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后来

时间:2016-02-24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我很快就走进了图书馆的大门,呆住了——在那个熟悉的位置上,一个背影是那样熟悉的人已早早地静静地坐在那里看书,她那长长的发已不再飘着,一枚木制发夹将它们牢牢地夹在后脑上,形成一个美丽的发髻。 
  第一次注意到她是在厦大艺术学院组织的一次学生画展上,我在她参展的一幅画面前看呆了:几株棕榈树下,一位美丽的少女在吹着一支长长的竖笛,一行大雁斜过天际。 
  第一次认真地看她是在系里组织的一个晚会上。她就像一只蝴蝶,在教室中间翩跹,唱起了包娜娜的那首《奉献》。 
  我开始注意她的一切。听说她很自负,爱表现自己,但确实很聪明。后来我发现她爱坐前排,这样可以经常回过身来与后排的男生说话,惹得许多男生忍不住多看几眼那张俏丽的脸。我觉得她的一回首、一顾盼,分明是想引起男同学的注意;再后来我发现自己非常想呆在她身边。每次上公共课,我总是提早到教室抢坐第二排的位置,这样可以仔细地看她,看她的一头长发挂在桌前;在她回头时,看她的如星的眼睛如月的脸。 
  那是一个满是阳光的下午,我坐在教室里,她轻轻地走到我面前向我借课堂笔记。我真的有点不敢相信,我闻到了她身上散发出的淡淡清香,甚至可以感觉到她呼出的气息。为了不让她看出我的惊喜,我故意冷冷地把笔记递给她。过了两天,她将笔记还给了我。我便趁机向她借一本书,她说没有那本书,但那天傍晚在图书馆里,她却拿来了一本崭新的书,显然是她到书店买来的。其实我借书只是为了多两次与她说话的借口。在还书的那天,我无意间看到她在书的最后一页抄着一首席慕蓉的诗: 
  一直在盼望着一段美丽的爱。 
  所以我毫不犹疑地将你舍弃 
  流浪的途中我不断寻觅 
  却没料到回首之时 
  年轻的你从未稍离 
  我心怦然,忍不住在她抄写的诗的下面又抄了一段席慕蓉的《悟》: 
  那么我今天的经历 
  又有些什么不同 
  曾让我那样流泪的爱情 
  在回首时也不过 
  恍如一梦 
  她一走进教室,我头也没有抬就把书递给她。心中忐忑不安地在想她会不会发现我写的字。并想如果她一下子发现了就说明席慕蓉的诗是她故意抄给我看的。没想到她一边走一边就将我抄的诗读了出来。整整3堂课,我坐在位置上一动都没有动,羞愧难当,觉得全教室的同学都在看我的笑话。 
  我在心里发誓,以后再不理她,再不这样自轻自辱。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我总找后排的位置坐。一次,后面的位置坐满了,只好又坐到第二排,没想到前面坐的就是她。她半转过身,用手遮住嘴巴对我说:“听说了吗,邓丽君死了,她唱的歌你喜欢吗?有机会我唱一首给你听,好不好?”那姿势、那神态、那语气,让我彻底地原谅了她。她回过头去,头发洒了一些在我桌子上。我的心乱极了。 
  她爱去图书馆,我也就天天跑图书馆。我开始了和她在图书馆的“约会”。每天晚上,我们都一起在图书馆里看书,一起交流,有时我们甚至可以用眼神传递信息,感觉这个世界只有我和她存在。有时候,她没有来,整个晚上我都在想她在哪里,在干什么。我知道自己可能有些走火入魔了。静静的一个人的时候,我设想了这样下去的结果,我知道她是优秀的,而且据说她还是泉州一位富贾的千金。而我,偏僻山村的农民子弟……我开始尝试着逃避。我换了一个地方看书,想试一下自己的意志力。 
  但不到10天,我的脚步不自觉地又移到了图书馆,我发现我惯坐的位置前面坐的就是她。我不知道是不是该和她打招呼。犹豫了半天,我还是悄悄地坐在她后面,静静地坐着。她的长发在电风扇的吹拂下慢慢地飘了起来,那种名贵洗发露的清香飘过来,让我晕眩。她把书一页一页地快速翻过去,最后,她合上了书本,站起身来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走了。缓慢的脚步一声一声地踏在我的心上,我想叫住她,却又想不出该讲些什么。脚步声出了图书馆就变成了跑步的声音,愈去愈远。 
  那是一个周日的晚上,我在图书馆坐立不安地待了两个半小时,始终没有见到她。等图书馆打铃了,我知道她不会来了,怏怏地离开图书馆回宿舍。路上,却看见她坐在一个长得非常帅的男孩的自行车后座上,长发在我旁边缓缓地飘过,她的眼睛似乎只是无意间瞥了我一眼,就转向其他地方了。 
  整个晚上我都在想那男孩是谁。男朋友?哥哥?同学?这么晚了他们去哪里?思之不及,辗转反侧。 
