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爱情阴谋套中套,怎堪真情换悲情

时间:2016-02-23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16年分别,网络里突然相遇 
   
  2003年10月1日黄金周,辽西某市一家机关的人们都旅游去了,39岁的李良生因妻子要值夜班,只好在家带孩子。这天晚上,百无聊赖的他在妻子上了夜班后打开电脑,进入新浪网的“东北黑土地”聊天室,取网名“断肠人在天涯”与一个网名为“云中漫步”的女子聊了起来。两人从天文扯到地理,从音乐又聊到文学,越聊越投机。后来又聊起了各自的婚姻,得知双方都已婚,且孩子的年龄同岁,而且都读小学六年级。两人不禁同时发出了范伟的名言“啥也别说了,缘分啊”的感叹,直到凌晨2点多,两人才下了网,并约定次日再聊。
  到黄金周结束,两人聊了总共有3个晚上的时间,虽说时常在一起聊天、玩游戏,但他们没有产生所谓的“感情”,这是肯定的。事情的变化发生在他们认识两个月后。 
  12月4日,李良生的老婆又是夜班,他准时上网,在这里又“碰”到了“云中漫步”。聊了一会儿后,他问她:“我们聊了这么长时间,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是哪里人?做什么工作呢?”然而,对方却始终避而不答。李良生无奈,就说:“你要是不告诉我,那我以后就再也不会来这里了,那样你将失去一个很好的朋友。”说完,还真的下线了。一连10多天,他真就没再上网,而且也把上网这件事忘了。又过了10来天,李良生在看了半宿的小说后,却无法入睡,披衣下床打开了电脑,下意识地进了“东北黑土地”。没想到刚一进入,就有人与他打招呼。 
  是“云中漫步”!李良生不禁惊喜万分。让他更出乎意料的是,她这次主动告诉他:“我叫江一亭。” 
  “什么?什么?江、江、江一亭?!你是葫芦岛市的江一亭?”李良生简直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对方答道:“我是啊,怎么了?”李良生使劲摇了摇头,又掐了自己一下,确认自己没有做梦,才答道:“我,我,我是李良生!” 
  1984年,河北沧州的李良生考入辽宁沈阳某学院中文系就读。入学第一天,他就发现离他不远处,坐着一位看上去至少比他小四五岁的女生,一脸秀气,十分漂亮。后来李良生发现,江一亭绝对算得上是系花,心中对她颇生爱慕。江一亭说话的声音甜甜的,而且能歌善舞,无论她走到哪里,都会牵动男生的目光。在男生宿舍,江一亭几乎成了每晚的话题。有人甚至打赌猜班上究竟谁能得到她。 
  在别人说笑、议论的时候,李良生就只是在一边默默地听,因为他知道自己没有资格。李良生家里穷,他上学的钱全都是借的,而且,他的长相也只是男生中的下等。所有这一切,在李良生的心中都蒙上了一层阴影,所以在班上,他极少主动和女生说话,只一心放在读书上,以弥补自己的“先天不足”。不过他的学习绝对出色,而且也有音乐天赋,每次文艺演出他都是得力唱手。不仅如此,因为潜心钻研,从大二开始,他的诗歌、散文、小小说等也陆续在国内大报上发表,一时间,他也招来了不少女生的“媚眼”。 
  在得知两个多月的聊友竟是老同学后,江一亭显得更加健谈。她还首先要了李良生的QQ号,并告知了她的QQ号。之后,她敲出了一首诗。看完诗,李良生呆立良久:这首诗是毕业前他写在江一亭毕业留言本上的,她竟然记得那么清楚,这太让他感到意外了!此后,他们之间的对话就以在学校读书时的事展开。 
  李良生还得知,江一亭的老公现在是一家外贸公司的经理,很有钱,经常出差,她是“因为无聊才上网的,但很少聊天,只是喜欢像在学校时一样,听听音乐,排遣心中的寂寞。”后来,他和她说的话题就多了,甚至也开些过头的玩笑,但她并没有生气,而且说在学校时她最佩服的人就是他,从毕业到现在她对他的一切了如指掌!这让李良生颇感意外。 
   
