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上一篇:传说里的转身遗忘

婚礼

时间:2016-02-29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登完记没有举行婚礼便在一起生活,妻纯洁的内心总是感到有点欠妥。因此,几乎每个黄昏和妻一起散步的时候,她总是征询地问我: 
  “是不是有必要补办一个?” 
  “当然可以。”我回答道,“只是初到异地,在这连语言都听不太懂的地方,我们一时找不到可以证婚的朋友。” 
  妻总是叹息。 
  就这样大概过了一个月,妻不再提这件事了,仿佛忘记了似的。只是每天清晨梳洗完毕,就背着我提着一个小篮子走很长的山路去海边的一个码头。我因为正忙于一份资料,也无暇顾及妻的神秘。 
  可当我发现冰箱内的香肠、肉松迅速减少时,我忍不住了,问妻:“亲爱的,能不能让我知道你经常去干些什么?” 
  妻却避开我的视线抿嘴笑。我尽量柔和地继续追问,她低下头楚楚可怜地眨着灵动的眼睛答道:“这是我的秘密。我暂时不想告诉你,别再问了,好不好?” 
  尽管我无论如何不相信我们之间出现了“第三者”,但我依然很紧张。我的疑心到了非发泄不可的地步。 
  这一天,恰好是我们共同的生日。我故意显出喝多了的样子:“我们相处了这么多年,我对你的感情你是不是不知道。爱让我变得脆弱,你最好早点告诉我,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不!”妻跳起来,伤心地哭了。我们便沉默了,脸上都笼罩着乌云。临睡前,从她的神情中,我感到我可能误解了她。我想,她肯定会收敛的。 
  然而,第二天早晨天还没有全亮,她又像往常一样出去了。 
  只是,这次回来的特别早。一进门便宣布,她决定把婚礼定在今天,她说她已经请到很多朋友并且马上就要来了。 
  我不禁诧然,尽管如此,我还是按照她的吩咐和她一起找来所有可吃的食物,看着她弄碎后放进一个个盘子里。我正怀疑这“小巫女”是不是有点疯了。这时,我突然听到一群鸟儿的喧叫,出门时,只见一个黎黑的渔家小姑娘正用手语引着一大群海鸥向我们这边走来,一直走进我们的小院。 
  我顿时明白了一切,回过头时,只见妻已着上了那身久藏的婚服在含羞微笑着。 
  我是真的忍不住……哭了。 
  那一刻,我深悟爱的真谛不在黄金屋里,不在盛宴之下,不在显赫之中。爱,只在那纯洁深厚的真心里。 
顶部