永涛删掉的照片。原来王永涛用电脑不专业,删掉的邮件还留在垃圾箱里面。黄璐气愤地大叫,嘴唇都咬出了鲜血。 
  当晚,王永涛一回来,黄璐就拉着王永涛来到电脑前质问这是怎么一回事。王永涛没想到自己百般补救到头来还是一场空,便对黄璐坦白了所有的一切。黄璐没想到丈夫是如此不争气,下了岗不说,还把家里所有的钱给了那个“野”女人。 
  气得脸色发白的黄璐哭都哭不出来,她抱着儿子回了娘家,并给王永涛下最后通牒:不管用什么手段,王永涛必须在月底前找那个“野”女人把钱给要回来,否则自己和儿子就去自杀。 
  接下来的几天里,王永涛拼命地给李烨打电话。没想到,李烨一听是他,就把电话挂了,几天后手机竟停机了。 
  王永涛深知妻子说得出就做得到,看着月底快到了,他更是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因为他深爱自己的妻子,他觉得自己一无所有,只有这个硕士妻子是他一生的骄傲,他害怕被妻子抛弃。 
  情急之中,绝望的王永涛想到找一个人假扮李烨,对妻子说钱被花光了,先将妻子稳住,自己再慢慢地求妻子原谅,或许事情能有转机。他越想越觉得这是个好主意,便赶紧找人假扮李烨。可一时之间到哪里找个妻子不认识的女人呢?王永涛心想找个做家教的女孩,只要自己给钱,她肯定愿意。 
  2004年4月20日,王永涛买了本刊登有家教信息的杂志,用公用电话给天津外国语学院的学生张楠打电话,说自己要请家教,约她第二天见面。2004年4月21日上午9点,王永涛将张楠骗到了自己在河西区小海地平江里的家中。 
  在家里,王永涛向张楠讲述了事情的经过,请她帮忙,并许诺事后给她500元钱。没想到张楠一口拒绝了,并说如果王永涛不是请家教,就让她走。王永涛一下子跪在了张楠的面前,再三恳请她考虑考虑。 
  吓坏了的张楠觉得眼前这个人肯定神经不正常,执意要走,还说:“你妻子要自杀是你的事,别人帮不上忙的。”正是这句话彻底让王永涛失去了理智,他猛然冲到厨房拿出菜刀向张楠砍过去,一边砍一边大叫:“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都不帮我,都要逼我!”张楠被砍倒在地上,很快就断了气。 
  清醒过来的王永涛,看着满地的鲜血和尸体也吓呆了。怀着一丝侥幸,王永涛上街买来了钢锯、编织袋等物品,将张楠分尸。晚上,王永涛将尸体和作案工具等物品分别丢到了附近的河里和工地上。 
  2004年5月2日,张楠的尸体被渔民发现,并报了警。由于案情重大,作案手段残忍,天津警方连夜开始调查。仅仅两天后,王永涛就落入了法网,并供认了所有的罪行。 
  在王永涛被拘押期间,伤透了心的黄璐坚决拒绝了丈夫求她带孩子见上一面的请求。2004年6月16日,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判决王永涛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判决下达后,王永涛表示服从,不再上诉。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