  第二天有一堂文论课,她也选修了。下了课,大家都往操场上跑。突然,她叫了一声我的名字,问了我一个课堂上的问题。我惊愕地不知说什么好,眼前闪过的是昨晚她和那男孩子在我身边飘过的镜头。刹那间,我感到了心里一种叫作自卑的东西在慢慢变硬。刚好,班上的一个女生从旁边走过,我叫住了那个女生,和那女生说着话,从她面前逃开了。 
  转眼已经到了实习期。我在厦门的一个机关实习,日子特别的清闲。晚上的时间便和几个同学去了一家印刷厂打工。干了10来天,赚了一百多元钱,同学们都建议去撮一顿,因为不久就要天各一方了。拿着钱,我眼前浮现的却是她的长发,突发奇想地决定用这些钱给她做一个发夹。于是我买了两把刻刀,几张纱布,一小罐油漆,到装饰材料店买了一片棕榈木块,花了110元钱。用了两日两夜,我刻了一个发夹,抹上了油漆,然后再用剩下的钱买了个发夹,拆下其中的金属夹子,锁在了木发夹上,一个精致的小发夹便做成了。我自已也奇怪竟有这等手艺,如果当个雕刻家一定会有不小的成就。 
  手里抚摸着这枚小小的发夹,我想象着它在她飘飘的长发里成了一只翩翩飞舞的蝴蝶。想了老半天却不知如何送给她。我到学校打听,才知道她到泉州的一家报社实习去了,我向同学借了100元钱,刚好够来回泉州的路费,起了个大早,乘了半天的车来到泉州,跑到她实习的地方,却得知她外出采访去了。我便把发夹放在一个女编辑处,再花了10分钟时间才交代清楚,临走前又千叮咛万嘱咐地请她千万别送错人。 
  一天下来,我滴水未沾,回来后便倒下了。随后的几天,我都在惴惴不安地想她是否会知道是谁送的,如果知道,反应会是怎样。心中又矛盾起来,盼着她不要知道的好。 
  但是最后她什么反应也没有,似乎没有这回事,我心里又特别难受。我又去印刷厂打工,好赚钱还给同学。 
  日子很快就过去了,一转眼我们就毕业了。毕业前,系里组织了一个告别晚会,直到晚会快结束时,她才匆匆地赶来,她独唱了一首叫《初次尝到寂寞》,似乎不是流行歌曲,更没听过。她唱歌的时候,眼睛老是往我这儿瞟,而我却和同学斗起酒来。 
  许多同学都结伴游玩,而我想早点回家。我独自一人在火车站候车,火车站广场边有一家唱片店,我忽然想起了什么,便问老板有没有《初次尝到寂寞》这首歌,老板说流行歌曲里绝对没有,可以在旧唱片里找找看。旧唱片被扔在一个纸箱里,满是灰尘,但在火车快要开的那一刻,我终于找到了。这首歌竟然是邓丽君唱的,我的神经被扎了一下,按照同学录上她的家庭电话打过去,对方说她在厦门找了家新闻单位,但具体哪家还不知道。我跑回学校,才知道她是在我走后才离开学校的。 
  离开厦门,我用口袋里仅剩的钱买了一本电话号码簿。回到家乡不久,我开始往厦门的每一家新闻单位打电话。打了近50个电话后终于查到了聘她的那家报社,又查到了她的宿舍电话。犹豫了好几天,打了一个电话,接电话的人说她出去了。后来又打了一次,她居然就在电话机旁边。听着她那边:“喂!您好……我正听着呢,请讲话?”我突然感到不知该对她说什么好,几十天来,为了这个电话我心神不定,但打通了却不知自己为什么打电话给她。也许,她正在等她男朋友的电话,也许我们之间比一般的同学还陌生,也许连我的名字她都想不起来了?我甚至可以听到她在电话那边的呼吸声,就像第一次她找我借笔记本……在我的犹疑中,那一阵一阵的气息已越来越远……我挂断了电话。 
  慢慢地,我有了女朋友,她温顺得像只小兔子,我说结婚便结婚,我说要孩子便要孩子,曾经飞扬的青春和激情随着时光逝去,世俗的荣辱很快淹没了我的生活。只是,每每拿起那两把锈迹斑驳的刻刀,心还是像被刀刺着了,很痛,痛得掉下泪来。常常就幻想着如果时间可以倒流,真想回到校园的时光,一切重新再来。 
  惟一想的,就是想问问她,她是否喜欢过自己。 
  果然就有这么一天。10年后的一天,同学聚会,第一站便是在学校的图书馆门前集合。 
  满是阳光的下午,校园里的那些往日时光历历在目,我回到了过去,脚步轻快得就如天边的那朵云。 
  我很快就走进了图书馆的大门,呆住了——在那个熟悉的位置上,一个背影是那样熟悉的人已早早地静静地坐在那里看书,她那长长的发已不再飘着,一枚木制发夹将它们牢牢地夹在后脑上,形成一个美丽的发髻。 
  在我手里抚摸过无数次的,在我的心里抚摸过无数次的,就是那枚发夹。 
  我逃开了。我跑出了校门。我一下子淹没在街市里。我听到街边的一家音像店里音响震耳欲聋,刘若英的声音在唱:“后来/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可惜你早已远去/消失在人海/后来/终于在眼泪中明白/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在……” 
AD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