  套中有套,一场阴谋拉开帷幕 
   
  几天后,李良生在一次饭局上遇到了大学同系不同班的另一个同学苏元,他们的关系也非常好,于是便毫不保留地将他和江一亭在网上偶然相遇的事说了一遍。苏元羡慕地说:“你不提我还忘了,我去年出差时见过江一亭,她还是那么漂亮,可惜她对我一点印象都没有,但对你却念念不忘,依我看,她对你绝对有意。”李良生表示不信,苏元说:“绝对是,你要是不信咱们打个赌。”李良生一开始坚持不相信苏元的话,但当他听完了苏元给他开出的“赌资”后,他表示可以试探一下。 
  从那天晚上开始,无论老婆在家不在家,李良生总是在和江一亭聊完天后,在夜半时给她发去短信,如果老婆在家,他就等老婆熟睡后去洗手间发。内容从最初的“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在网上和你聊天后,我再也睡不着了”到后来的“想念你,你会生气吗”等等。江一亭虽然从来没有给李良生回过短信,但她每到下一次聊天时,总会说一句“我看到了你的短信,只是我不会回”。这令李良生高兴不已。他没想到江一亭对他真的像苏元说的印象这么好。 
  李良生毕业以后和现在的老婆结了婚,老婆还算温柔,虽然未免有时事业心强了点,但两人感情还是不错的,而且说老实话,李良生从来没有过背叛老婆的想法。然而一想到苏元对他的金钱承诺,他还是决定把戏演下去。并且,他的这个老同学真的挺让他开心的。 
  2004年6月12日,李良生又在网上和江一亭相遇,两人聊了一会儿后,李良生突然说:“你知道我在哪吗?”江一亭说:“还能在哪,你那么忙。”李良生说:“我不在家,在葫芦岛。”江一亭根本就不相信,但心中却像有一只小免子在跳,她知道如果他真的来了,一定是来见她的,但她还是抑制住自己的激动说:“你胡说,我不信。再说,我和你说过,见面不现实!”李良生坚持自己就在葫芦岛,李良生说的如此坚决,让江一亭由不得不相信了,何况在学校时李良生是最最老实的人。于是,就问:“你现在在哪?在网吧还是在朋友家?”李良生说:“我在网吧,我是和朋友一起来的,他们在玩,我偷偷来上网的,因为我想你。”“听”了李良生的话,许久许久,江一亭都没说什么,好半天,才打出一行字 “你这是何苦!”同时,江一亭首次对李良生开放了视频,他发现,她真的还是那么漂亮,她的眼里已经有泪在流了。看来,她真的动情了!他一边奉承她美丽,一边窃笑:傻丫头啊傻丫头,你真的信了,真的信了,哈哈哈哈! 
  李良生害怕她说见他,更怕聊时间长了露馅,于是就以同事招呼他玩麻将为由说自己先下了,让她不要难过。江一亭坚持再聊一会儿。李良生猜中了江一亭的心思,一边打字一边窃笑,心中竟无一点愧意。 
  过了大约有一个小时后,李良生又觉得这样做好像有点假,就打开手机,给江一亭发了条短信:“万家灯火中,你在哪一个孤独的房间里守候?茫茫人海里,哪一个是我日夜思念的你!江一亭,其实我是一个人来看你的,但我来到这里又没有了勇气。我错了,我要回家!”发完了短信,李良生就要入睡了。让他想不到的是,过了半个小时后从来没给他回过短信的江一亭给他发回来一条短信:“良生,我老公不在家,我把孩子安排好了,难得你这么远过来看我,来我家吧,告诉我你在哪,我去接你!”看完了这一条,李良生先是激动,后又吓出了一身冷汗,忙告诉她:“我已上了火车,我们日后见。” 
  李良生这个欲擒故纵的招术果然见了效。第二天,江一亭竟然给他打来了电话,在电话里,她哭了。他问她,她却一句话不说。直到这时,他才觉得有点对不起她,他不应该开这样大的玩笑。他想对她说:“你不要信我的,我在说谎。”可是,她如果知道,同学们都会知道,为了男人的名誉,只能把戏演下去了! 
   
  真相大白,怎堪真情换悲情 
   

  正在李良生不知道往下该怎么进行时,10月28日,正在上班的他突然接到了江一亭的电话。他问:“你在哪?”她说:“我在你们这里。”这下轮到他惊讶了:“真的?我不信!”她说不信我们就打赌。他问打什么。她说:打你上次要赌的。李良生听了这话,知道她不可能是骗他,就低下声问:“说吧,在哪见。”江一亭说:“假日酒店1108房!”

  放下电话,李良生发了好一会儿呆,才做出决定。他悄悄回到家里,取出了那部家用的微型摄相机揣在兜里,打车直奔假日酒店。刚刚打开门,江一亭就扑到李良生的怀里,一边用粉拳打着他的肩,一边哭泣着说:“你可把我害惨了。”李良生扶着她,让她坐在床上,一边顺势将微型摄像机放在桌上打开对准了那张床,然后一把将江一亭抱起,深深地吻着她呢喃着:“一亭,这是真的吗?我不是在做梦吧。”江一亭低低地应着,不一会儿,便融化在他的怀抱里。 
  两天后,李良生拿着刻录好的光盘找到苏元,对他说:“我和你打赌,我赢了,请你兑现承诺吧。”没想到苏元在拿到光盘后却说:“我不过是跟你开个玩笑,你就当真,我哪来的钱给你。我帮你得到她你不说感激我,还朝我要钱,有你这样的同学吗?” 
  “可是,你如果不说,我不可能这样做啊?我这不是欺骗了人家的感情吗?我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你答应的事吗?你也知道我正想买车,还差一万元。”李良生生气了。为了息事宁人,苏元只好拿出一叠钱来说:“这是5000元,算你赢了。不过你这张盘,我得先欣赏欣赏,要不我也太冤了。” 
  也许是李良生心里有鬼害怕了,一连数天,他不再上网,对于江一亭发来的短信,他连看都不看就删了。不是因为别的什么,而是因为怕这样下去,老婆会发现,那样,他可真的完了。他以为这样可以让这份孽情自生自灭,让生活归于平静,让时间冲淡一切。他哪里想到应该发生的早晚都会发生! 
  2005年1月2日,南街公安分局办案人员找到了他,让他证明是否曾经刻录过一张光盘,他才知道,苏元的所谓“玩笑”背后潜藏着一个更大的阴谋。他无法打听出细节来,只好给江一亭打电话,然而,她的电话却始终是关机。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又辗转打听,终于在一份“公安简报”上看到了如下一段文字: 
  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犯罪嫌疑人苏元听说老同学李某某遇到了女同学江某某,为了偿还赌博时欠下的3万元外债,就唆使李勾引江,以打赌为诱饵,说只要李和江上床,他就给李一万元,并以录像作为成功与否的证明。之后,李某某按苏元说的,将江某某引诱到手后,将录像制成的光盘交给苏元,得款5000元。2004年12月26日,苏元将光盘翻录后,给江某某的老公王某写了一封信,要求王在指定的时间指定的地点交5万元后,他可以给王看一样“价值何止百万元,并对其今生产生重要影响的东西”。王某某接到敲诈信后报案,27日,苏元在指定地点等待取钱时被民警抓获。 
  据苏元交待,他之所以突发奇想产生了敲诈的念头,一是因为在学校读书时曾经追求过江某某,而江某某却没有理睬他,他心生忌恨;二是他长得比李某某强,也比李有钱,他不明白她为什么对李印象好而对他不好,甚至在同学聚会时,她记不起他的名字,这也让他产生了要报复她的想法;三是得知江某某的老公是个经理,家里有的是钱。然而,所有这些,都是因为老天给他安排了一次机会…… 
  老天在安排苏元发财的机会时,也同时给他安排了应该去的地方:监狱!这是多么具有讽刺意味的事啊! 
  看完了这段文字,李良生禁不住悔泪长流,怪自己财迷心窍啊!他不知道江一亭怎么样了,如果她老公能原谅她,那是最好的;如果不原谅,那她是不是已经离婚了?带着十二分的愧疚,春节前,李良生来到葫芦岛,然而,他得到的消息比他想象的更要糟糕:江一亭的老公没能原谅她,他们已经离了婚。当他找到江一亭时,她坐在轮椅上,披头散发的,她的母亲推着她。“她一定是受到打击才这样的啊!”那一刻,李良生终于流下了悔恨的泪水。他扑通一下跪在她面前,抓着她的手乞求原谅,然而,她只是嘻嘻笑着:“快来看,快来看,真好玩,他疯了!他疯了!嘻嘻。” 
  “是啊,我疯了,我是疯了!”李良生叨咕着,一路狂奔着跪在雪地里,揪着头发,嚎啕大哭! 
  2月1日,在老婆的惊诧和哭泣声中,李良生迅速与她办理了离婚手续。他告诉记者,无论怎样,他都应该照顾好江一亭…… 

AD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